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只是想告诉你, 有些事一旦开始, 后面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

方茴蹙眉, “什么事?你是说我们之间的感情?”

郁文骞没有否认。

“为什么要控制?事情该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呗。”

郁文骞阖了眼,不知在想什么,他那双眼里总是有很多深沉的情绪, 方茴每次注视都看不懂他的情绪,更何况他闭上眼了, 方茴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正要问, 他却开了口:“如果你想走,我随时会放你走, 你是因为冲喜才嫁给我,我听说你知道消息时也很生气,这原本对你就极其不公平,如今我已经醒过来了, 我的腿复原的希望很小,而你还年轻,你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我不能让你一辈子被禁锢在这样一个婚姻里, 如果你愿意, 我可以放你走。”

他顿了顿,似有不忍却还是冷硬道:

“我可以放你自由, 你我夫妻一场,哪怕离婚, 我也会安排好你的生活,让你后半辈子无忧。”

方茴抬眸,她眼里有雾气又有妖气,“那我要是不愿意呢?”

郁文骞后背僵硬,眼里情绪莫名,“方茴,你怎么会不愿意呢?”

“我为什么不能不愿意?难道你希望我走?跟你在一起有什么不好?”

“跟我有什么好?”郁文骞反问。

“你帅啊,”方茴理所当然地回答,“你还有钱,这还不够?”

郁文骞深深地看她,言归正传,“我的意思你应该懂,好了,我看你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应该不是发烧了,那我们休息吧。”

说完这话,郁文骞便躺下了,方茴看着他的后背,心里很不是滋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她已经努力在靠近他了,难道这一世他真的不喜欢她了?又或者她穿回来这事改变了事情发展的轨迹?

想了一夜,方茴觉得这是她的报应,你看前世她根本不理郁文骞,每每总想要逃,可他却抓住她不放,把她禁锢在屋里,这一世她想靠近了,他反而把他给推开,男人心海底针,方茴捉摸不透。

不过被他打断,她倒是忘了跟他说电视剧的事了。

次日一早,方茴起床洗漱好,对着镜子观察了自己的身材,最近她虽然没有去健身,却能动就动,身材保持的还不错,皮肤也维持在巅峰状态,黑发白肌,有种夺人心魄的美,方茴勾了勾唇,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

郁文骞已经出门了,方茴在屋里打坐了半个多小时,打坐完浊气排空,前所未有的舒爽,方茴又把最近修炼得来的灵气引到灵草上,经过她这几天的滋养,灵草长大了许多,这样的灵草完全可以做好药了,方茴心情不错,出门时碰到了张嫂。

“先生呢。”

张嫂笑着说:“在健身,我听到健身房有动静,不过先生不喜欢别人打扰,我可不敢进去看。”

郁文骞对旁人都很冷淡,虽然不发脾气,可那种距离感使得大家都很怕他,平常不是必要的事都不敢靠近,但他唯独对方茴却很温和。

张嫂给方茴端了杯燕窝,方茴笑着感谢,其实张嫂对她好也不是没道理,郁文骞不喜欢别人服侍,原本那些护工都被辞退,只有她一个人留下来照顾方茴,是的,她护理的人从郁文骞变成了方茴,而方茴平常很少需要她,张嫂只能发挥余热,没空就弄点燕窝鲍鱼红参之类的给方茴调养,每天出门都要让方茴带上保温杯,全是她煲的补汤。

“太太你得多吃点,我以前在香港的富商家做工,人家天天都要喝汤吃保养品,你看香港人都长寿,这是个好习惯啊。”

“谢谢。”方茴笑笑,把那碗燕窝给吃了,她又去地下室找郁文骞,远远的她听到地下室传来器材锤击地面的声音,郁文骞在干什么?撸铁?

方茴走进去,就见郁文骞正拉着单杠做引体向上,他的那条残腿使不上力,使得他的动作有些奇怪,身体向一边倾斜,没有重心,所以他做动作时很吃力,即便如此,他也在咬牙坚持,方茴看他这样辛苦,很是心疼。

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灵气都传给他,这样他就不用每天自己锻炼了。

仿佛是感觉到她的存在,郁文骞忽然掉了下来,好在他单腿着地到底是稳住了。

郁文骞站直身体,蹙眉,“你怎么来了?”

“我早上起床没看到你,有点不习惯。”方茴实话实说。

她已经无法习惯床的另一边空了一块。

郁文骞脸色稍霁,态度倒是很自然,仿佛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只是起床锻炼,看你睡得正香就没打扰你。”

方茴抓住关键字眼,“嗯?你早上起床还看过我?我的睡姿怎么样?”

她眨眨眼。

郁文骞拒绝和她对视,只低头道,“很差。”

说很差都算客气了,他真是想不到她长得这般,可睡姿却完全与脸蛋身材不匹配,幸好他的床大些,否则掉下来她都不会知道,她睡觉时还喜欢把腿放在别人身上,喜欢卷被子,还总是半夜踢人,有时候睡着睡着就横过来,脚还踹在他脸上,让他无奈至极。

方茴笑起来:“我睡姿应该没那么差吧?”

郁文骞拒绝回答,转身坐在轮椅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他的臂力有所增加,上下轮椅不似开始时那般狼狈,再加上有方茴每天偷偷传给他的灵气护体,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只那条腿还不能动。

“其实你可以试试用拐。”方茴建议。

“我拒绝。”

“为什么?”

他没回答。

方茴又道:“也是,用拐的话太有损形象,不符合你大佬的气势,轮椅匹配多了,有了轮椅,你最多是轮椅大佬,只是加了个前缀而已。”

方茴笑眯眯开着玩笑,果然郁文骞的脸色缓和不少,方茴敢肯定他转身时肯定是笑了。

老爷子见他一天天好转,心情很不错,早餐时跟方茴聊了几句,问她课业如何,听方茴说都在跟郁文骞学英语,老爷子颇为满意,“不错,文骞的口语很正宗,当年为了教这几个儿子口语,我花了不少代价,不过最后只有文骞学了下来。”

其他俩个兄弟不做声,每每这时他们就是背景板,反正郁文骞从小就碾压他们。

“文骞真的很优秀,爸你教的很好。”方茴笑道。

老爷子呵呵直笑,盯着郁文骞道:“我倒觉得文骞娶了你正好,文骞,你赞成爸爸吗?”

郁文骞蹙眉,头都没抬,老爷子笑得更厉害了。

一旁的郁阳脸色阴沉,视线在他们脸上来回几圈,终于一句话没说。

方茴也哼笑两声,早餐后她去了花园里找郁文骞,发现郁文骞正坐在轮椅上听钟鸣说着什么,和钟鸣讲话时的郁文骞显然是个上位者,他极有气势,气场强大,身上有种狠厉的气势,让人忌惮,这样的郁文骞跟前世很像,就好像他要什么,就会弄到手,不择手段也无妨。

似乎感觉到他,郁文骞回头,神色瞬间缓和,方茴抿唇走上前。

“你下去吧。”

钟特助点头离开。

方茴走到他身边,这是她老公,不是外人,她没必要绕关子,再说了,她本就是有所图的,这么明显的企图藏着掖着反而显得心思深沉,郁文骞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她能玩过他?方茴索性就直说了:“文骞,我想问你个事。”

“嗯?”他语气温和。

“我听说郁家投资了一家投资公司,而这家公司最近投资了一部新戏,有这回事吗?”

这种事郁文骞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这种投资公司只是郁氏名下一个不算大的投资项目,郁氏和其他公司合伙注资,再由这公司去投资影视剧或者综艺节目,这种项目他很少参与,再说他昏迷一年,醒来有更大的事需要处理,自然不会过问这种小事。

“我问问,怎么?”郁文骞眼神带着疑惑。

方茴半蹲下方便他俯视着自己,她想了想,沉吟:“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怕你会认为我是那种喜欢靠关系的人。”

郁文骞竟然笑了,“有关系不用那不是傻子?你是我太太,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会满足你。”

方茴抿着红唇,眼波潋滟,“那我就不客气咯?我听说你们郁氏已经塞了另一个演员进组,那个演员就是我妹妹,但是呢,我跟我妹妹关系不好,我爸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的,他们对我都不好,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总之我不想她演这部戏,而我也想要这部戏的资源,想留下来给我公司的一个艺人。”

郁文骞知道她的公司已经有了雏形,目前需要资源,原本他也打算给她介绍的,资源而已,只要她要,只要他有,他都会满足。

“这是小事。”

“是小事吗?我以为这会让你为难,毕竟方月心可是郁阳塞进去的,郁阳是你侄子啊。”

郁文骞反而盯着她的脸,眼神里有明显的探究,他道:“我说了是小事就是小事,郁阳他只是我侄子,而你是我太太。”

意思是孰轻孰重他分得清楚。

方茴眼里冒红泡泡,只觉得眼前的郁先生男友力爆棚,帅得不要不要的。

“那我等你给我回话?”

郁文骞应了声,等她离开就让钟特助去问了情况,得来的消息跟方茴说的差不多,原本这部戏的女一号是副导演塞进来的,后来郁阳把方月心替换了进去,如今再换一拨,这部戏就是第三次换女主了。

“这会不会不好?毕竟我们跟郁文鼎那边还没有正面对上?”钟特助担心。

“无妨,既然太太想要,那就给她。”郁文骞说的理所当然。

钟特助想说什么又没什么,他怎么觉得郁总这种冲冠一发为红颜的作风跟古代的暴君有点像呢?而方茴也很有祸国妖姬的风格啊,一句话就让男人为她做东做西的,钟特助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不了有钱人的脑回路了,这年头的先生太太都这么会玩?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作者:火车开过是什么声音?

方茴:呜呜呜呜呜~~

作者:对哦,污污污污污污污污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我的莫格利男孩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必须每天和死对头秀恩爱 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尼心似水 三生酒,神仙醋 蝙蝠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