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末, 方茴去了趟公司, 跟季宜交代了几句。

公司现在有总经理在负责, 帮她把关,对方是专业的,有什么事会和她沟通, 那种专业是方茴短期内赶不上的,有对方在, 方茴最起码知道公司的方向该怎么走。

而她知道娱乐圈哪些明星会红, 知道哪些电视剧电影能拍, 她的把关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总的来说, 目前公司运作一切正常。

周末,方茴趁郁文骞没醒,便坐在床上打坐修炼,如果她能修炼到更高的阶段, 那么预知后事也是有可能的,除此外还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郁文骞撑起胳膊起床。

方茴感觉到了他的呼吸,笑着睁开眼, “ 醒了?”

见她盘腿而坐, 郁文骞倒不算惊讶,只温声问:“听爸说你喜欢道家文化?”

“我对道教文化很感兴趣, 要是有可能我还想修道呢,你会不会觉得我这种爱好很小众, 有点难以理解?”

郁文骞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你喜欢修道?”

“是呀,现在道教文化不比从前了,不过我这就是个爱好,没事看看道教的书,画画符,养点草药什么的。”

郁文骞回神,视线里多了多了些难解的情愫,他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你喜欢什么都可以。”

方茴疑惑,“为什么?”

“你是郁太太,我想我有能力支撑得起你任何的喜好来。”

方茴差点给自己老公鼓掌了,大佬就是霸气啊!有底气财大气粗说话就是不一样,方茴眯着眼,笑起来:“那就谢谢郁先生啦。”

郁文骞不自然地咳了咳,“晚上有空吗?”

“啊?”

“我很久没出门了,想你陪我出去走走。”

方茴自然不会拒绝,郁文骞的邀请她怎么会拒绝?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拒绝他了。

下午,司机送他们出去,坐的是保姆车,把座位放倒,郁文骞的轮椅可以直接抬上去,省得来回折腾,方茴扶着他的轮椅,怕路上颠簸他会摔倒,郁文骞也没拒绝。

郁文骞带她去了一家商场,就是方茴上次来的那个,这是郁家的产业,他走进一家奢侈品店的门,柜姐都走过来,虽然门店的品牌并不属于郁家,可郁文骞经常上集团内部杂志,加上之前他车祸受伤,也有人在网上扒他,大家很快认出了他。

郁文骞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大家也是在他车祸后第一次看到他。

柜姐看向方茴,笑着称赞:

“您的女伴真的很漂亮呢,我们秋季出的几款衣服和包,很适合她呢。”

郁文骞眉头间有挥散不去的阴郁,语气还算温和,“有适合我太太的东西都拿出来让她试试。”

柜姐显然很惊讶,不敢相信地看向方茴。

另一个柜姐推了她一下,反应过来,“我这就给您拿,太太身材这么好,长得漂亮气质又好,真的比我们的中国代言人还要好看呢。”

方茴笑着接受她们的服务,想当然,基本上好看的款式她都很适合,郁文骞给她买了不少东西,都让司机拎了回去,临走时柜姐笑道:“郁太太,下一季的新品我们会送到您府上,让您提前挑选,尤其是限量款,肯定会送去给郁太太先挑。”

方茴没想到还有这个待遇,眯着眼点点头。

前世他们从没逛过街,没想到这一世他们竟然这样平和地走在街上,一路上很多路人盯着郁文骞,先是用同情的眼神看向方茴,而后在看到郁文骞的脸时,都面露震惊,探究的视线在他们身上停留了很久,对于路人的想法,方茴没兴趣知道,全程无视。

她推着郁文骞,心里直冒粉红泡泡,郁文骞能打破心理障碍陪她逛街,肯定也做过心理建设吧?但他愿意陪她,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的相处模式跟前世完全不同,郁文骞也在以自己的方式对她好,虽然他不说,可她能感觉到,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不会重复后世的老路?想到这,方茴决定让乐力伟找几个狗仔去拍她身边的人,省得那个害死她的蒙面人还会冒出来。

方茴跟着郁文骞去了一家餐厅,餐厅经理见到他明显惊讶,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郁文骞,竟然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曾经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竟然也沦落带这个地步。

经理不知道自己感叹的是他的腿,还是他这种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但他很快恢复专业,郁文骞可是餐厅的贵客。

“郁先生,包间布置好了,请先生和太太跟我来。”

方茴走进门,却见郁文骞定下了一间视野很好的包间,这个包间有露台,露台外只有玻璃拦着,从这个大厦看过去,可以看到江景和城市的夜景,风景很好。

楼顶的风有些大,方茴的头发被吹乱,她抿着红唇,眼里都是星光。

“文骞,这里很漂亮。”

郁文骞声音温和:“你喜欢就好。”

“我当然喜欢,毕竟这算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吧?”

约会俩字让郁文骞脸色稍显不自然,他咳了咳,“饿了吧?”

服务生要替方茴拉开座椅,被郁文骞阻止了。

他推着轮椅帮她拉开凳子,体贴又绅士,方茴抿着唇笑起来:“谢谢郁先生。”

“不客气。”

郁文骞对食物很挑剔,点的每个菜都很好吃,服务员在一旁介绍着这些食材的来历,什么牛肉是澳大利亚运来,生蚝是法国空运来的,芝士是意大利的,火腿是西班牙的,方茴尝了一口,确实口感很不错。

经理给生蚝挤上一点柠檬汁,再倒上法国mignonette sauce,他道:“这些生蚝从法国捞起来空运到餐桌上也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非常新鲜。”

方茴很给面子地点头,郁文骞可能嫌他吵,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边上是一大面玻璃窗,外面是迷人的夜景,晚风徐徐,方茴的心也跟着轻松起来,其实城市的风景不算好,在修仙的世界,大山大水聚满仙气,茂密的植物、巍峨的山脉、潺潺流水,那些是美到极致的风景,可奇怪的是一个人看风景哪怕风景再美,也不觉得特别,倒是现在,两个人就这样坐着,倒让她觉得难忘了。

一顿饭吃完,郁文骞抬眸问:“味道如何?”

“你的品味肯定是好的。”方茴吹着彩虹屁。

郁文骞竟然露出淡淡的笑意,他掏出一样东西送到她面前,方茴略显惊讶地打开这个盒子,却见一条粉钻项链安静地躺在里面。

这条项链……方茴眼眶有些热,前世他就送了这条项链给她,但那时候的她肯定是不想要他的东西,从来没戴过,他竟然送了一模一样的项链给她,只是时间提前了2年多,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的口味很难改变?

郁文骞帮她戴上,这颗心形的粉钻近乎完美,镶嵌的链子接口做到了粉钻背后,链子很细,从前面看,就好像一颗粉钻孤零零悬在那,衬得她胸口更为玉润晶莹,泛着淡粉色的光泽。

方茴眨眨眼,抿唇笑了:“你为什么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

郁文骞语气很平常,像是送的不是一颗心形项链,而只是一颗心形的石头。

“第一次给你过生日,身为郁太太,你值得这样好的东西。”

方茴眨眨眼,“仅仅是因为我是郁太太的关系?”

郁文骞顿了顿,敛眸道:“嗯。”

方茴有些失望,很快又振作起来,今天的气氛很好,她不想有不高兴的事情发生,哪怕他现在没有爱上她,以后也总会爱上的,就像这条项链一样,他的品味绝不会变。

她笑起来:“我希望以后你以后送我东西还会有其他原因。”

郁文骞神色莫名,眼里有很多复杂的情绪,方茴一时看不懂。

晚上,郁文骞继续给方茴补习,方茴有些困,偷懒想赖掉,便娇声说:“今天是我生日,就不要上课了吧?”

她钻到被窝里去,明摆着没打算再上课了,郁文骞眉头紧蹙,下意识去抓她,他拉到了她的胳膊,要把她拉出来才发现她穿的睡衣实在太薄,薄的他指尖在她身上游走,都有了中异样的感觉来,手上的灼热传来,郁文骞下意识松开,谁知方茴为了逗他也去抓他,俩人这么一闹,郁文骞没坐稳,整个人倒在了她身上。

俩人离的很近,郁文骞的鼻息呼在方茴脸上,让她浑身热的厉害,气氛十分暧昧,她衣服本就薄,晚上睡觉也爱裸睡,当然顾及到她跟郁文骞还不算熟,里面套了件轻薄的内衣,但即便这样,这么薄的料子,触碰时她能轻易感觉到郁文骞明显的生理反应。

方茴眨眨眼,眼里有明显的惊讶,他该不会是开窍了?想跟她色情一下?

她咳了咳,想说她真的准备好了,便娇声道:“文骞?”

郁文骞却忽然回过神,像是被什么烫到一般,猛地翻过身。

“……”方茴咬咬牙,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人嫌弃了。“文骞?”

郁文骞却像是见鬼一样,转过身,语气淡漠:“睡吧!”

“……”

-

周末过得很开心,方茴没有摘下那条项链,虽然贵是贵了点,可东西本来就是让人戴的,又不是让人放在箱子里收着的,方茴直接戴着项链去了学校,好在学生们都不会看,只觉得方茴戴的项链很大。

项链的长款正好在胸上方,方茴胸部饱满,这项链卡在那实在有些诱惑。

陶小雅咳了咳,在她胸口戳了戳,“哪来这么大的项链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珍品粉钻,价格吓人的那种呢。”

孟心露也疑惑,“这是你老公送的?”

方茴笑着应了声。

“这什么牌子的?”孟心露问。

“不知道,他就算买坨翔我也会喜欢。”方茴说的是真心话。

俩人差点要吐了。“方茴你恶不恶心?你老公买翔给你干什么?太粗鲁!”

方茴笑起来,下午她有课,中午就没回去,直接去宿舍休息,乐雨欣高兴坏了,拉着方茴问东问西,俩人聊了一会,乐雨欣也注意到了方茴的这条项链。

“我说他们在议论什么假货不假货呢,原来是在议论你。”

方茴一愣,无所谓地笑笑:“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就是,自己高兴就好,要我看你这项链挺好看的,不像有的款式很俗的,粉钻外面镶了一圈碎钻,你这种很干净很简约。”

说着,贝蕾进来了,视线在她的项链上停顿了很久,“这项链成色很好,你哪来的?”

方茴如实道;“我老公送的。”

贝蕾没说话,忽而门被摔得哐当响,陆思羽走进来了,同来的还有她的几个好友。

这几个人算是陆思羽的小跟班,平常负责在陆思羽后面吹彩虹屁的那种,每次聚在一起聊得都是什么奢侈品,娱乐圈明星什么的。

眼下她们正在议论陆思羽的项链,其中隔壁班的林巧巧笑起来:“你们都不知道,陆思羽的男朋友对她可好了,前几天陆思羽过生日,她男朋友送了她一条项链,雅克梵宝的四叶草,要两万多呢,我说思羽,你男朋友真是富二代,对你好舍得。”

大家都是学生,平常生活费就一两千,多的三四千这样,过生日送礼物都在几百的档次,陆思羽男朋友送了她两万的礼物,肯定引起大家的议论,陆思羽也很享受这种感觉,笑着说:“他对我没得说,平常很宠我的,还把他的跑车给我开,我们准备毕业就结婚,他们家在市里有房子。”

“好羡慕啊,我和男朋友都付不起单身公寓的首付,你一毕业什么都是现成的。”

陆思羽更有优越感,笑道:“那是肯定的,他家就他一个儿子,以后的财产还不都是他的?”

“还是你幸福。”大家都很羡慕。

林巧巧又问:“对了,方茴,我看你微博提醒周末是你生日,你男朋友送你什么了?”

其实方茴敢把项链带来,就是因为知道同学们不会认得,她能感觉到这条项链的灵气,绝不是普通货色,可同学们知道的品牌都是LV,香奈儿,雅克梵宝这种奢侈品,对这种肯定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她很坦荡地拉了拉项链,“送了我这个。”

林巧巧带头笑了起来,露出很夸张的表情,叫起来:“这么大颗,肯定是假的吧?该不会是从淘宝上买的仿品吧?”

“这肯定是假的呀,真的得多少钱啊?”

陆思羽见方茴的项链很漂亮,原本还有些不舒服,此刻听她们这么一说,当下嗤笑:“送条假的算什么?送不起就不要送啊,打肿脸充胖子算什么?”

林巧巧呵呵笑了,对陆思羽说:“比起来还是你男朋友对你好。”

陆思羽抿着唇,很受用。

乐雨欣辩解道:“怎么也是人家的心意,真的假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思羽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道:“是啊,人家要买假货是人家的事,不过郁阳好歹也是豪门子弟,怎么就送你这么便宜的东西?该不会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吧?最近网上有郁阳跟一个女明星的绯闻,要我看,这男人要是喜欢女人,就会为她花钱?”

狗嘴吐不出象牙,方茴懒得搭理,倒是上铺的贝蕾看了她们一眼,咕哝了一句:“蠢货。”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方茴:老公来吧,我准备好了。

郁文骞:抱歉,我还没准备好。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龙骑战机 他穿了回去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虚像小丑 跪求一腔热血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赎罪 月族3:星际救援 我的弟弟是暴君 阳光下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