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穿了件红色的睡袍, 其实郁文骞曾说她像女鬼倒也没说谎, 她很像聊斋里那些漂亮的女鬼, 穿着红色衣服,一身灵气和艳色,压也压不住, 漂亮的让人难以直视,如今她的卷发散发, 耷拉在两侧, 脚趾踩在地摊上, 因为地板凉的关系,微微勾起蜷缩, 细长的小腿隐没在裙摆里,惹人浮想联翩。

“你怎么来了?穿这么少?你的感冒还没好。”郁文骞蹙眉。

听到他这话,方茴真的忍不住,扑到他怀里, 蹲在他面前抱住他。

她的冲撞让他下意识扶住她。

意识到她在做什么后,郁文骞的脸色差点没崩住,眼里有明显的讶异和受宠若惊。

“方茴?你这样会着凉的。”

“文骞,你是不是在怪我?”方茴又气又急, 她扑在他怀里,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心瞬间放松下来, 这几天她一直睡不好,此刻趴在他怀里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方茴……”郁文骞想出声制止。

可她却急了, 反而脱口道:“我跟他真的没什么,你误会了,真的!是,我承认我以前跟他谈过,我跟他谈了不到一年时间,但后来他出轨了我妹妹,对我来说,那些事已经很久远,远到仿若前世,现在我对他真的没有任何感觉,看到他心里从来没有波澜,那天他去找我,是因为看到别人发朋友圈,知道我得了英语口语比赛的第一,想恭喜我,我不管他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别人做什么不是我能阻止的,但我敢肯定,我对她真的毫无感情,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

方茴说着说着竟然委屈了,吸了吸鼻子把头埋得更深了。

“方茴……”郁文骞又出声。

她说了这么一达通他就没点反应?方茴气急了,又道:“你干嘛要躲着不见我?你是不是生气了?这几天你家也不回,公司也不去,就为了躲着我吗?你非要把我气死才罢休是吧?”

说着说着她又蛮不讲理了。

郁文骞眸色未变,只那双一向深不见底的眼眸里蕴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他拍拍方茴的肩膀,温声道:“方茴,我在开会。”

“……”

方茴震惊地回头,果然,郁文骞的电脑正开着视频会议,那一边,一张长桌胖坐着十几个男男女女,都是外国人,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懵,还有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好几个还在憋笑,似乎忍的很辛苦,显然都被她这个乱入的人给搞晕了。

所以刚才她那囧样都被人看去了?

方茴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恼羞成都瞪着郁文骞:“你怎么不提醒我?”

郁文骞咳了咳,眼里有淡淡的笑意,“事实上我提醒了你好几次,但你一直打岔。”

“……”

方茴没脸见人了,她嘟囔一句,“还好不是中国人,不然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视频内的几个老外竟然齐齐笑了起来,一个金发碧眼留着胡子的男人对她挥手,“您好,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的中文口音道地,发音清晰。

“……”这年头老外要逆天吗?

不,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他们竟然都听得懂中文!

方茴又低头趴在郁文骞怀里,身后传来一片哄笑声,把方茴这么厚脸皮的人都臊的待不下去。

“好吧,你们继续开会,就当我没来过。”

郁文骞半个小时后才回去,进入卧室,就见她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了蚕蛹,只露出黑而浓密的头发,他盯着床上的人儿,眼神渐渐变得温和,想到她解释的那些话,手不禁拍拍她。

“方茴,我们聊聊。”

方茴松开被子,做出回应。

郁文骞注视着她,眼里有前所未有的温柔。

他道:“没有躲你,也没有生你的气,那天我去你学校找你,除了想对你道喜,也是想告诉你,我得出差一次,这几天我去法国出差,今天才回来。”

完了,原来全误会了,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那你干什么不带钟鸣?”

“钟鸣的法语不好,我留他在国内对接。”

方茴蒙着被子,彻底不想说话了,想到刚才她犯的蠢,简直无法容忍,她活了3辈子就没那么丢人过。

“都怪你!”

“是,都怪我!”郁文骞沉默片刻,眼里依旧带着笑意,“方茴,我很高兴你对我敞开心扉,也很高兴你告诉我你对郁阳已经没有感情了。”

方茴伸出头,“我跟你侄子谈恋爱你不惊讶?你早就知道了?”

郁文骞没回答,他确实是知道,也认为她对付方月心只是为了报复郁阳,但她的要求他不想拒绝,一直以来依旧是尽力满足她。

方茴靠近他,抬头道:“那你还生气吗?”

“坦白讲,一开始是有的,但后来我决定要相信你,我想你有更好的选择,而我也给过你机会让你离开,如果你想走,随时可以,但是,方茴,在你说过刚才那番话后,我后悔了。”

方茴疑惑地看他。

郁文骞眼神复杂地看她,“我忽然后悔不想让你离开。”

方茴红唇微勾,“那就对了,这最起码证明你在意我。”

“那你呢?你说你不喜欢郁阳,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有心经营好我们的感情?”郁文骞问的很保守。

方茴忍不住摩挲他的下巴,他的下巴上布满冷硬的胡渣,就如他这个人,冷硬如冰。

可如今,他在她面前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让她贪恋。

以前的郁文骞是只会掠夺的,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这么小心翼翼了?方茴心里酸酸的,她道:“三爷,等你走进我心里,你就会明白我的想法,如今,我把自己的心打开,你随时可以进去。”

郁文骞盯着她,沉默很快,才道:“方茴,你不是总要我敞开心扉?”

方茴有些奇怪,下一秒,郁文骞不知从哪摸出一副手铐,拉起她的手,顺势把她拷在床上。

方茴懵了,定睛看向他,剧情发展太快她有点跟不上节奏。

郁文骞抬眸,与她对视,顺便把她另一只手拷在手铐上,方茴不得已跪在床上,一脸惊愕地看向他,郁文骞眼眸里有着冷光,他将她拉起,迫使方茴跪在床上,两手因为吊环的关系高高举着,头发耷拉在肩头,呈现出一种禁忌姿势。

这姿势其实方茴前世也尝试过,不,应该说是比这更羞羞的姿势,那时候郁文骞生气至极,把她拷在床上,不许她去找郁阳,当时的方茴嘴也硬,从来不肯服软,嚷嚷着说对郁文骞没有感情,郁文骞更为生气,俩人对峙了很久。

这一次郁文骞又想延续前世的风格?方茴想告诉他,她已经想过很多与此有关的姿势,完全可以跟得上他的节奏的。

郁文骞把她抱起来,手指捏住她纤细的脚腕,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他以一种禁锢的姿态,在她耳边低语:“你不是总想走入我的内心?这就是我的内心,我现在就让你看,但是你敢吗?”

方茴抖了抖,眼神复杂地看他。

郁文骞自嘲地勾唇,“方茴,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是你自己不要,如今,你怕是走不了了。”

他说完,方茴抖得更厉害了,郁文骞感觉到她似乎在害怕,他沉默许久,声音带着寒意:“怎么?害怕了?早知如此,当初为什么不离我远一点?”

郁文骞阖了眼,也不知在想什么,半晌他的情绪似乎缓和了许多,许多情绪被压制住。

他忽然恢复正常,沉声道:“吓着你了?抱歉。”

他作势要解开方茴的手铐,就在他要退开时,方茴却忽然伸出腿勾住他。

郁文骞眼里写满愕然。

方茴红唇微勾,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春色,风情万种的模样是郁文骞从未见过的。

她抖得更厉害,差点笑出猪叫,早知道他对自己有这份心思她哪需要忍的这么辛苦?她也有同样的心思好吗?她也想上他啊,各种姿势各种play,她受得住的!!!

方茴勾得更紧了,体贴道:“文骞,你太小瞧我了,这点就能把我吓到了?完全没有啊!不如我们试试?就用这个姿势吗?”

这次,换郁文骞僵硬在原地,半晌,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他竟然满眼错愕,一把推开她,动作急促地坐上轮椅,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次轮到方茴傻眼了。

难道是她太孟浪把他给吓到了?不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方茴:我把你给吓到了吗?郁先生?

郁文骞:幸福来得太快,我要好好品品。

方茴抛媚眼: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郁文骞:呵呵,你等着!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名侦探的噩梦 穿到反派破产后 势不可挡[快穿]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狼性邪少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镜像干部 芬芳满堂 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 杉杉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