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把毛巾泡在水里,又小心翼翼地解开他的衣服,在床上躺了一年,郁文骞的皮肤变得愈发白皙,血管清晰可见,脆弱的好似一捏就碎,他身上的肌肉也远远不如从前,好在身材比例好,再加上这张脸,依旧有几分底子在。

方茴很心疼,小心翼翼地擦着他的皮肤,过了会,又把他的裤子扒了。

“…………”

她自己都要无语了,总觉得脱人裤子这事很猥琐啊。

而且郁文骞还穿着内裤呢。

一不小心就被她看光了,方茴脸微红,还好眼下他内裤里很平静,他那双长腿细长匀称,只左腿上有一条十厘米长的疤痕。郁文骞当初出车祸腿断掉,医生说他就是醒了也很难好,不过经过方茴这段时间的滋养,他的身体状况好了许多。

方茴替他擦洗后,赶紧帮他盖上被子,又用灵气将他身体滋养一遍。

这之后,郁文骞的皮肤变得更有光泽,也比之前白嫩精致了。

他腿上的寒气虽然还在,却也在渐渐消散。

摸起来细皮嫩肉的,很舒服。

晚上方茴睡在家里,再一次拥他入睡,方茴莫名觉得踏实,她靠在郁文骞肩膀上,低声说:“文骞,你什么时候醒啊?”

“睡这么久不累吗?”

“我已经找齐了草药,这几种草药服用下去,你应该就会好了。”

-

这几天,温玉君总觉得身体好了许多,她可能是更年期到了,之前一段时间总是觉得困倦爱发脾气,经常一点小事就不开心,脸色发黄,在柜台一天站下来经常腰酸背痛的,可这几天,她一天下来却一点不觉得累,反而神清气爽,面色红润,几个同事都说她年轻了几岁。

“玉君你最近吃什么补品了?该不会是吃燕窝了吧?”卖睡衣的同事走过来。

“我哪吃得起那种东西?吃得起燕窝我还来专柜卖衣服?”温玉君笑着摇头。

那同事也就是随口一说,大家都需要赚钱养家,谁家里都不容易,不然谁来这里工作啊?“我就是觉得你这几天气色好了很多,精神状态也不一样了。”

“是吗?”温玉君愣了愣,她们说的没错,她自己也觉得有变化,可她好像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我也觉得玉君这几天年轻了好几岁,昨天来新货,她自己从楼上把那么大一包货拖上来,竟然也没觉得腰疼。”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呢,玉君这眼睛都好像有神了,就好像气被提起来一样,特别有朝气。”

大家又开玩笑,“该不会是有男朋友了吧?”

大家都知道温玉君离婚了,也知道她前夫不是个东西,不过这个年纪,谁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温玉君脸一红,“谁能看上我啊?我可没那种想法,只想等儿子闺女有后代了,需要我帮忙我就给他们带带孩子。”

等她们走了,温玉君也才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最近真的变得不一样了,那种感觉很难说,就好像回到了40岁的身体状态,整个人都轻松了。

去口袋里掏圆珠笔来写单据时,温玉君忽而摸到一个东西,掏出一看,竟然是一个黄色的小袋子,隐约记得这是方茴给她的,说是什么符来着,她当时没认真听,难道就是这符保佑她越活越年轻?

温玉君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要是一个符就有这么大的作用,那谁还去花那么多钱做美容保养身体?可别逗了。

-

又过了几天,方茴回家时发现上次带回来的那个“捕蚊草”竟然开花了。

而现在,阳台上这8种草药都是仙气满满的样子。

仙气缭绕使得她这间屋子都和其他屋不一样。

进屋后人总觉得浑身舒服,连张嫂都说喜欢在这屋里洗洗刷刷。

长期的灵气浸润,使得这几株药草真正变成了灵草,方茴知道是时候做丹药了。

但炼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什么草药必须要炼成丹药不能直接生吃呢?按理说生吃成分是一样的,在修仙世界炼丹的过程就好比现代制药一样,从各种植物里提出有效成分,去除杂质,最后经过各种资源整合,做成效果最好的药,炼丹也是如此,丹药由不同级别的修仙者炼出来,效果会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差别,价格也差别巨大,可能同样的药,低阶只卖10块钱,但高级修仙者可以卖好几万,因为吃下去功效差别很大。

方茴修仙时也曾靠卖丹药维持基本生活,她炼丹很厉害,在那个世界靠炼丹发了笔横财。

这次给郁文骞吃的就是她炼的含元丹,顾名思义可以聚拢元气,也可在不知不觉中修复人体各种损伤,服用后,伤者的身体就会好起来,像郁文骞的腿伤根本不在话下。

但炼丹需要丹炉,方茴去哪找一个现成的丹炉?

想来想去,她周末又去了一次真元道观。

真元道观和上次比有了明显变化,之前道观里人际稀疏,一个下午也不会有两三人去上香,因为香火不旺,这道观只有归元道长和那小童俩人,可这一次,人迹罕至的道观里有了成群结队的来客,虽然很多人对道观和寺庙分不清楚,却也怀着敬意上乐香。

捐助香火的客人不在少数,上香的客人经常买上香大礼包,这些收入都是归道观所有,总的来说,道观的香火钱不会少。

方茴找了一圈,终于在后院找到了正在种地的归元道长。

归元道长抱着锄头,见了方茴也是一愣。

“道友,你怎么也来了?”

方茴笑眯眯道:“我想借道长炼丹的香炉用一下。”

归元道长噎了一下,丹炉?这是什么古董叫法?除了门口用来给游客点香的香炉,他就没用过什么丹炉。

他捏着小胡子,斜着眼觑了方茴一眼,委婉地提醒,“道友啊,这都9012年了呀!”

方茴不解,眨眨眼,“怎么了?”

“哎呦,我说的你真不懂?这都什么年代你还想着炼丹,主席教导我们,要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你懂吗?别沉溺于幻想,有病就去医院治,靠炼丹是万万不可行的!”归元道长苦口婆心。

虽然他也是道士,可他是正规的学院派呀,上学时要考思想政治的啊!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着炼丹,难不成还想飞升成仙吗?这小姑娘年纪轻轻,打扮也时尚,长得更是漂亮,做个安静的小仙女不好吗?非要飞到天上做仙女去?

想不开!想不开啊!

“…………”方茴哭笑不得,这年头的道长都对炼丹没兴趣了吗?难道道观都没有丹炉了?“道长,我先生病重,需要这丹药,您就行行好吧。”

归元道长后背挺直,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这丈夫病重不送去医院还靠自己炼丹,看这小姑娘年纪轻轻,难不成是为了早点把丈夫弄死早点继承遗产?

归元道长觉得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

他继续苦口婆心,“道友,切不可沉迷于炼丹,你还是把你先生送去医院吧!”

“这不是医院治不好吗?”方茴哭丧着脸,“你看我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医生说他一辈子都是植物人,我这不是为了搏一把吗?反正都这样了,要是治过来不是更好吗?”

归元道长被哭得没办法,这才扛着锄头把她带去后院的杂物间里。

“嗯?”

“这间道观以前有个道长喜欢炼丹,丹炉也在里面。”他把丹炉搬出来,灰尘满天。“你自己收拾吧?”

“还得借您画符的道具用用。”

道长想到之前的符,脸色缓和了一些,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最近道观香火旺盛了一些,他们也有钱把道观修缮一下了。

道长很快拿来道具,方茴拿起朱砂和黄纸,一鼓作气花了几百张符。

“…………”道长简直无语了,肉疼的厉害,“道友啊,你这……浪费纸啊!”

朱砂黄纸很贵啊。

方茴咳了咳,“回头我捐香火钱。”

归元道长:他暗示的那么明显?

方茴把炉子擦干净,又把符纸作灵石,将香炉点燃。

符咒烧起来的火极其旺盛,归元道长看得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不信科学信鬼神。

他在一旁打扫房间,方茴将一张张符纸塞进去,保持火不灭掉。

炼丹需要一定的时间,且产量不多,稍有不慎丹药没有灵气就得全炉废掉。

就是因为难,才珍贵。

而第二世的方茴之所以能靠丹药发横财,就是因为她有炼丹的理论基础。

作者有话要说:道长: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热门: 穿越诸天万界 海上华亭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终结篇 清明上河图密码2 乱世情怀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镜狱岛事件 异界全职业大师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