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哦?”郁文骞皱眉。

“有人说我被老男人包养呢, 还说我这模样一看就是被滋润多了。”

“……”

方茴把网页给他看, “看哦, 说我被老男人包养,还说我靠出卖肉体穿金戴银。”

“……”他什么时候成老男人了?只不过比她大几岁,而滋润什么的也无从说起, 郁文骞眉头紧皱,“把链接发给我, 我让人处理。”

“嗯, 本来就应该你去处理, 谁叫你就是传言中的老男人。”

郁文骞一脸纵容,忍不住笑了, “方茴,欲加之罪,我怎么想到你们同学想象力这么丰富?”

“好了,挂了, 总之,请老男人把事情解决好,然后再多给我买点奢侈品,好满足那些同学的期待。”

方茴挂了电话, 转头就见乐雨欣一脸激动的表情。

“方茴!!!怎么没人告诉我!!轮椅大佬长这么帅!!禁欲深沉的霸道总裁款!!”

哪禁欲深沉?明明就是个变态, 好吗?不过自己老公被人夸,方茴心情真心不错。

“帅吧?”

“啊啊啊啊啊!!!他穿着打扮很有质感, 还有背景一看就不寻常,你老公一定有钱吧?”

“你说错了!不是有钱, 是很有钱!!!”方茴开玩笑。

乐雨欣笑歪了,拉着她的手激动地直跺脚,“这么有钱?我天哪!!你真是豪门阔太啦!!”

“好啦,给我保密,”方茴对她眨眨眼,虽然她一冲动对乐雨欣坦白,却还是不想被孟心露知道,怕她知道自己是魔力的老总,总之,迟点再告诉她和陶小雅。

“一定!!!”乐雨欣闲暇时喜欢在网上写小说,当下就要去YY,把方茴气笑了。

大约10分钟后,等方茴再去打开那链接,却发现网页是黑的,她又退出再次进入论坛,却见整个论坛都呈现出瘫痪的状态。

“……”方茴乐了,她的思路是想着怎么反击怎么自证清白,可郁文骞的思路却是这种碍眼的东西,直接摧毁掉。

果然是郁文骞的行事风格,不知道郁文骞会怎么对付那个发帖人。

当下陆思羽进了屋,方茴当着其他人的面,冷呵呵道:“那帖子是你发的吧?”

陆思羽皱眉,“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装不懂也没关系,反正这笔账就记你头上,陆思羽,咱们走着瞧了。”最近乐力伟在跟一个大料,狗仔们看起来不务正业,其实每天都过得很辛苦,风吹雨打的,据说他这次跟的是一对明星模范夫妻,对方早已离婚了,却经常上夫妻观察节目,夫妻带娃节目,夫妻旅游节目等,骗了粉丝不少感情,结果乐力伟接到消息,对方早在2年前就离婚分居了。

方茴不好意思叫公司的狗仔来对付陆思羽这个小贱人。

大材小用也没必要,现在有郁文骞插手,她更没必要浪费人力,只管等着就是了。

“你有证据吗?这年头没证据乱说我可以告你的。”

方茴也不生气,无所谓地摊手,只轻飘飘扔了句:“需要证据?行,求锤得锤,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会满足你的。”

次日,微博上又有人发消息内涵方茴。

“外语系某知名美女,长得漂亮妖冶的那位,据说她是很多人心里的白月光,可这年头看人不能看表面,我最近每天早上来学校都看到有个中年男人开豪车送她,每天的车都不一样,但都是富豪爱用的车,联想起前几天论坛上那个帖子,还有论坛被黑一事,事实的真相如何,大家自行判断。”

方茴瞅了半天,把苹果咬的咯吱响,陶小雅气的不轻。

“这帮小贱人,到底是谁在背后诋毁你!!”

其实平常关于方茴的流言也不少,主要是因为方茴长得艳,跟谁在一起都很容易全方面碾压,以至于很多女生都不喜欢方茴,但本系的学生了解她都知道她很好相处,再加上她本身有实力,大家都喜欢她,可外系的人不了解就经常会有柠檬精来搞事情,以前都是暗地里的,陶小雅听到流言也骂了对方很多次,可这次过分了点,先有人发帖子,现在又是微博,本校不少人都知道了,众口铄金,这种谣言传多了,难保方茴的名声受影响。

方茴却不气,还笑眯眯道:“我都不知道我那么出名,所谓的外语系知名美女,原来我在学校这么有名气?”

陶小雅给了她一个“你才知道”的表情。

“那是重点吗?重点是有人内涵你被包养,还拍了豪车的照片,话说这些车该不是合成的吧?一会迈巴赫一会魅影一会保姆车一会越野车的,怎么就没跑车呢?这P图的人也太不合格了,有钱人不是都喜欢跑车的吗?”

方茴勾了勾唇,也是,家里那么多豪车,郁文骞为什么就是不买跑车?晚上回去,方茴问了他这个问题,郁文骞顿了顿,“跑车在城市里的驾驶体验感不好,而且,我也过了喜欢跑车的年纪,怎么,你喜欢?”

年轻时买过几辆,因为价格不菲都是限量款,出去总要被路人拍照,还有人在网上扒他身份,这种围观让郁文骞不舒服,后来开的就少了。

“我?我无所谓,现在这些车也蛮好的。”

郁文骞道:“你喜欢什么车?”

“你要送我车?”

“你不是说我应该多给你添点奢侈品吗?”

方茴笑得很媚,“我就是随口一说,当然你要是买给我我也不反对。”

郁文骞很快让人给她找来最新款车的画册让方茴挑选,他真是行动派,车的类型各种都有,有轿车跑车越野车,以跑车为主。

“怎么没有甲壳虫?”方茴翻了翻。

郁文骞皱眉,“甲壳虫的价格不太合适,你想要的话,每种颜色都可以买一辆。”

方茴摊手,“我就是随便问问。”

她以前喜欢甲壳虫,受大黄蜂影响,特别喜欢黄色,现在年纪大了倒是无所谓了,再说他有意送她贵的车,她干嘛非要选甲壳虫?家里的保姆车都是名牌的,老公又有钱,何必故意低调?方茴继续翻着跑车的册页。

“我开名车去学校是不是太高调了?”

“几百万的车对于你来说,只是日常代步工具,并不能称为高调。”

方茴笑起来:“也对,反正我老公有钱,不过我们天天花这么多钱,你的钱会不会被花光?”

郁文骞失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想你每天买一辆跑车,买一辈子也不至于把我钱花完。”

“……”

最后她定了一辆三百多万的车,适合年轻人开,也不过于高调,就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郁文骞也没说什么,家里这么多车,她想开哪辆就开哪辆,买给她不过是为了照顾她的审美。

次日,郁文骞又给送了几块表来,基本上囊括了市面上热门的手表,其中有满钻的情人桥和日月星辰,样子还挺好看,随便搭搭衣服不错的,方茴也不挑剔,把手表摆放到衣柜的间隔里,这些手表肯定要提前订,可见郁文骞早在之前就想到给她送这些礼物,她当然高兴。

后来生活助理又陆陆续续送了些配饰来,还送了几串翡翠,方茴对翡翠这种东西没啥感觉,但郁文骞坚持要送,就好像那些要过冬的动物一样,把所有好东西都拿回家里,只不过动物们是为了生存,而他,则是为了宠她。

方茴笑眯眯接受,随手就把那些贵重的首饰扔进衣帽间,很少拿出来,郁文骞也观察到了,隔了几天送了她一套别墅,外加两套豪宅,赠礼物时获得了方茴香吻两个。

虽然方茴在这个世界不算有钱,可她第二世可是十足的富婆,卖个药就能漫天要价,嫌价格高?爱要不要,总之有的是人抢仙药,她占山为王后把整座山的人参精都卖的差不多了,家里富裕到夜明珠能当弹珠打了,所以她虽然也喜欢钱,却并无太大的感觉,当然,收到礼物心里肯定是欢喜的。

次日郁文骞要去一趟公司,路上他偏头看向窗外,他送了方茴很多礼物,可方茴看不出开心还是不开心,似乎对那些东西毫无感觉,他去网上搜过,说送礼物要送对方需要的,可见这些东西根本不是她需要的,那她到底需要什么?

郁文骞眉头紧皱,气场骤冷,车里温度立刻低了下来,钟鸣如坐针毡,一直偷偷打量郁文骞的脸色。

“钟特助。”

“郁总?”

“太太的公司做的怎么样?”

钟鸣一愣,暗自松了口气,幸好他最近一直关注方茴的公司,否则郁文骞忽然抽考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做得很不错,太太似乎投资了一部电影,投资金额不到三千万,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她们公司还买下了两部小说版权,新签了3个艺人,每个艺人都有工作,对于新公司来说做得很不错。”

郁文骞略显惊讶,不是他信不过方茴,方茴很聪明,可最初他给她钱投资时确实没想到她能在短期内步入正轨,她年轻,哪怕投资失败他也亏得起,只当是练手,却不料她竟然在短期内有这么多动作,而他给她的钱也不足以她投资这部电影,可她竟然没找他开口。

郁文骞若有所思。

晚上,他躺在床上,却见方茴又赤脚从屋里出来,两条大白腿晃啊晃的,晃得他眼疼。

方茴钻进被窝里,呵了口气,最近天冷,虽然家里开了地暖,洗澡时却还是觉得有些凉,郁文骞解开扣子让她把手伸进他腰上捂捂,方茴摸着他硬硬的腹肌,当下浮想联翩,脸也不由发烫,话说最近的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老公每天给她送礼物,翡翠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家里送,房子别墅啥的她也有,现在除了性生活不和谐,其他真没任何缺点了。

话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性生活和谐?过上每天有肉吃的日子?

“你的公司运营的怎么样?”郁文骞忽而开口。

方茴一愣,回神道:“还行吧,算是步入正轨了,最近签了几个艺人。”

签的时候季宜还很奇怪,问她为什么签这么多18线小艺人,而且都是一点名气都没有,有的甚至刚大学毕业,方茴没有解释,只是第一时间递了合同,最近这些艺人都在培训,方茴正准备为他们定制发展路线,唱歌的艺人就跟韩国那边约歌,走影视圈的就去投资影视给他们拍,性格跳脱的先送去综艺历练。

郁文骞沉声道:“我名下的投资公司最近想投资一部电影,不如由你当出品人。”

方茴愣了一下,分量重的出品人有权利找导演和制作人,有权利决定演员,她不由一喜,“你想帮我投资电影?”

她这笑多了几分真心,郁文骞眼里有了淡淡的笑意,这个礼物算是送到她心里去了。

“嗯,你要是愿意也可以试着当制作人。”

方茴笑起来,眼尾全是媚色,她扬起红唇,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笑道:“老公你太好了!!!亲一个!!”

她说着伸手勾住郁文骞的脖子,睡衣袖子滑下露出细白的手臂,红唇微微嘟着,一副索吻的姿态,郁文骞哪里受得了她这种媚色,当下拉近她咬着她嫣红的嘴唇,俩人滚成一团,饶是一向自制的郁文骞,也禁不住她的主动与热情,俩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

迷乱之际,郁文骞在想,早知道这样做就能换来她的热情,他又何必等到现在?

-

次日一早,方茴的脖子上多了几个吻痕,这暧昧的痕迹一直延伸到胸口。

想到昨日他的举动,方茴脸更烫了,郁文骞简直是禽兽!禽兽中的禽兽!浅尝辄止,却还是让人回味无穷。

她嘴角一直挂着笑,只是不得不穿了高领的衣服遮挡身上的痕迹,吃早餐时,朱引兰忽而勾唇:“方茴啊,明天有一场慈善酒会,你作为文骞的太太肯定要去的吧?”

方茴疑惑地看向郁文骞,却听他道:“我忘了告诉你。”

“好匆忙,我什么都没准备。”

“你不需要准备,我会为你准备好。”郁文骞沉声道。

他说话,朱引兰自然不敢放肆的,等郁文骞离开饭桌,她才笑道:“各家的太太都会去,方茴你没参加过类似的酒会,到时候你代表的可是我们郁家,可不能给我们郁家丢脸。”

“就是!”郁娴阴阳怪气道,“到时候若晴姐也会去,这种场合很多名流巨星的,你要是应付不来,可以让若晴姐陪我三叔去,人家若晴姐可是名媛,不像某些人,身上一股穷酸气。”

打人手不疼的话,方茴真想揍她。

郁曼也笑起来,“郁娴你别要求太高,三婶的家庭摆在那,她肯定没有相关的经验,那种场合不是她能应付得来的。”

看吧!她很久不怼人,这三人就等不及往前凑,方茴忍不住笑了:“就你们这种智商都能应付得来,我真想不出任何理由我会应付不来。”

“……”

郁娴和郁曼气急,想回嘴,却听方茴又像是忽然想起来:“啊,也有可能的,毕竟智商是会传染的,哎,我天天被这样一群人包围着,智商想要维持水准,真的好难哦~~~”

“……”

真是婊里婊气!!郁娴气得咬牙,郁曼也想怼回去,可很快,郁文骞下楼了,俩人当即变成雕塑,一句话不敢说。

方茴第一次参加宴会也有些拿不准。

参加宴会前一天,她提前回家修炼,特地把朱引兰、郁娴、郁曼屋里的灵气也给吸了来。

有了灵气,方茴把皮肤和身材的状态调整的更为完美,皮肤不止吹弹可破,还鲜嫩多汁,让人看了都想咬一口那种,五官也更为灵动,从头发丝到脚趾无一不是完美的,方茴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晚上吃饭时,楼上传来朱引兰三人的惊呼。

“天哪!我的钻石戒指怎么变得这么暗淡?”

“我的翡翠也没有光泽了,该不会买到假的了吧?”

“我的玉饰也没那么通透了,我的项链怎么了?”

三人都要气哭了,纷纷觉得奇怪又找不出问题所在。

方茴低头吃饭,嘴角忍不住上扬,叫你嘴贱!!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只会加倍偿还!!

人的状态好怎么打扮都好看,方茴去造型工作室时又引来一波惊叹,因为她长得艳,造型师反而没有给她画太浓的妆,打扮得过于性感,反而综合了一下,以一袭最简单的长裙,搭配乌黑的大波浪,烈焰红唇,复古妆容,这样既可以显现出方茴自身的优势,又可以保持高级感。

“妖艳妩媚的女人我看多了,但是第一次看到您这类,媚得很高级的那种,”造型师真心称赞。

造型师大部分都是gay,很懂女人,也容易跟女人成为闺蜜,方茴笑道:“是你会打扮啊。”

“郁太太你太客气了,您这长相,就是交给tony老师也没法把你给搞丑了啊,郁总真的很有福气呢!”造型师真心道。

当下郁文骞进来,他一身深灰色西装,无领衬衫,既时尚又正版,这次宴会的主办人本身就是从事时尚编辑出身,打扮得过于正统也不符合场合,这样打扮下的郁文骞显得更年轻了,让方茴看得心血上涌,真想把他拖回家收起来。

“老公你好帅!”方茴真心道。

她第一次当这么多人的面称赞他,郁文骞眼里闪过一丝暖意。

方茴走到他身边,半蹲着替他整理衣领,随即更自豪了,“老公真的好帅啊,帅我一脸血。”

很多人面带笑意看向他们,造型师也忍不住惊叹:“二位感情真好啊!”

他经常接待豪门子弟,也听到很多传闻,很多夫妻看起来恩爱,背地里却常是各玩各的,很多男人在外面都有小三小四,这个郁文骞传说中很冷漠,众人口中的风评不算好,可他的八卦却一件都没有,私生活很干净。

这一对满满的爱意,谁都不会怀疑他们的感情。

方茴站起来,转了个身,一袭白裙很好地包裹出她挺翘的臀部,勾勒出她的腿型来,再加上前面的V领设计,郁文骞心里火苗直窜,却也无法掩饰这一眼的惊艳。

只是……

“这一件,是不是太露了点?”

“不露啊,”造型师连忙拿出一个画册来,“您看模特穿上一点也不露,只是太太身材太好了,穿起来特别有味道。”

画册中的模特因为身材平板,确实看起来很保守,说起来还是怪她身材太好了,方茴勾了勾红唇,郁文骞忍住想把她藏在家里的冲动。

“不好看吗?”方茴又转了个圈,“不行的话,就换一件?”

这样的晚宴是豪门标配,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场,晚宴虽然都差不多,可是能请到哪些人到场却是体现主办方实力的,前世郁文骞也提议过类似的派对,都被方茴拒绝了。

他出事后第一次坐轮椅在公开场合露面,会选择这个宴会,可见主办者是极有脸面的。

方茴不敢掉以轻心。

她要走,却被郁文骞拉住了,“不用换了,很美。”

“可你……”

“是太美了,我只是不想别人看到这样的你。”郁文骞温声道。

方茴眼里露出笑意,工作室的人都低笑起来,默默吃他们的狗粮。

他们进宴会现场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小提琴的伴奏下,众人边喝酒边看向他们。

“那是郁文骞?天哪!他的腿真的残了?”

“第一次看到他,不像是出过车祸的人。”

“他后面那个女人是谁?这好像是郁文骞第一次带女人露面吧?”

“好美的女人。”

很快,一个老总过来打招呼,“文骞,这是你……”

郁文骞笑着把方茴拉到身侧来,语气温和,“这是我太太。”

对方明显惊讶了一下,“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在看到方茴的长相时,这种惊讶再一次出现。

“没办喜酒,就是私下了走了形式。”对方的视线一直在方茴身上来回,郁文骞忍不住蹙眉,有些后悔把方茴带出来。

“那可不行,你结婚这样的大喜日子,怎么能不热闹一下?不是我多管闲事,你爸爸一直说等你结婚要给你好好操办一下,我们还说好了要去喝你喜酒。”

郁文骞顿了顿,拉起方茴的手说道:“这件事我们会好好考虑一下,谢谢叔父。”

很快,众人就把方茴的身份打听清楚了,好多豪门阔太都跟方茴示好,明显是想把她拉入这个圈子,只是方茴对去哪拍卖珠宝,坐私人飞机去哪玩,慈善基金会筹集善款等话题没有太大的兴趣,便偷偷溜去一旁凉快了一下。

-

与此同时,一身吊带裙的陆思羽走进会场,同行的还有她的男朋友,以及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妈,你确定郁氏的老总会出席这次派对吗?”伍冠翔问。

“我肯定,”康彩月皱眉道,“妈妈打听过,他肯定会来,我们家的企业一直跟郁氏合作的不错,不知道为什么郁氏忽然宣布单方面解除合约,这事太突然了,我打听许久才打听出来是这个郁文骞下的决定,我找人搞到了入场券,咱们这次好不容易才挤进来,务必要把事情办成,让郁氏重新跟我们签订合约。”

像他们这种厂并没有太大的竞争力,一直也就是靠跟郁氏的订单才勉强存活,如今经济不景气,像他们这种规模的工厂,要么倒闭要么被吞并,真要那样,家里真的会元气大伤。

“阿姨您放心,我会帮伍冠翔的。”陆思羽扬起唇角笑了笑。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独步九天 紫阳 刑警荣耀 烂片之王 懒鱼谗灯感性杀夫 我的爱如此麻辣 史上第一混乱 你的小尾巴 奇货:天地镜 邪兵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