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的朋友对方茴都很热情, 原先大家都以为方茴是仅凭美貌嫁入豪门的, 见郁文骞带这么漂亮的老婆来, 都在心里想,原来连郁文骞也不能免俗,逃不过美色这一关, 但是跟方茴聊天后,发现她并不如想象的那样胸无点墨, 相反, 她看过很多书, 知识面很广,什么都能聊一点, 三观端正,还有丰富的旅游经验。

方茴也庆幸自己前世到处游玩,因为修炼实在太无聊,闲暇时就看书打发时间, 虽然那世界的书和这个世界并不互通,可是看进肚子里的知识不会有错,加上她记性好,如今聊起来, 很容易有话题。

“没想到嫂子对道教文化了解的还挺深入的, ”一位华裔笑道,“我也很喜欢道教文化, 度过一些经典,不过都是翻译版本的, 因为中文很普通所以一直理解的不够透彻。”

方茴笑道:“有机会我们可以办个道教文化交流沙龙?对了,我还认识一些相关协会的人,你愿意的话,大家可以一起讨教一下。”

“真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参加。”

对方像是真的感兴趣,跟方茴聊了很久。

聊天结束时,其他人散了去,只方茴站在那听曲子,席若晴走过来,她忽而抿了唇,阴阳怪气地笑道:“方茴,听说你父亲的公司遇到了一点经济困难,你和文骞结合也是有这样的原因在,怎么,现在你家的经济难题解决了吗?”

方茴看向她,眨眼笑道:“没有,所以席小姐打算扶贫,帮助一下我父亲度过难过?”

席若晴一愣,“我帮什么?”

“哦,那大概是我误会了,毕竟席小姐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在说,我们家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对你开口,不过我真看不出来席小姐这么关心我,连我家有经济困难都知道。”

“我……我就是听说。”

“看不出来席小姐倒是很关注我,不过没办法,人群中的焦点总是这样引人关注的,哪怕她自己从不愿意成为焦点,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这种痛苦,席小姐肯定理解不了。”方茴故作愁苦。

“……”这婊里婊气的模样差点把席若晴气死,婊得毫不隐瞒,席若晴真没见过方茴这种厚脸皮的人。

“至于你说的我和文骞结合的原因……”方茴抿着红唇,悠然一笑,“每个人结婚都会出于这样或者那样的考虑,我嫁给文骞仅仅有一个原因——我爱他。”

这也是事实,虽然第一世并非如此,但最起码在这一世,她说的是真的,重活一世,凭借着修仙世界的金手指,她想什么得不到?如果仅仅是为了抱大腿,嫁给其他男人不也一样?会嫁给郁文骞仅仅并且只有一个理由。

她爱他。

方茴说完,端着红酒抿了口,酒杯落下时,她看到灯光下,不远处的郁文骞正注视着她,目光炽热深沉,似乎能把她烧成灰烬,让方茴内心深处有了更深的悸动,她对郁文骞笑了起来。

席若晴也看到了郁文骞,她有片刻的尴尬,随即又道:“文骞那时候是植物人,你和文骞并不认识,别告诉我你看重的是植物人时的文骞,这种谎话说出来骗鬼吧?”

她又看向郁文骞道,“文骞,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才留在你身边?作为朋友,我真的希望你的妻子是一个配得上你的人。”

言外之意,方茴配不上。

方茴忍不住笑了,这席若晴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她有什么资格插手郁文骞的婚姻?

郁文骞走到方茴身边,伸手搂在她腰上,直到方茴为了配合她的动作,踮起脚尖与他对视,郁文骞的领带歪了一些,方茴忍不住伸出手替他正了一下,她听到郁文骞在她耳廓掷地有声:“我不管她是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于我而言,只要她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声音沉沉,听得方茴耳廓发烫,感觉耳朵就要怀孕了。

席若晴不敢相信地盯着他,郁文骞怎么可能变成这样一个人,真被这个方茴勾了魂不成?

“难道你就不在乎她是因为钱才跟你在一起的?”

郁文骞挑眉,“如果我老婆是因为我的钱才跟我在一起,那我很幸运,至少我身上有让她留下的理由。”

方茴偷笑,“那老公你要多赚钱哦,那样我肯定会更爱你的。”

郁文骞唇角微勾,“遵命,郁太太。”

“……”席若晴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东西碎了。

是她的三观吗?

这种聚会还挺正能量的,几个好友聚在一起,聊聊经济时局,聊聊朋友圈子,再谈论一些艺术文学作品,简直就是大学沙龙的升级版,方茴还挺喜欢这种感觉,不同于聚会的无聊,这里每一个人都表现出方茴所不知道的另一面,就连郁文骞,方茴还是从崔明泽口中才知道,郁文骞竟然是击剑选手,在留学时曾代表大学参战,一度得过冠军,要不是赚钱耽误了他的体育生涯,没准郁文骞还能去当职业的击剑运动员。

方茴真心惊讶,看他的眼神冒着光,她真是捡到宝了,老公什么都会,“文骞,你怎么这么厉害?”

郁文骞想说这没什么,但在她的注视下,莫名改了话风,“主要是喜欢击剑,以前人们都说我要考的学校偏爱会击剑的学生,再加上击剑算是贵族运动,和马术算是必学的,我从幼时开始学起,到大学时参加专业的比赛,这项运动算是伴随我整个学生生涯了。”

“天哪!我想看你穿击剑服装的样子,我看那些击剑运动员,拿着剑和那种偷窥一样的东西,样子特别帅。”方茴由衷钦佩。

郁文骞咳了咳,温声道:“好,回去我找一下。”

“老公你好厉害。”

郁文骞眼里闪烁着笑意,“下次我可以教你。”

“好啊,一言为定。”

方茴很快被几个女人拉去女生的阵营玩了,她一走,崔明泽立刻推了郁文骞一样,笑道:“文骞,你老婆是你迷妹吗?看你时两眼放光,绝对是你的真爱粉!”

“我也察觉到了,话说嫂子这么漂亮,没道理喜欢上你这种大闷骚啊。”裴孟洋不要命地说完,在郁文骞寒气十足的目光中,识趣地闭上了嘴。

边上的好友也笑道:“你的太太很出色,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你的,文骞不如传授一下御妻秘诀,让我们也学习一下。”

郁文骞在大家的揶揄中,一向毫无波澜的眼眸露出浅浅笑意。

事实上他心里的波痕还在荡漾着涟漪,为她方才说过的那句话——

我嫁给文骞仅仅有一个原因——我爱他。

她说她爱他。

-

一般正式的派对,大家为求热闹都会找乐队来弹奏,这次聚会虽然不是很正式,可崔明泽也请了一个乐队来演奏,眼下就有小提琴伴奏的声音。

这些小提琴演奏者的水平都相当了得,反正方茴听得很入神,期间不知为何,席若晴忽然赶走了弹钢琴的人,自己坐到了钢琴旁。

一袭红裙的席若晴其实是出众的,她身材高挑,长相明艳,虽然不如方茴这般无可挑剔,却也是人群中的亮点,她对众人自信地笑笑,随即低下头弹起了钢琴曲,她这曲子弹得很流畅,黑白琴键在她指尖跳跃,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让人如入山林、田野,如听惊涛拍岸,听者很容易理解钢琴的魅力何在,也很容易得到灵魂的升华。

结束后现场响起一阵掌声,方茴也跟着鼓起掌来。

崔明泽笑道:“若晴的钢琴还是弹得这么好。”

“就是,人漂亮才艺还好,若晴你这么优秀难怪眼光会高。”裴孟洋笑嘻嘻地说。

席若晴勾着唇,看向方茴时笑得有些讽刺:“方小姐,你给我鼓掌,难道你知道我弹的是什么曲子吗?”

方茴心里冷呵,坦白讲,方茴并不知道她弹得是什么,方茴对钢琴确实缺乏最基础的了解,小时候方月心学钢琴,杜美霞连看都不准方茴看,生怕方茴偷偷学会了,一点机会也不给,她是不懂,可那又如何?人有所长,她没学过钢琴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当下她笑着摇头。

席若晴似乎更得意了,她下巴扬起,抿起红唇道:“方小姐不会弹钢琴,那总会点别的吧?小提琴还是琵琶?吉他还是尤克里里?不如方小姐现在也来表演个节目给大家助助兴吧?”

方茴顿了片刻,说起来她除了语言说得好,好像也没有别的拿得出手的才艺。

当然,她要是愿意,完全可以复制席若晴的钢琴曲,可问题是,她只能保证弹对,并不能保证弹得很好,毕竟乐器和语言不一样,同样的钢琴曲,大师弹出来就是旷世名作,外行弹起来很可能就是笑话了。

方茴沉吟片刻,正要说话,却见郁文骞站到了他的身后,他身材高大,又有气势,站在方茴身边,很容易让方茴感觉到,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就好像他是她的后盾一样。

郁文骞面色冷淡,眸光沉沉,声音是前所未有的疏离:“我想我的太太没有当众表演的必要。”

席若晴一愣,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勉强笑了笑,“文骞,我也是好意,想让方茴更好地融入我们。”

“不必了,我郁文骞的女人身份放在这,没必要做这种哗众取宠的事讨别人欢心,这世界上,除了我,她不需要讨好任何人。”

郁文骞语气霸道,声音有不容置喙的力道,让其他人忍不住笑起来,试图缓和气氛。

崔明泽叹了口气,暗道席若晴想不开,可问题是当初在郁文骞昏迷时,是她自己急不可待地撇清关系,现在好了,见郁文骞醒过来后对郁家的掌控力丝毫没有变弱,心又开始摇摆了,不过那也并非不可原谅,毕竟席家的处境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般风光,席若晴这个所谓的圈内第一名媛,也只是有个好听的名头而已,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

不过郁文骞也是真狠,说的这么难听。

说他的女人不用哗众取宠,意思是席若晴哗众取宠,说方茴不用讨好任何人,言外之意是席若晴的格调身份都不够看,所以才需要用这种方式融入,而他郁文骞的女人,不需要!!

莫名霸气。

方茴甜到心里去了,她抬头看向郁文骞,光影下,她看到郁文骞的眼球里有个小小的自己。

方茴转过身,对着脸色发白的席若晴挑眉道:“……”

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用的是一种席若晴不了解的语言,把席若晴说的愣了很久。

“你在说什么?”席若晴皱眉。

郁文骞的朋友站出来笑了:“文骞,没想到你太太还会说阿拉伯语,若晴,郁太太说的是阿拉伯语,意思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不管是什么,都别作为攻击别人的工具。”

方茴笑着点头:“谢谢您帮我翻译,席小姐,你真的听不懂阿拉伯语吗?”

席若晴脸色一白。

方茴继续笑道:“听不懂也没什么,毕竟阿拉伯语学起来比较难。”

“……”

郁文骞的朋友笑起来:“郁太太,连阿拉伯语你都会?请问你学了多久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吧。”方茴笑了笑。

对方明显惊讶,“没在开玩笑吧?阿拉伯语可是除了汉语外最难学的语言,你竟然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学会了?而且还说的这么道地?”

方茴的阿拉伯语是上次招待外宾时学的,她学语言本就快,大概把语法结构搞懂了,发音规则了解一下,就很容易复制对方的语音,就跟复制英文和法语一样。

她笑着摇头,“也没那么夸张,我没有觉得阿拉伯语很难,相信学钢琴对席小姐来说也不是一件难事吧?”

“……”

席若晴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她狠狠咬牙,为方茴给她的羞耻而难堪。

方茴的话已经够难听了,更别提她还用阿拉伯语来说,鬼才听得懂阿拉伯语!要是法语席若晴还能听得个大概,这种阿拉伯语对她而言无疑是天书一般,她要听得懂才有鬼了!再来,方茴用一个小时学阿拉伯语就能说的那么流利,可她学钢琴可是足足学了快20年,就是现在还时不时跟老师一起学习。

她的沉默无疑是最好的回答。

方茴笑了笑,继续跟其他人聊天去了,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席若晴眼里含泪。

席若晴咬牙,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如方茴,其实她不想自招难堪,可席家最近资金链出了问题,席若晴从未想过几个月前她还是不知愁苦的大小姐,几个月后的现在,她已经不得不为自己找退路,席家破产在即,席若晴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万一郁文骞对她有感情,她嫁给了郁家,郁家肯定会帮助席家渡过难关,哪怕不能帮忙,她嫁给郁文骞就等于一生无忧,可谁知,郁文骞连基本的脸面都不肯给。

-

女生这边的沙龙也很有意思,大家没有聊穿衣打扮那么无聊的事,反而经常聊女生的自我价值,聊大家投资的生意之类的,偶尔也会聊奢侈品,都是一带而过,没有人会把那些东西当一回事,方茴觉得这种气氛很自在。

离开时,崔明泽笑着把他们送上车,还对方茴狂招手,“嫂子,下次我们打牌你也一起来玩。”

“好呀,只要你们不嫌我烦,别怪我男人的活动女人还要跟来。”

一旁的裴孟洋哈哈大笑,“怕就怕有些人不愿意让你来。”

方茴摆摆手,“安啦,某些人不是那么小气的。”

“呦,这高帽子戴的,你老公小不小气你应该最清楚。”

郁文骞目光冷飕飕地落在裴孟洋身上,他气场本就强,这一注视,搞得裴孟洋差点跪地喊爸爸了,方茴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老公乖,我要开车咯。”

郁文骞这才收回视线,目光淡淡地看向前方。

“坐好咯,我们回家啰。”

“我们不回家。”郁文骞沉声道。

“那去哪?”

“你忘了我说过,今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郁文骞声音低缓,呵气入耳,让方茴心思荡漾,思绪早就飞了,开始想象一些不健康少儿不宜的内容,越想身上越热,越热就……越期待呢。

方茴在郁文骞的指示下开车去了一套公寓,郁文骞特地支开了司机,就他们俩人去,下车时方茴帮他拿轮椅出来,怕他站久了腿会不舒服。

“我推你吧?”

郁文骞也没有拒绝,坐到了轮椅上任方茴推他上电梯。

郁文骞的腿比起前段时间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方茴的含元丹效果也非常好,按理说郁文骞的身体已经比正常人还要强壮了,可至今为止,郁文骞的腿还是没有完全好,方茴想的是,骨头的愈合可能要慢一些,再说这个年代的丹药用料肯定不如前世,如此一来,效果慢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郁文骞按动密码打开门,屋里很黑,郁文骞没有开灯,方茴的眼睛适应了昏暗后,隐约借助着月光看清这屋里有一些反光的东西。

“文骞?”

方茴喊了一声,下一秒她被拉到郁文骞的怀里,郁文骞摩挲着她柔软的嘴唇,低声道:“方茴,今天你说的话,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方茴一愣,“那句话?我今天说了很多句。”

“你说呢?”

“我忘了。”

“那我不介意替你回忆一下。”下一秒,郁文骞撬开方茴的唇,留下一个深吻,方茴还没反应过来,口腔里已经都是他的味道,俩人都喝了些酒,微醺状态下人似乎很容易有状态,尤其是这种时候,方茴只觉得这吻愈发火辣,到最后她浑身无力,瘫软在郁文骞的怀里。

郁文骞抱着她,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

方茴牙关紧咬,一直忍耐。

俩人不知怎么的很快滚到床上,郁文骞打开了一盏小灯,方茴躺在床上,环顾屋顶,在看清这里的陈设后,整个人吸了口气。

“你……”

这屋子里竟然装满了镜子,就是那种身体会被无限放大,每个棱角都是一样的画面,屋顶、四周……以至于现在方茴睁开眼,各个角度都是她和郁文骞,而她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褪去……

视觉冲击是巨大的,方茴耳根发热,忍不住闭上眼。

“看看方茴,”某变态大佬在她身边低声道,“这里比起汽车旅馆如何?”

方茴咬牙,“我哪里知道汽车旅馆什么样?只不过是在网上看到而已。”

郁文骞轻笑,似乎很喜欢她的回答,“喜欢这里吗?”

可以回答不喜欢吗?

不喜欢当然是不可能的!!素了三辈子好不容易吃上肉,嗯,每次还都有加料的,然后花样新鲜,完全没有腻歪的可能,不喜欢才怪!

方茴荡漾起来,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娇笑:“那就看你伺候的好不好咯。”

郁文骞勾唇,扯开领带,把她绑上。

“调皮。”

……

-

次日一早,方茴醒来时已经九点多了,好在她今天早上没课,方茴洗漱好走出门时,厨房里冒出阵阵香气,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穿着一件黑色毛衣的郁文骞,竟然站在中岛前做食物。

“老公~~”

“醒了?饿了吗?”

“嗯,很饿很饿,毕竟运动量太大了。”方茴笑着,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抵在他柔软的毛衣上,感受着这种亲密感,就好像要被他的味道包围一般。

“你平时不爱运动,只有在床上才能让你锻炼一下。”

“那我应该感谢你咯?”

“都是自己人,倒是不需要客气。”

他难得说笑,让方茴觉得新鲜,郁文骞抚摸着她的手,声音温和:“乖,去餐桌前等我。”

方茴去餐桌前坐下,“你还会做饭?”

“嗯,在外生活过的人都有基本的自理能力,不过只会做简单的食物。”

方茴环顾四周,第一次认真打量这套房子,晨光从落地窗透射进来,给这房子的装修增添了几分暖意,房子不算大,大概三室一厅的格局,因为没有人住的关系,看起来很新,装修的倒是一贯的简约低调,是郁文骞的风格。

或许是因为房子小的关系,加上郁文骞端上来的早餐,方茴忽然有种过日子的感觉。

“平常在家里什么都有人伺候,感觉不像过日子。”

“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尽快搬出去。”

“老爷子不会说什么吧?”

“不会,我有自己的主见,他早有醒悟,我不会受他控制。”郁文骞淡淡地说。

方茴笑起来,老公能掌控一切,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好。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H庄园的午餐 明日未临 七宗罪4:变态杀手 乱臣 冒牌狂少 他与月光为邻 全能侦探社 花叶死亡之日 碎便士 异现场调查科2:神之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