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方茴回到家, 发现家里有人在铺地毯, 方茴疑惑道:“怎么想起来铺这个?”

钟特助意味深长道:“郁总说了, 屋里地板太冷。”

啊?方茴有些讶异,为了郁文骞推轮椅方便,家里很多地毯都被撤了, 可现在郁文骞在床四周铺上灰色的羊毛地毯,地毯毛很长, 柔软蓬松, 踩上去像是踩在云上, 让人心都跟着飘了起来,而他还在从床去卫生间, 从床去书房的地上都铺上了。

方茴忽然有了个猜想,平常她很喜欢赤脚走路,郁文骞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给她铺了地毯吧?

不懂就问,晚上, 方茴斜眼看他,“三爷,怎么想起来给家里铺地板?”

郁文骞翻书的手一滞,语气如常:“家里地板光秃秃的, 看着冷。”

“是吗?仅仅是这个原因?”

郁文骞顿了顿, 似乎觉得奇怪,“你以为呢?”

方茴噎了一下, “我以为你是为了我才铺的地毯呢。”

“你多想了。”

“是吗?”方茴怎么都觉得他在撒谎,郁文骞这个人, 什么时候竟然有空关注家里的地毯了?他忽冷忽热,却暗地里做了很多关心她的事,方茴怎么都觉得郁文骞在嘴硬,她心思回转,忽而勾唇,“是吗?可是我忘了告诉你,我对这种毛绒的东西过敏。”

郁文骞明显一僵,低着头,“明天我让人换了。”

方茴察觉到他的僵硬,不由靠在他身上,笑得意味深长:“三爷~跟你开玩笑的,不用换,我很喜欢。”

郁文骞眼里闪过一丝狼狈,方茴笑着勾唇:“三爷,下次你对我好可以告诉我,还有,你选的地毯颜色很好看。”

郁文骞面色很不自然,只低头道:“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我都喜欢。”方茴说着靠在他身上,明着撩,她身上的香味时不时传来,让空气变得燥热难耐。

郁文骞抓书的手紧了紧,方茴见状,忍不住勾唇,心差点飞起来。

方茴这几天很忙,一方面她在接洽电影资源,想给孟心露找到合适又适合的电影,她希望这是大屏幕作品,能一炮而红,最好能让孟心露拿个奖项,把逼格竖起来,如果可以,这部电影的票房和口碑都需要有保证,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魔力传媒只是一家新公司,手头没有资源,娱乐圈关系盘根错节,有好的电影早就让老牌公司拿去捧自己艺人了。

另一方面,方茴在准备即将到来的系演讲比赛。

方茴乐雨欣孟心露和陶小雅都要参加,这次比赛是自愿报名的,以团体赛为主,不过大赛表现出众者,按照惯例,系里会推荐该生去更大的演讲比赛,什么XX出版社,XX英语举办的那种,总之都是国内出名的英语比赛,关注度很高,冠军每每都能带着演讲视频出名于网络的那种。

方茴对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没兴趣。

“方茴,演讲稿就由你写吧?我觉得你最近英语突飞猛进,你来会更好点。”乐雨欣说。

方茴想了想答应了下来,“行吧!”

“我们几个人要再练习一下口语,这几天我一直在看CNN学习语调。”

乐雨欣又低头,偷偷说:“陆思羽报名了个人赛,她口语不错,我们这边也不能掉链子,否则要被她嘲死。”

陶小雅打了个哈欠,“好吧,我也回去练口语。”

“你怎么这么困?”方茴问。

“别说了,荀远就是个变态,昨天拉着我给他当苦力,我苦逼死了。”

方茴笑起来,孟心露挤眉弄眼,“哎呦,欢喜冤家啊这是?”

“谁跟他是欢喜冤家?这家伙太变态了,又是完美主义者,不行了,我先回去睡个觉,等醒了再练口语。”

方茴抱着书回去,司机打招呼道:“太太回来了?”

方茴笑道:“先生回来了么?”

“先生今天没出去。”

方茴进门时,郁文骞正在书房开会,她不想打扰他,干脆坐在窗台前开始写稿子,窗台边有类似于吧台的设计,桌面上摆放着方茴的灵草,灵草如今长得很精神,方茴一直想找个时间去把丹药给炼出来,可她实在太忙了。

郁文骞出来时就看到方茴咬着笔坐在阳台边上,他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

“在写什么?”

“演讲稿,我不是要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吗?然后大家一致推选我来写稿子,”方茴有咬笔的习惯,红唇含着笔帽,不自知地轻露贝齿咬着,她眼睛盯着本子出神,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动作多有杀伤力。

郁文骞手里的水抖了抖,方茴疑惑道:“怎么了?累了?”

“没有。”郁文骞低头,“需要我帮忙吗?”

“嗯,当然需要,比如说实现自我这一段,我拿不准该怎么用词,要么你帮我修改一下?”方茴露出求救信号,“拜托了!”

郁文骞咳了咳,转动着轮椅上前,拿起笔在她的稿件上圈了几下。

“这里的用词不够准确,说的时候很容易找不到节奏。”郁文骞改了一番,果然他改动后句子更流畅,词语看起来也更为高级了,方茴读了读,笑起来,“你写的真好,你的书面英语也很好嘛?”

“我想留过学的人很少有英语不好的,”郁文骞又问,“你的结尾这一段不够有力度。”

“嗯?”

“演讲稿的结尾一般需要回顾你前面说过的几个观点,加强听者的记忆,回顾后,还需要拔高立意,使得听者能够接受你的观点,虽然听起来不算难,但实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你这里还需要再改一下。”郁文骞画了几个圈,方茴咬着笔状似在思索。

“你改的很好啊!”方茴一脸崇拜,她很真诚地说,“郁先生,你怎么什么都这么出色?感觉我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里,你看你,你活到这个年纪,有什么东西是你得不到的么?”

可能人换个角度看别人,得出的结论就会完全不一样,前世她对郁文骞有偏见,从来没有发现过对方身上的优点,如今接触了才知道,原来他这么优秀。

家世背景无疑成就了他,可在这个背景下长大的同类人,比他优秀的几乎没有。

郁文骞眼神忽然变得深沉,他表情莫名,视线在方茴身上停顿片刻,低头喝水:“自然是有的。”

“啊?还有郁总得不到的东西?”方茴觉得很好奇,郁文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他的手腕,哪怕昏迷一年,方茴也从未担心过他会被其他人压制,这样的他竟然还有得不到的东西?“是什么?可以透露一下吗?”

郁文骞眼神复杂,声音忽而带着疏离,“这是我的私事,你不必知道。”

“……”方茴一愣,“我是你太太,我也不能知道吗?”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郁文骞冷淡地说完,竟然转身就走。

留方茴在原地,彻底无语了,这家伙……

该不会真的在外面包养了小明星吧?否则为什么忽然对她这么冷淡?她说错什么了吗?

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方茴挠了挠头,她怎么那么容易被他搅乱心湖?他凭什么呀!

-

哪怕方茴很气他,却也不得不承认,郁文骞改的演讲稿的确厉害,当她把他修改好的演讲稿交给同学们时,所有人一脸懵,用黑人三连问表情看她。

“这是你自己写的?”

“怎么这么多生词呀?”

“你什么时候有这功底了?”

大家聚在一起讨论演讲稿。

方茴一撩头发,风情万种,“没办法,老公写的,哎,有个厉害的老公是种什么体验?这就是了!!!”

乐雨欣笑坏了,“我没看出来,郁阳学长这么厉害啊?”

方茴翻白眼,“谁说是他?我跟他早就分手了。”

“谁信啊!你跟她分手了他上次还来找你?”不知道为什么,乐雨欣总认为方茴在开玩笑。

“不信就算,反正这不是他写的,他哪能写出这么有水平的稿子来?”

几人分工合作,每人分到各自的话,再把一起演讲的话画下来,一起练习,大家练习了几次,结束后所有人一致要求方茴教他们再读一次,按理说英文系的发音是以美英为主,大家看美剧多,美音更年轻也跟容易接受,可方茴的口语真的更有感觉,很有腔调。

“快,纠正一下我们的发音。”

“我们的发音靠你了。”

“方茴,你的发音怎么忽然变成英音了?”陶小雅疑惑,孟心露也满脸不解。

方茴笑起来,修炼者的天赋就是记忆力好,容易拷贝别人的才艺,她以前跟广播练习就是美音,后来跟郁文骞学习后就变成英音。

大家被她纠正后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话说这是谁教你的口语?”

方茴勾唇,“我老公。”

“我天哪,你这么一说,我对你老公更好奇了,改天带给我们看看呗!”孟心露眨眼。

方茴笑起来,“嗯,有机会请你们吃饭。”

系里的演讲比赛规模不大,但大家都很重视,所有人说好了会穿黑色职业装,方茴回到家就去衣橱里翻箱倒柜找衣服,可她衣柜里什么衣服都有,各种风格,就是漏掉了职业装。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剩者为王2 大唐游侠传 穿越者 当灭绝爱上杨逍 阴阳师·泷夜叉姬卷上 人族训练场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凤倾天阑 总有辣鸡想吓我[无限] 超能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