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心情不好, 去了趟厨房, 郁娴故意走到她后面, 恶劣地笑道:“你一定没想到自己只是个替身吧?”

方茴蹙眉,“什么替身?”

“就是席若晴,你没发现你们有几分神似?”

方茴眨眨眼, “啊?她有我漂亮嘛?”

“……”

郁娴深呼吸一口气,真怕自己哪天被这个方茴给气死, 郁娴最烦她这样, 自信的不像话, 可偏偏方茴的颜值无可挑剔,郁娴每次被她堵得心里心里不舒服。

“你应该看到了, 若晴姐很喜欢穿红裙子,人家都说她把红裙子穿到了极致,而你不管是穿衣风格还是发型都跟她很像,我猜三叔肯定是有一种移情心理, 把你当成她的替身,所以你别得意,仿品永远抵不过正品。”

方茴歪着头,认真地想了片刻, 她和席若晴的穿衣风格确实有些像, 可说像又不至于,毕竟绝大部分女人都会穿紧身裙和高跟鞋, 不过她们的发型、打扮、眉眼间的神态倒有几分相似。

郁娴见她沉默,愈发得意了, 她娇笑起来:“你有自知之明是好的,我三叔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别以为自己真的能飞上枝头变凤凰,野鸡就是野鸡,这是怎么都改不了的事实。”

“是吗?”方茴笑眯眯看着她,表情愈发温和了。

郁娴蹙眉,忽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方茴下一秒对着电梯口方向喊:“文骞,郁娴说我是野鸡,我要是野鸡你是什么?野公鸡?”

郁文骞从电梯里下来,郁娴见状,吓得要哭了,急忙摆手:“没有,三叔你别听她胡说,她污蔑我。”

郁文骞面色阴沉,那双深眸注视着郁娴,冷冷淡淡道:“如果学不会说话,也学不会尊重长辈,那就去女校待几年,美国女校校风严格,注重礼仪和教养,你进去应该会收获不少。”

郁娴最怕去这种女校,这种女校都是寄宿制的,周末出来都要家长打报告,进去那种学校哪里还有好日子过?而郁文骞说一不二,连老爷子都得听他的,郁娴真的怕了,当下被吓哭了。

“三叔,我再也不敢了,你别把我送走。”

郁文骞坐在轮椅上寒着脸,冷声道:“对方茴道歉!”

郁娴哪里肯?可她不敢忤逆郁文骞,当下咬着牙,含泪道:“对不起。”

“声音大点!不会好好说话?我看你刚才骂人口齿很利索!”郁文骞眸色冷沉。

郁娴被他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低着头,委屈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郁文骞这次终于没挑剔,郁娴转身跑了。

等她走,郁文骞看向在厨房里假装忙碌的方茴。

刚才方茴把糖当成盐放进锅里了。

他坐在后面静静看着,对方完全无视他,直接回屋。

到了卧室,方茴开始给阳台上那几颗草浇水,郁文骞经常看她伺候那几颗草,就好像那些草是她命根子一样,在草身上花的心思比他多多了,他眉头紧皱,在想那几颗草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他几次想说话,方茴却不给他一点机会,转身就走了,郁文骞就像是个被老婆冷落的男人,推着轮椅心酸地等她回头,然而她看都不看她,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郁文骞阖了眼,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十分棘手。

终于熬到了晚上,理论上来说每晚他们都会共读一个小时左右,可今天她不往他身边凑了,也不缠着要他讲量子物理,表现得着实奇怪,郁文骞并不明白。

方茴抱了个抱枕,戴上粉色丝质眼罩,撩起海藻样的头发,背对着郁文骞睡下。

她还在想替身的事,虽然她觉得郁文骞没有那么无聊,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要是真的不想要她,多的是办法把她撵出郁家的门,再说第一世,她死后他也没有娶席若晴。

可她还是介意的,她怕郁文骞真的喜欢那个席若晴。方茴想着心事,翻来覆去睡不着。

郁文骞睡得更不踏实。

她的头发很香,不知是用什么护理的,每到夜里这种香味总会不停钻入郁文骞的鼻子,防不胜防,那浓密的头发缠绕着他的下巴,绕的他心烦意乱。

从他醒来,她一直主动靠近,今天是第一次,她离他这么远,就好像这床上硬生生被她睡出一条黄河,原本暖和的被窝,倒显得清冷了几分。

黑暗中,郁文骞阖上的眼睛倏地张开,那双黑眸不知在看什么,半晌,他低声道:“我跟席小姐是清白的。”

说完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这种小事他有必要解释?

再说她也是逼不得已嫁给他,知道他要残废一辈子,她要是聪明就该早点躲开,省得纠缠不清。

方茴似笑非笑,“郁娴说我跟席若晴长得很像,还说我是她的替身。”

郁文骞眉头蹙得更紧,声音一沉:“郁娴眼睛不好,你也眼睛不好?你觉得你跟席若晴像?”

“我觉得不像,但我们发型很像,也都喜欢穿红裙子。”方茴挑眉。

“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烫什么头发穿什么衣服,而在于烫这种发型穿这种衣服的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把席若晴当成模板?”郁文骞眼神冷淡。

方茴后背一僵,她拉下眼罩睁开眼,装作不经意道:“听说她是你青梅竹马的前女友?”

郁文骞蹙眉,语气极有压迫感,“你听谁说的?”

“你侄女。”

他似乎不高兴,“我没有所谓的前女友,以后遇到这种事,可以直接来问我。”

方茴唇角勾了勾,也不知自己在笑什么,幸好周围没光,否则都要被郁文骞看了去。

她躺平了,装作很自然地哦了一声,“那青梅竹马总是真的吧?”

“我从小就被送去国外读书,跟她见面的机会并不多。”郁文骞蹙眉。

方茴又哦了一声,一副自己很大度的样子,“是不是都无所谓,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

她又拉上被子,像是怪他多事,说:“赶紧睡吧!以后不要在床上聊别人,扫兴!”

“……”

郁文骞无力地阖上眼,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生平还有人能让他这般无语的。

-

周一一早,孟心露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她不敢相信地喊道:“什么?魔力传媒?可我没有投简历给魔力传媒啊,啊?你们在星辉的海选现场看过我?”

孟心露放下电话,还是懵的,她不敢相信地问:“方茴,你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陶小雅啪的一巴掌打过去。

“哎呀,好疼!”

“不是做梦。”

孟心露瞪她一眼,嘴上却还是笑,她竟然接到了传媒公司的邀请,要她去公司详聊,只是这什么魔力传媒,她怎么没听过?

“会不会是骗子呢?”

“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

方茴回过神,抿唇笑了,“你看她说的这个地址,XX大厦,一般骗子不会租这么贵的办公大楼,骗子租的都是郊区偏僻的大厦,再说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多找几个人去。”

孟心露激动地点头。

与此同时,正在剧组跑龙套的吴蓁蓁也接到了这个叫季宜的经纪人的电话,对方称看过她的作品,对她印象深刻,想跟她签约,把她作为公司主力艺人去捧,吴蓁蓁要被砸晕了,又觉得幸福来得太快实在不真实,她找人打听了几番,没人听过这个叫魔力传媒的公司。

不过她偷偷去看了一次,魔力传媒虽然是新成立的,却已经有工作人员上班,不像是三无公司。

吴蓁蓁还是觉得不真实,像她这样的万年龙套,真的有希望成为季宜口中那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一线流量,当红小花,未来影后?不得不说,季宜给她画了一块大饼,可她竟然有点想吃。

吴蓁蓁和魔力传媒接洽好,和季宜碰了头,而后她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因为公司竟然会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负责她,哪怕她现在还是个龙套,毫无名气。

吴蓁蓁知道这是她的一个机会,公司现在刚成立,没有拿得出手的艺人,这样一来她就是公司元老,公司会很重视她。

“臻臻,看什么呢?”季宜走过来。

吴蓁蓁不好意思地笑笑,“看小说呢,这小说挺搞笑的,感觉要是能拍成电视剧也很有意思。”

“什么小说?”

“美食甜文,比较爆笑的那种轻喜剧,女主是个厨师,男主是个极其挑剔的抑郁症患者。”

季宜扫了一眼,笑起来,又开玩笑地把这事告诉了方茴,方茴沉吟:“既然她喜欢,你就把这部戏买下来给她拍。”

“……”季宜以为她疯了,“买下来?”

“就是买个版权,咱们可以找人开发,不过眼下我资金不足,既然这个作者还没有太大名气,价格肯定不高,你给买下来囤着,等有钱了再开发。”

“……”季宜就没见过这样的,为了哄艺人开心,把她喜欢的小说都给买下来了,这太特么霸道总裁了!!

她哪里知道,这部小说在后世取得了非常高的收视率,引起现象级热议,演这部戏的吴蓁蓁也因此直接晋升为一线,后来方茴看过吴蓁蓁的采访,据说那个角色是她费了很多心思才打动了导演,好不容易求来的,就是因为她很喜欢这部小说。

既然如此,方茴直接买下来,留着让她拍。

不过她现在手头所有钱都付了房租,真没钱去买小说,要么把聘礼的三套房子拿去贷款?

没钱的日子不好过,方茴觉得公司其他人都成了嗷嗷待哺的宝宝,而她则负责给所有员工喂奶,一旦她没钱,公司所有人的生存压力都会落在她身上,第一次当老板她真没经验,想到公司运转的事,方茴晚上吃饭时一直心不在焉。

今晚家里没人在,就他们俩人,郁文骞瞥了她好几眼,终于用餐巾擦了嘴,声音慵懒平淡:“那块牛排就那么好看?”

“啊?”方茴戳了戳牛排,一双潋滟的眼像蒙了雾,若有似无的妖气缭绕在她眼角,短短一个字由她嘴里说出来,却有种说不出的风情。

“你已经盯着它看了十几分钟。”

方茴放下筷子,她正在想贷款的事,要是拿房子去贷款,万一被郁家知道了,会不会生出事端出来,毕竟郁娴和郁曼是等着看她笑话。

郁文骞让人拿了个信封来。

方茴看着那黑色烫金的信封,疑惑地看向郁文骞,什么东西还用信封装?

“打开看看。”

方茴打开,一张卡片从信封里掉了出来,拿起一看,竟然是一张银行卡。

“这是?”

“我之前一直昏迷,对你照顾不够仔细,你已经是郁太太,肯定有许多东西需要置办,这是给你的零花钱,没多少。”

方茴看了他片刻,郁文骞目光沉沉与她对视,很快又平静地移开,继续低头吃牛排。

“郁太太,再不吃,牛排就冷了。”

方茴心里百感交集,她可不相信郁文骞是无意的,他肯定知道她的处境,知道她需要什么。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很关心她?方茴笑得真心实意,“谢谢三爷。”

郁文骞头都没抬。

次日,方茴查看了银行卡里的余额,差点把舌头给咬了,郁文骞说是零花钱,她以为最多几十万就了不得了,他要是抠门点,几万也有可能的,但她实在没想到,卡里余额竟然有七个零。

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说没多少。

方茴抱大腿的感觉更强烈了。

-

方茴这两天一直回家睡,没有去学校,乐雨欣几人都很想她,一直嚷嚷着叫方茴回去看她们,还问她是不是跟男朋友在外面同居了。

本年级有几对情侣在外面租房子,乐雨欣一直以为方茴跟郁阳还没分手,所以会有这个猜测。

“我住在家里。”

“你家那么远,你骗鬼呢?”

“真的,怎么说呢,最近有点事,不方便去学校,就住家里了。”

“下个月我们系有个英语演讲比赛,然后我们得配合排练,你到时候一定要留下来陪我呀?”

方茴想了想答应道:“好呀,那我跟家里人说一声。”

早晨天气很好,郁家院子里的绣球花开得正旺,各种颜色的绣球花花团锦簇,方茴赤脚踩在地毯上,俯视着院子里的花,心情好的不像话。

窗台上的几株灵草也开得正好,方茴笑眯眯引了灵气滋养它们,这些灵草招摇着身体,争宠一样舒展着花枝。

床上传来一阵声响,方茴笑眯眯回头,红唇勾起,“早啊。”

郁文骞一抬头,就见穿着吊带睡袍的她,披散着黑发站在窗口,笑意盈盈,眼角还挂着难以遮掩的春色,阳光落在她身上,像是在她皮肤上打了层光,使得她的妩媚风情多了些柔和的意思。

他的妻子很媚,媚得高级,他早有这样的认知。

郁文骞低头道:“早。”

方茴心情不错地哼着歌,从衣帽间拿了套裙子,换好后她拉开衣帽间的门。

郁文骞的视线在她身上扫过,他阖上眼,半晌才道:“你打算穿这样出门?

方茴一愣,低头看了自己的穿着,她今天为求保守,只穿了件较为修身的T恤裙,裙子很长,都到膝盖下面了,因为她身材好,这开叉的T恤裙被她穿出了旗袍的风味,可这也不能怪她啊。

方茴嘀咕:“我这很保守了,为求保守我还穿了吊带袜呢。”

她不说还好,一说郁文骞的眉骨更是突突跳,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吊带袜不穿还好,一穿那大腿处明显有个小突起,隐没于修身的裙子中,更惹人浮想联翩。

“我认为学生还是穿得保守点好,方小姐觉得呢?”郁文骞说完,推着轮椅走了。

“……”得,你牛!方茴气得咬牙,高兴了就郁太太,不高兴就方小姐,呵呵,最好别落到她手上,否则她有的是花样折磨他。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方茴:“记住,以后在床上不要聊别人。”

郁文骞:“嗯,以后咱们聊点更好聊的事。”

方茴:“喂!手摸哪里!!!”

-

郁文骞:听说郁太太打算花样折磨我?

方茴:额?我有说过这样的话?

郁文骞阖眼:我倒是想到几个不错的花样,不如我们试试?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怪物聊天群 他和她的猫 恶魔岛幻想 [慢穿]刺客系统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腐蚀 秘书长2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再见野鼬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