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摸索着方向盘, 刚踩了油门, 手心便开始冒汗了, 奇怪了,当年修仙飞升时都没这样,可当下握着方向盘, 方茴却莫名紧张起来。

郁文骞转过头,温声道:“方茴, 别紧张。”

“我没紧张, 就是这车吧……”特别不好开。

买车时方茴还特地挑了这辆手自一体的跑车, 因为很多高档跑车都是自动挡的,手自动一体的难度小一些, 只是她高估了自己,原以为开车就是件很简单的事,但是像她这样以20码的速度开跑车的,估计也没谁了。

“握紧方向盘, 放轻松,你的方向偏了,方向盘回正一点。”郁文骞教她。

“我会不会把刹车当油门?”

“不会。”

“上次有新闻说一个女的把刹车当油门,撞墙上死了。”

“那是少数人, 放轻松, 你会发现开车是一件很容易又享受的事情。”

他教学时只偶尔说几句,却不会过于干涉她让她紧张, 再加上他语速一直不快,声音温和, 方茴渐渐放松下来,在园子里开了几圈又去周围的大路上开了几公里,渐渐地找回了手感。

等方茴把车开进车库,郁文骞伸过手,“停车时把方向盘回正。”

他的手触碰到了方茴手上的戒指,目光在瞬间变得复杂,他虽然神色无常,可方茴很敏感,当下抓住他的手,忍不住笑了:“你怎么从来没问我这戒指是哪来的?”

郁文骞一顿,温声道:“方茴,每个人都有过去,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遗憾,我努力说服自己那都是很正常的事。”

方茴挑眉,这才明白为什么郁文骞一直不问她戒指的事,原来是误会了,他以为这戒指是她跟郁阳谈恋爱时买的?

方茴忍不住笑了,“文骞,你不吃醋吗?”

郁文骞一怔,眼里闪过一丝阴沉却很快敛去,他依旧语气温和:“那些都过去了,我不会吃醋。”

方茴的视线落在他手上,他手里拿着手杖,眼下手指紧紧扣住那手杖,力道像是下一秒就会把手杖给掰断,方茴忍不住笑了,“我天哪!老公你也太可爱了,你该不会真的在吃醋吧?”

“不会。”郁文骞面色镇定。

“是吗?那麻烦你放过这根手杖好吗?它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暴力对待它?”

“……”郁文骞淡定地松了手。

方茴瞄了眼他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人也趴到郁文骞怀里,“三爷~~你知道吗?你有时候还真的是挺不诚实的,你敢说你没吃醋?”

她仰着头逼问郁文骞,郁文骞的脸色渐渐淡了下来,神情变得复杂难懂,深眸紧紧注视着她。

“方茴,我说过不在乎你的过去。”

“对,你也说过你绝不会吃醋,我都知道的,我老公是个很大度的人,所以他肯定不在乎我一直戴着老情人送的戒指,所以我可以一直戴着,是吧,老公?”方茴对他眨眨眼,媚色尽显。

郁文骞阖了眼,淡淡地应了一声。

从车上下来,郁文骞就去了楼上,方茴差点想笑,她不过是想逗逗他,可很显然,她说的笑话并不好笑。

书房里略显昏暗,方茴赤着脚走进去,屋里已经开了地暖,很舒服,推开门,郁文骞正坐在书桌前翻书,他神色淡淡,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从方茴这个角度看,他的半张脸没在阴影里,睫毛低低垂着落下剪影。

方茴勾唇,从背后搂着他的脖子,“三爷,看什么书呢?”

“经济方面的,要不要一起看?”郁文骞放下书。

“前几天看了一部时光穿梭的电影,我想看点量子物理的书,要么我们一起看?”

郁文骞没做声,站起来想去书架前抽那本书,方茴搂着他却不松手。

郁文骞唇角微扬,略显无奈:“你这样我怎么起身?”

“你可以选择背着我。”

“方茴,我是残疾人。”郁文骞语气莫名。

“哦,残疾人,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就麻烦残疾人背我一下了。”

郁文骞到底还是把她背了起来,方茴怕掉下来,腿一直勾着他的腰,就这样趴在她背上走到书架前,这本书放得很高,平常都要用梯子才能拿到,眼下方茴伸出手,正好够到了,郁文骞回到座椅上,方茴窝到他怀里。

“我手冷,你翻我看看。”

郁文骞应了声,翻开书给她读了几句。

“这些都看过了,”方茴打了个呵欠,“你往后翻。”

郁文骞蹙眉,轻轻往后翻了几页,书页之间似乎被什么东西隔开,他一向没有用书签的习惯,毕竟对于自己看到了哪一页,这点记性还是有的,郁文骞翻开那书页,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来,一枚素戒落在光影里,平淡无奇却不容忽视,有种洗尽铅华的美。

郁文骞拿出那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戒指与他手指十分匹配。

这是买给他的戒指。

他略显意外地看向方茴。

方茴挑眉,红唇微勾:“之前没钱,又觉得大钻戒戴起来不方便,就买了这对素戒,用我自己钱买的,是我的一点心意。”

郁文骞眼里闪过明显的愕然,似乎还有点受宠若惊?方茴怀疑自己看错了,毕竟郁文骞眼里怎么会流露这种与他不符的情绪?方茴笑起来,“怎么不说话?该不会是嫌弃我买的太便宜了吧?”

“不是,”郁文骞连忙否认,想说什么又觉得嗓子干的厉害,他喉头滚动,最终还是道:“方茴,我很欢喜。”

方茴搂着他,亲了他一口,笑道:“我也欢喜。”

她伸出手,俩人戴了戒指的手握在一起,十分匹配。

“你什么时候买的?”

“你昏迷的时候,不嫌弃就好,我一直怕你看不上。”

“只要你送的,我都很喜欢。”郁文骞拉着她的手,俩人不知道怎么又吻到了一起,之后俩人在书房来了一次,郁文骞的情绪很汹涌,方茴好几次差点承受不住。

这次的后遗症是方茴吃完饭时腿软的厉害,愿意吃得这么饱晚上肯定是不需要了,谁知晚上俩人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又擦枪走火,这次方茴主动翻坐在他身上……

-

方茴是说做就做的性子,最近一直在找人参和燕窝养殖基地,大部分名牌的人参品牌和燕窝品牌,其实都是跟参农或者养殖燕窝的基地签订了供货条约,保证货源的稳定,只有少部分的商家真正是从种植到开发一条流水线。

郁文骞派了人帮她,所以方茴做起来很方便,很快就联系到了东北和韩国那边的参农,签订了人参供货协议,也从多方面收购多年的人参,以六年这种入门级却营养价值高的年份为主,而燕窝,她也是各个国家去了解情况,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的燕窝供货商都去洽谈了一下。

方茴也准备自己出去看货,不过她最近工作忙,学习又紧张,想来想去由郁文骞派了个工作人员替她跑腿。

如今都市人压力大,没有时间炖燕窝人参,加上燕窝腥,人参味道重,真正做起来很多人喝不习惯,即食燕窝可以添加一下别的食材,实现美容养颜的效果,这样以一个月的分量出售,每次购买都可以实用一个月,长期吃效果肯定不错。

方茴着手让人帮忙去注册品牌,自己也在想着给品牌起名字。

可能是因为有郁文骞做后盾,她心态很放松,总觉得成就成,不成就算,当然了,她会在那些人参成熟之前去地里“考察”几次,几次灵力灌输进去,人参的药用价值会很高,这样一来,开发的产品必然效果很好,绝对没有失败的可能。

不知不觉,孟心露也拍完了戏,她回校上课时,班上不少女生都找她签名。

“以后做明星了不要忘记我们哦。”

“就是啊,提前合照,以后别人问起来,我就说孟心露是我同学。”

孟心露受宠若惊,她这部剧大部分是室内拍摄完成,拍的进度倒是挺快的,第一次触电就是大屏幕,孟心露总觉得自己的运气好的不像话。

傍晚,方茴正在教室上自习,忽而有学生喊她,“方茴,有人找你。”

方茴一抬头,却见方向阳站在教室门口,班级里顿时安静下来,很多女生私下议论,嚷嚷着问那是不是方茴的男朋友。

“谁啊?你老公?”孟心露眨眨眼,长得还挺帅。

“我哥好吗?”

孟心露和陶小雅立刻激动起来,“你怎么没说过你哥长这么帅?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懂吗?懂吗?”

孟心露两眼放光。

方茴笑坏了,抱起书跟方向阳走了回家。

“方茴,你同学说什么呢?”方向阳已经离开学校好几年,见到这帮学妹也觉得亲切。

“哦,我闺蜜说你长得帅,问我为什么不介绍给他?”

“……”方向阳脸陡然红了,方茴见了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她哥脸皮这么薄?平时看起来挺沉稳一人,怎么这么点调侃脸就红了?

“哥,你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方向阳故作严肃,“好了,以后不要跟同学聊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你还是学生,应该好好学习。”

方茴小声提醒,“哥你忘了我已经结婚了?在恋爱这路上,你是我的后辈,尊重前辈知道吗?”

“……”

俩人去了温玉君的店里接她,今天是温玉君的生日,方茴和郁文骞约好了晚上吃饭的地点,只是因为郁文骞那边有事,便改由方向阳来接他,开的是方茴的跑车。

二人进了商场,温玉君疑惑道:“向阳,没带芊芊来吗?”

方向阳眼神躲闪,“她最近比较忙。”

其实他叫了,但是陈芊芊不乐意,说是家里有事,方向阳也不好勉强他,其实他多少明白陈芊芊的意思,陈芊芊无非是嫌他家庭条件不好,单亲家庭,温玉君也不是什么达官贵人,陈芊芊并不把他的家人放在眼里,方向阳心里很不舒服,分手的话一直到了嘴边却也说不出口。

温玉君还有十几分钟才下班,方茴陪她一起卖衣服,方向阳去楼上给她们买杯奶茶。

送走一波卡人,方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就见陈芊芊和几个女生在一起说说笑笑,手里拎着购物袋,明显是在逛街。

她和陈芊芊对视一眼,陈芊芊眼里有明显的惊讶。

“芊芊,看什么呢?”她闺蜜问。

“没……没什么,”陈芊芊慌乱回过头。

“你跟那个柜员认识啊?”

“不……我怎么会认识那种人呢,咱们快走吧。”陈芊芊拉着闺蜜的手就要走。

方茴无语地叹了口气,第一世陈芊芊就是这样,明明跟方向阳结婚了,却很少来看温玉君,似乎是觉得温玉君只是个柜员,这身份让她丢脸了,可方茴实在没想到,对方会视而不见,这也做的太明显了点。

温玉君也看到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当下,方向阳从楼梯下下来,见了陈芊芊,皱眉道:“芊芊,你不是说你今天家里有事吗?”

陈芊芊脸色有些不自然,她确实是撒谎了,可她也没什么错?她就是不想参加方向阳家里的聚餐,她并没有那个义务不是吗?但她没料到会被方向阳撞个正着,也没想到未来婆婆竟然这么巧,在这家商城任职。

未免太丢脸了一点,她从小身边的朋友都是有点身份的,未来婆婆是内衣店店员的事,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她想绕过去装作没看见,谁知道会这么巧竟然被方向阳撞到了。

“我……我家里又没事了,正好朋友喊我逛街,就一起出来了。”

方向阳皱眉,“你看到我妈了吗?打个招呼不过分吧?”

陈芊芊的闺蜜一愣,“芊芊,那是你未来婆婆啊?原来她是这里卖衣服的?你怎么不早说啊。”

陈芊芊咬着牙,没有回应,闺蜜的婆婆是公司老总,平常出手阔绰,每次送礼物都是十分贵重的东西,可她呢,方向阳家里拿不出婚房就算了,一家子都在社会底层,这样的生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可她和方向阳本就有感情,一直拿不定主意,原本拖着不分手,但是在这一刻,好闺蜜复杂的眼神下,陈芊芊的心忽然动摇了。

“我还没结婚了,什么婆婆不婆婆的。”陈芊芊说完,低着头走了。

方向阳站在那,脸色难看,方茴也不好说什么,晚上四人吃了简单的便饭,回去时方茴跟郁文骞讲了事情经过,郁文骞沉吟道:“如果你哥哥想做点什么投资,只要是不错的项目,我可以拉他一把。”

方茴笑起来,难不成还真指望他扶持她全家?

“不用了,我哥那人自尊心强,我上次要把房子转一套给他他都不要。”

再说了感情上的事,别人很难分得清对错。

“总之,如果你有需要的,可以直接对我说。”

方茴亲了亲他,只觉得老公大腿粗不是一般的好,不对,她老公不仅大腿粗,哪哪都粗。

-

虽然之前论坛上的帖子被郁文骞找人黑掉了,陆思羽男朋友的生意也黄了,可陆思羽一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惩罚,上次在酒会上闹过不愉快之后,陆思羽倒是没找方茴的麻烦,让方茴在找她麻烦都没有理由。

可方茴没想到,上次的事竟然没完没了了,还闹到了班主任那。

这天放学,班导把她叫到办公室,语气委婉,“方茴啊,最近关于你的传闻有点多,老师希望你注意点影响,稍微低调一点。”

方茴一愣,“我已经很低调了,再说我也没做什么。”

班导看了她一眼,方茴手上戴的手表价值不菲,可以买好几平米房子了,一个学生哪来这么多钱买奢侈品?这不禁给网上的传言添了几分可信度,班导笑得有些奇怪,“你自己看。”

她把电脑转向方茴,方茴看了眼,却见上次那个帖子不知道被谁又复制发到了别的论坛上,照片上家里的司机给她开门,明明很普通的事,可因为照片的角度找的很刁钻,从这个角度看,司机离她很近,脸差点要贴上去,就好像要占她便宜一样,而她还笑得灿烂,这种构图很容易引起联想。

可实际上家里的司机对她很守规矩,平常也特别注意,到底是谁在搞她?

“这照片怎么了?”方茴气笑了。

班导原以为方茴会慌乱,没想到她会这么硬气,当下略显惊讶,她从一堆表格中找出方茴的资料表,“我看过资料表,你当时入学时填写过,你的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售货员,父母离异,家庭很普通对吧?上学期你申请了教学金,我看你好像挺需要这笔钱的。”

“那又如何?”

“我……”班导叹了口气,也不怪她用有色眼镜看人,主要是前几届有几个女学生闹得不像话,带来很恶劣的影响,现在是网络时代,学校很怕出这种新闻,而最近这新闻闹到了论坛和微博上,怪就怪方茴长得漂亮,本来这个学生颜值就很高,拍照者特地挑选了某些角度,使得方茴看起来更为性感,照片上她抿着红唇在笑,很漂亮却也很勾人,有种高级的妩媚,班导作为女人看着都心动,想当然,很多网友不明所以,就开始跟帖,说现在的大学生道德沦丧,年纪轻轻好事不学就学人家勾搭男人,还有包养论也出来了。

校方施压,班导不得不找方茴谈话。

“你也别怪我找你,我也是没办法啊,校长亲自出面,再说了,老师不也是怕你走错路吗?”

方茴倒是没生气,就是觉得这点事翻来覆去的,烦不烦!明明又没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

班导皱眉,“你的意思是我误会了是吗?我也希望是这样,老师真的希望你有好的未来。”

方茴了解这个班导,虽然对方有点小八卦,平常也爱啰嗦,但人不算坏。

她脸色缓和道,“没这回事,网上说的都是假的。”

“也有人扒出这辆车是郁氏的,有人说你是某个郁氏古董包养的小三,别怪老师说话直接,我就是怕这事对你对学校都造成影响。”

方茴叹了口气,现在的网友真是闲的,上次拍的那张照片没有正面脸,没闹出太大影响,这次这张拍了她正脸,立刻就有了热度。

方茴无语,直接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来。

“这是……”

“我的结婚证。”

“……”班导一脸惊讶,“结婚了?”

“我老公是郁氏的老总,董事,名叫郁文骞,是郁阳的叔叔,你可以百度一下,他很出名的。”

班导一脸怀疑地看向结婚证上那人,又去百度了一下。

等等!郁文骞是郁阳的叔叔?郁阳是方茴的前男友?这关系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可结婚证摆在这,班导想到自己恶意揣测方茴,随即脸一红,连忙说:“对不起,老师误会你了,我真没想到这事竟然是这样的。”

“没事,”她这么郑重的道歉,倒是弄得方茴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属于隐婚,不知道也正常。”

等她走,班导才回过神,哭笑不得地看向百度百科上的男人,自己的学生竟然嫁了这样一个人物,这种感觉实在很奇妙。

-

这事一闹,把方茴也弄得很无语,她给郁文骞打了电话。

郁文骞沉吟道:“我会挑时间公开我们的婚事。”

当时结婚匆忙,结婚证也是走了渠道才弄到的,婚礼更是没来得及办,其实郁文骞很想给她一个世纪婚礼,弥补俩人的遗憾。

郁文骞把这事交给了郁氏的公关部,方茴便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件事竟然闹大了,当天还上了微博热搜。

#女大学生上豪车#

郁文骞派来送方茴的车都是顶级的豪车,这种车国内比较少,很多都是定制款,加上牌照特殊,很容易搜出来,也不知道谁搜出这车的资料,指出这是郁氏的车,所以就有人话里话外觉得方茴被郁氏某个老头子给包养了。

这年头的网民,看到女生从豪车上下来就觉得被包养?想象力真够丰富的。

因为晚上要上公开课,方茴没有回家吃饭,去食堂时,不少女生都对她指指点点,方茴视若无睹,倒是孟心露她们气的不轻。

陆思羽和林巧巧几人坐到了一旁。

“思羽,某些人真给我们学校丢脸,是吧?”林巧巧看向方茴冷笑。

陆思羽扯了扯嘴角,笑笑没说话。

可她这态度放在林巧巧眼里无疑就是一种鼓励。

林巧巧看向方茴,阴阳怪气道:“我们系有这种人真是一种耻辱,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系有个傍大款的女大学生了,连我亲戚都打电话来问我。”

陆思羽眼神复杂地看向方茴,她一直看方茴不顺眼,也想搞方茴,知道方茴嫁给郁文骞之后,心里那点比较的心思愈发明显了,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能找这样的男朋友,一定是同学里嫁得最好的,可谁知她的男朋友根本不算什么,郁家动动手就能断了男朋友家的财路,而方茴也真的成了顶级阔太,根本不是她能比的,她心里失衡的厉害,一直气不顺。

可就在昨天,陆思羽知道方茴是被卖进郁家的,这是陆思羽从一个宴会上听来的,据说郁文骞当时出车祸,方茴是他的冲喜新娘,陆思羽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像方茴这样嫁入豪门的女人,一定很不幸福吧?

作者有话要说:大学生要是有时间就趁大学把驾照考到手。

人这一生,你可能会有很多本证书,驾照是你必须要拿到手的。

早些年都觉得开车是无所谓的,但实际上会开车是掌控人生极其重要的一步。

别指望别人开车带你,靠山山倒,靠鬼鬼跑,还是靠自己最可靠。

再来,一旦别人开车,家庭买车时就得迁就别人,但实际上,买一辆你自己的车是很享受的一件事,享受驾驶的快感,激发你骨子里的征服欲。

有时候车停在楼下,翻翻自己爱听的歌,思考人生,成年人的世界总需要这样一个空间,总会有这样一个时候。

所以,不会开车的都去学!!!

-

上一章节修的我火大,明明没有肉啊,锁了一天反复修改,弄得我这一天都没心情码字,一直等审核通过。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三体1:地球往事 风云雷电 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 无出路咖啡馆 小萌宝宠爱指南 天才小毒妃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 犯罪七大奇迹 仙剑问情2:仙客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