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就这样跑了。

意识到自己被扔下后, 方茴气得要死, 她对着郁文骞的背影大喊:“郁文骞你给我回来!老娘还被铐着呢!”

过了一会, 郁文骞又折回,表情沉默,放开她后, 没等她说一句话,又走了。

这次轮到方茴无语了, 不过这么一闹, 方茴至少可以肯定, 他心里是有她的,再加上没有席若晴这个“前女友”和吴蓁蓁那个“情人”, 她和郁阳的事也说清楚了,他们之间是真的没有任何阻挠了,只是她还是很不爽啊,她就那么没魅力?竟然就这样把她扔在床上?

晚上吃饭时, 方茴一直握着手腕,原本白皙的手腕上有了一条红色的勒痕,看起来触目惊心的,以至于方茴夹筷子时手一直在抖, 老爷子关心道:“方茴啊, 你怎么了?”

郁文骞头也不抬。

方茴的手腕红了一圈,她皮肤娇嫩, 有一点淤青红肿就十分明显。

方茴道:“被一个变态抓了手。”

“啊?变态?现在外面坏人多,你上学时得注意点, 一定要让司机送你。”老爷子交代。

“知道了,爸,现在的变态啊,真是防不胜防的!”

方茴意有所知,眼睛在郁文骞身上来回打转。

郁文骞夹筷子的手抖了抖,最终没看她。

晚上,方茴坐在床上看书,见郁文骞进门,她故意没理他,继续看自己的书,谁知郁文骞竟然推着轮椅过来,一句话没说拉起她的手腕,很快,冰凉的触感传来,方茴抬眸,就见灯光下,郁文骞的脸有一半落入阴影里,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分明的侧脸和紧绷的下巴弧线,他垂着长睫,正在细细给她擦药膏,她心里的火气少了许多。

郁文骞擦好药膏,沉声道:“这药膏很灵,明天就会消下去。”

“哦,谢谢你哦,打个巴掌给个红枣,也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谁?”

郁文骞眼里闪过一丝狼狈,他很快又恢复到往常的姿态,拉着她的手腕不松开。

方茴正要说什么,人很快被他拉入怀里。

郁文骞靠在她耳边低声哄道:“都怪我,别气了。”

方茴的气不是那么容易消的,到嘴的大佬飞了,给谁乐意啊?再说了,以她的长相和身段,郁文骞不应该欲火焚身,克制不住,要她一次又一次才对嘛?那才是大佬应该做的事,怎么到了他这,他就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床上?

“怎么?你不是怕把我给吓到吗?结果自己被我吓到了?”

郁文骞眼里闪过一丝懊恼和狼狈,面上却还算淡定,“不是说了,这一页翻篇了?”

方茴还想说话,下一秒,他端起桌子上的冰水喝了一口,郁文骞常年喝冰饮,喜欢在各种饮品里放冰块,第一世时方茴就经常看到他大冬天放冰块在冷饮里,她一直不明白,他怎么都不觉得冷。

他喝了口,没等方茴开口,下一秒,带着凉意的嘴唇吻上她。

他撬开她的嘴唇,很快把冰块推入她口中,方茴被冰的下意识往外推,这正中他的心思,郁文骞很快把她所有的气息都吞入肚中,而那块冰块,在他们舌尖渐渐融化,最后冷变为热,冰吻变为热吻,方茴气息不稳,眼里有着潋滟的水光,人也靠在他怀里,瘫软一团,话都说不出来。

不愧是大佬,真会玩!

方茴开始原谅他把她扔在床上了。

“文骞。”

“嗯?”郁文骞抱着她,也不知在想什么,但方茴能感觉到他身体僵硬,她手指在他胸口画了个圈,声音软软的:“你吻技真好。”

“你喜欢的话那就再来一次吧。”

郁文骞好似一副为她着想的语气,下一秒,又喝了口冰水,吻住了她,这一次方茴体验的更多,也不禁在想,这个人太会玩了,原本一个普通的接吻,却被他玩出不一样的感觉,有点小刺激有点小情趣。

俩人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反正到了后来,方茴的身体是酥软的,她躺在软和的被子里,脸发烫,也想要更多,过了很久,她还沉浸在那吻的余味中,忍不住想了又想,而郁文骞一直抱着她,方茴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察觉到他的呼吸很急促。

活了三辈子,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他清醒时接吻,之前她强吻他只觉得他嘴唇很软,如今真正尝到滋味才明白原来只需要一个吻就能带来强烈的战栗感,方茴很喜欢他的吻,也喜欢他嘴里的味道,他平常喜欢喝咖啡,嘴里有种淡淡的咖啡香味,现在她嘴里好似也有了这种味道。

方茴被吻得浑身发烫,她躺在床上,很快他也进了被窝。

方茴抱住他,敏感地察觉到她手放在他腰上时,他缩了一下。

方茴睁开眼,“你是不是腰疼?”

郁文骞也没否认,语气温和:“可能是前几天坐了太久的飞机。”

“坐了多久?”

“二十多个小时。”

方茴抽了口气,有些责怪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吗?这也太逞强了。”

郁文骞竟然好脾气地勾唇:“有些事不得不去处理,不过现在有了管我的人,我想下一次我会注意的。”

方茴发现他其实很会说情话哎,而且是那种甜到她心坎里的,她抿了抿唇,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这一次,郁文骞果然又僵了僵,方茴发现他真的很有意思,她又亲了一下,而后让他趴在床上。

“我给你按摩,”方茴的手在郁文骞后背按压起来,郁文骞感觉到后背很快热了起来,就像有热流涌入,十分舒服,他这几天一直很疲惫,坐了飞机处理了公务,这还是他车祸后第一次有这样的工作强度,再加上国外酒店的床垫都很软,郁文骞最近没休息好,确实很累,被她按摩后,郁文骞只觉得身体很快轻松起来,身上那种沉重瞬间消失,就像睡了个饱觉。

“你的按摩手法很好。”

“可不是。”用灵气按摩,就是不会按也会让人舒服的,方茴勾了勾唇,继续给他按,她又帮他按摩了腿,给他渡了灵气,等郁文骞的身体被滋养好后,方茴才结束。

方茴躺在他身边,见他还躺着,她好心道:“不好翻身?我帮你?”

手被郁文骞推开,他沉闷的声音传来:“不要碰我,我需要缓缓。”

“……”

缓什么?方茴很快反应过来,她脸颊发热,想说她可以的!但又没好意思说出口。

当即咳了咳,躺下休息了。

-

与郁文骞坦诚相待后,方茴心情一直很好,这种好心情也表现在脸上,孟心露和陶小雅见了,都揶揄说她被滋润的不错,把方茴听得直哼哼,她跟郁文骞还没那啥过呢。

这天上课时,季宜给方茴发信息。

“听说苏岑导演有部戏正在选角,原本要演出女一号的女演员因为意外怀孕正在保胎,现在有消息说她要推演。”

“那就让孟心露去试试。”方茴回。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苏岑导演这部戏是小成本制作,苏岑导演也不是知名导演,我怕票房各方面都不能保证。”

“这部戏叫什么名字?”

“立项名字是《时空旅行者》。”

方茴几乎瞬间联想到了那部小成本制作,可又不太确定,第一世时,这部戏可是轰动一时的,因为方茴后来修仙记忆超群,以至于到现在还没忘记。据说主角都不出名,只投资了3000万不到,最后却收获了10亿票房的电影,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女孩忽然有了时空穿梭的能力,每到午夜12点就能穿回到过去不同年代,她每次穿回去都会碰到男主,比如有一次穿到男主的浴缸里,有一次穿回去男主在上厕所,有一次穿越到相亲宴上,还有穿越到男主换衣服时……总之搞笑又带着温情,最后女主失去了这个能力,却和男主在现实中相遇了。

因为国内类似的穿越爱情片不算多,这部电影上映时吸引了不少观众,口碑很不错,从立项名字看,十有八九是那部电影。

方茴当即道:“赶紧把孟心露送去,我觉得孟心露的演技还不错,可圈可点,上次看她演戏,我一点也没觉得尴尬,很容易入戏。”

“不过,这部电影投资商撤资了,原女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借口保胎解约的。”

方茴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主要解约,原来是因为投资不到位,不过,她可以啊,方茴当即拍板:“你去跟苏岑导演谈,由我们魔力传媒来投资,问问她需要多少钱?当然,作为条件,需要用孟心露做女主,不过你跟苏岑导演说,我不会强求,如果她觉得孟心露不好,可以不用,一切以她为主。”

季宜顿了顿,心里讶异于方茴的壕气,这也太壕了吧?上次说要买那部美食小说,眼下还在接洽呢,这边又投资电影了?难道方茴是打算用这部电影捧公司的新人?

“我去联系一下。”半小时后,季宜回信,说苏岑想跟方茴见面聊。

方茴把见面地点约在了一家咖啡店,苏岑导演比她早到,她走进去,对着正在喝咖啡的苏岑笑道:“嗨,苏导。”

苏岑一愣,有片刻没回过神,以为自己听错了,正在想对面这个美女是娱乐圈哪号明星时,方茴做了自我介绍,苏岑愈发惊讶,震惊写在脸上,方茴竟然不是明星?她就是魔力传媒的老总?

“你……”苏岑回神,笑道:“我没想到方总这么漂亮。”

方茴笑了笑,在苏岑打量评估她的同时,她也在观察对面的女人,对方约40岁左右,素颜,穿着绿色的格子衬衫,简单的浅色牛仔裤,帆布鞋,打扮朴素,但她身上有种知性气质,让人觉得舒服。

“苏导,我很欣赏你,我看过你的纪录片,一直很敬仰你。”

方茴昨晚恶补了苏岑的纪录片,发现苏岑拍电影很有自己的想法,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类型,也因此她之前几部电影票房都不好,难怪这次的投资商会因此撤资,想来也是觉得这部戏上映时肯定更之前的戏一样,不可能取得高票房的。

苏岑笑起来,“谢谢方总的欣赏,不知道方总有没有看过剧本?”

“坦白讲,我看过,正因为看过我才觉得这部电影很不错,国内还没有类似的爱情片,苏导拍出来肯定不会亏本的,虽然咱们这部片没有大红的明星,票房号召力弱了点,但剧本强总有识货的人,所以,我才想投资一点进去,不知道苏导肯不肯赏光。”

苏岑笑起来,按理说这是制片人的事,不过苏岑还是担心魔力传媒会干扰创作,或者塞太多公司艺人进来,所以她打算跟方茴聊聊,看看二人的理念是否一致,没想到方茴是个很会来事的,人也好说话。

“方总投资肯定还有自己的目的吧?”苏岑笑问。

“当然,不满苏导,我们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签了几个不错的艺人,但一直没有资源,您也知道,签了人家就得对人家负责,人家既然相信我,我没道理让他们失望,正好有这个机会,我就想试试,当然,制片和导演如果不满意,那我也不会强求,只是我向您保证,我们公司的艺人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苏岑有些吃惊,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方茴话里话外流露出一种真心为艺人着想的意思,而不是只以老板的身份以利益判断一切,这种真心让苏岑动容,她本来拍的就不是主流电影,而是偏向剧本好的小成本电影,如今投资商撤资,有人愿意接盘,她没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对方是方茴这样一位漂亮的女人。

苏岑笑起来,伸出手:“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孟心露接到电话时,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急忙道:“方茴,经纪人叫我去面试一部电影的女一号,这……是不是太快了?女一号哎,我都怕自己做不好。”

孟心露对自己没有信心。

方茴拉着她的手,坚定地告诉她:“你很棒,ok?要相信自己,对了,我这里有一张符咒,是我妈妈去道观里求来的,你带在身上,可以给你带来好运。”

人在这时很需要信心,需要有点心里寄托,孟心露下意识就觉得这符真的有效,她把符攥在手里,念叨着:“保佑我一定面试成功啊。”

“放心,这吉祥如意符很管用,可以保证你吉祥如意,心想事成,你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它会为你带来好运的。”方茴笑道。

这是她昨晚给孟心露做的符,孟心露本来就有实力,有了符咒加持,定然能聚集更多的好运,事情也会进行的更顺利,她顺了剧组也就顺了,间接给《时空旅行者》剧组又加了个护身符,可以保证这个剧组拍摄上映更为顺利。

按照合同,方茴需要给苏岑的剧组注资2500万,不过方茴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先打了1000万进去,剩下的款项她打算等资金回笼再打过去,就这样,她也算是电影的金主爸爸了,方茴还把她公司的演员安排进电影里,演一些不大不小的角色,甚至也让吴蓁蓁进去演一个女配,虽然戏份不多,但因为是第一次触电,吴蓁蓁还挺满意的,觉得公司对她特别好。

果然,孟心露面试完就被选上了,听到这个消息时孟心露很激动,因为钱到账,剧组很快投入拍摄,孟心露也因为请了长假,只偶尔才会回来上课,系里听说了请假的原因,对她还算支持。

-

晚上方茴跟郁文骞聊起投资电影的事。

“我觉得这部电影虽然是小成本,但投资回报比未必比不过大片。”

郁文骞听完点头道:“人做一件事时,很容易花钱买经验,哪怕不赚钱也无妨,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方茴勾唇,“但我觉得我的投资肯定会获利。”

“有信心是好事,做一件事时全力以赴去做,哪怕不成功也不留遗憾。”

方茴觉得这不像郁文骞说的话,这种心灵鸡汤真的不适合他,“你也是这样想的?”

郁文骞抬眸,只笑笑没回答,如果是他,他自然是要什么都握在手里的,哪怕不择手段,但他不想她知道自己的真实面目,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愿意在她面前做个良善正直的男人。

晚上,俩人洗漱好上床,虽然手里拿着书,但方茴觉得他们都在走神。

嗯,睡在一个被窝里,谁还有心思看书啊?

“好无聊。”方茴抱怨。

郁文骞放下书,“是我的错。”

他倒了杯红酒,淡淡地问:“要喝红酒吗?”

“好啊。”方茴很难拒绝郁文骞的邀请,再说以他的品味,他开的红酒肯定不会差,她没有理由拒绝。

郁文骞递来了一个红酒杯,她正要接过,却被他拦下,郁文骞抿了口红酒,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下一秒与她分享了这瓶红酒的浓郁和甘甜。

红酒顺着喉咙滑下去,酒的辣度让方茴头变得晕晕的,脑袋也开始摇晃,差点站不稳,只能摊在他怀里,任郁文骞搂着自己的腰。

他的舌头在她嘴里品尝,红酒一口接一口喂过来,方茴被迫接受,只觉得体温越来越高,到最后身体发烫,眼神迷蒙,陷入微醺状态。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初恋爱 你想都不要想! 沙娜拉之剑Ⅲ:希望之歌 瘦子 眼之壁 西巷说百物语 乡村欲爱 散花女侠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