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经纪公司当然不能放弃公关, 他们很快找到了乐力伟, 据说想买通乐力伟改说辞, 嗯,套路就是他们去告乐力伟,而乐力伟这边不仅不能提供证据, 而且不能出席法庭开庭,这样一来就算作自动放弃, 不久后再让乐力伟出来道个歉, 就说自己为了博眼球特地捏造了假新闻, 给双方带来的影响,对他们道歉。

而影后的老公和流量男星的女朋友都是他们的利益共同体, 这俩人已经安抚好了,到时候只要出来说一声相信他们,这事闹到最后也就算结了。

乐力伟跟方茴商量之后,决定拒绝。

再说这事闹这么大, 就是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哪怕经纪公司想挽回,也是于事无补了。

就这样,这个公司的第一个瓜虽然没有给方茴带来巨大的收益, 却给公司带来了极高的知名度, 乐力伟的名号也算是彻底打响了,公司的其他狗仔也受到了振奋, 纷纷出去拍新闻,不过盗亦有道, 行有行规,乐力伟和方茴一直认为,跟拍可以,不要侵犯人家的隐私,比如说乐力伟有机会跟到影后和流量的房子里,拍他们的亲密图,但他没有,他只拍了俩人在公众场合的亲密举动。

总之,公司算是一炮打响,走上正轨了。

而关于公关,乐力伟一直推脱:“抱歉,我们老板不同意公关。”

搞得两大经纪公司差点抑郁了,心说这背后的老板是谁,为什么特地搞他们?很多业界大佬各方打探,想要给方茴递钱要她放两位艺人一马,可方茴还是拒绝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没必要再为了这点钱折腰,之前几千万都拒了,这次打响名气,以后狗在工作室才能更好发展。

而方茴也决定永远不出头,省得别人知道后报复她,对魔力传媒发展不利。

-

郁文骞在书房里开视频会议,方茴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把咖啡放在他边上,小心翼翼地注意不要出境。

郁文骞正在一脸严肃地讲事情,屋内气氛很凝重,几大心腹被他批评的脸都绿了,毕竟郁文骞昏迷了一年,他们都有些松懈,如今郁文骞忽然醒了,找他们要业绩,他们拿什么来交差?再说如今他们做任何决策都要经过郁文鼎和郁阳的手,各方面受限,可郁文骞向来不问过程只问结果,很不客气地质问他们。

谁知,一杯咖啡忽然被端过来。

郁文骞不知为何,脸色陡然缓和下来,眉宇间的狠厉消失无踪,转而唇角带着浅浅笑意。

“谢谢。”

方茴摆摆手,笑着抱着托盘出门了。

郁文骞喝了口咖啡,关门声响起,郁文骞陡然面色一凝,放下咖啡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眼神里的冷厉差点让他们有种要被灭成灰的错觉,变脸之快让主管们惊诧之际,也纷纷好奇,刚才到底是谁,那么不怕死给发火的郁文骞端咖啡?而郁文骞竟然没叫对方出去,反而很给面子地喝了一口。

视频内的钟特助咳了咳,显然猜到这人是谁了,散会后,几个主管都抑郁了。

“钟特助,刚才是谁给郁总送了咖啡?”

“我看那个人对郁总来说挺特别的?”

不像他们,虽然是多年的老部下,却被郁文骞训得怀疑人生了。

钟特助笑起来,故意摇头晃脑:“能给郁总送咖啡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俩人一愣,面面相觑,心说钟鸣这不是废话吗?他们自然知道不是一般人。

“钟特助,能不能具体一点?对方是谁?新来的生活助理?”

钟鸣笑得意味深长:“佛曰,不可说,不可说!”说完摇头晃脑走了。

-

次日中午吃饭时,方茴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那边温玉君哭着让她去一趟,把方茴吓了一跳。

温玉君一向坚强,离婚后方建成对她和方向阳并不好,每个月只按照离婚时法律判的那样,给方向阳一个月几百块钱生活费,这都什么年代了,一个月四五百块钱够养一个孩子?方建成自己住着别墅,一年给方月心的培训费就有十几万,却舍不得给儿子一分钱,温玉君脾气硬,觉得一个月四五百简直是侮辱人,干脆不要那钱,她硬是咬牙坚持下来,凭自己打工找兼职把方向阳拉扯大。

方茴小时候每次见到她,问她累不累,她总是温和地笑笑,说当妈没法赚大钱养活他们兄妹俩,是她没本事,为自己孩子付出是妈妈的天性,又怎么能说累?

温玉君真的很坚强,方茴记忆中她从来没有哭过,接到电话后方茴急坏了,当下往外跑。

郁文骞正好出门,撞上她蹙眉道:“怎么了?”

“我妈给我打电话哭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我去看看。”

外面正下小雨,方茴拿着雨伞跑了出去,郁文骞跟了出来,把她拉住,语气强硬:“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这还下雨呢,我去去就回。”

这天气又冷又湿的,他坐着轮椅不方便,方茴怕他会摔倒。

郁文骞皱眉,声音冷寒,“我是你丈夫,别说是下雨,就是下刀子,我也得陪你。”

“文骞,有司机送我就行,真的……”

“方茴,别跟我说不。”郁文骞皱着眉头把她带上车,方茴原本心里着急,有他在倒也莫名定了心,司机按照温玉君发的地址找过去,等到了那方茴才发现那是一家银行,温玉君淋着雨眼里含泪跟银行的经理交涉着什么,可经理却眉头紧皱,很不客气地把她撵出来,温玉君被气哭了,几次上前找他理论都被人家赶了回来。

“妈,”方茴冒着雨跑过去,“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

温玉君见到女儿,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是妈没用。”

她说话含糊不清,方茴听了很久才明白过来,原来温玉君最近去银行提钱才发现她卡里所有的钱都不见了,明明卡还在她身上,可钱就是不翼而飞,温玉君不会网购,肯定不是网上盗刷的,她来找银行查清楚,可银行的人一推三不知,直接说这跟银行无关,是她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卡,还说她在这里吵影响了银行的工作,要她离开大厅,温玉君说不过他,当下被气哭了,这不,就把方茴叫来了。

方茴蹙眉,跟温玉君一起去找那个客户经理,那人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谁刷你的卡你找谁去,要是每个人卡里的钱少了都来找银行,那我们银行还要不要开门营业了?”

“可我的钱存在你们银行,现在忽然不见了,你不能这样就把我给打发了。”

“这事我们这边已经查过了,是有人转走了,你可以去问问你家里人有没有用你的卡。”

“没有,我问过了,”温玉君急着对方茴说,“你哥不会动我的钱,我查过记录,就是被人转走了,你说我的卡还在我身上呢,谁能把我钱转走?实在不行,我报警了。”

“你报吧!警方来我们会配合调查的。”经理也很硬气。

方茴有些气他的态度,可在国内有些事就是这样,无权无势的人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真的太难了,她想了想还是打电话报了警,警方很快来了,登记了他们的问题,录了个视频,就准备离开了。

“调查结果出来我们会联系你的。”警方公事公办道。

方茴急道:“大哥,这事大概什么时候会有结果?这钱还能追回来吗?”

警员见她也是真着急,便道:“实话跟你说吧,这种案子我们经常遇到,追回来的几率并不大,再说我们这前面还有很多案子堆着,你这个才二十多万被盗刷,前面还有几千万被骗,几个亿的集资案子没结呢,你这个说实话,希望不大,不过我们会尽力调查的,有消息会通知你。”

方茴无奈道:“二十多万是我妈全部积蓄。”

“我们都明白,我们会尽力的。”对方温和道。

方茴知道,几率渺茫,她刚送走警员,就接到郁文骞的电话。

郁文骞透过雨幕,从车里看向她,“你打算怎么解决?”

方茴背对着温玉君,“我打算找几个记者过来播报一下。”闹大了对方应该会给个解决办法吧?

郁文骞似笑非笑,“方茴,你总是忘记,你是郁太太。”

“啊?”

“这种事,何须你亲自去做?”

郁文骞打了一个电话,3分钟后,银行行长从楼上下来,他去了车里,很客气地跟郁文骞交流,郁文骞淡声应对,对方见他不动声色,愈发着急,频频朝方茴的方向观望。

很快,他来到经理面前,批评道:“你怎么解决的?我们银行的顾客,不管大小,只要出了问题银行就应该急客户所急,你看你什么态度!给我回去写检讨!找找自己的问题!”

经理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种事不都是这么处理的吗?现在网购盛行,银行卡经常有被盗的情况,要是银行每个顾客都赔,那银行还营不营业了?这可是行长的原话啊,怎么忽然间就变脸了?

行长怒道:“还等什么?还不赶紧去查,看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是!”

行长说完,来到方茴面前,语气温和道:“郁太太是吗?郁先生已经说了相关情况,这事是我们监管不力,您放心,既然是我们银行的客户,我们会对每个客户负责,调查结果一定让您满意!”

他说了一大堆,最终方茴愣愣地上了车。

等他们一走,行长寒着脸进了里面,经理不解地跟上去,“陈总,这人是谁啊?怎么……”

除了高官富商,行长可从不会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跟人说话。

行长冷着脸,“你说是谁?那女生可是郁氏郁文骞的太太!要是因为这点钱得罪了郁氏,后果你担当得起?”

郁氏?是他想的那个郁氏?经理有苦说不出,他哪知道那个貌不出众的中年女人竟然是郁氏的亲戚?

“那这事……”

“查!彻查!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赶紧把这钱给追回来!”行长也是烦的要命,郁氏跟银行一直有合作,真要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温玉君到了车里也没回过神来,完全不明白银行的人怎么变脸那么快,进了车里,她看到郁文骞,当下责怪方茴:“你看你,怎么让文骞也来了,就是一点小事……”

“妈,这是应该的。”郁文骞语气还算温和。

等回到家,方茴接到银行的电话,说是那笔钱被柜员转走,银行已经在追究对方的责任,钱不日就会原路返回到温玉君的账户,对方还表达了歉意,表示柜员已经被移交给警方。

方茴没想到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边,钱被柜员转走这种事,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

她看向屋里,郁文骞正在泡脚,方茴拿起布盖在他腿上,开始为他按摩。

郁文骞阖眼,语气尽是无奈,“方茴,你不用这样。”

“怎样?夫妻之间相互照顾不是应该的?再说,我也要谢谢你帮我解决这种事,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她原本想如果钱要不回来,就自己把那钱补上,跟温玉君说钱追回来了,可没想到郁文骞的解决方法完全不同,听闻警方也是对这件事很上心,跟之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她的手抚摸着郁文骞的腿,让他原本毫无知觉的腿也变得滚烫,他俯视着她那双柔软的手,视线停顿在她左手的素戒上,这戒指很朴素,也幸亏她的手生的漂亮,倒是无端端衬得这素戒有种别样的雅致,上次他就注意到了这个戒指,这是她和郁阳一起买的?

郁文骞手紧紧握住椅子把手,用了很久才平复住内心的波澜和怒气。

方茴抬眸时敏感地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怎么回事?难道他不喜欢自己为他按摩?也不至于吧?虽然她的手法不算专业,可加上灵气辅助,她按摩起来应该很舒服才对。

再说他早上吻她是假的?这男人,是不是来大姨爹了?情绪起伏这么大?

“文骞?”

郁文骞猛地捏住她的手,声音带着压抑的克制,“方茴,为什么来招惹我?”

方茴眨眨眼还没说话,却见他转动着轮椅转身去了书房。

方茴只觉得他越来越莫名其妙的,前世的郁文骞虽然狠厉,可心思并不如这般难以捉摸,他生气就囚禁她,高兴时就会抚摸着她的头用让她颤抖的声音说:“你也很喜欢,对吧?”

方茴记得她死后,郁文骞处置了郁阳等人,还下令挖出了她的骨灰,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那时候方茴很虚弱,只隐约记得他说:“别以为死了就能摆脱我,方茴,你做梦!”

而后他填了墓地,把她的骨灰摆放在家里,日日看着,却一句话也不说,饶是当时的方茴看了也忍不住后脊发凉,那才是郁文骞,阴沉冷厉,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攥在手里,绝不是现在这样,心思难测。

作者有话要说:我报警,警方就会直接跟我说,你只是损失了几万,有些人被骗几百万几千万, 都没抓到人。

我:……

这里不是黑,在我心里,警察是很辛苦的,全年无休,节假日也还得加班,真心的。

我也不是黑银行,真的!!!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狼的恩赐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能面杀人事件 绝色倾城 我的盖世英熊 至尊箭神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孤身走我路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