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心露已经和魔力传媒签了约, 回学校后她很激动, 拉着方茴说季宜对她很不错, 虽然季宜要带两个艺人,但季宜给她们开过会,因为孟心露长着一张电影脸, 以后孟心露会从影视往大屏幕发展,而吴蓁蓁则会往电视剧女一号发展, 毕竟吴蓁蓁这种圆脸很有观众缘, 俩人路线不一样, 资源上几乎不会有冲突。

公司也给孟心露配了个团队,眼下不少工作人员都是从别的公司挖来的, 自带资源,所以孟心露和吴蓁蓁虽然没有接到什么大戏,却也有了红毯、广告等小的资源,孟心露还挺满足的。

与此同时, 公司请了两个表演老师给她们上课,从演戏到形体,各方面讲的都很专业,孟心露和吴蓁蓁都不是科班出身, 这种讲课对她们来说如及时雨一般, 正是她们需要的,俩人很认真, 每天训练七八个小时,这几天孟心露只要没课就会去公司训练。

“真的好累, 不过为梦想奋斗的感觉,挺好的。”孟心露哀叹。

陶小雅笑起来,给她捏了捏肩膀,“大明星,以后红了可不能忘记我们,你别学那些艺人,一出名就把身边人给拉黑。”

“我是那种人吗?”孟心露翻白眼。

三人笑起来,方茴并没有告诉她们魔力传媒是她的公司,她怕孟心露以为自己是凭关系进去的,而且她和郁文骞的事还没有告诉她们,这时候她忽然有那么多钱成立公司,方茴怕她们会多想。

“对了,方茴你这周末过生日吧?打算怎么过?”

方茴沉吟,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过,婚后第一个生日,她想跟郁文骞一起度过,可郁文骞目前的情况,显然是不适合出门的,再说郁文骞自尊心很强,平常上轮椅都不让她看,要他出门为她过生日,简直无法想象。

陶小雅疑惑:“你跟不跟你老公一起过?”

“不一定。”

俩人对视一眼,“不是吧?婚后第一个生日是很重要的,一般来说是要家里请吃饭的,你老公不给你过生日,你父母肯定会不高兴吧?”

她们倒是提醒了方茴,方茴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忘记把郁文骞醒来的消息告诉温玉君和方向阳了,她拍拍脑袋,赶紧编辑短信告诉温玉君,温玉君的电话很快打来了。

“女婿真的醒了?”

方茴笑起来,“是,有机会我把他带回去让你见见。”

结婚到现在,温玉君还没见过郁文骞呢,不过方茴记得第一世时,郁文骞对温玉君很客气,为了怕她辛苦,还给温玉君找了清闲的工作,工资也高了许多。

听说女婿醒了,温玉君很激动,“那女婿接不接受你?有没有反对这门婚事?”

郁文骞条件很好,昏迷前掌控着大公司,这样的人要是看不上方茴,再把方茴给踢开,那方茴结过一次婚被扫地出门,岂不是很亏?

方茴笑起来,“没有的,妈,你放心吧,他不是那种人,就算他反对……那也没关系。”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怎么就没关系了?妈今天就去看女婿,我到底是他丈母娘,不去的话于理不合。”

温玉君说到做到,晚上就和方向阳一起拎着礼物来了,老爷子见她有心,态度也很和气,俩人聊了很久。

温玉君抱歉道:“都怪方茴不会做事,今天才打电话告诉我,我要是早点知道,前几天就来看女婿了。”

老爷子笑起来,“文骞刚醒,方茴这几天一直给文骞按摩腿,照顾文骞,还得上课,肯定是忙忘记了。”

温玉君见老爷子喜欢方茴不像是假的,倒笑起来,“方茴年纪小,平常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老爷子您只管把她当成亲闺女一样训,文骞现在腿伤没好,方茴这个做老婆的多照顾点是应该的。”

她说话温言和语,看起来也面善,老爷子对这个亲家母印象不错。

“方茴实在是没法挑剔,就凭她对文骞这份心,这世上挑不出第二个来了。”

女儿婆家人对她满意,温玉君这个当妈的才放下心来,当下张嫂端了燕窝给方茴,她笑眯眯道:“太太多吃点燕窝,这燕窝啊补身体,你跟三少爷多加加油,争取早点给老爷子生个小孙子出来。”

方茴差点呛到。

老爷子哈哈大笑,当下电梯响了,方茴抬眼,就见郁文骞竟然换了件西装出来见客,他穿西装是真帅,差点把方茴给闪到。

温玉君下意识站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婿,原以为女儿说的都是安慰自己的,以为女儿嫁了个歪瓜裂枣,现在见到郁文骞长得这么英俊,气度不凡,虽然坐在轮椅上,可教养气质骗不了人,现在看,方茴说喜欢郁文骞倒不一定是假的。

温玉君笑起来,“这就是文骞吧?”

方茴笑嘻嘻点头:“嗯,这是您女婿。”

“……”

一旁的钟特助想笑,郁文骞倒是神色如常地点头,“妈。”

钟特助更想笑了,郁总一向是上位者的姿态,何曾这样认真地讨别人欢心?

这种女婿见丈母娘的紧张感,原来每个男人都有了,看来郁总也不能免俗。

温玉君笑起来,“今天方茴刚告诉我你醒了的消息。”

说完瞪了方茴一眼,“我这不就连忙赶过来了,你醒了就好,等我向菩萨再多求求,你这腿肯定也能好起来。”

方茴叹气:“文骞醒了,我这不是高兴忘了吗?”

郁文骞的声音温和些许,“谢谢妈,因为我身体的关系,方茴出嫁时不够风光,回门也没人陪着,让她受委屈了。”

温玉君哪里会记挂这种小事,她连忙不在意地摆手。

“嗨,那些都是形式,在一起过日子不用计较那么多,你们俩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文骞,这是我哥,我哥对我最好了。”

方向阳笑着上来打了招呼,他比郁文骞小一些,可看到郁文骞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见识和手腕,方向阳越来越自愧不如,对这个妹夫也越发崇拜,跟郁文骞在书房里聊了很久。

晚上,老爷子留他们吃饭,临走时温玉君和方向阳脸色都不错,显然对郁文骞很满意。

温玉君还偷偷把方茴拉到一边,“那什么张嫂说的话你得放在心上,听说这种豪门都很重视子嗣,你现在已经大三了,明年大四就不用上课,要是可以,生一个也没什么。”

“我才多大?”方茴摇头。

“你要是嫁给普通人,我也不希望你生,年轻人刚毕业经济基础不好,肯定要迟点生对你才好,可问题是,郁家不是普通人家,郁文骞这种情况,老爷子就不希望早点抱孙子?要是跟女婿感情没问题,迟生不如早生,反正有很多保姆帮你带,你怕什么?”

方茴找了个理由搪塞,“他治疗时用过很多药,也不适合这么早要孩子啊。”

温玉君想想觉得有道理,“反正你要放在心上。”

晚上方茴想着温玉君交代的事。

嗯,在她的滋补下,郁文骞那方面肯定没问题的,他可是吃了含元丹的人,只是他们虽然天天睡在一张床上,可白天她上学,俩人碰面的时间很少,根本没有时间培养感情,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了。

方茴想着,拿着英语书,故意靠过去,“文骞你从小在外读书,英语很好吧?”

郁文骞回头,目光沉沉地看她。

方茴装作没看到他的打量,“我懒得查字典,你看这个词什么意思?”

郁文骞看了一眼,“anesthesiologist是麻醉师的意思。”

“啊?原来如此啊,文骞你的英文好,法语怎么样?”

郁文骞很注意措辞,“还行。”

方茴似乎有些失望,“就只是还行啊?”

郁文骞一顿,“其实我英语和法语还不错,跟法国人谈生意问题不大。”

方茴眼神一亮,崇拜地看他,虽然她现在看过就能记住,可她要不是有法术,根本做不到郁文骞这样,什么都能做到精通的程度。

她崇拜的眼神让郁文骞略显不自然,“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是英语专业的,法语是我的二外,但我这两门课都不太好。”方茴示弱。

额,撒谎骗自己老公不算犯法吧?这是善意的谎言,善意的。

郁文骞果然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请老师。”

方茴眯着眼,“那行啊,你给我请个帅一点的男教师吧?老师要是长得帅,我学习的积极性也会更高点。”

郁文骞面色冷寒,很快又道:

“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教你,我想外面请的老师未必有我的水平。”

方茴有些为难,“这不好吧?我看钟特助每天都来,你工作应该很忙吧?”

“这些你不需要担心,既然我答应了教你,再忙都有时间。”

于是,方茴委委屈屈,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

当晚开始,晚间床上活动从郁文骞听方茴读书变为方茴听郁文骞讲课。

因为郁文骞腿的关系,方茴不去书房,就让他靠在床上,这样他腰不至于太难受,会舒服些。

郁文骞是个不错的老师,发音纯正,说的是标准的英音,也就是纯正的Oxford English,听他说英语有看英国宫廷剧的感觉,方茴每每听到他在耳边讲话,都有种耳朵要怀孕的感觉。

没想到她先怀孕的地方竟然是耳朵。

她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肚子。

郁文骞讲完,又掏出一本法语书,用的不是方茴的教材。

“这是什么书?”

“是法国人的教材,我觉得学外语就需要用当地国家的教材,我们国家教材的编写者都是中国人,总有局限性。”

“你的语言为什么学的这么好?”

郁文骞很认真地回答:“我从会说话就开始学了,孩子小时候学东西很快。”

“也就是说,我错过了最佳学习时间?”

郁文骞一滞,“也不是,任何时候学都不晚。”

方茴笑起来,他有时候给她读课文,她就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其实他说完一次她就记下了,可她偏偏装作不会,不会发小舌音,郁文骞每次都要给她纠正许久,方茴经常耍赖,可他在教学时非常严格,她要是不会他就一直教,简直比老师还严厉。

一开始方茴是打算拉近跟他的距离的,现在倒好了,整天都在学习,哪有风月可谈呀?

郁文骞讲了几句,很久没听到身边人说话,他转头一看,却见方茴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她那双眼睁开时都是潋滟风情,如今闭上了,显得没那么勾人,只红唇微微张开,有种诱人的光泽,而她的低胸吊带长裙将她胸口的春色悉数展现给他,从这个角度看,她的白软曾在他手臂上,有种烫人的温度。

郁文骞的呼吸急促起来,他不禁苦笑,为自己失控的样子。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再见玉岭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 我和你的笑忘书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第七重解答 在忍界成了水影 埃及十字架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