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勾了勾唇,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 不瞒您说, 我老公也是这样,他昏迷时我心里很难受,时时刻刻都想要他醒过来, 不过我的丹药还没有炼好,需要今天凌晨才能出炉。”

连素梅见对方际遇跟自己差不多, 不免多了几份亲近, 见方茴一直把符咒扔进丹炉里, 她心里难免有怀疑,这样搞搞就能炼丹了?怎么步骤看起来这么简单?

“凌晨你再过来拿丹药。”

连素梅半信半疑, 却还是不放弃一丝希望,“好,凌晨我过来,那报酬方面……”

方茴没有含糊, 沉吟片刻,道:“我要一千万。”

连素梅面色不变,像是方茴说的是一千块而不是一千万。

“不过,我也知道你的顾虑, 你肯定怕钱给我最后药没有效果, 是吧?”方茴笑问。

连素梅笑笑,倒不显得局促, 毕竟是一千万,她会这样想也正常。

可说实话, 一千万对她来说也不算多。

因为这半年多来,她求助于各种大师道长,前前后后已经被骗了三千多万了,都说能把她老公从鬼神手里抢回来,可钱花了,至今没有效果。

“所以,我不要你马上给我钱,等你老公醒了,你觉得药有效果,把钱转给我就行。”

连素梅略显意外,随即挑眉笑了,“你不怕我不给你钱?”

方茴笑着摇头,“不,你不会,首先你是个守诺的人,其次,如果你老公真的醒了,这点钱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再来你知道我既然能让你老公醒能给你这气运,也能把它夺走,我相信你是聪明人,你不会食言。”

连素梅倒觉得自己有些小看她了,当下正色道:“放心,只要我老公真的能醒,钱不是问题。”

方茴笑笑,继续捏了张符纸,把符纸扔进丹炉里。

方茴一直在丹炉旁守到半夜,中间郁文骞打电话来,方茴找了个理由说自己有事耽误了,需要迟一点回去,到了凌晨1点多,方茴查看了火候,因为这次的符咒较多,灵气也足,眼下火候已经够了,丹药可以出炉了,她把丹药放进瓶子里盖好,其中一瓶交给连素梅。

等方茴回去时,屋里黑漆漆的,其他人都睡着了,方茴轻手轻脚地在外面浴室洗完澡,把身上的烟灰味洗掉,才慢悠悠进了屋,钻进被子里。

黑暗中,方茴定睛看向郁文骞。

修炼的人各方面都比寻常人敏锐,方茴在黑暗中能清楚看得清郁文骞的轮廓,她掏出瓶子,把丹药含在嘴里,又俯身捏住他的下巴,舌头灵巧地撬开郁文骞的牙关,将灵药用舌头送给对方,过程还算顺利,郁文骞本能地配合她,就如同他还处于昏迷状态一样,灵药很快滑了进去。

正当方茴要退回来时,她的腰忽然被人扶住,下一秒,她直直对上郁文骞凌厉的眼眸。

方茴一顿,舌头很快被人含住,那人攻城略地,把方茴吻得晕头转向,差点缺氧喘不过气来,有种醉氧的错觉,方茴喘息着,很快他松开了她,手却给她带来新的颤栗,隔着布料,方茴瘫软成泥,只能趴在他身上,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火从星点发展成燎原之势。

这样的折磨不知过了多久,方茴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身体也难受的要命,可郁文骞却不放过她,黑暗中,他轻而易举把她弄得溃不成军,毫无抵抗之力。

到最后,方茴差点要哭了,她手指在郁文骞脖子上画圈圈,嘴里娇声道:“你没睡呀?”

郁文骞只觉得嘴里有种淡淡的苦涩,伴随着药草的香味,他蹙眉,“你刚才喂我吃了什么?”

“毒药,怕不?”

郁文骞面不改色,声音低沉:“你喂的,就是毒药我也吃。”

方茴一颗心雀跃起来,“怎么还没睡?”

“你一回来就亲我,哪个男人受得了你?”

方茴勾了勾唇,忍不住笑了,“你自制力那么好,竟然有你受不了的时候?”

郁文骞唇角微勾,声音低哑道:

“我自制力是好,但很显然,遇上你,我的自制力从来没有好过。”

方茴差点飞起来,她忙活了一整天,辛辛苦苦给他炼丹,虽然是自愿的也没指望他知道,可看到他心里有自己,她的心情自然是好的,方茴在他脖子上亲了两下,被郁文骞偏头躲开了,方茴疑惑地看他,却见郁文骞眼里有一团团火苗在窜。

“三爷?”

郁文骞狼狈地阖眼,声音带着寻常难见的急促,“方茴,如果你不想今晚发生点什么的话,别随便碰我。”

方茴的脸热了热,“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我帮你?”她作势就要去解郁文骞的裤子,倒是把郁文骞弄得哭笑不得,就没见过她这样,大喇喇不知羞的。

郁文骞直接把她推开,“你先睡,我缓缓。”

方茴躲在被子里差点要笑出声,她忍着笑意说:“那你……好好缓缓,不过老公,这种事憋多了对身体不好,听说还容易引起早泄阳痿性功能障碍……”

郁文骞身体一僵,气得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清脆的声响传来,方茴又羞又恼,他竟然打她,而且打的还是屁股!!她简直要气坏了,“郁文骞!”

郁文骞勾唇,声音带着明显的警告:

“谁叫你惹我的?方茴,好好睡觉,否则我不敢肯定今晚会放过你!”

方茴臊得慌,乖乖睡觉了。

-

方茴忽然发现撩拨郁文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直以来他们睡一张床,郁文骞不是毫无反应,可他每每都克制住,方茴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但察觉到他不会动自己后,她反而喜欢撩他玩。

譬如这日,一大早,郁文骞告诉方茴他们需要出去一天,等晚上再回来。

“今天家里的地板家具都需要维护,花园里的草皮和植物都需要打药修剪,家里会比较吵闹。”

原来郁家装修时用的东西都很贵,拿普通的吊灯来说,有的吊灯好几百万一个,家具也有昂贵到令人咂舌的,这还不包括老爷子那屋的黄花梨古董家具,而花园里不少花都是进口的,这些都需要有人定期维护,郁家把维护的日子挪到同一天,这样家里人只需要在这一天回避就行。

方茴点点头,“没想到还挺麻烦的。”

“美的东西都需要付出代价和精力。” 郁文骞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走吧,我带你出去吃早餐。”

“要么就去你的咖啡店里吧?”

郁文骞点头道:“好。”

等方茴推着郁文骞进店时,店长很快走来,把他们安排进了包间,店员们都频频朝郁文骞张望,似乎想看看传说中的老板,但很快被跟上来的保镖挡住了视线,方茴勾了勾唇,进了包间,他们好像还是第一次这样单独吃早餐。

店里把早餐端上来,以西餐为主,方茴拿着三明治递到郁文骞嘴边,“三爷,我喂你。”

郁文骞抬眉,黑漆漆的眼眸盯着她看了很久,动也不动。

方茴不死心,“三爷,啊……张嘴,我喂你。”

“我自己来。”郁文骞接过三明治,阻止她继续靠近,方茴不乐意了,这人一到别人面前就这么正经,好像生怕别人知道他结婚似的,难道她就这么拿不出手?

“那要么你喂我?”她眨眨眼。

她两手交叉抵在下巴处,手撑在桌面上,一双黑眸潋滟风情,不时眨着,看向他,再加上她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给她平添了几分慵懒,红唇微张,似乎在邀请,任何男人看到都不会毫无感觉。

不远处的店长和店员都偷偷看向这边,郁文骞神色镇定地在他们的注视下切了块三明治放入她嘴里,方茴眯着眼忍不住笑了。

“这里的工作人员好像都对你很陌生?”

“我几乎没来过。”

这里离他公司很远,他不可能为了喝一杯咖啡跑这么远的路,再说他办公室也有咖啡机,而这家咖啡店只是他名下众多投资中的一个,也可能是赚钱最少的项目,跟其他项目的盈利比,这里的收入实在不够看,留下也不只不过是因为,这里不亏本,没有关门的必要,既然如此,就开着呗。

“你要是喜欢这里,我把这家店送给你?”郁文骞抬眸征求她的意见。

方茴笑着摇头,“我又没时间打理的。”

但他对她真的过于大方,这家咖啡店上下也有几百平方的面积,投资不小,他说送就送,之前给零花钱也是千万起步,方月心的资源他转手就送给了她,她真的很好奇,是不是她要什么他就会给什么?

“三爷,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

郁文骞神色淡淡,头都没抬,“只要我给得起。”

“放心,肯定是你给得起的。”方茴红唇微勾,眼里带着笑意,“就你的心咯,我要你的心你给不给?”

郁文骞似乎略显意外,却还是抬起头,眼里带着一种深沉的情绪,话语却温和:“方茴,我有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但这颗心不在我这,你找我要,我真没有。”

方茴眨眨眼,正要问他,忽然包间门被人推开,迎面走来两男一女,正是郁文骞的朋友,上次去过家里的,叫……裴孟洋和崔明泽?哦,边上那个女的,正是席若晴。

真是冤家路窄啊。

裴孟洋先坐到方茴边上,笑得跟便秘似的,“哇!嫂子!我们又见面了,好巧啊!”

方茴笑道:“是啊,你们也来吃早饭?”

“可不是?去打高尔夫正好路过文骞的咖啡店,就进来喝杯咖啡,话说文骞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叫你打高尔夫你说没时间,陪嫂子吃早饭就有时间了?”

郁文骞头都没抬,好似重色轻友本就是理所应当一样,他的视线在裴孟洋的手腕上扫过。

裴孟洋噎了一下,以为自己手腕有什么不对,否认为什么郁文骞那目光像是能把他灭成灰?

他不过是这只手腕离方茴近了点,不是吧?他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郁文骞该不会是因为这么幼稚又变态的理由吧?

裴孟洋噎了一下,崔明泽笑起来:

“文骞,平常叫你出来你总说没空,改天带嫂子一起出去聚聚?”

郁文骞声音沉沉:“再说吧。”

“你结婚这事我们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嫂子也没曝光过,大家对她很好奇。”崔明泽又劝。

可郁文骞还是没有松口。

崔明泽这次趴在郁文骞耳边,笑得揶揄,“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把嫂子带出门吧?怎么?想收在家里不容旁人染指?”

郁文骞哼了声,眼皮都不抬,似乎觉得这样做也不无不可。

他们几个男人聊天,方茴百无聊赖地听着,一旁的席若晴盯着郁文骞看了很久,可自始至终这个男人却连眼尾都不给她,明明她和郁文骞先认识,明明大家都说他们是青梅竹马,可方茴这个插队的人,却后来居上,郁文骞以前从来没有陪女人吃过早餐,现在却为了她宁愿坐轮椅出来。

席若晴心里不是滋味,再看方茴虽然素颜,却肤白如玉,乌发白肌,皮肤一点瑕疵都没有,嘴唇嫣红,气色好到不行,相比起来,她虽然打着水光针却还需要擦粉化妆才能维持状态,不由阴阳怪气道:“方茴,文骞的太太并不好做吧?我看你比上次见面憔悴许多。”

方茴叹息连连,“确实不太好做的……”

席若晴雀跃起来,方茴这种小门小户出生的应该知道,郁家不是她该去的地方,觉得辛苦就对了。

郁文骞淡淡地扫了方茴一眼。

却听方茴叹了口气,哀怨道:“席小姐啊,文骞这人吧你可能不太了解,白天忙晚上也忙,连夜里都那么生猛,我应付得确实很辛苦,说了又不听,哎……天天缠着我,盛情难却,我可不得憔悴了么?”

这话说完,崔明泽和裴孟洋忍笑忍的很辛苦,忍了半天都忍不住笑出声。

席若晴的脸色很难看,夜里忙什么,生猛什么的,鬼都知道方茴在说什么,她不禁瞥了眼郁文骞,郁文骞看起来很冷淡的样子,想象不出来他也会热情如火。

这种气氛下,郁文骞竟然能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吃着早餐,简直不是人。

席若晴差点把牙酸掉了,这个方茴婊里婊气,不知羞耻,这种女人迟早要把郁文骞给吸干!否则郁文骞那么禁欲的人怎么可能从早到晚缠着她?

倒是裴孟洋差点笑岔气,拍着郁文骞的肩膀道:“我天啊!嫂子太有意思了,文骞啊,下次一定要把嫂子带出来玩。”

崔明泽则眨眼道:“文骞啊,看不出来啊,大病初愈还这么生猛……”

郁文骞不理他,等出门时,他趴在方茴耳边,低声道:“想不到我在郁太太心里是那么生猛的一个人。”

方茴耳热,一脸天真,否认三连!

郁文骞笑得更暧昧了,“我一定不负所望。”

“……”

三天后,方茴接到了连素梅的电话,连素梅在那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断断续续表达了感激之情,方茴算听出来了,连素梅的老公在服下丹药后的第三天,也就是今天醒过来了,而且他各方面都在好转,医生也说这是医学奇迹。

方茴笑了笑,含元丹最初就是为郁文骞这种植物人调配的,配方很有针对性,能在三天内发挥作用,证明连素梅的丈夫情况不算太严重,且身体对丹药的接受能力较好。

“恭喜了。”

“真的太谢谢您了,我回头就把钱打到您卡上去。”

连素梅激动坏了,虽然她对丹药救人至今仍然不理解,在3天前要是有人告诉她一颗丹药就能让她老公醒过来,那她肯定骂对方是骗子,可事实摆在这,这个方茴年纪不大,做的丹药是真的有效果。

连素梅激动道:“请问我老公还需要吃别的吗?归元道长说您画符也是一绝,您看能不能给我们画点符保平安?我到时候一起感谢您。”

方茴想了想,她这里正巧有一些平安符没用完,想着便答应下来。

“我待会寄几张给你,你老公刚醒,要想药继续发挥作用,最好以素食为主,以后也需行善积德,才能永保平安。”

“谢谢大师!”连素梅不知不觉改了称呼,等她把钱打到方茴卡上时却意外发现这张卡根本不是方茴的,那卡上的名字一看就是个中年人,原本还想调查一下方茴的身份,以后为自己所用,见了这情况她心知方茴并不想太多人知道,也就歇了打听的心思。

反正她老公都醒了,其他的真的不重要了,是她命好,花钱能把老公的命买回来。

这边方茴拿到钱发现比想象中多了三百万,连素梅应该是给她符咒的钱,她也没拒绝,反正她又不是做善事的,从前她在修仙世界卖丹药卖符咒给普通人,价格不比这便宜,那些没有灵根的富人为了延长寿命身体健康,倾家荡产也愿意买,这点钱又算的了什么?

她拿到钱第一时间把小说版权费给给了,勉强维持了金主爸爸的人设。

她又把剩下的钱打入《时光旅行者》剧组去,这部电影是公司出品的第一部 戏,公司所有员工都在忙活,新签的几个小演员也进了戏里客串,说起来方茴是最闲的一个。

天愈发冷了,方茴还是习惯赤脚在卧室走来走去,还好郁文骞铺了地毯,每次踩上去脚下软软的很舒服,一场冷雨下来,郁文骞叫佣人开了地暖,温度不高,但是屋里恒温的很舒服,方茴在屋里穿着单衣温度正正好。

其实她虽然冷手冷脚,可她不算特别怕冷,毕竟有灵气护体,可郁文骞就是怕她冷,平常她出门时也会叫她多穿一件,果然,有一种冷叫作你老公觉得你冷。

方茴闲下来自然想到前世那个蒙面人,她虽然让乐力伟一直暗中调查,甚至让他跟拍自己,可乐力伟跟了很久,对方一直没有出现,说起来按照轨迹,她应该是2年多后才被杀,难道仇人现在还没出现吗?

“文骞,嗯,你有没有仇人?”

郁文骞坐在办公桌前抬眸看她,“怎么了?”

“昨晚我做梦梦到被人杀了,对方蒙着脸看不清长相,”方茴编了个理由,又道:“那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我醒来后一直心口难受,像是真的被人打了一枪,而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谁会枪击我?想来想去,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仇人。”

郁文骞眉头紧锁,并没有因为这是个梦而轻待,反而认真道:“有没有其他线索?”

“没有。”

他沉默许久,说起来他的仇人可不少,从前他做事不择手段,虽然考虑周全却不计后果,他并不在乎多几个仇人,因此树敌不少,如果知道有一天他会娶她,他肯定会收敛锋芒。

方茴又问:“对了,是谁撞了你让你变成植物人?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郁文骞没正面回答,只道:“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会处理,至于蒙面人的事……虽然只是个梦,但或许是有预兆的,我会调查这件事。”

有他的保证,方茴放心许多,她搂着郁文骞的胳膊,自打和他敞开心扉,她越来越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到不行,有一个人陪着,纵使不能长生不老,却也不算寂寞了,越是幸福她就越是不想早死,她可不想再被人杀死。

这几天他们感情渐浓,每天睡觉前都要亲亲摸摸,虽然一直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可方茴还是觉得最近的她妩媚许多,就好像花苞绽放一般,一颦一笑都极有风情。

不过就在这种你侬我侬的情况下,他们却不得不分开几日。

郁文骞眉头紧皱,看着方茴收拾行李,脸色阴沉得不像话。

“你没有说过你要离开好几天。”

方茴一开始也只以为是一天的,谁知道这次接待外宾前后共有3天时间,需要住在迎宾馆酒店里,其实外语系的学生都不是贪图这点费用,只是觉得这次历练的机会很难得,出去见见世面,练练口语也是好的,但这样一来她得离家3天,跟郁文骞分开了。

方茴不舍地坐到他怀里,察觉到他变得冷厉,当下安抚道:“其实我也不想去,结婚后我每天跟你睡在一起,早就习惯了,现在一个人睡不知道还能不能睡得着。”

“如果你晚上睡不着怎么办?”郁文骞眉头紧皱。

“睡不着就和你打电话或者视频咯,”方茴说的理所当然,“嗯,再看看你的照片什么的。”

郁文骞这次竟显得惊讶,“你有我的照片?”

“当然有。”方茴很得意,家里大就是好,在哪都能偷拍几张,她经常偷拍郁文骞,只是郁文骞不知道,她把手机拿出来,里面都是郁文骞各种照片,在书房工作、在花园散心、在健身房健身……不得不说她是天生的摄像高手,结合光线,把郁文骞拍的并不比本人差什么。

郁文骞神色稍缓,眼里闪过暖意,“既然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干涉。”

他心里自然是想把她囚禁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这种简单的工作又何须郁太太出场?可他不想把她吓到,不想她认为他不懂尊重,他心里那点阴暗并不愿意在她面前显现,因此郁文骞极力表现得宽和,希望给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方茴奖励似的在他脸上印下几个吻,语气不舍道:“真不想走呢,文骞,你晚上也会想我吧?”

“自然会想。”

“那你想我什么?”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闻香榭之一脂粉有灵 雪地上的女尸 觉醒日·大结局 勉强结婚 传奇缔造者 从西藏来的男人 超凡黎明 斩天诀 人间(中卷):复活夜 碎虚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