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原以为郁文骞要很久才会给回话, 谁知第二天, 郁文骞就让方茴带人去剧组跟导演见个面, 原来这个导演在国内小有名气,他从来不喜欢被资本控制,对有金主的方月心一直不满意, 更何况方月心还作,在剧组耍大牌, 一会这不满意一会那不满意的, 可方月心这脸还不错, 柔柔弱弱,没有棱角, 演女一号也适合,再说戏已经拍两周了,这时候换角风险也大,所以导演不同意, 只说把人带去剧组看看。

吴蓁蓁的脸只是微调,这几天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她圆脸,笑起来很可爱, 让人觉得心情都跟着变好了, 再加上她演技不错,很有代入感, 方茴对她很有信心。

季宜听到这消息,直接惊呆了, 方茴哪来的手腕和资源,竟然把金主爸爸指定的方月心给踢出去?虽然还没有踢,可这跟踢了有什么区别?不对,如果吴蓁蓁真的演了女主,她们就是金主爸爸的指定人选了。

但这也有点不对,人家金主爸爸都是要陪睡陪喝陪玩的,怎么吴蓁蓁什么都没付出,就空降了女一号?

吴蓁蓁也得知了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去的路上一直很忐忑,不停问季宜,到底为什么运气这么好能得到这个角色?毕竟她真的毫无名气,她甚至怀疑魔力传媒的老总会不会想潜规则她。

季宜叹气:“你别问了,总之待会要好好表现,争取把这部戏的女主拿下来。”

“是。”

“导演是个不喜欢潜规则的人,也反感演技不好的流量明星,待会说话做事都要注意。”

吴蓁蓁被她说的很紧张,他们进剧组时,方月心正在拍戏,也不知道是女配哪里惹到她了,方月心当下冷了脸,停拍了。

“你又怎么了?”导演不耐烦。

方月心皱眉道,“导演,我也不想的,可你看她一直抢戏,台词多说了好几句,刚才还挡了我的脸。”

导演遇到不少难搞的演员,但越是大牌的不管真假,总会顾及面上好看,很少会做出来让人看到,可这个方月心情商真的不够,明明是新人,却仗着有关系,不好好演戏,经常NG,虽然她扮相不错,做个女一号问题不大,演技也还过得去,学院派出身,可这做派真让人受不了。

好比今早,全组等了她4个小时,原因只是因为她要睡美容觉,说不到10个小时她不开工,前天,方月心不想淋雨要替身上,替身替她拍了一整天戏她又嫌替身抢她戏份,至今为止,她就没好好拍过一场戏。

导演莫名烦躁,一甩手,“你不想演就不要演了。”

方月心嘟囔,“导演,真的不关我的事,是这个女配一直抢戏。”

“你哪来那么多事?你说说你今天NG多少次了?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行吗?这戏已经耽误很久了,你耽误一天,全组几十万就没了,其他演员完不成进度就无法去下面的剧组,你行行好行吧?”

方月心很委屈,她是觉得那个女配太有心机,经常抢她戏,多加台词,仗着自己是老演员,一直压制她的节奏,让她舒展不开,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很难受,等戏上映,观众一定会觉得她演技不如这个女配,其实就是这个女配太有心机了,可导演却怪她。

“导演……”她当然不相信导演会真的换她。

方月心心情不好,跑去休息时跟经纪人发牢骚,经纪人在一旁安慰着。

季宜就在这时走上前,笑起来:“导演,我是吴蓁蓁的经纪人,是制片人通知我们过来的。”

正在生气的导演忽而抬头,视线在吴蓁蓁身上顿了顿,又皱眉:“演过戏吗?”

吴蓁蓁乖巧地点头。

“刚才那幕能记住吗?”

“能。”

“那你去试试。”

吴蓁蓁看了眼季宜,紧张地上前,这是她第一次演主角的戏,那个配角她有印象,之前她做龙套时大家私底下议论,就说这个配角很喜欢抢戏,偏偏演戏好,导演不会叫停,这时候主角就很吃亏,如果不是实力派很容易被压制,让对方抢了风头,吴蓁蓁深呼吸一口气,和对方对视,开始走自己的节奏。

她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拍戏时多加点主角的小动作,有自己的小表情,比如说闭眼放空之类的,这样导演会给她镜头时间长一点,另外说台词时要自己压住对方,不要让对方占上风,只要能把握住节奏,让对方跟着自己走,说到底还是要演得好,导演下意识就会弱化配角的存在。

果然,她做的不错,原本脸色阴沉的导演面色缓和了不少,他表情莫名地看向吴蓁蓁,虽然是金主塞进来的,但这个人演技不错,虽然是个新面孔,但很有观众缘,长得也可爱漂亮,是个能捧的,重要的是,比起方月心,这个吴蓁蓁看起来没脾气,人也顺从,如果按照她这个进度,戏应该能在预定的时间内拍完,说不定能把方月心浪费的时间补上。

导演没说什么,让制片去沟通,很快,吴蓁蓁收到了消息,导演让她今天就进组。

原本方月心每次去化妆间都有人来喊,可今天奇怪的是好久没人来喊她,方月心疑惑地走出去,却见一个女演员正站在她的位置上走戏,方月心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错了。

“导演,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月心啊,”导演笑得有些怪异,“你不想演,自然有人愿意演。”

导演再也没说第二句话,倒是制片过来跟她沟通,说是郁氏塞了另外一个演员进来。

方月心一愣,下意识发火,“这怎么可能呢!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拍了这么久,为什么要把我给换了?你们这么大的剧组,想换人总要有理由的吧?”

季宜给方茴全程直播她发脾气的情况,方茴差点看笑了,理由?方月心换掉之前的女主有给别人理由吗?双标何必这么厉害?再说她真以为傍上郁阳就高枕无忧了?郁阳年轻,还嫩了点,难道方月心不知道谁才是郁氏真正的掌权人?昏迷一年又怎样?大佬就是大佬,既然你方月心能靠关系,那她的人也能。

方月心想撒泼发火,可这不是她撒泼的地方,她赶紧给郁阳打电话,那边郁阳接到电话也是一愣,怎么可能?郁氏塞另一个人进去?怎么没人跟他讲?

方月心站在原地,看着所有忙碌的人,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有些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她之前作的太厉害,以至于现在根本没人为她说话,导演也不肯听她讲,制作人还问她要不要跑龙套,如果愿意跑龙套,剧组里还有空的位置。

方月心哪里能受得了这种委屈?她可是郁阳的女朋友,是他塞进组的,难道这些人不知道谁才是剧组的金主吗?没关系,是他们不识好歹,等她找郁阳来兴师问罪,大不了用撤资做威胁,剧组的人一定会抬着轿子去请她,想着,方月心收拾了行李就去找了郁阳。

“你别哭了,我给你问问还不行吗?”

“我怎么能不哭?人家女主都进组了,女一号,还说呢就是郁氏塞进去的,你不是说了要给我找资源吗?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郁阳打电话问了一下,听到那人的名字,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眉头紧锁,“你说谁?是我三叔塞进去的?他跟这个吴蓁蓁是什么关系?”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郁阳握着话筒,听到自己被郁文骞压制住时,不仅不生气,反而隐隐兴奋起来,郁文骞竟然塞了个小明星去剧组,要说他跟这个明星没关系,谁相信?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一定是他的情人,如果方茴知道了这个消息,她肯定会知道郁文骞的真面目。

“郁阳,你怎么了?”方月心哭着问,“我的资源怎么办?”

郁阳打太极,“你也别急,大不了过几天我给你找新的,反正郁家有投资公司,等有好的戏我再送你进去。”

“可是……”

“好了,我还有工作,你先回去吧。”郁阳不耐烦地说。

方月心慌的厉害,她无法理解怎么一天功夫,她就这个金主塞进去的人都能被换掉?郁阳不是郁氏的少东家吗?不是剧组的金主爸爸吗?到底是谁有权利换掉她?方月心只得回家跟她妈妈哭诉,母女俩在一起骂郁阳没良心。

方茴知道时差点笑坏了,谁叫方月心作死来家里威胁她?当她是软柿子好捏,以为她还是以前的方茴?这一世的她不会让方月心蹦跶太久,以为三了郁阳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做梦!

-

方茴当天就收到了吴蓁蓁的短信,因为吴蓁蓁和孟心露在一起训练,俩人关系不错,和方茴也亲近不少,吴蓁蓁激动地说:“方茴我进组了,还是女一号,我们公司对我很好。”

方茴笑起来,对方真的很真实,希望吴蓁蓁走红后也不会忘记今天这份真诚。

“恭喜啊,要加油啊,女一号压力很大吧?我很看好你,等你红了给我签名啊。”

“谢谢你方茴,你真是我的福星,前几天你说我一定有戏拍,现在果然接到戏了。”

方茴发了个笑脸,“等你戏上映我一定会追的。”

“嗯嗯。”吴蓁蓁的脸有点痒,这是做医美的后遗症,想到方茴皮肤很好,而孟心露也透露过说方茴给的药膏可以让皮肤变得很好,她便说,“方茴,你给孟心露的药膏能不能卖我一份啊?”

方茴笑起来,吴蓁蓁是她公司的人,吴蓁蓁有需要她还能不满足?艺人皮肤好在网上被吹爆,以后说不定能接到护肤品的代言,这可都是钱啊,要进她口袋里的。

这也算是间接利用法术为自己赚钱了。

“当然,我做好直接寄给你吧?钱就不要了,怪见外的。”

吴蓁蓁激动道:“谢谢方茴,爱你哦~~”

方茴当晚给吴蓁蓁做了一盒,她观察过吴蓁蓁的皮肤,吴蓁蓁皮肤上有些斑痕,这次她在日本做了一些皮肤护理,不过那些治标不治本,方茴在做药时特地多加了灵气进去,从根本上为她排浊,这样吴蓁蓁皮肤的问题会减少许多的。

方茴做好以后就给吴蓁蓁寄了过去,“不用的时候保存好,不然药效会减弱。”

主要是灵气会散去。

“好的。”

吴蓁蓁这边很快进组了,不出意外,半年时间这部戏就会播出了,等吴蓁蓁红了,广告代言不在话下,下面方茴只要把孟心露的戏给定下来就行。

-

果然,次日一早孟心露就提到吴蓁蓁进组的事,既表达祝福又透露了自己的担心,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接到戏,怕公司给她忘了。

“你不是说你公司想让你走大屏幕吗?大屏幕岂是那么容易走的?你放心好了,你公司既然给其他演员安排了女一号,对你也不会差的。”

孟心露点头,“希望如此。”

陶小雅咬着笔发呆呢,方茴见状,低声问:“你怎么了?”

陶小雅嘀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荀远最近有点奇怪。”

荀远就是陶小雅的青梅竹马,方茴见过两次,是个看起来阴沉的少年,不过长得很帅,美得阴柔危险。

“怎么了?”

“他让我放假别回家,跟他出去旅游,他这几个月总是不想让我回家,可我继父路过这里,要来接我回去,荀远竟然说不坐我们的顺风车,你说他奇不奇怪?”

方茴沉默片刻,前世荀远可是杀了陶小雅的继父,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荀远一辈子都毁了,而陶小雅也陷入双重的自责中,既觉得对不起继父和母亲,也觉得自己害了荀远,没有规劝荀远,只是前世荀远到坐牢也不交代杀人原因,只承认自己杀人了,让人猜不透。

方茴想了想,又道:“既然他不让你回去,你就别回去了。”

她总觉得这个荀远不会害陶小雅。

“可我继父要来接我。”

“你都这么大了,出去旅游怎么了?你不是说想去色达的吗?那就去呗。”

被方茴一劝,陶小雅又动摇了,她就是个很容易动摇的人。“可我继父要来接我啊。”

“让他走呗,既然他只是路过,就让他别路过就行了,而且你毕竟不是他亲生的,得注意点。”

陶小雅不以为然地笑起来,她长得很恬静,柔柔弱弱的那种,有种让人摧毁的美,跟方茴的长相完全不同,却别有风味。

“好吧,那我就答应荀远吧!”陶小雅说着开始发信息。

郁文骞帮了方茴一个大忙,这几天他们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方茴总想着要感谢他。

晚上,她洗漱好坐在床上看口语书,略显心不在焉,眼一直瞄向郁文骞。

郁文骞终于洗漱好,坐进被窝里来。

方茴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前段时间她的婚戒一直没戴,怕同学们会问,他醒了之后她又忙忘记了,现在忽然想起戒指的事,一方面她觉得素戒确实不值钱,跟他送她的礼物比起来实在拿不出手,另一方面她又怕太唐突,郁文骞会不肯戴。

方茴想自己先戴上,等他问起,她就把戒指的事告诉他,再告诉他戒指被藏在那本书里。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郁先生:我太太想要的我都会给她。

方茴:是吗?我想要的你都给我?那你倒是给啊。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

郁先生:……你想要什么?

方茴抛媚眼:你说呢?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万界登陆 斯人若彩虹 极品狂少 仙二代的败家日常 导演是个神…棍! 我杀了他 五大贼王5:身世谜图 超时空垃圾站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再见玉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