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待外宾的工作不算累, 是个很好的见世面的机会, 方茴以前只在新闻里看到这些场景, 如今场内很多家记者在场,很多外宾也是各个国家举足轻重的角色,各种肤色的人种, 这时候她忽然感慨有门共同语言是一件很好的事。

期间遇到法国人,方茴用法语跟他们聊了几句, 从郁文骞那学了德语和西班牙语也能勉强打个招呼, 总之, 方茴这两天过得还不错,虽然累, 脑子里每根弦都紧绷着,但能应付的过来,最起码说明她的口语不错。

孟心露和陶小雅也为此练习了很久,再加上提前培训过, 大家在现场发挥的都不错。

方茴还特地叮嘱几个老外不要喝酒店自来水的水,不要用那些水洗脸,入口的水全部都用依云,叮嘱了很多遍, 以至于她差点产生幻觉, 怀疑一直以来自己吃喝的水都有毒还是怎么的,否则为什么这么讲究?

到了晚上晚上, 每个人都累瘫在床上,嚷嚷着穿高跟鞋穿的腿疼。

“穿高跟鞋真的很累哦……”

“是啊, 再也不想穿了,”陶小雅敲着小腿,又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荀远给我发短信,早上发的我都没看到。”

“唔,我们这种单身狗没有短信,也只有你和方茴才会天天收到短信。”孟心露笑。

陶小雅嘀咕,“我也是单身狗好吗?说了荀远不是我男朋友。”

“是啊,不是你男朋友,但是比男朋友还好用,天天随叫随到!”孟心露揶揄。

她们说着玩笑话,倒是让方茴陡然一怔,唔,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对了,这几天她出来工作,原本说要给郁文骞发视频打电话的,结果她竟然忘记了,方茴一拍脑门,觉得大事不妙!最要命的是她忘记打电话就算了,她是连郁文骞这个人都彻底忘了。

方茴心虚地给郁文骞发了条微信:“在吗?”

郁文骞:“不在。”

方茴更心虚了,其实吧郁文骞也没有给她发,但怎么说呢,当时她可是信誓旦旦说会想他的,而且以郁文骞的性子,方茴总觉得他会一直等她发视频过去。

方茴发了个可爱的表情包过去,她每次一心虚就撞死,郁文骞瞥了眼手机上的表情包,大概能猜得出电话那端她的表情。

“要是不在我就去找别的帅哥聊天咯?正好我们公司来了几个新的练习生小鲜肉。”

郁文骞:“方茴,你敢!”

隔着屏幕,方茴都能察觉到他的阴沉,当下忍不住勾唇,“那除非我老公会跟我聊天,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不去找小鲜肉。”

那边郁文骞看了微信眉头紧皱,他回头看了眼视频会议那端的工作人员,一本正经道:“先休息几分钟。”

“……”能连续开会8个小时不休息的郁文骞竟然主动要休息,工作人员眼睁睁看着他拿起手机出去,那模样就像是跟女朋友热恋的普通男人,可这是郁文骞啊!郁文骞竟然跟人聊短信?怎么想怎么违和。

郁文骞推着轮椅离开视频范围,主动给方茴发了视频过去,他们虽然是好友,可很少聊天,加上每天见面,郁文骞也不是会用这种通讯工具的人,因此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视频聊天。

方茴打开视频,心虚地先笑起来,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彩虹屁吹出去,见郁文骞没有反应才觉得不对。

“你在哪?”

背景好像不是家里,怎么背景是酒店,且这家酒店的装饰跟她那屋特别像,怎么看怎么像迎宾馆。

“郁文骞!你在哪?”

郁文骞冷嗤一声:“出门右转来402。”

“……”方茴一脸惊悚地拿着手机到楼梯另一边的402敲门,房门打开,郁文骞单脚站立靠在门边上,眼神阴恻恻的,脸色不善,明显是没打算放过她。“你怎么也在这?”

郁文骞把她拉进来抵在房门上,一副要算账的架势,他俯视着怀里的女人,想到那天他联系了郁氏的人,得知郁氏作为此次的企业代表也需要派人出席,跟外宾沟通工作,并介绍我国这些年的改革成果,郁文骞第一时间把他的名字写进代表里,原以为能给她一个惊喜,可她竟然连续两天没想到联系他,于是他眼睁睁看着她进进出出,却从不看他一眼。

这样的女人,不找她算账找谁?口口声声说会想他,结果呢?

郁文骞手指在方茴的脸侧来回抚摸,给方茴带来别样的颤栗,她哆嗦了一下,看到他严重的阴云,当下哄道:“三爷~~~人家一直在想你,真的!”

“解释!”

“因为跟姐妹们睡一屋太高兴了,女生都要开卧谈会的,我一高兴就忘记给你发视频,又怕太晚了会打扰你休息,所以就……”方茴觑着他,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口气软糯,“三爷~~你也是的,你来了怎么不主动联系我?你要是打我电话我不就知道你在这了吗?”

郁文骞虽然出来,但他工作也忙,再见她没心没肺的,便存了让她放纵几日的心思。

反正在他眼皮底下也逃不掉。

郁文骞把她拉到怀里,语气莫名,带着让人颤栗的温度,“方茴,你真是……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方茴一哆嗦,心道梦想中的各种play不会要来了吧?天哪!她没有准备啊!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哪里不完美的,体毛刮了吗?比基尼处需要处理吗?她的身材还要再修炼吗?方茴天马行空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想到自己脸微微发烫。

郁文骞心里的阴暗面一窜出来,就被他叫停了,不过想到那日方茴不仅没有被他吓到反而用腿勾住他,他又难免期待跟她有更深的发展,只不过他怕自己身体没有调整到最佳状态,怕给她留下不好的体验,所以一直压抑着,可她这样一个极品每日跟他同睡一个被窝,他忍受的实在辛苦。

他的手指摩挲在方茴腰间,他因为用轮椅的关系,手指比寻常人粗了些,那种粗糙的触感摩挲在方茴敏感的皮肤上,简直要命一般,让她忍不住颤栗,真的仅仅是皮肤接触她都受不了,难以想象真的那什么会是什么景象。

郁文骞把她抵在门上,第一次用正常方式吻她,真的是第一次,因为往常不是冰吻就是酒吻,再不济也会涂奶油各种小情趣,不像这次就是极其正常的一个吻,可就是这个吻也把方茴吻得晕头转向,脸颊发红,最后只能趴在他怀里喘息。

郁文骞也不比她好什么,他幽深的眼眸里布满云雾,克制着没有下一步,却实在忍的辛苦。

郁文骞长久用单脚站立有些支撑不住,没多久就坐回轮椅,他们也结束了亲吻。

方茴无比失望啊,话说起来灵气和含元丹应该会让男人精力变好才对,那郁文骞怎么忍的了?

“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东西。”郁文骞沉声道。

“好啊,你现在……”她挑眉,瞄了眼他下面,“能出去?要不要我帮你?”

郁文骞推开她,只趴在她肩窝平静了很久。

她推着郁文骞出门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俩人很少在外面就餐,倒是觉得新鲜,这酒店的厨子虽然也不错,可郁家的厨子本身就是米其林级别的厨师,吃惯了家里的,方茴现在口味刁了,并不会觉得这里的食物太惊艳,俩人吃到一半,郁文骞的电话忽而响起来,他接起,不知那边说了什么,他道:“让他们回去吧!”

“怎么了?”方茴疑惑。

“没什么,”顿了顿,郁文骞淡声道:“只不过我忘了关视频会议。”

“……”方茴忽而想到,他们亲亲摸摸还有说的那些话,是不是都被那边听到了?这个郁文骞为什么每次都要开视频会议!方茴气坏了,“你让我怎么做人!”

郁文骞倒是很淡定,一派沉稳,“夫妻之间就是有什么也很正常,我倒是认为我们的感情好,对于稳定郁氏的股价很有利,我想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并不会对此有任何意见。”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根本不是郁文骞的风格,方茴气道:“你,说人话!”

郁文骞擦擦嘴,冷勾唇角:“该担心的是他们,围观了我的好事,他们应该知道,我不是脾气好的人,我猜他们现在都在对口供,好让我认为他们都不在场,所以,这时候有人比你更烦躁。”

“……”方茴噎了下,心说你脾气不好,怎么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不过话说回来,郁文骞在她面前真的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总是语气温和,教养良好,跟前世那个狠厉大佬真的不太像。

回去时方茴打算先把郁文骞推回去,再回自己房间,虽然她也想跟郁文骞一起睡,可她和俩好友也很少有这种开卧谈会的机会,还好郁文骞也没说什么。

方茴推着轮椅往前走,却不知这一幕早就被人看了去。

陆思羽远远看着方茴,不敢相信地跟了上去,而后她看到方茴进了402很久没有出来,可别告诉她那是帮助残疾人?就是帮助也不该进去这么久,而那个坐轮椅的人应该是企业代表,她观察过,这种场合就没有年轻人,也就是说对方年纪不小了,一个年轻女孩跟一个年纪大的残疾人同处一室,陆思羽自然不会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

虽然她一直不喜欢方茴,可她一直以为方茴是比较清高的,没想到方茴竟然是这种人,想到同学都在议论方茴最近的衣着都很有质感,她忽然想到某种可能。

陆思羽火急火燎地拿出拍的照片去前台,“请问你知道402住着谁吗?”

前台露出公式化的笑,“抱歉,我们不能透露房主姓名。”

“我一个朋友被带进他房间了,我怕她有意外,我是因为关心她才会问,你们一定要告诉我。”

谁知前台却用一种了然的眼神看她,关心朋友会拍照?当她是傻的?她虽然只是个前台,可迎宾馆接待的人非富即贵,像陆思羽这种年轻小姑娘的想法都写在脸上,这种女孩她见多了,无非是看不得朋友好,可402住的似乎也是某位大人物,她可不会把对方的资料透露出去。

对方油盐不进,陆思羽碰了一鼻子灰,当下咬牙切齿地骂了前台很多句,不过,不知道对方背景又如何?反正她有照片作证,这个方茴勾搭老男人证据都在,怎么都没法洗白,一想到平常在容貌上被方茴压一头,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陆思羽不禁露出一个释然的笑。

-

方茴容貌出众,英语又好,这几天各国外宾有需要的都愿意找她。

搞笑的是临走时竟然有人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跟她要邮箱,方茴直接回答说自己有丈夫了,碎了一地的芳心。

看到这么多人跟方茴搭讪,孟心露摇头道:“你干脆出道算了,要么我向公司举荐你?真的,有你在边上做对比,我都觉得自己这演员当的很心虚。”

她容貌明明算不错了,可每次出门都是背景板,可见方茴的容貌到了什么地步。

路人见到她经常有失魂落魄,一直盯着看的,还有因为看她撞车的,总之夸张的要命,反观孟心露这个演员,真的太不起眼了。

“我们公司正在招艺人,方茴你真的可以试试,我们公司的老板人挺好,虽然我还没有见过,可据季宜说他人很宽和不爱计较,至今也没听说有潜规则一事。”孟心露继续劝,如果俩人都能进娱乐圈多少也能互相照应。

方茴红唇微勾,眼眸里水光潋滟,她公司在招艺人她当然比孟心露清楚,不过她真的无心做演员,便直接拒绝了,孟心露颇觉得惋惜。

“对了,方茴谢谢你,用了你的护肤品以后我皮肤好了许多,前几天季宜给我联系到了一个大牌护肤品的广告代言,这代言来之不易,对方估计也是看我的电影明年就要上映,所以给了我一个机会。”

方茴勾了勾唇,孟心露猜错了,其实吧这个机会是她找郁文骞讨要来的,郁氏有自己的商场和免税店,自然也有相关的资源,孟心露这次代言费用不会低,等明年电影上映以后还会继续涨,公司会抽成,方茴也会得到相关的费用,说到底她也是获利者。

“恭喜呀。”

孟心露觉得最近自己的运气很不错,她把俩姐妹搂到自己怀里,笑道:“等姐姐我红了一定不会忘了你们。”

如果她赚了大钱,她想给俩个姐妹一人买一套公寓,三人的房间相邻,这样她们就能永远在一起,陶小雅和方茴家庭都很普通,她们也就不用那么辛苦在这座城市打拼,当然,得她以后赚钱了再说,如今她还是个穷光蛋。

这边,接待外宾的工作还没结束,方茴就被郁阳拦下了,她和郁阳有一段时间没见,不知是否是错觉,她总觉得郁阳最近憔悴了许多,以前身上的阳光少年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属于成年人的沉稳,以至于方茴乍看下竟然没认出他来。

“有事?”

郁阳这段时间在公司腹背受敌,艰难地跟郁文骞抗争,也是到了这个地步他重新审视自己和方茴的关系,才发现他根本没有能力给方茴幸福,所以这段时间他冷静了不少,也不去纠缠方茴。

见方茴一脸防备,他苦笑:“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我只是有事要告诉你。”

他掏出手机给方茴看照片,照片上的方茴正推着轮椅,因为照片拍的模糊,根本没拍清郁文骞的样子,远远看只能看清那是个男人。

“有人把这张照片发给我,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我想这个人不会善罢甘休。”

方茴一怔,来的人就这么些个,这照片又是在迎宾馆的走廊里拍的,用排除法也能知道是谁。

郁阳皱眉:“三叔也来了?你还是注意一点吧,学校的人好像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你还是注意一点,闹大了对你的名声没有好处。”

方茴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不由点头应下,看样子郁阳最近长进不少。

“谢谢。”

“方茴……”郁阳叫住她,似乎在调整情绪,半晌才说,“对不起,我那时候不该出轨的,我之前跟你说后悔也是真的。”

方茴顿了顿,无所谓地笑笑:“随便了,我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出轨,我也不可能遇到文骞。”

说完,她转身走了,留郁阳在原地,哽咽许久。

-

结束那天,上面给发了不少礼品,还送了特供的茅台酒,各种有中国特色的礼物,做的都很精致,所有参加的工作人员都有份,方茴估计这东西郁家有很多,根本不当回事,便把东西送给了温玉君,孟心露要去剧组了,方茴和陶小雅请她吃饭告别,三人去了家清吧,姐妹们难得聚餐,不知不觉就喝了不少酒。

方茴的酒量一般,虽然有灵气护体,却还是醉的不轻。

司机看着后车座的方茴,忍不住皱眉,他倒是也想把人扶上去,可是以郁文骞的性子,他要是敢碰方茴一下,只怕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想着司机赶紧给郁文骞打电话。

“喂,先生,太太喝醉了,您看是不是您下来接一下?”

郁文骞蹙眉:“我现在就下去。”

等郁文骞到时,方茴正扒在门上死活不肯下车,郁文骞单脚站立把她拉到怀里来,方茴一下子撞进一个温暖的胸膛,不禁摸了摸额头,“什么东西啊,这么硬?”

她衣服穿得歪歪斜斜,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瞧了去,郁文骞眼里泛着寒气,靠在方茴耳边咬牙道:“回去我再收拾你。”

他直接把方茴抱在腿上,坐轮椅走了。

还好这轮椅结实……

方茴就这样坐在他腿上进了屋,到了房里,郁文骞把她扔在床上,蹙眉道:“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方茴勾了勾唇,闭着眼笑,“我爱喝多少酒就喝多少,怎么?你还想管我?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啊?管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小心姐揍你,让你知道什么是人生!”

说完,方茴还挥动着拳头,单脚踩在床上,一副大姐头的模样。

郁文骞眉头突突直跳,盯着她的眼神更为幽深,他千算万算却算不到方茴喝醉酒后竟然是这个模样。

他坐在轮椅上动也不动,谁知方茴见他没有反应更生气了,竟一把拉着他的领带把他扔在了床上。

郁文骞不提防,等回过神他已经被扔在床上,他略显错愕地看她,下一秒脸色陡然阴沉,语气不善道:“方茴,你真够可以的!”

“废话!我可不可以要你教训?你知道姐谁吗?”她可是这个山头的女扛把子,敢得罪她,小心把他精气给吸光了,方茴记忆错乱,想的都是第二世的事,脑子也晕晕乎乎的,当下她似乎觉得郁文骞长得还算可口,竟跨过他,骑在他腰上,红唇微勾,眼里泛着水光。

“看不出来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这么俊,回去给我做压寨相公!!”方茴说着竟开始扯郁文骞的衣服。

郁文骞眼下倒是没反应,只躺在那,眼神幽深盯着她,动也不动。

“哦?看不出郁太太心里是这样想的。”

方茴皱眉,一把撕开郁文骞的衬衫,还把他领带扯下来,不耐地捆着他的手,“叫你捆我,也让你尝尝这感觉!别以为我好欺负,我告诉你向来只有我压别人,我活这么大还没被人压过!”

郁文骞似笑非笑,嘴角微微勾起,语气既凉薄又带着某种蛊惑。

“是吗?”

“你不信?”方茴醉的说话含糊不清,半天也没把他捆好,她有些不耐,干脆低下头胡乱亲他,从下巴亲到锁骨,亲吻的声音听得叫人脸红,除此外她还啃着他,跟啃骨头似的,让郁文骞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

忽而,方茴停下了。

郁文骞声音低沉,“哦?就这点本事?”

“当然不是!”方茴气了,她好歹也是曾经的山大王,整座山被她抢去,山里所有的灵草灵药都是她手里的小兵,整座山的人参精都是她的私有财产,这男人哪里冒出来的?敢跟她作对!她当下气不过,又一路向下啃郁文骞,“你穿的这是什么JB裤子,扯都扯不开,脱掉!”

郁文骞眉头突突跳,细长的手指替她解开,方茴不耐烦,一把扯开他所有的衣服,嘴里嚷嚷着:“这是手动挡还是自动挡的?唔,挂挡!!!倒车!!停车!快停下!!!”

“……”郁文骞脸色更沉了。

-

次日一早,方茴头疼得厉害,她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张嫂给她端了碗醒酒汤来,方茴这才隐约想起昨晚的事,她不敢深想,一想到昨晚那挫样,她就觉得没脸见人了。

当下门被人推开,郁文骞进了衣帽间换衣服。

他脱下衬衫,露出愈发精壮的上身,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后背有很多划痕,还有暧昧的草莓印,方茴如被雷劈,那是谁干的?谁?难不成都是她的杰作?可不可能啊,第二世她也经常喝酒,每次喝酒跟那些灵草灵兽闹闹,最多闹点笑话,却也不曾这样……

等等,昨晚她好像抱着郁文骞啃了半天,还在他身上种草莓?还脱了他裤子玩了他那玩意。

不是吧!她清醒时他们都没有那么亲密过,怎么这辈子没丢过的人都一次丢了个干净?

方茴脸发烫,整个人都不好了,郁文骞背对着她换衣服,声音倒是寻常:“郁太太醒了?”

方茴立刻捂着头,不管了,装死要紧!才不承认那么丢人的事是她做出来的。

“嗯,不过昨晚我喝酒了?怎么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
热门: 禁忌魔术 打真军 罗杰疑案 回到过去当女神 斩龙 女帝奇英传 沉默的教室 心腹 前夫 不灭剑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