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在洗澡, 方茴闲得无聊, 刷刷微博打发时间, 她无意中点开一个音乐视频,这个视频录制得并不是很专业,噪音很大, 看得出是手机录制的。

视频来源于一个路人发的微博,对方说有个酒吧的小哥哥唱歌很好听, 让人听了很温暖, 感觉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方茴鬼使神差点进去, 翻看了这位路人小姐姐的微博,发现这小姐姐有抑郁症, 一直在很努力地治疗生活,小姐姐感慨道今年年初无意中去了一家酒吧,发现这个酒吧的驻唱艺人很有实力,之后她像追星一样, 打听到这位歌手还在其他餐厅兼职唱歌,就经常去这家餐厅消费,一来二去,俩人变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 她也特别感慨, 觉得他唱歌唱得很好,可是没有出头的机会。

方茴看了她视频里cut版的剪辑视频, 这里大概有20多首歌,基本上都是翻唱的, 这位男歌手嗓音很特别,是那种唱情歌让人很舒服的声音,动感的歌曲类型也能驾驭,几首原创歌曲曲风也不错,是有点烟嗓却又不算沙哑,反而透着点磁性的音质,总之正如这位小姐姐所说,确实是难得的好声音。

更重要的是,小哥哥人长得很帅。

自打方茴跟郁文骞关系破冰后,她总觉得自己是被恋爱滋润的女人,比从前有了少女心,现在看到这种可以去演偶像剧的脸,不禁开始花痴了,人长得帅就够了,还这么有才华。

郁文骞洗好澡出来时,就看到方茴趴在床上,抱着个平板,小腿弯曲,不停晃荡,笑得跟傻子一样。

他眉头紧锁,她为谁笑成那样?

郁文骞走过去,“看什么呢?”

“一个唱歌视频,你看,这位男歌手是不是长得很帅?声音也很好听?”

郁文骞看向平板,这男人确实长得不错,皮肤白,个子高,是流行的那种小生长相,可以演校园剧和偶像剧的类型,看起来倒是干净,只是……郁文骞眉头间升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郁色,她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的笑?而且,在他床上,在他身边,还一直看别的男人?什么时候他的吸引力下降到这种程度?明明前几天她还总爱黏在他身边。

郁文骞不动声色,掀起被子进了被窝。

可方茴毫无自觉,半个小时后,她依旧在反复观看那个男人的视频。

“唱歌好好听呀。”

“长得也好帅。”

“我天哪,这种人就应该去演戏去唱歌去站在舞台上发光发热,让粉丝们粉啊。”

“艺人公司怎么不把他挖掘去出道?”

方茴说到最后才想起来,她就是传媒公司的老总,对啊,她怎么没想到,既然喜欢这艺人,那就签约到自己公司来!

方茴越想越激动,她甚至想好了该怎么宣传包装他,该给他安排什么样的电视剧类型,之前她还在愁《美味厨房》的男主人选,现在想想,这男人唱的歌完全可以用在偶像剧里做片头片尾曲和各种插曲,他也可以来演男一号,论长相,他的长相不比第一世的男主差,虽说有些对不起那位男艺人,可她买了小说版权,爱找谁演找谁演,再说第一世的那位男主演品行不太好,多年后被人扒出来出轨网红,怎么说,这位小哥都可以胜任男主。

再说他跟吴蓁蓁还挺有cp感的,因为他不笑的时候有种难言的霸刀感,既干净帅气又有气质,现在的娱乐圈已经很少有这种……这种光靠颜值和气质就足以红遍亚洲的男星了。

方茴越想越激动,越激动就笑得越厉害,一想到他经过自己包装出道,就能红遍全国红遍亚洲,成为一线流量明星,她就忍不住激动,就好像自己的作品被世人关注一样,有种我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虽然,她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虽然,人家还没答应跟她签约。

郁文骞等了很久,终于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书,出言提醒:“都11点了,是不是该休息了?”

以前每天她都跟他一起看书,聊聊一天发生的事,并且对他的身体表现出非一般的兴趣,可现在,他就坐在她面前,她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反而关注起这个男人来。

是不是该把这个人清除掉?

这个想法冒出来后很快生根发芽,郁文骞已经想好,明天该让钟特助去联系他,最好让他在最快时间内出国,总之不要出现在方茴面前。

一旁的方茴激动地叫道:“我要他!”

呵呵,等不到明天了,干脆待会就给钟特助发消息。

郁文骞脸色沉沉,手捏得书变了形,心里浪潮汹涌,整个人变得阴沉。

方茴忽然扑到他怀里,激动道:“老公,你说怎么样?”

她很香,似乎是用了什么香水,从头发到身体都是香的,郁文骞忍不住靠近她耳廓,着迷地闻了许久,他弄得方茴很痒,不知不觉有了反应,方茴往他怀里缩,还挑衅道:“怎么了?想要我?”

她的靠近让郁文骞瞬间缓和,他不答反问:“这个男人比我好看?”

方茴差点笑出声,又怕自己真的笑出来某些人的脸会挂不住。

她憋笑道:“你要体谅一下你老婆,我对他就是经纪公司对艺人,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就是觉得他很有才华长得也不错,有了惜才之心,想把他纳入我们公司而已,要论好看……这世界上哪个男人有我老公好看?”

郁文骞冷嗤:“少灌迷魂汤。”

方茴钻到他怀里,手指在他身上画圈圈,不停往下移,“我说的是真的,谁叫这世界上我只对你一个人有性欲?”

说着,她掀起被子。

郁文骞阖上眼,感受到她的讨好。

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这样的讨好,尤其是对方是他心里的女人。

也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这种快乐。

方茴停下,红唇紧抿,眼里闪着水光,满脸春色,看得郁文骞欲罢不能,把她拉到怀里,衣服也被撕碎。

“老公……”方茴眨眨眼。

郁文骞在她嘴上亲了口,又往下移,他声音低沉:“礼尚往来。”

于是,他又用同样的方法对方茴,让方茴的每一根脚趾都舒服得蜷缩。

方茴隔日回味起来,只能用意犹未尽来形容,酣畅淋漓,身心都得到极大的满足,怎么想都想再来一次,果然能吃肉的感觉不是一般好,结婚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定期吃肉还不长胖。

不过郁文骞太天赋异禀,每次方茴都是浑身颤抖地在想,这种级别的如果仅仅是入门,那以后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享受。

次日晚上,方茴张罗着出门,她穿了件一字领的针织衫,性格妩媚却又不显得老气,她在镜子前画了半个小时的妆,郁文骞还是第一次看她这样认真打扮,他眉头紧锁,总觉得自己老婆最近有点反常。

“你要去哪?”

“是呀,老公,忘了告诉你了,我跟心露她们约好了去酒吧玩。”

“酒吧?”

“嗯,就我昨天看的那个视频,我想去听一下现场。”

又是那个男人?昨晚因为床上厮杀忘记把这人弄走的郁文骞,忽然觉得自己的决定十分愚蠢,他眉头紧锁道:“是不是太晚了点?”

“这才8点呢,酒吧不就是越夜越开心?放心吧,我会注意的,老公你今晚一个人在家记得早点睡,我去嗨了哦?”方茴说完,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笑着往外走。

“……”坐在床上等着老婆上床的郁文骞,忽然有种被老婆抛弃的感觉。

方茴刚走,郁文骞便打了个电话,“派几个保镖保护太太。”

他阖上眼,忍住想要把她关在家门,禁锢在床上的冲动,那样只会吓坏她,并且破坏他们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他知道他们能走到这一步着实不易,他实在不忍他们的关系又回到从前,不忍把她推远,郁文骞靠在床上,想着与她有关的心事。

-

外面很冷,方茴套上大衣还是觉得不暖和,说起来,她们三人还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去了次酒吧,这是第二次。

“方茴,你说的驻唱歌手就在这个酒吧里?”

“是啊。”方茴笑起来,“就是我昨天发你们的视频,唱歌还不错吧?”

“唱歌没注意听,长得这么帅谁有心思关注他的歌?”陶小雅开玩笑。

孟心露也笑了,“确实不错,比我们公司的出道艺人条件还好点,感觉很有出道的潜质,只可惜我自己也刚出道,不然就跟公司推荐一下了。”

三人说着进了酒吧,这家酒吧既不是夜店也不是清吧,规模处于二者之间,没有夜店闹腾,却比清吧热闹一些,同时能三五好友聚聚喝喝酒,没有那么多猎艳的人,大家听听歌看看舞蹈,偶尔到这里看球赛,总之,还算是个不错的酒吧。

“看,就是那个……”

宋成宇一曲唱完,场内一如既往地安静着,还沉浸在他的歌声里。

之后他又唱了一首闹腾的歌曲,场子瞬间嗨了起来。

宋成宇的声音很吸引人,外行内行都会喜欢这种声音,很有感染力。

宋成宇看向台下,顾客都跟他很熟,不停给他鼓掌,让宋成宇找回了当年选秀唱歌的感觉,只不过今天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人群中一直有人请他喝酒吃果盘,宋成宇受宠若惊,便到了方茴这桌来致谢。

“你是歌手吗?”方茴问。

酒吧里灯光迷离,宋成宇看不清方茴的脸,只恍惚觉得这人格外艳丽。

宋成宇笑笑,他算歌手吗?或许也算的,只不过他签约后好几年没有活动了,公司不捧他,录个歌曲都要自己花钱,这几年公司对他不闻不问,他一年从公司拿的钱还不如一个上班族多,这种现状让他很失落,好在他会唱歌,在酒吧和饭店简直唱歌,收入勉强维持生活。

孟心露笑道:“帅哥,我叫孟心露,你的歌唱得很好听。”

宋成宇笑笑:“谢谢你喜欢,只要有人喜欢听我唱歌我就很满足了。”

这也是宋成宇的真心话,当年他选秀时积攒的粉丝走的走散的散,但全国各地仍有几十个死忠粉,一直跟他有联系不停给他打气,宋成宇也因此坚持了下来。

几人去了外面安静的地方聊天,宋成宇这才发现,这三个小姐妹都长得格外漂亮,方茴妩媚,孟心露高冷,陶小雅清新,各有各的美。

因为元旦快到了,外面不时有人放烟火,方茴笑问:“你明年有什么愿望吗?”

宋成宇自嘲地笑笑,“我能有什么愿望?又不是有愿望就能实现的。”

这话让孟心露动容,原本她不想插手这件事的,毕竟这个圈子里,谁的机会都不容易得到,她还没有名气,才刚出道,有什么脸让公司收新的艺人?可宋成宇身上有一种她说不清的气质,让她觉得这个男人能红,一定能红。

孟心露脱口而出:“说不定就视线了呢,不如说说看。”

宋成宇笑笑:“好吧,虽然我也知道不可能实现,但我还是想站在更大的舞台上唱歌,如果有机会也想尝试其他的工作,我想有工作。”

虽然是很简单的愿望,可他在娱乐圈混了好几年,早就被现实磨平了棱角,也过了最初对圈子抱有幻想的阶段,娱乐圈没有童话,灰姑娘的仙女教母也不属于他。

-

回去时,方茴把视频发给季宜和其他几个经纪人。

“觉得怎么样?”

张欣:“不错,长得帅,脸很自然,好像没动过。”

孙露:“我也不觉得不错,歌也说得过去,挺有味道的。”

季宜:“我对他有印象,好像参加过选秀,当时我挺看好他的,谁知道选秀后一直不红,听说他公司并不捧他,他合约没到期就是想签约也不是很方便吧?”

“打官司!”

季宜见她坚决,笑道:“刚才心露也给我发视频了,你们一起去的?”

方茴笑:“马甲让我暖和。”

季宜哈哈大笑,其实季宜至今都觉得方茴这个人很特别,怎么说呢,方茴像是一个造梦师,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给你画一个大饼,偏偏还能帮你实现,方茴实现了季宜的梦,实现了孟心露和吴蓁蓁的梦,实现了其他经纪人和艺人的梦,现在她又要为这个叫宋成宇的年轻人造梦了?

方茴笑道:“既然心露推荐的,你就顺势说因为她签下的吧?哈哈哈,总之,我要他!不管你们怎么搞,马上让他解约!让他到我这来拍戏唱歌,我看就拍《美味厨房》吧!男一号让他试试!如果演技不行,就找老师教一下,然后他那几首歌给找人改一下,做《美味厨房》的插曲吧?如果你们觉得没问题,那就这样了?”

“……”经纪人群所有人都傻了。

这也太快了点?不过说起来,方茴挖她们时也没有犹豫过,也是短时间内敲定,而且公司的几个投资加起来都有上亿资金出去了,她也跟没事人似的,联想到前几天网上的新闻,大家忍不住想,果然有钱的快乐你不懂,有钱就能想签谁就签谁,想让谁出道就让谁出道。

“话说方总,您怎么知道的他?”

方茴哦了一声,“就是昨晚刷微博无意中刷到的视频,看里面有酒吧地址我今晚就去了一趟。”

张欣:“……”

孙露:“……”

季宜:“……”

这也太儿戏了吧!能不能认真点!!!

-

方茴回家时,郁文骞已经睡着了,她从后面环住他,腿也勾在他腰上,像八爪鱼一样缠着,黑暗中郁文骞睁开眼,那双深眸里暗藏的寒气因为她的靠近渐渐散去,而后他又慢慢阖上眼,在她的拥抱中安然睡去。

周末晚上,崔明泽要举办了一个好友聚会,郁文骞也会去参加。

“今晚别忘记把嫂子带来。”崔明泽特地交代。

郁文骞哼了声:“她没空。”

“没空?我不信,你把电话给嫂子,我看你就是不想人家来。”崔明泽道,“是不是怕嫂子太漂亮了会吸引太多关注?你们的照片都流传到网上去了,前几天大家还在群里聊,说文骞这么积极锻炼身体,是不是肾虚了?”

郁文骞站在镜子前整理领带,方茴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了,很自然地接过,她比郁文骞矮,赤脚站在地毯上,忍不住踮起脚尖,认真地替他系着,郁文骞俯视着她,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高挺的鼻梁和浓密的眼睫毛,以及她微翘的嘴唇。

他忍不住俯视,把她逼到墙上,狠狠亲了一口,似乎觉得不够,又渐渐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俩人都到达失控的边缘,郁文骞才及时停住。

方茴气息微乱,热血上涌,怪道:“人家刚涂了口红。”

“抱歉,没忍住。”

嘴上说着抱歉,话里却没多少抱歉的意思,方茴哼了声。

电话那头,等郁文骞回话等到天荒地老的崔明泽一哆嗦,气道:“郁文骞你这禽兽!!你就不能等电话挂断了再亲吗?”

郁文骞冷声道:“我什么时候亲我老婆还需要你指示?”

崔明泽被他气笑了,郁文骞从前从未带过女人去兄弟聚会的场合,大家隐约知道他心里有人,只是不知道那人是谁,如今看来,郁文骞已经放下了那人,跟方茴好好培养感情了,崔明泽故意大声道:“嫂子,晚上有聚会一定要来!”

方茴愣了下,下意识哦了一声,“好啊,我一定去。”

“那我先挂了,文骞,记得带嫂子哦。”崔明泽笑道。

郁文骞面无表情挂了电话,方茴打量他的表情,笑起来:“不想我去?”

郁文骞斜眼看她,把她拉到怀里,搂得很紧,他声音低沉撩拨着她的耳廓,“是,我想把你收在家里,最好是锁在床上,方茴,别逼我说出来,我对你的心思,比你想的要深。”

方茴却听笑了,干脆手搂着他的脖子,腿勾着他的腰。

“那你锁好了,手铐什么的还挺带感的。”

郁文骞闭了闭眼,有一丝无奈,“方茴,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要么下次我们试试去汽车旅馆?”

“……”

“不用去汽车旅馆,我知道有个好地方。”郁文骞忽而笑得有些诡异。

方茴哆嗦了一下,想后悔已经太迟了,“你……你不是要去参加聚会吗?”

“是,”郁文骞轻咬她的耳朵,带着让方茴颤栗的温度,“晚上回来我带你过去。”

方茴穿了件小红裙,外面披了件皮草,郁文骞怕她冷,特地等车子暖气烧好了才带她下去,方茴其实并不冷,最近她修炼得很勤快,阳气足,这种天气对她来说不算个事。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郁文骞朋友的聚会,到了那,才发现现场并不算隆重,只有二十个人不到,算是私底下的聚会,可到场的人无疑不是圈内人,都是精英相,看得出郁文骞交友的圈子,他所有的朋友都很厉害,方茴听他介绍了几个,不是做金融就是做房地产,各个家世不凡。

席若晴竟然也在,她今天也穿了件红色的裙子,见到方茴时,她明显表情僵硬,视线在方茴身上来回好几次,最后表情淡了不少。

方茴无所谓地笑笑,心里却很畅快,席若晴穿红裙子也很好看,可问题是席若晴长得不如她,皮肤也不如她白,而方茴的皮肤是真的能掐出水来,配着这种橘色系红裙,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好气色,再说方茴年轻,年轻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哪怕是席若晴这种看起来年轻,也不行。

席若晴很快表情如常,她笑道:“文骞,你来了?文浩他们来很久了,一直说想你,走,我带你过去。”

她很自然地挽住郁文骞的胳膊,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

方茴站在那动也不动。

开玩笑,这种场合是女人争的场合吗?这种场合谁表现得在意谁输好吗?真正的胜利是被争的那个男人分出来的,女人在这种时候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看这个男人的表现就行。

郁文骞正要走,见方茴未动,才察觉到了问题,他眉头紧锁,生硬地拉开席若晴的手,人也退了一步,郁文骞声音一沉:“若晴,你我不是三岁小孩,下次说话做事都要有分寸。”

席若晴表情一僵,在众人的注视下,差点挂不住。

“文骞,我……就是一时太高兴了,这么点事,你干嘛凶我啊?”

方茴猛翻白眼。

郁文骞眉头紧皱,声音透着几分不悦:“不要做让我太太不高兴的事。”

席若晴脸色一白,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一种前所未有的难堪让她差点连基本的礼貌都维持不住,郁文骞竟然说这种的话,他就那么在乎这个女人?明明他们才是众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方茴这个人,她到底算什么呀?

“文骞……”

郁文骞却不再看她,反而拉起方茴的手,温声道:“走,带你去认识几个新朋友。”

席若晴就这样被扔在原地,差点把牙齿咬碎。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硅谷大帝 戮仙 顶上之战[娱乐圈] 琴帝 布谷鸟的呼唤 英灵座上日呼君 锦绣未央(庶女有毒) 禁忌之地 大明星爱上我 寻宝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