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样想着, 方茴的视线故意落在戒指上。

郁文骞坐下, 见她在看口语书, 不经意问:“怎么忽然恶补口语了?”

方茴回过神,手指故意点了点,“文骞你跟我对话试试, 我下个月要去接待外宾。”

郁文骞抬眉,“哪天?”

方茴告诉了他时间, 催促他跟自己练习, 郁文骞便利用自己参加过类似场合的经验, 跟她对了几句,方茴很流利地回答, 她的口音让郁文骞惊讶,他只教了她几个星期,可她的口音竟然渐渐向他靠拢,他学了这么多年, 能说得好是正常的,可她才学了多久?竟然把他学去了八成。

郁文骞竟然懂了当年教他投资的老师是什么感觉了。

方茴抿唇:“怎么样?我这个学生学得不错吧?”

她笑时春意盎然,郁文骞有种想捂住她眼睛的冲动。

“你学得很好。”

“是你教的好。”

“既然你已经学的这么好了,以后你自学就可以了。”

方茴一愣, 她一时得意忘形了, 她赶紧道:“没有,我喜欢你教我。”

郁文骞眼里带着深意, 他沉声道:“你的口音和词汇量都不错,我再教你也是浪费时间。”

“不, 我喜欢你教我。”方茴有些委屈,他刚教多久就不耐烦了?“再说了,你教我,这不也是一种培养夫妻感情的方式?而且你会那么多语言,我要是英语学好了,你就教我别的。”

郁文骞闭了闭眼,方茴的手攀住他的手臂,他拿开,语气略显生硬:“方茴,不要这样,这样我会误会的。”

“我们是夫妻,这样不是很正常?”方茴不懂他在躲什么,又拉住他的胳膊,霸道地说:“不许你再推开我,不许!再说了,你要误会就误会好了。”

郁文骞僵了片刻,阖和阖眼,最终没有推开她。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左手的戒指上。

那是个很素净的戒指,没有任何钻石,只有一个很单薄的细环,看起来极其简单,也亏得她的手柔嫩白皙,手指也细长,配上这样的素环倒是十分相配,衬得这戒指不喧宾夺主,仅仅是她手上的点缀。

这戒指……

郁文骞沉默片刻,没有出声,方茴一直等着他问话,却见他始终没有提起,直到睡觉之前都没有问她戒指的事。

难道她暗示的不够明显?不会吧?今天她差点把眼看抽筋了,一直盯着戒指看呢。

“文骞,这戒指好看吗?”

郁文骞沉吟,像是不经意道:“嗯。”

嗯?就这样?也不问问戒指哪来的?方茴气得差点发出猪叫,可郁文骞很快放下书,自顾自睡觉去了。

-

方茴有点搞不懂他,早餐时她一直在观察郁文骞的反应,可他就像是没看到她的戒指,全程无视,方茴热脸贴冷屁股,不禁叹气,现在跟前世完全反过来,她总觉得这是自己的报应,好几次她都怀疑自己猜错了,郁文骞根本不喜欢他。

早餐时,郁阳也在,郁阳盯着她看了很久,不知在想什么,竟然笑了起来。

方茴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郁文骞的脸色冷了几分。

现在郁家的早餐桌上格外的安静,郁娴自从被郁文骞警告后,再也不敢当面挑衅,当然背地里还会有,只是已经不那么明显,而郁曼一向是不敢出头的,朱引兰和郁文鼎也是沉默是金,很少找方茴的麻烦,总的来说这段时间家里很平静,平静的就好像郁文骞的醒来真的是所有人盼望的一样。

今天周末,方茴没去学校,午饭结束后,方月心竟然上门来了。

老爷子呵呵笑道:“方茴,既然是你妹妹来了,你就带你妹妹转转吧。”

方茴勾唇,“人家未必是来找我的。”

老爷子一愣,“我倒是忘了月心是郁阳的女朋友。”

郁阳看了方茴一眼,否认,“爷爷,年轻时总要试过才知道什么是最合适自己的。”

老爷子点头,似乎认同他的说法,也把他话外音听了进来。

方茴不以为然,试过才知道合适?意思是谁是那个不合适的人?郁阳最近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方茴懒得想,她打算回楼上修炼,正要走,却被方月心给拦下了。

方月心一反常态,竟然态度很温顺,“姐,你最近怎么都不回家看看?”

方茴挑眉,“我回了,去我妈那边。”

方月心不认同道,“爸爸和我妈都在念叨你呢,你好歹也要回去看看。”

方月心拦着方茴不让她走,看来真是找她的?方茴靠在栏杆上看着她,想知道她到底能玩什么花样。方月心被她盯得不自然,她抿抿唇,笑了笑:“姐姐,我这次来就是找你的。”

“哦?”

“你应该知道我接了一部戏。”

“嗯。”而且这部戏还被她的公司抢到手了,方茴自然知道。

“那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女主角被别人抢去了,据说是郁氏塞了人进去。”

方月心一脸丧气的表情看得方茴心情很复杂,想笑又要忍住,原来抢人东西,截胡的感觉这么爽?难怪方月心总喜欢跟她抢东西,但她面上还要故作淡定,“啊?所以呢?”

方月心当然着急,原本她以为自己不管怎么作,这部戏的女主还会是她,说起来她也只是脾气大了点,可她跟导演说的都是实话,那些配角故意跟她作对,抢她的戏,可导演竟然认为一切都是她的错,她承认自己情商低了点,可那时候她以为有郁阳撑腰,根本不需要看他们脸色的,谁知道短短几天时间,一切都变了,郁氏竟然塞了别人进去,顶替了她,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她朋友圈发了微博发了,她所有朋友都知道她要演女一号,现在告诉她她被换了?她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方月心找郁阳,可郁阳总是打太极,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方月心这才怀疑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如今郁文骞醒了,郁家情况不明,可郁文骞的话竟然比郁阳好用,她怀疑自己选错了,当初她就应该听从父母的命令嫁给郁文骞的,可谁知道郁文骞能醒过来呢?

看到方茴过着阔太太的生活,脖子上戴着价值连城的项链,方月心心里直冒酸水,如果当初她没有反对,嫁给郁文骞的话,那么住着豪宅,享受佣人伺候,出入都是豪车,随便一条项链都价值连城的人就是她了。说起来她对郁阳的感情也未必有多深,只认识一两个月,又能深到哪里去?当初不过是为了躲避嫁祸,又觉得郁阳条件好,她再也找不到比郁阳更好的男人,与其陪那些又老又丑的投资人,倒不如陪郁阳了,所以她才咬牙勾引了郁阳,谁知郁阳根本不能为她带来实际的好处。

而她也才意识到,她根本没有那么喜欢郁阳,她只不过喜欢方茴的男人,她喜欢的是把方茴用过的东西,一件件抢到手的快感。

没想到当初她不要的婚姻,如今却让方茴这么风光,她还得来低声下气求方茴。

“姐,”她姿态放得很低,语气也软了下来,“你跟姐夫说说吧,就让郁氏把这个女主给我好吗?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他当了那么多年负责人,肯定有人脉的,你去说一定好用。”

方茴表情复杂,想告诉她这个角色被自己抢去了,想想又忍住了,她咳了咳,“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你姐夫感情一般,他根本不会听我的,他也不喜欢我,对我很冷淡的。”

方月心脱口而出:“你骗鬼呢?他对你不好,不喜欢你,会送你这么贵的项链?”

方茴一愣,下意识摸自己的项链,别说,方月心倒是提供了另一个死路,郁文骞虽然钱多,却也不会多到随便送这么贵的礼物吧?而且那天还是她的生日,虽然郁文骞没有明说,可她总觉得那就是生日礼物。

方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方月心心里不舒服,却还是按捺下火气说:“姐,我毕竟是你妹妹,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你与其把角色给外人不如给我,我要是混好了,以后肯定也会帮你,咱们姐妹俩相互扶持不好吗?再说我们终究是你的娘家人,我是不会害你的。”

这就是方月心来的目的,她跟杜美霞商量好,要让方茴出面,凭她是郁家的恩人,郁家肯定要给她面子的,她说话比郁阳好用。

方茴看着她,眼神讽刺,方月心意识到什么,恼羞成怒,“是,我是抢了你的男人,那又怎么样?要不是我你有这机会嫁给郁文骞?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你必须帮我,否则……”

“否则什么?”方茴挑眉,眼神也冷了几分。

方月心眼里放着冷光,道:“否则我就把你跟郁阳的事告诉郁文骞,我就不信他会不在乎你跟他侄子谈过恋爱。”

方茴浑身冒着寒气,她冷笑一声:“你去告诉吧!我等着。”

看来给方月心的教训还不够,只不过抢了对方的角色,这算什么?方月心显然没被这教训放在心上,竟然还敢来家里蹦跶,竟然还威胁她,方茴忍不住冷笑。

方月心一愣,想拦住她又不知说什么。

方茴只觉得方月心是疯了,三番两次威胁她要把她和郁阳的关系告诉郁文骞,人真是不能有秘密,一旦有了,想方设法要捂着,可秘密是捂不住的,方茴想与其她说,倒不如自己开口了。

她去花园里走走,刚走进去,又被郁阳拦住了,方茴有点烦躁,郁阳到底什么意思?看不得她好?家里这么多人,要是被人看到会有流言的,她看向四周不想惹麻烦。

“你到底想干嘛?”

郁阳急切地想拉她,被方茴躲开了,“方茴,你知不知道郁文骞在外面有情人?”

方茴如被雷劈,“你说什么?”

见她这个表情,郁阳心情很复杂,既高兴方茴介意这事会回心转意,又为方茴对郁文骞的感情失落,她该不会真的对郁文骞有感情了吧?郁阳盯着她,道:“方茴,我不会骗你,你就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只是他在外面确实养了一个女人,对方还是个小演员,长得挺清纯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消息的,你别对他有希望,他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他喜欢的是那个女人,你只是他的冲喜工具,他不喜欢你的。”

方茴有些懵,一时觉得这消息太有冲击性,郁文骞除了所谓的前女友席若晴还有别的女人?而且对方还是个演员?不至于啊,郁文骞也不瞎啊,至于放弃她而选择别的女人吗?她真想让郁文骞说说放弃她的理由,看看郁文骞敢不敢说一个出来。

但她虽然相信郁文骞,却不可否认郁阳的话对她很有冲击力,而且郁阳话里话外暗示郁文骞包养了那个女人,这都让方茴不知所措。

前世她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对他的了解仅仅来自于郁阳的叙述,而她死后,郁文骞没有再娶,再加上他对自己动不动囚禁,她理所当然认为郁文骞是喜欢自己的,难不成不是?可没道理啊,这一世她更漂亮,身材更好,没道理郁文骞上一世不瞎,这一世就忽然视力为0了吧?方茴不信。

要不要问问他?还是得委婉一点?

晚上回去屋里,方茴洗漱好,穿了件红色的丝质睡裙出来,那睡裙长到脚踝,吊带款式,衬得她肤白貌美,方茴对这身打扮很满意,把头发打理好就钻进被窝里。

郁文骞虽然是病人,腿上寒气也重,可总的来说他身上一直很有温度,不像方茴,哪怕是修炼,可到了这种季节身体依旧会冰凉,她下意识往他身边靠,郁文骞瞥了她一眼。

方茴勾唇,“你昏迷那段时间,我去过你开的那家咖啡店。”

郁文骞微顿,放下手里的书,与她每日例行聊天,“嗯?”

“那家咖啡店挺好的,咖啡也很好喝。”

郁文骞唇角微勾,“那是我大学时跟朋友合开的,如今我们都很少过去。”

“你朋友是男性还是女性啊?”

“当然是男的,你认为我会跟女性朋友合开咖啡店?”郁文骞反问她。

方茴唇角勾了勾,眼睛发亮,顿了顿又问:“对了,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郁文骞蹙眉,敏感地察觉到她今天有些奇怪,并且话里有话,如果是其他人,他肯定会有防备,可是面对她,她若是想套他的话,他愿意让她套去。

“我换个问法吧?你觉得我长的怎么样?”

郁文骞竟然笑了,“你自己长得怎么样照镜子就能知道,何必问我?”

“……”这是直男本直了吧?“我希望从你口中知道。”

郁文骞和她对视,他那双黑眸深不见底,里面似乎有许多复杂的情绪,但转瞬便消失无踪,“自然是好的。”

他的说法比较保守,其实他的妻子长相何止是一个好字能概括的?这样的长相若不是有人压着,只怕也是祸患的。

方茴显得疑惑,“那你也不瞎嘛。”

“……”

她又问:“那你觉得我穿这一身怎么样?漂亮嘛?”如果能欣赏,就证明他品味正常。

郁文骞视线下移,从她胸口的雪软上掠过,很快转过头,再也不看她。

“到底怎么样啊?”方茴催促。

“你想听实话?”

“嗯。”

“像个女鬼。”

“……”方茴再也不想理这个直男了。

像这种直男的审美无法挽救了,她穿红裙子像女鬼吗?像吗?

方茴哼哼:“小心哦,女鬼要钻进被窝里了,郁先生要小心咯,小心精气被我给吸干了!”

她说着伸出纤细的手,作势要去掐他脖子,郁文骞无奈地抓住她手腕,方茴挣扎了一下,可两只手腕被他一只手轻易钳住,动弹不得,方茴扭了扭,头发忽然耷拉下来,散在肩头,有种说不出的凌乱美。

郁文骞阖眼,松开她,温声道:“乖乖睡觉。”

方茴穿的睡衣本就是两片布,眼下因为挣扎,睡衣吊带要掉不掉,耷拉在肩膀上,露出胸口一片雪白,再加上她本就长得妖,红唇乌发,再加上这一片白,有种触目惊心的美。

他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方茴莫名脸热,她摸着手腕,只觉得被他摸过的地方,烫的不像话,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没达成,看郁文骞这样,应该不是郁阳那种见异思迁的人,至于审美,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审美虽然偶尔走偏,但基本正常,包养小明星之类的事,方茴总觉得他做不出来,他不屑,也没必要那么做。

她钻进被窝里,道:“好吧,女鬼要睡觉了,施主你也赶紧睡。”

“……”

或许是受郁文骞那话的影响,这一晚,方茴一直在做梦,梦了一夜的鬼,一直到凌晨醒来时头还有些晕晕沉沉的,黑暗中她看见郁文骞正在沉睡,不由嘀咕,都是他乱说话,害她被女鬼缠了一晚上,方茴睡不着便起床打坐,或许是因为灵气滋润导致精气过盛,之后睡觉时方茴老觉得身体发热,就像喝了热酒,觉得浑身热得不行,恍惚中她还看到郁文骞脱光了要勾引她,还特别霸道地解开领带把她捆在轮椅上,他们待的房间四面八方都有镜子,郁文骞这个变态非要逼着她看镜子里的画面,方茴差点要流鼻血……

方茴睡得迷迷糊糊,恍惚间睁开眼,却见自己正躺在郁文骞怀里,想到做的春梦里郁文骞的那些姿势,方茴不由热血上涌,他的味道很好闻,方茴忍不住吸了吸,贪恋他怀里的温度,说起来,真的不知道第一世的郁文骞怎么样了,那一世的郁文骞会不会孤零零一个人?

想到那些,方茴眼眶变得温热,头埋在他怀里不肯抬起,过了会,郁文骞动了动身体,察觉到自己被八爪鱼抱住,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正当方茴以为他会推开她时,却见郁文骞伸手抚摸着她卷曲的长发,方茴身体一僵,下一秒,温热的触感传来,方茴不敢相信地睁开眼,郁文骞竟然吻了她。

虽然只是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可那种吻里珍视的意味却很明显。

方茴继续装睡,却见郁文骞帮她盖好被子,才轻手轻脚地去外面的洗手间洗漱。

他走后,方茴睁开眼,把脸埋在被子里,心里欢喜,他要是不喜欢她才有鬼!

-

次日,乐力伟找了方茴,以往他找方茴商量公司发展的事,大部分是空手而来,可这次他带来了一个大瓜。

某一线女星和某知名流量双双出轨勾搭在一起,一线女星原本嫁入了豪门,开始时经常秀恩爱,现在微博上已经没有互动了,知名流量的女友也是圈内人,是个不太出名的女明星,可因为对方的口碑不错,流量的粉丝一开始不接受,现在慢慢也认同了,这一年,流量开始低调,微博上绝口不提女友,外面经常有留言说着两对的感情都出现了问题,可谁料到,这一线女星竟然和流量有了苟且,且在外面买了爱巢,而乐力伟果然不是吃素的,他拍到了这俩人进入爱巢的画面,看他们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身形样貌无疑是他们了,这俩人据说是在拍上部戏时就在一起了,最近又合作了第二部 戏,等于利用公费谈恋爱。

这样轰动的大新闻竟然都被乐力伟拍到了。

方茴也被惊到了,因为这两个当事人实在太出名,就是那种说出来所有年轻人都知道的那种。

“你也太厉害了吧?你怎么知道他们有爱巢?”

“说来话长,我也是1年前收到的爆料,但那时候他们还没买房子,后来我有一次跟到他们在附近下车,就去调查附近的房源,正好从一个房产中介那打听到,说他们买了这的房子,当时我半信半疑,之后我跟了他们半年,才真正拍到这个料。”乐力伟饿坏了,方茴赶紧掏出张嫂给她带的三明治递过去。

“唔,真好吃!还有吗?”乐力伟吃得连渣都不剩了。

方茴又递了半边三明治过去,给他倒了一杯水,“你也太有毅力了,一跟就是将近一年,风吹日晒,下雪下雨的,你也能吃这个苦?”

“没办法,这是我的工作啊,狗仔就是这样,猫嫌狗弃的,但是这两位要是不做这事,我能跟到吗?圈子里也不乏不炒作认真演戏的艺人,可他们不炒作没有靠山也红不了,这圈子陷入了一个怪圈。”乐力伟吃饱喝足,总算精神起来,不管怎么说方茴都是公司的大老板,这件事还是得和她商量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第一个料,爆不爆你来说。”

“我?”

方茴大概也知道圈内的做法,国内的狗仔一般拿到大料会发个预告信,嗯,就跟怪盗基德的预告信一样,圈内明星看到预告信第一时间知道了这瓜的大概内容,也就有时间做危机公关,通常做法是花钱把料买回去,发预告信的狗仔再拿其他不大不小咖的瓜来凑上,而买回去的钱肯定不少,像乐力伟这次拍到的料,要是被买回去,价格不可能低于五千万。

“你怎么想?”方茴看乐力伟,乐力伟其实不想拿这个钱,怎么说呢,好不容易跟到的,他就想发出去扬眉吐气一把,平常人家不是总说内地狗仔不行吗?他如今是真的拍到了大料,不发对不起自己,他不想要钱吗?也想,可一想到自己日夜跟了近一年,轻轻松松就被人花钱买去,他心里不舒服,再说了,如今公司没有名气,要是每个料都被买去,以后怎么做狗仔?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蜜汁炖鱿鱼 我的前妻们 三个人的双胞胎 亡灵出没在古城 邪神旌旗 安珀志1:安珀九王子 刑警荣耀 无敌储物戒 血腥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