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陶小雅看着方茴欲言又止, 这种传言不管谁乱传, 她都见一个打一个, 但方茴家的条件她是知道的,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豪车,那么这车是哪来的?

“方茴……”

方茴摆摆手, “回头告诉你。”

“我肯定是相信你的,要么就把你结婚的事告诉大家, 这样一来, 大家就不会误会了。”

“哦?你认为我有必要跟她们解释?”方茴嗤了一声, “她们议论我编排我,我就得必须给她们一个说法?当自己谁啊?脸未免太大了点, 谁规定女人坐豪车就必须是被包养。”

方茴主要气这一点,这些人动不动就带有色眼镜看人,如果是男人从车里下来会有这种传言?怎么到了女人这,就有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再说了现在是她受霸凌受网络暴力,到头来她这个受害者还得去费尽心力解释?

“就是,”孟心露赞成,“你又没义务解释, 不过这事都闹上热搜了, 只怕会越闹越大的。”

方茴点点头,其实这事解决起来并不难, 可她就是不想兴师动众,一直以来她的大学生活都很平静, 因为郁阳的事变成公众人物,本来就有不少人在议论她,方茴是无所谓的,就是怕麻烦,要是别人知道她嫁入豪门,参照那些女明星就知道,各种揣测各种议论,流言蜚语挡都挡不住。

方茴从学校里出来,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一个外国人拦了下来。

对方是个五官很深邃的外国小哥,他用流利的中文问:“同学,请问你是X外的学生嘛?能不能采访你一下?”

方茴被他的中文逗笑了,“你的东北话很地道。”

“没办法,我室友都是东北人,被他们带跑偏了,”小哥笑得很温柔,又问,“你是英语系的吗?”

“是呀。”

“你来自中国哪个城市?”

“我是本地人。”方茴用英语回答。

“本地的?那你的英语为什么说的这么流利?并且发音很英式?”

方茴笑道:“毕竟我是英语专业的学生,我的意思是,因为这是我的专业,我肯定会花费大量时间在这门语言上,而我的口音来源于我老公,是他教我的。”

“他是外国人?”

“不是,只是英语说的比较好。”

“你能不能给学英语的朋友一些建议?”

方茴想了想:“我觉得发音标准很重要,但有时候口音什么的也并非是最重要的,语言是一门交流工具,更重要的是交流,哦,对了,你认为学中文难吗?”

小哥哥一愣,“一开始觉得挺难的,我在美国学了三年,来的时候依旧没法开口说,不过来到中国以后我英语突飞猛进,现在觉得没那么难了。”

“所以你看,学语言最重要的是环境,需要沉浸式学习。”

小哥忽然觉得有点不对,“艾玛,好像是我在采访你,怎么倒过来了?不对,我们为什么一直用中文交流?”

方茴笑起来,“那要么我们用英语再来一次?”

“好啊。”

这个视频录制后,方茴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种视频都是小范围流传的,可谁知就在当天晚上,这视频莫名其妙又被顶上了某个短视频平台的首页,之后被人传到微博上,等方茴次日知道时,她已经上了热搜。

这还是方茴这一世第一次上热搜,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英语好上热搜。

-

安静的书房内,钟鸣觑着郁文骞的脸色,有些摸不清他的想法,郁文骞近日在家休养,很少有发怒的时候,可他这个助理却很了解这位Boss,郁文骞盛怒时最好谁都不要惹。

“去查查发帖人。”

“是。”钟鸣沉吟道:“集团的公关部已经联系过我了,问我是否需要公关,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公关文书。”

“不用。”郁文骞目光沉沉,许久才道:“太慢,我不想有任何人议论方茴,也不希望她冲喜嫁给我的事被别人知道。”

钟鸣低着头,不敢说话,心里却是咯噔一跳,郁文骞这么做,明摆着是为了保护方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能做的最好的事,无非就是满足对方对男人的一切幻想,说起来,郁文骞虽然做事手段狠了点,可对方茴却是没得说,虽然郁氏的公关部可以发表文书,可这样一来,难免会有传言流出去,郁文骞自然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可方茴就不一定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冲喜嫁入郁家,所承受的流言蜚语可想而知,郁文骞的想法很周全。

“那……”

“这帖子是哪个网站流传出来的?”

钟鸣一怔,满是愕然,“您的意思是……”

“去谈一下收购的事,还有那几个大的公众号,都想办法收购来,并且在第一时间发表道歉声明,为不实消息道歉。”

钟鸣低着头,想说这也太大手笔了点,再宠老婆也没有这样的,就因为人家骂了方茴几句,就直接收购来,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逼逼啊?

“好。”

郁文骞眉头紧皱,想着该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件事,然而没等钟鸣去收购,钟鸣便收到了一个新的消息,他点开热搜,“郁总您看。”

视频中的女人长得很妩媚,有一种高级的美,她穿着一袭红色的厚款羽绒服,大红的衣服很宽松,并不很显身材,可大红的颜色衬得她皮肤更为雪白,加上卷发的长发,看起来有种摄人心魄的美。

是方茴。

郁文骞眉头紧锁,以方茴的长相,靠脸吃饭并非是难事,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因为英语好走红,视频上的她跟外国人笑着交流,显得很放松,似乎也没有受到流言的影响,俩人聊了一顿中文后,开始用英语交流,她还调笑着告诉拍摄的人,自己的口音受老公影响,视频里的她提起他时,笑容温柔,眼神发亮,那种神色骗不了人。

郁文骞的戾气陡然散去,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抚平他的怒气。

因为方茴的口语很好,长得也漂亮,网上不少人都在议论。

—这种人是学霸吧?没有出国留学口语这么好?说的很地道。

—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好漂亮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演员来炒作的呢。

—这不是X外的校花吗?长得很漂亮,没想到口语这么好,之前网上有扒校花的帖子,里面有她的照片。

—这人看着眼熟,不是前几天被说包养的那个大学生吗?我忽然觉得那个帖子有点可笑,这小姐姐看起来很有思想,绝对不是胸大无脑的那种人!这样一看,前几天那个帖子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真是前几天那个小姐姐?视频比照片更好看,真漂亮,而且很有实力啊,这口语我给跪了。

—羡慕学习好口语又好的。

—我一个留学生口语还不如她。

—等等,她结婚了?这样一位合照杀手,我刚粉上,你竟然告诉我她不是小姐姐,是少妇?

帖子莫名其妙歪楼了,让郁文骞意外的是,方茴竟然圈了一波颜粉,而且她的颜粉在视频下面攻击前段时间发帖子的人,使得原来那个帖子后面有一堆跟着骂的,都在说那个楼主心思肮脏,恶意揣测,有些不明真相的看到指路链接,看了方茴的采访视频,纷纷回来踩楼主。

郁文骞眉头紧皱,一直以来藏着掖着的宝贝就这样公众与之,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方茴正好哼着小调进门,她靠在郁文骞脸颊上,很自然地亲了一口,见他神色阴郁,当即问:“你怎么了?”

方茴头一偏,看到郁文骞的手机,当下笑道:“不用为我担心,这些事谁会放在心上?”

郁文骞声音却是一沉:“方茴,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方茴心里一暖,她应该感谢那些人,这算是间接拉近了夫妻的感情?方茴靠在他身上,笑道:“文骞,看到我花样炫夫了吗?”

郁文骞眼神顿时和缓,温声道:“这是个好习惯,要继续保持。”

方茴笑了,难得皮一回,“遵命!!”

“还有奖励。”

“嗯?”下一秒,方茴的唇上一热,整个人被拉到了郁文骞的怀里,郁文骞的情绪很急,不给方茴任何回旋的余地,方茴被迫着承受他一如既往的热情,在他的爱意里沉沦。

郁文骞所说的奖励肯定不仅仅是这个吻,总之这个奖励结束后方茴腰酸得厉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偏偏他跟没事人似的,竟然神清气爽地下床,还有力气抱她去洗澡,让方茴羡慕嫉妒恨,坐在浴缸里,方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蒸汽升腾,她隐约看到身上的红色印记,自打开荤后,她身上的印记就没停过,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在她身上留标记,跟动物似的,似乎在宣誓主权,她是他的所有物。

他也是她的好吗?方茴想着,在他身上也吸了一口,还故意吸在他脖子的敏感处。

随即故意挑眉看他,“怎样?”

郁文骞倒是神色自然,只不过为了惩罚她,在她更羞的位置留下草莓印。

对于这个印子,郁文骞没有任何表示,吃完饭时,整个饭桌上的人都盯着他看,尤其是朱引兰这种结过婚的,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加上俩人吃饭前都洗了澡,闭着眼都知道这俩人关上门干了啥。

朱引兰哼了声,心道年轻人也不知道注意影响,还有这方茴也是的,狐狸精一样,引得这男人个个都为她疯狂。

而郁娴和郁曼也都跟见了鬼一样,直勾勾盯着郁文骞的脖子看,一向不近女色的郁文骞,竟然容忍得了别人在他脖子上种草莓,果然,这方茴就是个祸水,让郁文骞这种脾气的人都变得不正常了。

今晚郁阳也在,他最近沉默了不少,看到郁文骞和方茴身上的印记时,他不免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自始至终,只有郁文骞表情如常。

“文骞,我听说最近网上有一些跟方茴有关的不实传闻。”老爷子忽然出声。

“嗯,我会处理好。”

“你的手段我是相信的,方茴年纪小,这事要好好处理,实在不行就以郁氏的名义发表声明。”

“知道了,爸。”郁文骞沉声回应。

-

“在看什么?”

“这是发帖人的资料,你也看看。”郁文骞很快把各大论坛的发帖人资料找了出来,后续的帖子基本上都是跟风转发,只有最初那个帖子的发帖人具有参考价值,这发帖人的发帖地址是方茴学校附近的网吧,对方注册的手机号信息都是假的,郁文骞直接让人调查到了网吧,才把对方的资料给拉出来。

不出所料,是陆思羽。

上次那事就是她搞的鬼,只不过当时方茴没抽出空来对付她,没想到她还不死心,只是奇怪的是,陆思羽明明知道她结婚了还要这样,方茴有点想不通她的目的,不过郁文骞调查出来的资料更让她惊讶。

“你说我这同学不是本地人?”

“嗯。”

资料上显示,陆思羽并不是本地人,方茴并非觉得本地户口有什么可自豪的,但问题是陆思羽可是一直以本地人自居,很注重打造自己的白富美身份,经常说自己家亲戚多有本事,还说哪些名流公子追过她,方茴一直以为她虽然脾气大了点,人品也恶劣,可那只不过是被家里娇惯出来的,谁曾想,对方自始至终就没有一句真话,但陆思羽的人设并非完全没用,她靠人设钓到的所有男朋友都是富二代,每个人都把她当公主一样宠着,给她买这个买那个,心甘情愿为她花钱把她捧得高高的。

可其实,陆思羽的父母都是种地的,而她自从上大学后就没回过家。

方茴明明记得,陆思羽上学期结束时还说父母会带她出国度假。

“老公,把校内论坛恢复一下。”

方茴很快把所有信息发布到了网上,没有手下留情,她本就不是善茬,别人一而再再而三欺负她,她也不是犯贱被人打了左脸还要把右脸凑上去,要不痛快大家一起不痛快,帖子发布后果然引起轩然大波,主要是陆思羽在学校也小有名气,和方茴不一样,她很喜欢参加集体活动,每次唱歌比赛模特比赛之类的活动她都会参加,名气不小,再加上这个爆料贴有理有据,连陆思羽初中时的照片都挖了出来,众人当即哗然。

“1.她不是白富美吗?我记得她说过她买一瓶精华水要一万多。”

“2.我天哪,又不是明星这还要做人设?疯了吧?她的男朋友才要疯,明明以为自己找个家庭不错登对的女朋友,还一直捧在手心,谁知道什么都是假的。”

“3.太夸张了,这都能撒谎?谎话精。”

“4.我家就是农村的,有什么可隐瞒的?真想不明白。”

“5.谁还不是农村人了?陆思羽你对自己村有什么意见?”

“6.学到了,只要你说你是白富美,就能找个开跑车的男朋友,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了。”

陆思羽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打她走进食堂,周围的人一直盯着她看,就好像在看什么笑话一样,到底出什么事了?这种场景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了,那时候她刚去城里读高中,为了不被人嗤笑,她捏造了身份,谎称自己是有钱人,有一次谎话被揭穿,大家也有这种眼神看她,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她的家庭背景明明瞒得很好,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当下,林巧巧和两个女生坐到她边上,这三人一向是她的小跟班,向来对她唯命是从,从来不敢反驳她的话,没想到林巧巧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语气也阴阳怪气的:“陆思羽,你撒那种谎有意思吗?”

“什么意思?”陆思羽心里一慌。

“真以为我们是傻子?明明就是农村人非得谎称自己是城里的,还说自己爸爸是开公司的,妈妈是知名的艺术品管理买卖的,又说从小出国读夏令营,邻居是明星,追你的都是富家公子,还说什么市长的公子都追过你……呵,这大话吹的,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我要是你我说这种话都脸红。”

林巧巧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其实陆思羽家庭背景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可她就是生气,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陆思羽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她们呼来喝去的,而她们一直以为陆思羽是大小姐脾气,都忍着她,可谁知,陆思羽根本不是什么大小姐,她的家庭背景甚至还不如她们,这样的人还一直把她们踩在脚底下,林巧巧怎么想怎么气。

陆思羽后背一寒,她万万没想到她一直隐瞒的事会被人发现,更没想到,第一个落井下石的就是她所谓的好闺蜜。

“巧巧,你……”

“别叫我名字,陆大小姐,你还是去找别人伺候你吧,我可伺候不起你这种假千金。”说完,三人转身走了。

陆思羽慌了,很快搜到了那个帖子,谁知那帖子扒皮的越来越多,竟然陆续扒出她用的很多名牌都是假的,包括上次她男朋友送她的项链,也是淘宝仿品,购买价格不足一千元。

陆思羽愣了很久,随即被怒气包围,她虽然谎报了家庭背景,可她一直以为那些奢侈品都是真的,可没想到,她男朋友送她的奢侈品竟然都是假货!!

陆思羽赶紧给伍冠翔打了个电话。

“伍冠翔,你送我的奢侈品都是假货?你怎么敢这样骗我!”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不是朋友发帖子给我,我都不知道你根本不是本地人!”伍冠翔也气的不轻,陆思羽一直说自己家里是做生意的,身家不菲,伍冠翔会讨好她正是因为看上了陆思羽的家世,虽然不是大富之家,却也多少能帮到他,可没想到,陆思羽的父母只是个农民,根本不是什么富商,亏他还送了陆思羽不少真货,只不过零花钱满足不了她的胃口,只能真假掺着买。“我还没说你欺骗我感情呢,这种谎你都敢撒,还跟我说你父母是开银行的,我警告你赶紧把我送你的东西还回来!否则我去警局告你!”

陆思羽气得直骂,俩人吵得不可开交。

同学们都去关注陆思羽的事,自然把方茴的八卦给忘了,再说方茴人缘好,从来不炫富,哪怕真的傍上大款,也人家好歹真的有钱可炫啊,不像陆思羽,竟然一直晒假名牌充当名媛,她朋友圈的那些所谓的家庭背景图,朋友聚会图也被扒出来,原来都是假的,都是陆思羽从网上找来的。

这几天,陆思羽不管走到哪,总觉得有人对她指指点点,所有人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给了她最大的难堪,她名声扫地,脸面全无,从没这样丢脸过。

陆思羽像过街老鼠,一直缩着头不敢说话。

又一次在宿舍遇到,方茴笑眯眯道:“被人挂的感觉爽吗?”

陆思羽浑身发抖,恶狠狠盯着方茴。“是你?”

“很意外?只准你挂别人不准别人挂你?网络暴力的感觉好受吗?私生活被人曝光的感觉好受吗?不好受吧?不好受也得受着!巴掌不打在自己脸上,怎么会知道疼?我说过咱们走着瞧,我这人一向说话算话,如果下次再惹我,就不是这么轻易能解决的了。”

陆思羽狠狠咬牙。

-

郁文骞知道方茴不喜欢在老宅住,有意带她去别的房子,但他在国内的房产不算多,挑来挑去,有一套江边的学区房还算不错,是高档小区复式的大户型,以后孩子上学会很方便,他跟方茴商量,打算把这套房子装修出来,如果不想住在老宅,等以后有了孩子可以搬过去。

方茴当然同意。

周末,方建成一个电话把方茴叫回了家,方茴已经很久没回自己家,进了门只觉得格外陌生,当初她结婚后她的房间就被方月心霸占放杂物,这个家里早已没有她的位置,好在她也不在乎。

方茴走到客厅,却见客厅里坐满了人,同来的还有方茴的小姑和小姑爷。

方茴很久没见他们,一时间有些恍惚。

说起方茴的小姑方莉也是个奇葩,方莉和温玉君一直不对头,在方茴的记忆里,方莉经常刁难温玉君,动不动指使温玉君给她洗衣服做家务,因为跟温玉君处不好,方莉一直鼓励方建成出轨重新找个老婆,杜美霞就是她的闺蜜,当初方莉特意把杜美霞往家里带,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还替他们引开温玉君,后来杜美霞和方建成在床上被温玉君抓到,温玉君不仅气方建成,也气方莉的态度,没多久就离婚搬了出去。

因此,方茴一直不喜欢这个小姑。

方莉今天格外热情,笑眯眯给方茴端了杯水,“姑姑好久没看到你了,你这孩子,你小时候姑姑经常抱着你去看电影,你都记得吗?”

方茴挑眉,“我这人健忘,不重要的事向来记不住。”

方莉脸顿时一僵,很快又笑起来,“你这孩子,一家人哪里有隔夜仇?姑姑一向喜欢你,你这孩子自小就懂事。”

“是吗?我怎么记得小姑你经常骂我是扫把星,说我不如方月心会说,说我一辈子没出息,还说我这辈子都是穷鬼的命?”

方莉脸僵得更厉害,她跟温玉君不对头,因此也一直不喜欢方茴和方向阳,方茴小时候就木讷不善言辞,从来不知道争宠,没有哪个长辈喜欢她,谁能料到谁都看不上的小女孩竟然嫁给了有权有势的郁文骞,摇身一变成为身家不菲的阔太呢?

现在全家人都要看她脸色,方莉很不适应这种感觉。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OFFICE怪谈 仙剑奇侠传1 夜夜夜惊魂(第3季) 山月不知心底事 思美人 贼猫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剩者为王2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