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药草茁壮成长,就跟养娃一样,很有成就感。

方茴用灵气养着,使得这两盆药草仙气缭绕,完全可以入药了。

可她还有好几种药草没找到,方茴想来想去,打算求助钟特助。

一身西装的钟特助笔直的站着,他盯着那单子上奇奇怪怪的名字,略显讶异,“太太,这是?”

“你可能听说了,我平常喜欢捣鼓点药材,现在还缺了6种药,你能帮我找来吗?”

钟特助受宠若惊地笑笑,“太太您太客气了,先生昏迷后,他手下大部分人都闲着。”

方茴惊讶道:“你呢?你也是?”

钟特助无奈地点头,“现在郁文鼎和郁阳进了公司,我是先生的人,他们肯定要防着我,我虽然还在公司,但基本上是个闲人,也被隔离公司的重要事情之外,其他人也都被相继清理掉,还有一些人投到了郁阳手下,总之,您有事尽管吩咐,我们都闲着。”

“那就谢谢钟特助了。”方茴笑看郁文骞,无比笃定,“我相信他肯定能醒过来。”

钟特助笑着点头:“我也相信。”

钟鸣办事很有效率,两天后就把方茴要的药材送来了。

“只有这5种,不少都是从长白山那边找来的,不过有1种药材,我们打听了很久都没找到。”

他指了个名字,方茴笑着感谢,她找过药材,知道有多难,大部分药材都不是市面上常见的,得去深山老林找才行,偏偏她给出的名字都是修仙世界的,这个世界的药材并不一定还叫这个,所以找起来很麻烦的。

方茴很高兴,她把几种药草养在玻璃窗上。

方茴身上灵气不够,便把那盒翡翠拿了出来,她试着运气把翡翠里的灵气用指尖渡到草药上,很快,那些刚移盆的蔫了的植物都开始挺直腰杆,有了精神,耷拉着的花也抬起头来,花叶聚拢,花型美观,每一盆都仙气十足。

等她渡气结束,翡翠稍显暗淡,方茴也挺心疼的,只能等以后灵气多了,再滋润一下了。

不过药草都长得很好,这七株草药摆的很整齐,仙气缭绕,使得屋子里的空气都好了许多。

如今就剩下一味药草了,等那药草找好了,就可以做药了。

-

这几天吃饭时,那个郁家老二郁文辉总是对着方茴笑。

方茴去厨房盛饭,一回头就见他站在那一脸不怀好意。

方茴顿时警惕。

这郁文辉很色,前世就想勾搭她,都被她拒绝了。

前世郁文骞醒后,这郁文辉不知怎的被人打断了腿,还伤及命根子,据说男人的尊严是站不起来了,到处找医生看病,当时方茴很高兴,心道这就是报应了。

郁文辉作势去抓方茴的手,被方茴躲开。

“三弟妹,二哥这是好心,是想帮你看看手相,你看你是不是想歪了?”

郁文辉自以为笑得很帅。

“二哥学过看相?”方茴挑眉。

她眼里波光潋滟,眉眼间都是春情,明明才上大学,可胸部和屁股都发育的很好,一般人前凸后翘,要是腰粗一些就会显得壮,可她完全没有这样的困扰,那腰一手可握,就更显得她身材妖娆,寻常的漂亮女人郁文辉见多了,可这样的极品还是头一次见到,郁文辉心神荡漾,反正老三都是植物人了,这样的女人守活寡实在是太可怜,还不如让他帮帮老三。

所以明知道外面还有人,他依旧上来撩拨了,就是被她勾得受不了,浑身上下都勾人。

郁文辉闻着空气里她的气息,下面早就有了反应。

只觉得空气燥热,很想把她按在身下驰骋。

方茴眼神渐冷,第一世的她性格懦弱,吃了闷亏也不敢声张,这郁文辉见了就更爱占点嘴上便宜,让人恶心,可这一世,方茴不会怕他。

方茴当下笑起来,她这一笑,郁文辉更觉得她风情万种。

谁知方茴却冲着外面叫嚷起来:“爸,二叔说要给我看手相。”

屋外的老爷子等人都在准备吃饭,听了这话,老爷子当即站起来。

郁文辉急了,连忙说:“爸,我最近跟大师学了看手相,就是随便问问。”

他一向是个风流的,老爷子早受不了他那一摊子破事,一见到女人腿都站不直了,可他招惹谁不好,竟敢招惹文骞的老婆?

“哦,那你来给我看看?”老爷子声音冷着。

“别别……弟妹要是不接受就算了,我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郁文骞悻悻地离开了家。

老爷子安慰了方茴几句,也没把事情闹大,都是一个屋檐下的,闹太大对方茴的名声没好处。

方茴也没说什么,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儿媳妇,就是儿子再混,这当爹的总不能把儿子给扔了吧?

她得认清现实。

方茴和陶小雅孟心露约好了回校时间,就准备收拾东西早点回学校。

收拾箱子时,她打算去找个刀把衣服吊牌拆掉,谁知刚到厨房就听到有几人议论。

“你说那个方茴为什么非要急着回学校?我搞不懂了,郁家这么大,她非得回去住宿舍。”

“这你就不懂了,”朱引兰的声音传来,“人家还年轻,正是大好的年纪,跟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植物人,那不是天天独守空房?”

其他人都笑起来,“那照你这么说,这三太太是为了出去会情郎?”

“难说,看她长得一副妖精样,保不准就爱勾搭人,不然身上哪来的妖气?要我说这也正常,毕竟她是因为冲喜才嫁进来的,你还指望她真能守着郁文骞一个人守一辈子?”

另一个人低声说,“难道三少爷真的醒不过来了?医生不是说他有好转吗?”

“医生说的话能信?那可是郁家的家庭医生,肯定要哄着老爷子,当初为了给他做手术,老爷子把全世界的好医生都找来了,当时所有人都说这人肯定是植物人,醒来的几率很小,要我说,这方茴啊想在外面勾搭别人也正常,总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吧?哎呦,只要不把事情闹大,那郁文骞哪里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人戴绿帽子?”

“太太你小声点,要是被听到可不得了。”

“怕什么?”朱引兰笑起来,“要不了外面的人勾,就说这家里不是有个现成的出轨对象?”

“您是说……”

“那郁文辉平常就爱勾勾搭搭,我看过他外面几个女人,都是方茴这种妖里妖气,身材好屁股翘的,还有脸,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他就喜欢就这种款的,你们二少爷最喜欢,哎呦我看他最近眼都直了,这郁文骞躺着醒不来,就算他真怎么了,老爷子又能说什么呢?”

朱引兰过了嘴瘾,越说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笑得正开心呢,忽然对面那几个人脸色都不对劲。

“你们怎么了?什么表情,看把你们吓得……”话音刚落,一回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方茴。

朱引兰的笑僵在了脸上。

方茴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进了厨房。

“让开!”她嘻嘻笑着。

朱引兰一顿,下意识后退一步。

方茴面色如常地穿过她,拿起桌板上的菜刀。

朱引兰整个人都不好了,被吓得脸色苍白,她下意识后退一步,笑得尴尬,“三弟妹,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刚才那话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茴笑眯眯地盯着菜刀刀刃,胳膊刚抬了一下,朱引兰缩着头吓得差点叫出来。

方茴啧啧两声,同情地看向她,“大嫂,看你这吓的,我就是拿个菜刀又不能怎么你,难不成我还能用这刀砍大嫂不成?”

朱引兰的脸陡然红了,“三弟妹,呵呵,有话好好说,我就是开个玩笑。”

“是得好好说,就看大嫂给不给我机会了。”方茴说完,趴在她耳边低声笑笑:“其实吧,这家里我能勾引的人可多了,可不止郁文辉一个,你这么说真小瞧我了,我要是勾,怎么也得勾你男人还有你儿子那种类型的啊。”

朱引兰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什么?”

方茴笑眯眯地拍她肩膀,“看大嫂吓的,我也是开个玩笑,幽默,幽默懂吗?哈哈哈哈。”

朱引兰笑得别提勉强。

-

方茴没想到还能再回到学校,她笑着看向不远处的学校大门,觉得格外亲切。

“太太,我帮您拎到宿舍去吧?”

方茴笑着摇头,“您回去吧,我自己拎。”

“这不好吧?”司机略显局促,开车拎东西都是他们司机的工作,怎么能让方茴自己动手?再说郁文骞昏迷后,他的工作本来就少,再这样下去,离辞退不远了。

“没什么不好的,东西不重,我也不想太引人注意。”

司机这才答应下来,“您需要用车随时给我打电话。”

方茴答应着,她今年读大三,英语专业,郁阳是她的学长,今年大四,大四生已经开始实习,不需要经常来学校,方茴进了宿舍,一个短发的女生喊道:“终于来了一个,不然一个人太无聊了。”

方茴笑笑,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你早就来了?”

“我家是外地的啊,昨天就到了。”

当下,一个长发女生走进来,她很瘦,身子也窄,一条吊带裙显得身材凹凸有致,脸上几乎没化妆,只擦了大红色的口红,烈焰红唇,美得惊心动魄,方茴记得她叫贝蕾,长得很漂亮,隐约记得以前贝蕾跟自己就处不到一起去,方茴活了两世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看不惯自己。

贝蕾把包往床上一扔,开始收拾东西。

“乐雨欣,这是你的包?”

方茴想起来,短发的叫乐雨欣。

“不好意思啦,我现在就下去拿。”

“我拿给你。”贝蕾说着拿出新的床单铺上。

方茴的床也收拾好了,只是一个暑假过来,蚊帐上都是灰,她爱干净,赶紧把蚊帐拆下来洗了,方茴刚打开水龙头,门有一次被推开。

一个穿着白T恤牛仔裙的女生走进来。

她背着LV的包,踩着高跟鞋,耳环、项链、手链戴的齐全,方茴对她有印象,这是陆思羽,陆思羽是本地人,家庭不错,父母在她上大学时就给她买了苹果电脑和一辆入门级的宝马车,虽说这配备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在刚上大学的学生眼里,无疑是有钱人了。大家背地里都说陆思羽是千金大小姐。

方茴把蚊帐泡在那,先去打水,陆思羽见了,笑着把水瓶递给她,“方茴,帮我打一瓶?”

“好啊。”方茴自然地接过她的暖水瓶。

陆思羽满意地点点头,又继续躺在床上听歌。

等方茴把水打回来时,就见她的盆里多了个蚊帐,她疑惑道:“谁的帐子怎么放我盆里了?”

陆思羽探出头来,笑道:“是我的,你在洗蚊帐,顺便帮我的也洗了吧?”

方茴蹙眉,觉得不对劲,哪有这么顺手的事?

她刚想说话,陆思羽又开口了,“对了,方茴,这学期的选修课你选了吗?没选的话顺便帮我也报名吧?我就跟你一样,这样以后咱们一起去,我要是不想上课,你就帮我举手打卡吧!”

她笑着说完就躺下,跟她男朋友视频去了。

一旁的贝蕾嗤了声。

方茴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头,却见她躺在那,看都没看自己。

方茴愣了愣,慢悠悠把蚊帐拿了出来。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热门: 剑娘 君心可容妾 我在古代搞科研 吴承恩捉妖记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倾城之恋 殡葬人的秘密 放不下 裙带关系 刺客信条:大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