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这一夜睡得很舒服, 身边有个热源, 晚上她下意识往人家怀里钻, 第二天早上又是熟悉的情况,以至于方茴看着郁文骞的黑眼圈十分歉疚,不过他自己说睡多了不想睡, 那被她这八爪鱼缠的睡不着,也算符合他心意了吧?

为了表示歉意, 郁文骞下床时她特地帮忙把轮椅推过来。

郁文骞穿了件蓝黑色的睡衣, 因为长久没晒太阳, 他肤色比一般人白,像个睡美男, 只看人时眼里毫无波澜,冷得像个冰冷的物件。

他低头道:“出去!”

方茴愣了下,“我帮你?”

手刚靠近他的腿就被推开。

“不用。”

郁文骞最近自己练习上轮椅,每每在这时, 他都会把人撵出去,不让人看到。

他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狼狈吧?方茴欲言又止,却还是出去了。

-

方茴在钟特助的介绍下,跟着房产中介看了房子, 这个中介对她很热情, 在知道她需求的情况下,给她介绍了几个办公大楼, 最后中介带她来到一座大厦的30楼。

“郁太太,我最推荐的就是这一间, 这间是几个年轻人合伙成立的音乐版权公司,装修得很现代,但问题是他们几个地点租了,钱掏了,请了专门的设计师,结果公司还没开业,几个合伙人就闹了矛盾,这不,房子就只能转租了,因为他们急着租,价格给的很便宜,且装修都是顶级的,您换个公司名字就能开业了。”中介打开门。

方茴走进去,公司以白银色为主,开放式设计,果然很有设计感。

往里走,几个办公区域划分很明显,足够一个200人左右的公司用。

方茴的经纪公司虽然刚起步,可这种公司要是不成规模也不能让艺人放心。

这里一应俱全,都是新的,装修也有一段时间,味道也散的差不多了。

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这里了。”

中介笑起来:“那先预祝您开业大吉了,您合适的话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方茴爽快地签了合同,又找钟特助给她介绍了几个人,再找猎头公司给她挖人。

她把公司名字定为魔力传媒。

-

公司是经纪公司,最需要的就是经纪人,方茴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季宜?”

“对。”方茴把对方大概的资料给乐力伟去打听,娱乐圈这么多经纪人,乐力伟也不是都认识。

“好,我回头打听一下,有消息了告诉你。”乐力伟笑说。

季宜是一个名气极大的经纪人,当然,是在3年后。

方茴之所以会对她印象深刻,是因为季宜虽然不是科班出生,却很有想法,捧艺人注重长远发展,她手下的艺人都走得很稳,季宜在后面3年捧红过不少人,其中最红的就是吴蓁蓁。

有一次吴蓁蓁在访谈里曾说过,她和季宜是在彼此都不红的时候遇到的,一路扶持走过来,季宜这人很会记得别人的好,因为公司对她有知遇之恩,一直没有跳槽。

乐力伟很快给出回话,说对方仅仅是个小助理,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18线小艺人的助理。

方茴去找季宜时,季宜正在给那个艺人买咖啡。

巧的是,季宜跟的这个艺人竟然就是前几天奚落吴蓁蓁的那个女配专业户,叫什么来着?

殷雪梨?

殷雪梨充其量只是个女配,比起流量明星和一线明星,真真只算是个18线,可即便只是个18线明星,架子却也挺大,季宜把买的咖啡和瘦肉粥送上去,小心翼翼道:“您要的皮蛋鸡肉粥没了,只有皮蛋瘦肉粥,我就给您买了一份来。”

殷雪梨抬头看了她一眼,毫无预兆,猛地把咖啡和瘦肉粥扣在了季宜身上。

滚烫的咖啡和瘦肉粥让季宜立刻哭了出来,她红着眼抖动着身上的咖啡和粥。

剧组有不少人看过来,现场的制片主任似乎想来劝,被制片人拉住了。

殷雪梨冷声问:“你给我买这么烫的咖啡是想烫死我?我让你感受一下这温度,你自己看看能不能喝?还有,我要的是鸡肉粥,你给我买瘦肉粥是什么意思?故意敷衍我是吧?”

季宜低着头,眼里含泪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看你最近很殷勤,对人家女一号嘘寒问暖的,怎么?嫌我这庙小容不下你?你以为一线女星的高枝儿是那么容易攀的?”

季宜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她早上来那个了,正好我撞到,她助理又不在,我就给她找了棉条,就是顺手的事。”

殷雪梨脸色不好看,一旁的经纪人连忙过来打圆场,笑眯眯道:“好啦,季宜你也是的,你看不出来雪梨是怕你走?她这是舍不得你呢,你快给雪梨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季宜含着泪给她道歉。

殷雪梨哼了声。

“快去再给雪梨买一杯咖啡,皮蛋粥要鸡肉的,我们雪梨不吃猪肉你又不是不知道。”

季宜红着眼跑了。

方茴简直大开眼界,这才18线就这么嚣张?前世方茴嫁入郁家后曾经跟几个超一线明星吃过饭,人家态度都很好,语气和顺,为人处世都值得称道,反而就是这种不红的,派头很大。

不过,明星不把助理当回事,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很多明星把助理当保姆一样,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受不了被明星这样对待,所以明星工作室在找助理时,一般都会招刚毕业的年轻实习生,他们嫩,好欺负,对这个圈子存在幻想。

季宜步行到一家咖啡店前,重新买了一杯温的,她擦干眼泪,眼睛依旧红红的,方茴笑着走上去……

半个小时后,方茴送上一张名片,笑眯眯道:“如果你觉得我对公司未来前景的描述符合你的期待,欢迎你来找我,当然,不是做助理,而是做经纪人带艺人,薪酬待遇按照我刚才说的,除此外我会送你一部分干股,条件优厚。”

季宜愣住了,直到方茴走,她都没反应过来,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到底为什么找她。

做经纪人?可她只是个小小的助理啊,说不好听的,助理就跟艺人的保姆差不多,艺人根本不拿他们当回事,季宜甚至帮殷雪梨穿过袜子穿过鞋,要不是因为她家里有重病的父亲,她可能早就离职了。

而经纪人不一样,经纪人和艺人既是同事又是伙伴更是上下级的关系,十分微妙,如果能当经纪人,那是她职业生涯很好的转折点,而方茴所说的条件更是让人心动,高薪加提成加干股,她要是不答应就是傻子。

可问题是,她这样的小助理一抓一大把,方茴到底是怎么知道她的?

-

方茴回到郁家时,家里很热闹,郁文骞的几个朋友来了,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对方穿着one-piece的红色紧身裙,留着跟方茴差不多的大波浪,打扮精致,身材维持的很好,那张脸精致的不像话,挑不出一点差错来,这正是席若晴。

席若晴是国内有名的名媛,偶尔看看秀走个红毯,在时尚杂志上经常有版面,跟她一起玩的也都是圈内人,在各大女明星的微博上出镜率很高,是以她虽然不是明星,可很多人都认识她。

当然,她也是郁文骞的绯闻对象,所谓青梅竹马的前女友。

郁文骞正坐在轮椅上,那些人在一旁聊着什么,他偶尔应一句,很少搭话,不知为何,方茴就是觉得他这样很有魅力,一个聪明沉默又有能力的男人,虽然眉宇间有股阴郁,却丝毫不能阻挡他对女人的吸引力。

方茴心跳如故,耳根热了热,真是奇怪,为什么前世总认为他很可怕?

方茴毫不避讳地盯着自己老公,郁文骞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头回应她。

俩人旁若无人地对视片刻。

张嫂给方茴端了杯冰燕窝。

方茴喝了口,笑了笑,“文骞,有客人来?”

郁娴搂着席若晴的胳膊,笑得很得意,“若晴姐才不是客人呢,她经常来我们家玩,跟自家人没俩样,哦,对了,若晴姐跟我三叔关系很亲密呢,是吧?若晴姐?”

席若晴适时低头,露出不好意思的娇羞,并未否认,把暧昧玩得恰到好处。

方茴看向郁文骞,挑眉,“文骞,你跟席小姐关系很好啊?”

吵闹的客厅忽而安静下来,其他人都尴尬起来,以郁文骞的脾气,是不会回答这种问题的。

方茴注定要失望了。

谁知,郁文骞注视着她,很认真地回答:“席家跟郁家是世交,席小姐跟我从小就认识,长大后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接触不多,这位是裴孟洋,这位是崔明泽,都是我的朋友,以后有机会,我把其他朋友介绍给你认识。”

这话说完,方茴神色缓和了许多。

裴孟洋和崔明泽眼里则有明显的惊讶。

郁文骞这话透露的信息很多,一则承认席若晴跟郁家关系很亲近,可这一切只是因为两家是世交,他们长大后有自己的生活,接触已经不多了。二则介绍了自己的朋友,还说以后有机会再认识其他人,要知道郁文骞从不跟人解释,他们也从未见他用这种语气跟女人说话。

他背后的行事风格完全不是这样,阴沉狠厉才是他代言词。

可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收敛了戾气,行事风格大变,人也温和不少,可见这个女人地位非同一般。

裴孟洋惊讶:“这位是……”

“我太太。”

“……”

俩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结婚的事只有郁家和方家人知道,外面人都不清楚,当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看席若晴的脸色,她显然是早就知道了,明明知道郁文骞结婚了还往前凑,方茴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当着老婆面想三人家老公的女人了。

再说之前郁文骞昏迷时她完全不知去向,现在郁文骞好了,她倒好,出来捡现成的了,世上哪有这种好事?

“以后告诉你们。”郁文骞语气很淡,像是没有继续介绍方茴的意思。

裴孟洋一向没大没小,看方茴时眼里露出一抹惊艳,“小嫂子很漂亮,文骞你艳福不浅。”

“谢谢,你眼光很好。”方茴嘴角噙笑。

裴孟洋笑起来,这女人倒是一点不谦虚,她跟郁文骞脾气差那么多,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嫂子我叫裴孟洋,我知道关于文骞的所有的事,你要是愿意,随时问我。”

方茴抿着红唇笑起来。

他们互动很好,关系融洽,郁文骞的表情却淡了几分,他阖上眼,道:“好了,我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裴孟洋一愣,刚才不是聊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累了?

“我跟小嫂子话还没说完呢。”裴孟洋又笑起来,“文骞你去休息吧,我跟小嫂子聊聊。”

郁文骞声音一沉:“我行动不便,就不招待你们了,管家,送裴少和崔少出去。”

“……”

裴孟洋一脸懵,倒是崔明泽想明白了什么,看向郁文骞时笑得揶揄。

席若晴不甘心他的冷淡,连忙说:“文骞,你累了我推你进去吧?你昏迷这段时间我真的很担心你。”

方茴不乐意了,“啊?席小姐这么担心啊?那文骞昏迷时怎么不见席小姐来看文骞?”

席若晴咬牙,“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国外。”

“哦哦,了解了,在国外度假玩乐对吧?我看到席小姐的微博了,天天都在晒吃喝玩乐的照片呢,真羡慕席小姐你这种单身的人,自由自在,想去哪去哪。”方茴嫣然一笑。

席若晴差点把咬给咬碎了,她语气不好,“方小姐,你别胡说,文骞受伤时,我差点晕过去,实在很难受,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年,彼此间都有了默契,那种感情你是不会懂的。”

方茴承认自己醋了,当然她也没有立场指责席若晴,其实说起来她比席若晴也好不了多少,前世郁文骞醒后她不也一直在他心上补刀吗?只是现在她把他放在了心上,就容不得别的女人染指,这席若晴据说是郁文骞心里极其有重量的前女友,她对郁文骞来说应该是特别的吧?

那种很多年培养的默契,确实是她比不上的。

“我根本不需要懂,”方茴从钟特助手里推过郁文骞,笑得很温和,“那种年少时的感情谁会当真啊?都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那么幼稚。”

席若晴脸色很不好。

方茴说的云淡风轻的,笑容明媚,但是当她把郁文骞推进屋后,转个身,甩了个脸色就去了书房。

哼!她是真生气,什么嘛,竟然还搞了个青梅竹马出来。

明明前世对她那么好,真是大猪蹄子。

他要是真敢对那什么席若晴动心,她就她就……

她就休了他,自己跑去修仙,得道成仙,不老不死不灭!

于是,郁文骞就这样被她扔在卧室里,不闻不问,跟个弃夫一样,就这情况,他哪有脸找人进来服侍他?

她进书房关门的动静很大,郁文骞能感觉到她在生气,他是不是可以理解她有点在乎他?可那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并没有深厚的感情,这场婚姻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置的。

郁文骞阖了眼,手在轮椅上敲了敲,心思飘远。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郁文骞:郁太太你是不是吃醋了?

方茴:吃什么醋?我还吃酱油呢,看不出来吗?我就是不高兴!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十宗罪3 冠军之心 [综]养猫了解一下 山村桃源记 侯卫东笔记5 [综]美味的超级英雄 仙二代的败家日常 ABO白昼边界 我夫君他权倾朝野 太阳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