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去了趟商场, 顺便去看温玉君。

温玉君也好久没见女儿, 眼下见女儿气色好她特别高兴, “女婿身体还好吗?”

“蛮好的。”

“对了,你和女婿有进展没有?方茴啊,你可别傻到最后被人撵出去。”

“不会的, 妈。”方茴直叹气,不想让妈妈担心, 她拉住温玉君的胳膊说, “好了, 别聊那些事了,我这次来是来买衣服的, 要一身黑色职业装,咱们母女难得逛个街,为什么非要聊别人呢?”

温玉君无奈地笑了,“买套装做什么用的?”

“参加演讲比赛。”

温玉君对商场熟, 当即让别人帮她代班,自己带方茴去楼下逛逛了,方茴很久没有跟温玉君逛街,她低声道:“妈, 你在这很辛苦吧?你要是怕没事干, 我给你开个店吧?”

“不用,”温玉君笑起来, “你看妈妈气色不好吗?也是奇怪,自从你给了我那张灵符, 大家都说我气色好了,腰也不疼了,每天都觉得浑身使不完的劲儿。”

方茴仔细看着,温玉君的变化确实不小,这种独属于年轻人的朝气,从前是很难见到的,她这才放心,“你要是觉得累就跟我说。”

实在不行安排她去魔力传媒做个闲职也可以啊。

“妈妈知道啦,你好好照顾自己,不用为妈担心。”

方茴试好了衣服,她这一身黑色西装是修身款,穿在身上,显得胸前鼓鼓囊囊,屁股挺翘浑圆,再配上黑色高跟鞋,双腿笔直修长,明明是最保守的职业装,却硬生生被她穿出了办公室play的风情来,方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要是再戴个框架眼镜那就完美了。

她觉得漂亮,直接付钱,衣服穿在身上,在商场又买了双高跟鞋。

温玉君满眼都是惊艳,“我闺女太漂亮了。”

“可不是吗?也不看是谁生的。”方茴挑眉。

“你这丫头,就会哄妈开心。”温玉君被她哄了乐了,回去时很多柜台的阿姨都来问方茴有没有对象,要给她介绍,都被温玉君挡了。

方茴挑了个框架眼镜戴上,到家时,她特地在郁文骞面前晃了几个来回,郁文骞坐在轮椅上,抬眸看了很久,“怎么想起来穿职业装?”

方茴抿着红唇,笑出声,“为演讲比赛准备的,还不错吧?郁先生,你觉不觉得我这一身打扮起来很像办公室小秘书?”

郁文骞低头看书,心道这样的秘书谁敢用?艳色压都压不住,晃得人眼睛疼。

方茴心里有气,为他这段时间的忽冷忽热,加上想逗他,便拿着边上挑窗帘的杆子,敲了敲郁文骞的轮椅,笑道:“我发现我这一身也很有老师style,郁同学抬头,乖乖听方老师讲课哦。”

她故意挑衅,杆子把他轮椅敲得咚咚响,还作死地用杆子挑起郁文骞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自己的妆扮,郁文骞深眸低垂,太阳穴直跳,并未说话,只反手握住她手里的杆子,不管方茴怎么拉,他就是不放,整个人靠在轮椅上,眼神里带着浓雾,似笑非笑盯着她。

方茴被他看得心里发热,下意识移开视线,“看什么看?”

“方老师?”郁文骞轻哼一声,声音慵懒:“不是让我听课吗?方老师想讲什么?”

其实方茴就是逗他,毕竟一直以来她经常用点小聪明靠近他,而他反应始终淡淡的,这次她一时兴起,没想到他竟然不像从前那样毫无反应,以至于方茴忽然乱了。

但她很快回过神,红唇轻抿,眼里陡然生出一种妖气来。

“自然是很好听的内容。”

“哦?是吗?那方老师就好好讲讲,郁某洗耳恭听。”

“……”方茴哪里真的想讲?本来就是开玩笑,可他却忽然杠上了,方茴感觉自己被反将一军,气得拿起杆子就要走,可人还没走两步,却被他一把拉倒,整个人的重心落在他腿上,变成坐在他怀里的姿势。

方茴一臊,虽然她和郁文骞两世夫妻,睡嘛也睡过了,咳咳,应该说虽然整天睡一张床上,可他们都是各睡各的,眼下还是第一次有这种亲密行为,方茴脸热了起来,下意识要站,却又被他反拉回来,更要命的是,这次她屁股坐在他腿上,竟清楚感觉到了他的反应。

那不容忽视的存在实在让她臊得慌,可郁文骞竟然老神在在,一副“我硬我有理”的表情,懒懒盯着她。

方茴连忙推他。

郁文骞勾唇,“你紧张什么?”

“我哪里紧张?笑话!我这人会紧张?我就是怕把你腿压出毛病来。”

郁文骞要笑不笑:“方老师的课还没讲完呢。”

他竟然不讲理起来,气势沉沉,让方茴觉得压迫感十足,像是被他挤到了角落里,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她不喜欢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她更喜欢把握主场。

“讲什么讲!没心情了!”方茴偏过头,转头间发丝挠在郁文骞脸上,让郁文骞当即眯了眯眼。

郁文骞沉默片刻,发出一声轻叹:“方茴,我给过你很多机会。”

方茴一怔,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机会。

他每次都这样吊她胃口,弄得她总是莫名其妙的。

方茴追问道:“你给过我什么机会?文骞,你就不能让我去你心里走走?看看真实的你到底是什么样?”

她渴望着了解他,把前世今生的份都补上,想走进他内心,温暖他,不管别人眼里的他是什么样的人,她都敬他重他还有爱他。方茴这才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深重,或许是因为他对她实在太好,也或许是因为在第二世那个修仙的世界里,人情冷淡,她没体会过爱,也再没人像他那样对她那么好。

雷劫之前方茴遇到那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她经常从那人身上找他的影子,如今真回来了,哪怕放弃长生的机会,她似乎也没有太大的遗憾。

可他,却还是封闭自己的心。

“真实的自我?”郁文骞忽然笑了,也不知在笑什么,只自嘲道:“真实的我你最好不要了解。对了,如果再有下次,我恐怕你不能这么轻易脱身了。”

说完,他推了下方茴,把她推的站起来,而他按动轮椅走了。

方茴要找他问清楚,但他轮椅跑得很快,气得她郁闷不已,觉得自己反被撩还丧失了主场优势,实在有点狼狈。

还有,定制的轮椅了不起啊?真当自己是轮椅中的劳斯莱斯?跑那么快?

-

自从被郁文骞反调戏后,方茴整个人都不好了,晚上吃饭时也一直低着头。

老爷子关切道:“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的,爸,”方茴笑了笑,“可能是最近天凉了,换季有些不舒服。”

郁文骞抬眸,眉头紧蹙,“要是不舒服,就找唐医生来看看。”

方茴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饭桌上安静得有些诡异。

所有人都见证了昔日大佬虎落平阳被老婆欺,并且连还嘴都不敢。

郁阳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高兴起来,心说方茴终于聪明起来了,她一定是发现了郁文骞的真面目。

饭后,方茴去花园里走走,郁阳跟上去,喊道:“方茴?”

“有事?”方茴没好气道。

“方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郁阳有些着急,“方茴,就算你不原谅我,但你应该看清郁文骞的为人,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他更不是,你能不能理智点?”

方茴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她满心都是郁文骞的事,郁阳的话对她来说就是左耳听右耳冒,跟放屁没区别,郁阳又说了半天,却见她一直在放空,不知在想什么,郁阳皱眉:“方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

他很不习惯这样的方茴,就好像真的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以前她都是追着他跑,眼里心里都是他,单纯得要命,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属于他了,她眼里心里有了别人,甚至在和他独处时,也在分心想别的事。

郁阳心里的失落感更重了,“方茴,我在跟你说话。”

然而方茴却跟失了魂似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想想他包养的那个情人,难道你真的能容忍这种事?如果你可以容忍他犯错,那你为什么不可以容忍我?”郁阳皱眉,抓住方茴的胳膊,“方茴,既然你愿意给犯错的人机会,那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方茴这才像刚听见一样,抬眸看他。

她眼里有明显惊愕,似乎觉得这人很陌生,陌生到让她不认识,郁阳第一世时可是一直跟方月心在一起,从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最后还间接害死了她,虽然方茴不确定那个蒙面人是不是郁阳,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不是。

明明是他先出轨,现在又要挽回她?郁阳在搞什么?他这是认真的?

方茴退后几步,躲得远远的,“郁阳,容我提醒你一下,我已经嫁给你叔叔,现在是你三婶,如果你以亲戚的身份找我,我可以跟你聊几句,但越界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在我眼里,只是郁文骞的侄子而已。”

“……”郁阳眉头皱得紧紧的,侄子?方茴是在开玩笑?可她的认真告诉他她并没有。

郁阳不服气,他到底哪里比不上郁文骞?

“方茴,我们在一起吧?你在郁文骞身边打探消息,等我掌握了公司,就让你郁家的少奶奶。”

方茴直想笑,“抱歉,我现在已经是郁家少奶奶了,我老公比你厉害,我干嘛舍近求远?你找别人吧,这种事,我真做不来的。”

她甩甩手走了。

回屋时,方茴没有在屋子里找到郁文骞,郁文骞正在露台上,从屋里看过去,坐在轮椅上的他有一个极其孤独的背影,就好像周身有一堵无形的墙,把所有重要的不重要的都拒之于千里之外。

方茴拿了个毯子过去,心说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他这人变态的,他什么都不说,要是她每每都这样生气,恐怕也活不长。

她大度她宽和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方茴低头,注意到他的手指紧紧握住轮椅的手把,眉间带着难以消减的戾气,表情阴沉。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从这个角落正好可以看见花园,难不成他看到自己跟郁阳说话了?

郁文骞没回头,转身去了书房,当晚直到方茴睡着,他都没有回屋。

-

演讲比赛那天,方茴把头发扎了上去,涂了正红色的口红,眼里媚气横生,抿唇时要笑不笑,怎么一个勾魂了得!一身西装的她进大厅时,现场所有人都盯着她看,其他班的人都议论纷纷,似乎在问方茴是哪个班的,倒是本班的学生看多了也就习以为常,反而方茴经常是这样,把人惊艳到自己却全然不知。

孟心露把方茴拉坐下,“你怎么才来?”

“路上堵车了。”方茴拿出演讲稿,这次系里的比赛,所有外语班都参加了,有好几种语言的演讲,报名英语的人最多,方茴她们练习了几次,默契还不错。

演讲时,她们这帮人表现的也不错,期间外教老师盯着方茴好几次,说这发音很纯正,再加上方茴的语速不算慢,演讲时神态自然,停顿恰当,眼神自信,让人觉得很舒服。

期间,下面坐着的所有学生都用一种要死的表情盯着方茴,虽然英语系口音好的人不少,但大部分人都是靠看美剧学的英语,英语离正宗本土口音差远了,可方茴的口音却标准的像个播音员,好听有余味,听得大家沉浸其中,一直在惊叹——

我艹!这用词到底啊!这句式牛逼啊!这口音逆天啊!

她这么强悍,让其他学生怎么办?这还用比吗?这就好比你刚学会打乒乓球就跟一个世界级冠军打一样,差距太大,连出手的机会都不一定有。

演讲结束,外教惊叹道:“你的英语很好,简直比母语国家的人还要好,而且你的口音很纯正,是正宗的The Queen's English,坦白讲,现在说英音的人已经很少了,你的发音让我很惊喜。”

外教是英国人,在国内任职多年,中文学的也挺地道。

方茴笑起来:“谢谢夸奖。”

“恕我冒昧,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这口音是谁教你的?”

方茴实话实说,“我老公啊。”

“那你的稿件是你自己写的?”

“我写完我老公修改的。”

“哦……”外教惊叹一声,而后耸肩道,“你有老公了?天哪!我只是觉得你很年轻,没想到你会这么早有另一半,那你老公十有八九有留学经验,让我猜猜,他是牛津毕业生?”

方茴愣了下,她想到自己忘了问他的母校是哪家了,反正不会差就是了,当下只笑笑没有回答。

外教当她是默认了,笑起来:“希望能看到你的进步,我认为你的口语非常出色,应该去更大的演讲比赛证明自己。”

方茴笑着感谢,她说的是中文,当下其他同学听了只因为老公就是男朋友,并未有太大惊讶,最后比赛结束,宣布打分成绩,方茴这一组不出意外获得了团体第一,陆思羽获得了单人赛第一名。

最后系主任找到了方茴,说经过系里讨论,决定推选方茴和陆思羽去参加今年最大的英语口语比赛,要她好好准备,外教特地来了句:“你可以请你老公帮你写演讲稿。”

方茴笑了笑,她倒是没有太大感觉,但回宿舍后其他人都很激动,方茴这才知道,这口语比赛机会难得,每次口语比赛的冠军都是网红类的人物,会以出色的口音和演讲视频成为众人崇拜的对象,也会上综艺节目的那种,对了,据说大部分口语比赛的冠军最后都去了央视这类工作单位,总之是个含金量很高的比赛。

方茴这才认真起来,当下陆思羽进屋,脸色不太好看,方茴也没理会她。

当下有个同学敲门进来,笑道:“方茴,你老公在外面等你。”

老公?方茴勾唇,难不成是郁文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方茴:老公,杆子配轮椅,绝配啊!

郁文骞:你很快会知道,还有更轮椅更配的姿势和工具。

方茴很傻很天真:啥?老公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懂?

郁文骞呵呵呵哒:马上你就懂了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被偏执攻盯上了怎么办[快穿]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醉玲珑 睡在豌豆上 他与月光为邻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呢 名侦探的噩梦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问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