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WTF?方茴身体一僵, 红唇微张, 满脸错愕地盯着他, “我……我自己动?”

郁文骞要笑不笑:“方茴,我是残疾人。”

“……”

下一秒,他把方茴拉到了怀里, 方茴噎了口口水,慌忙道:“老公, 三爷~~~咱们有事好商量, 这个难度太大了。”

然而郁文骞没给她辩解的机会, 用行动告诉她对他来说,这些难度根本不算个事。

不过方茴的身体好, 再说修炼过的身体本就能缩能伸,这种时候的痛苦要小许多,虽然是第一次,可方茴配合的不错, 只不过一场旷日持久战下来,腰依旧酸的不行。

她觉得自己应该改名为方自动。

不知过了多久,方茴带着哭腔道:“三爷,我不行了!”

第一次吃肉就吃这么高难度的, 好在虽然开头是艰难的, 过程是辛苦的,可结果却是俩人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最后方茴瘫软在郁文骞的怀里,回味着这一场肉, 身心都满足的不要不要的。

而且郁文骞真的天赋异禀,还好她是修炼的,否认真的扛不住。

方茴趴在床上,郁文骞摸着她的头发,咬了她的耳朵,低声道:“水蜜桃。”

方茴脸颊红了起来,一口咬在他脖子上,郁文骞却是轻笑,把她抱起来,“还有力气走路吗?”

“没力气了,腿酸腰酸,而且衣服弄得皱巴巴的。”

郁文骞轻笑,让她坐到轮椅上。

郁文骞最近腿部有些许好转,有时候用拐杖也能艰难地走几步,今天他既拿了拐杖又带了轮椅,方茴还觉得奇怪,现在想想,他恐怕早有预谋,方茴靠在他怀里道,“我没脸见人了。”

“没事,咱们从后门走。”

方茴咬着红唇,眼里有未干的泪意,再加上面色微红,满脸春色,任何人见了都会多想,半路遇到个服务生问要不要帮忙,方茴连忙把头压低。

“不用,我太太摔了一跤,我现在带她回去。”郁文骞难得解释。

他们从后门正要走,却被从一旁跑出来的伍冠翔等人拦住,伍冠翔见了方茴,一双眼里猛地露出惊艳和贪婪,那视线在方茴身上停留了许久。

“怎么是你?”

郁文骞眉头紧锁,眼里露出阴沉冷意,可伍冠翔却丝毫不知,还是盯着方茴。

方茴皱眉:“我们认识?”

“哦,你是思羽的室友对吧?我是她男朋友。”伍冠翔这才收回打量,把女友拉出来,“思羽,这是你室友对吧?快来打个招呼,要么由我做东,请大家吃个夜宵喝一杯?”

陆思羽难堪地低着头,天底下,她最不愿意在方茴面前丢人,可现在方茴竟然嫁给这样一位权势滔天的男人,而她竟然要讨好拉拢方茴,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康彩月把陆思羽拽到前面,堆笑道:“思羽,你同学是郁总的……”

方茴懒得理他们,直接拉了郁文骞一起上了车。

等车走,康彩月才急道:“这还没跟郁总说上话呢,也没把清柔介绍给他,真是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了,陆思羽你怎么回事?”

陆思羽看不上他们这副嘴脸,当下冷笑:“人家有老婆了,就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个女生,想把清柔塞过去,也得看人家需不需要,再说了,做个生意还卖女儿,我也算是见识到了。”

说完,陆思羽转身走了。

-

方茴没把这点小插曲放在心上,她腿酸的要命,站立时一直打颤,腰也酸痛的不行,刚才郁文骞可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愣是叫她动了很久,到后来他才给她,虽然用灵气可以缓解疲劳,可方茴不会放过这种示弱的机会。

她躺在郁文骞怀里呜呜道:“浑身都疼。”

郁文骞咳了咳:“抱歉,弄疼你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等车停下,郁文骞公主抱把方茴直接抱回了卧室,方茴趴在床上,忍不住揉了揉腰,白色的连衣裙下面有一团湿润,让郁文骞忍不住热血上涌,更别提她挺翘的臀部,纤细的小腿还不时晃荡,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郁文骞叹息一声,趴在她身上,让方茴一愣。

“喂……”

“你在勾引我。”肯定句。

他哪只眼看到的?方茴红唇微张,却被他捕捉个正着,郁文骞吻住她的嘴唇,将她所有的话都吞了下去,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方茴被吻得如入仙境,只觉得大海中的潮水一波一波涌过来,把她拍打的粉身碎骨,沉于其中。

动情的时候,郁文骞还咬着她耳朵,“真想死在你身上。”

方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的浴室,也不知道是怎么洗的澡,总之次日一早醒来时,她正窝在郁文骞怀里,而这一次,俩人都什么也没穿,想到昨晚的放荡,她忍不住脸颊发红,话说郁文骞还真是天赋异禀,尺寸异于常人,如果是以前的她,承受起来肯定会很痛苦,或许不会感受到欢愉,可修炼后的她身体有很强的可调节性,也很善于把痛苦转化为欢愉,有了灵气的滋润,每个身体器官都能迅速恢复原样保持年轻水润,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可她感受到的快感丝毫不比久经情场的人少。

郁文骞闭着眼,方茴用手指摸索着他的下巴和胡渣,眼角飞过一丝心满意足,不容易啊,三辈子,总算是吃到肉了!

而且还吃得很饱很撑。

第一世俩人的关系一直很僵,方茴也很抗拒跟郁文骞身体接触,如今她对郁文骞有感情,接触起来却别有滋味,果然这种事,还是在身心合一的情况下,女方更容易有感觉。

软香在怀,郁文骞闭着眼在她头上狠狠闻了几下,方茴的头发很香,不是俗气的香精味道,这种香味仿若浑然天成,郁文骞很喜欢把头埋在她的乌发里。

方茴察觉到他下面有了反应。

她唇角微扬,媚态尽显,“三爷~~你对我还满意吗?”

郁文骞睁开眼,幽深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她,很快,他又阖上眼,唇角微扬:“我是否可以认为,你这话是在挑衅?”

方茴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我就是随便问问嘛,毕竟人家都说了,遇到爱很容易,但遇到合适的床伴却是万里挑一的。”

郁文骞咬着她的蝴蝶骨,声音沙哑带着几分慵懒,“我满不满意,你不知道?非要死在你身上才满意?”

方茴得意的笑起来,“那看来我们都对彼此很满意咯?”

郁文骞没答,坐起来开始穿衣服,方茴却软在他身上,装死道:“哎呦,昨晚太累了,现在根本没力气穿衣服了,要是有人愿意帮我穿衣服就好了。”

郁文骞差点被她气笑了,认命地帮她穿着,穿到一半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方茴抬头想阻止,却已经晚了。

半个小时后,方茴趴在浴缸里怀疑人生。

-

因为他的折腾,他们错过了早饭,整个郁家都知道他们因为太累要迟点吃饭。

结了婚的夫妻因为什么累?众人心知肚明,只有老爷子乐呵呵的地吩咐厨房给他们留饭,还特地嘱咐给二人都煮点汤补一补,郁家的厨师都是高水平的,补得不动声色,因此等方茴起床时发现今天的早餐格外丰盛。

吃了肉,方茴满脸红光,这种娇嫩根本掩饰不住,连朱引兰看了都在酸,说这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不过方茴还是气他,这第一顿肉就吃了足足三次,郁文骞也太贪了点,导致她今天一直腿脚发软,下面火辣辣的疼,坐着都难受,也怪她为了博取同情和愧疚,没有用灵气滋养,这就苦了她的身体,一上午都有些不舒服。

郁文骞远远看着花园里的方茴,唇角微微勾起。

他知道方茴在气,不过她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他压抑太久了,一吃起来就贪了点,事实上他想象中的手段更丰富,只是怕吓到她,也怕她第一次会不适应。

“钟特助,你们年轻人都是怎么送礼物的?”郁文骞忽而问。

钟鸣哆嗦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听到郁文骞问这种问题。

“我们都是转个账之类的。”钟鸣的意思是发微信红包或者支付宝转账什么的,边发红包边认错,有一次钟鸣就给女朋友发了10笔8888转账,每一笔都求原谅,最后挽回了女朋友,用钱才是最有诚意的,钟鸣一向是这样觉得的。

幸好,女朋友也觉得这个方式很不错。

于是,钟鸣便推荐给郁文骞。

很快,方茴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收到了郁文骞的转账,一共三笔,每笔一千万。

她打开微信,给郁文骞发了个消息过去:“什么意思,嫖资?”

做了三次,每次一千万?

郁文骞被这个词弄得阖了眼,哭笑不得。

他把手机扔在一旁没回她。

方茴想了想给他发了个0.000000001的红包过去,郁文骞点开红包图才发现这是个假红包。

郁文骞:“方茴,你的评价言不由衷,是谁昨晚喊着说不行的?”

方茴把头埋在被窝里,那些画面太香艳了,以至于她只要想起来都觉得腿发软。

干不过郁文骞,虽然她体力好,吸引力也大,加上年轻身教体软,硬件条件并不比他差,可问题是他变态啊!哪怕她这种脸皮厚的人在床上也经常自叹不如。

一上来就是这种级别的,方茴肯定自己这辈子是离不开郁文骞了。

方茴下午有课,便早早去了教室,因为之前微博上和论坛上的流言,班里有一部分人在小声议论,不过方茴在班上人缘还可以,在英语和法语上还帮助过大家,所以同学们都不相信,遇到有外班人八卦的也会帮着辩解。

只不过今天方茴一进屋,大家就发现她脖子上有明显的吻痕。

“我说方茴,你这身上……”陶小雅说着,赶紧把她头发放下来,“你这有夫之妇注意点影响好吗?我们单身狗容易吗?”

方茴经过她提醒才发现自己耳朵下面有个草莓,都怪郁文骞,他很喜欢在自己身上留下各种印记,类似于宣誓主权的那种,除了耳朵下还有各种羞人的地方,方茴想到昨晚的画面,又忍不住浑身发热。

“喂,你怎么了?发烧了?”陶小雅试了试她额头,疑惑道,“没事啊,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方茴咳了咳。

陶小雅使劲眨眼,“话说你老公对你很热情嘛~~~坦白讲,那种事是不是像A片里演的那么恶心啊?”

“不,应该是像言情小说里的那样,各种身心契合,嗯,灵魂上的颤栗那种。”方茴笑起来。

“啊?真的吗?”

俩人不停咬耳朵,方茴虽然不讲隐私,不过她觉得有必要对陶小雅这种毫无观念的人来点基本的知识普及,防止她会吃亏,俩人聊了一阵子,又决定周末一起去探班孟心露。

方茴为防掉马,特地让苏岑导演装作不认识自己,苏岑欣然答应,毕竟昨天方茴对电影追加了一笔投资,又给了剧组一千万,如此一来,剧组资金充足,也有条件提高影片质感。

方茴买了一堆星巴克送到剧组去,剧组就是这样,各种探班的人都要带礼物去,因为礼物多,所以大家会在礼物上写好是谁谁谁送的,方茴就直接以孟心露的名字请客。

“方茴,小雅,你们怎么来了?”孟心露激动得跟她们抱成一团,“幸好你们来陪我,我都要无聊死了。”

虽然演员看起来很光鲜,可拍戏时大部分都是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拍戏过程也很艰苦,更重要的是,几乎与世隔绝,在拍戏过程中,多少会有些没意思,孟心露平常在大学里跟同学们相处惯了,忽然一个人来这里,很不习惯。

“我想死你们了,等我把戏拍完我带你们出去吃饭。”

孟心露很快被叫走,方茴和陶小雅就站在边上看戏,不得不说,经过方茴药膏的滋润,孟心露的皮肤好了不少,加上她本身就有些底子,公司也在塑造她,眼前的孟心露早已不是之前那个不会穿衣打扮的大学生,如今的她倒有了些艺人的范儿。

等孟心露好不容易拍完戏,正准备拉着方茴和陶小雅离开时,却听到两个女生在议论着什么。

“听说了吗?那个妍妍从楼上掉下来死了。”

“听说被当成抑郁症处理了,哎,每次出事都说是抑郁症,我听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据说星辉那边经常会把女明星送去讨好投资商,让女明星去拉资源,很多女星都要陪客,那个妍妍就是受不了跳楼自杀的。”

“上次有个星辉的艺人因为拒绝星辉太子爷的追求,被星辉太子爷叫了一群男人轮了,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真是太可怕了。”

“幸好上次海选我们没选中。”

“是啊,还是活着好。”

孟心露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拉着方茴的手,叹息道:“这事传得沸沸扬扬的,多亏当时我没签约星辉,否则……”

死的那个妍妍就是上次参加海选的女生,当时孟心露的分数不比对方低,可后来孟心露没有入选,妍妍选上了,谁知道女一号当了没多久,就爆出这样的事,如果当初是她被选上,那么现在,死的人或许就是她了。

孟心露忍不住后怕。

方茴拍拍她的手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安啦,你一定会星路亨通的。”

“最好吧!不过最近剧组也有谣言,说我是靠着魔力传媒老总上位的,天知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过我们老总呢,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又不像她们,天天说要去勾搭魔力的老总,真当我们老总的黄瓜是公用的?谁想用就用?”

方茴咳了咳,差点被呛到。

“方茴,你怎么了?”孟心露眨眨眼。

“被你吓到了。”陶小雅笑起来。

“我说的是实话,她们那些人太不可理喻了,天天想着怎么上位怎么讨好各大剧组的副导演。”

方茴识相地没说话,她怎么不知道,那么多人想讨好她?

孟心露又一直盯着方茴看,“我怎么觉得你走路姿势有点奇怪,腿也发飘,走路的路线都是歪的?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纵欲过度?难不成你老公天天都和你做?这也太猛了点吧?”

孟心露在剧组见多了这种事,说话也大大咧咧的,比陶小雅直接多了,方茴差点一口盐汽水喷上去。

孟心露拍拍她的后背,勾唇道:“哎呦,我要是你老公我也把持不住,像你这样的极品,我是女人看了都心动。”

方茴撩了头发,对孟心露抛了个媚眼,“没办法,新婚夫妻的频率你懂的。”

这话一出,她被俩人集体嫌弃。

-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个周末,最近方茴都没怎么管公司的事,反而多花时间在跟郁文骞的相处上,她好不容易过上了有肉吃的生活,可不得好好享受一下?

晚上,夫妻俩又在床上看书,郁文骞戴了个防蓝光平光镜在看股票,方茴偷偷跟乐力伟发了电信。

“那个妍妍的事,是不是也可以跟?”

乐力伟正在跟那对离婚了却上真人秀秀恩爱的明星夫妻呢,他掏出手机回道:“这事有点复杂,我已经让人在跟了,昨天我去了殡仪馆,她的尸体有多处伤痕,手臂也被折断了,死相很惨,如果要曝光的话,肯定得把她的尸体图片放出来才有说服力,可这样对死者来说实在是冒犯。”

“确实,你应该知道内幕吧?”

“嗯,得罪了星辉的太子爷,太子爷因为得不到她,就找一群人轮了她,传言确实是真的。”

兔崽子!方茴骂了句,气道:“这事就没人曝光?”

“各家媒体都得到消息,但是没人敢第一个曝出来,枪打出头鸟啊。”

“好吧,你看着办吧!反正就一个星辉的太子爷而已,也不是真的得罪不起。”

乐力伟愣了愣,忽然热血上涌,当初他当狗仔就是为了把一些大众不知道的东西曝光出来,给大家知情权,也让娱乐圈这些明星有个警醒,不敢随意糊弄大众,他不敢说自己做得很好,可入圈久了,各种权势压下来,他很难施展自己的抱负,如今方茴的话莫名让他找到当年的感觉。

他激动道:“明白!我会去整理这个大料,再说了,这件事其实是警方的责任。”

方茴忍不住笑了,一旁的郁文骞放在平板,“跟谁聊天呢?”

“我合伙人,”方茴搂着他的胳膊,“三爷~~你说给我投资电影,是真的吗?”

“自然是,一般的豪门太太都要管理个基金会,既然你对此没有兴趣,做做影视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方茴笑起来,“那我想投资一部电影,一部网剧。”

见她有想法,郁文骞温声道:“你喜欢就行。”

“我喜欢没办法,我没钱啊,我担心哪天把你钱给花光了。”

“你可能对你老公的财富有误解,”郁文骞不急不徐地用手指抚摸她大腿内侧的软肉,“还疼吗?”

“嗯?”

“你恢复的很快。”

早上走路还腿软,到了下午就精神满满了那还不是她修炼的功劳?把万物的精气吸引来,才使得自己肾虚的没那么厉害,否则哪里经得起他这种频率?孟心露还调侃她是不是每天都来,何止每天啊?一天好几次行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含元丹的关系,郁文骞精力好到不行。

方茴早已没有疼痛感,她笑眯眯勾着他的腰,“对我上瘾了?”

“方茴,你知道你穿职业装的那一次,我在想什么?”

方茴忍不住一颤,每次郁文骞用这种语气说话,她都要遭殃。

果然……

郁文骞面无表情关了灯。

方茴很快知道,挑衅他是没有好下场的,尤其是当她被迫扮演某种角色时。

-

次日一早,方茴一直睡到十点多,错过了第一节 课,郁文骞竟然也没叫她。

她赶紧让陶小雅帮她请假。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牧野流星 鹰巢海角惨案 恋情的终结 秘书长3·大结局 亡灵书系列07 亡灵归来 落花时节又逢君 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 告别天使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我是极品炉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