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把自己需要的草药品种写下来,准备出去找一下,谁知刚出门却接到钟特助的电话,说是老爷子住院了。

方茴赶紧让司机送她去医院。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司机小声说:“太太,听说是在路上遇到车祸了,对方是醉酒驾驶,不小心撞到了老爷的车上,还好司机躲避及时,没正面撞上。”

跟前世倒是差不多,不过前世的车祸在方茴返校后,方茴跟郁家人都补亲昵,只去医院看了老爷子,也没多关注,她跑到医院时,郁阳、郁曼、和郁家俩儿子都到了。

“爸,您没事吧?”方茴担心地问。

老爷子只头上撞破了一些,缝了针贴了纱布,其实可以出院了,不过郁家人不敢怠慢,他便在医院住了下来,做个仔细的检查。

老爷子见了她,神色温和,司机在一旁焦急地解释:“我们开的好好的,我这一路也没打盹,一切按照交通规则来的,你说我开了这么多年的车,还从来没遇到这种事呢。”

司机在郁家干了一辈子,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害怕被辞退。

老爷子沉吟道:“不关你的事,你反应的算快了。”

司机这才放下心,又笑道:“多亏了方小姐送的行车平安符,我总觉得是有神仙在保佑,不然说不定要出大事了。”

老爷子笑笑,应道:“是啊,最近出去应酬,那些老朋友都说我气色好了很多。”

方茴笑笑:“看来我妈求的符还是管用的,我瞧着文骞最近气色也好了。”

“没错没错,有机会请你母亲来家里坐坐,不要见外,现在咱们是一家人,你母亲还没来家里认过门呢。”

方茴笑着答应,之后郁家人都来了,一群人围在房间里,方茴插都插不进去,下傍晚,就有不少外面人知道消息,带着各种礼品要来看老爷子,都被打发了。

方茴从医院出去时,被人给拦住了。

“方茴!”方建成拎着礼品,脸黑的不行,“我说你怎么回事?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你这是什么态度?有没有一点教养?对自己的父亲都这么没礼貌。”

方建成满肚子都是火,他在这已经等了整整一天了,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一下,好让老爷子投资他的新项目,可老爷子的病房被围的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方建成被晾在外面,硬生生晒了一天的太阳,

方茴笑了,“我的教养可能被狗吃了吧?”

方建成没想到那么顺从的女儿竟然变成了刺头,当下不悦,“你怎么变得这么刻薄自私?你一个出嫁的女儿,你老公家有权有势,你难道不应该帮着爸爸帮着家里的公司?你以为郁家是看上你什么?等郁文骞醒了,说不定就把你撵出来,你不趁现在能说上话帮帮家里,你还等什么?”

“就是!”杜美霞翻了个白眼,气道:“忘恩负义的东西!真以为自己是豪门阔太了?我就看不惯你这白眼狼的样子。”

方茴竟然也不生气,前世她死的时候,她这个父亲可没掉几滴眼泪,这个后妈就差放鞭炮庆祝了,可能是看破了他们的为人,方茴对他们没有太高要求,他们会说这话也在她意料之中。

“我这么个没教养姿势又刻薄的白眼狼,有什么能让您二位屈尊降贵来找我?”

方建成表情不自然,又摆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来。

“我这是给老爷子的礼物,你带我进去。”

方茴眨眨眼,“你自己不能进去?”

方建成恼羞成怒,“我要是进得去还用得着你?方家把这层楼围下来了,谁都进不去。”

“那你找我干什么?人家不想见你,你还上赶着送礼,我可不想让人瞧不起。”

方建成气得不行,他要不是为了巴结郁家,何必在这看人脸色?这女儿不帮他就算了,还这么势力,真是让他凉了心。

“你帮不帮?”

“抱歉,我只是个冲喜的,没那能力。”方茴说着,坐上郁文骞的车走了。

杜美霞跟在后面骂,可看到方茴那车,又羡慕得眼都直了,那种豪车她见都没见过,方茴这小贱人竟然有那么好的命。

“你看她,我就说你女儿不是个东西!”杜美霞咬牙淬了声。

方建成烦的不行,总觉得这个女儿不如以前好控制了。

-

方茴找遍大街小巷,最终找到了其中两种药材,她把药材种在花盆里端到屋里去,这样她给郁文骞运气时,药材也能沾点仙气,虽然只有两种,可方茴还是像呵护心肝儿一样,小心护理着,生怕这些花草哪天心情不好,一命呜呼了。

翡翠太贵,方茴没舍得,就跑去植物园吸了些灵气,回来又从指尖运到药材上。

药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舒展了枝叶,变得生机勃勃,有一盆的小白花美得脱俗,仙气满满。

真是小仙女无疑了。

周末,医生来给郁文骞做检查,正巧张嫂要喂水,喂了半天,郁文骞的嘴就是不张开。

全家都出动了,出院回来的老爷子皱眉道:“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以前不是好好的?怎么忽然不张嘴了?”

医生赶紧说:“这个也是正常的,就好像有的植物人你给他翻身,他也会有扑床的反应,不全都是毫无知觉的,说不定……说不定三爷这是要好起来了。”

听了这话,朱引兰笑道:“爸,说不定三弟这是有知觉了?保不定过几天就能醒了。”

老爷子爱听这话,脸色缓和了一些。

医生也吁了口气,其实这都是正常现象,只不过郁家是大户人家,给的钱又多,不好伺候。

“那这样怎么喂药?”

医生的视线落在方茴身上,方茴一个激灵,指向自己,面带疑问。

“不如就由三少奶奶嘴对嘴喂吧?”

方茴还没说话,张嫂把碗往她手心一放,笑道:“是啊,要是我们给三少爷嘴对嘴,说不定他醒来以后会不开心,方小姐你喂就不一样了。”

方茴呵呵呵哒,她肯定不愿意自己男人被别的女人碰。

哪怕是年近半百的张嫂也一样,不过这么多人看着,她还是挺难为情的。

可这帮人吧,也不知道是不是故作不懂,都站在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丝毫没有退下的意思。

方茴无语。

当下郁阳也来了,他低声问:“怎么了?”

“你三叔不能喝水,这不,让方茴喂水。”

郁阳眼里闪过异色,方茴跟郁文骞没感情,要她用嘴喂她肯定会别扭,她那人他是知道的,最保守,可下一秒,方茴却喝了水,在医生指导下堵上他的嘴唇,轻轻用舌头往他嘴里喂。

郁阳握着拳头,强迫自己要表现得体。

虽然被这么多人盯着,还要医生告诉自己怎么接吻,但不得不说,亲上他嘴唇时,方茴还是觉得脸热热的,跟接吻没区别。

他嘴唇在她护理下,触感柔软,薄唇虽然轻轻抿着,可不知是否错觉,当方茴靠近时,他的嘴可以微微张开,水很顺利喂了下去。

郁文骞虽然昏迷,却有护工每天用纱布帮他清洁牙齿,因此他嘴里只有种淡淡的药味。

方茴喂完,脸已经红了。

跟他同床共枕这么久,方茴也就敢摸摸他的肌肉,还没敢亲过他呢。

这也是第一次,还是活了两世,他们第一次接吻。

嗯,果然亲完都不想放开了,还想再亲几次。

不过这么多人看着呢,方茴正要移开,一旁的医生忽然叫道:“真是怪了!”

方茴看过去,却见血压计上的血压忽然飙升。

医生被吓一跳,老爷子也吓到了,这可不是好症状,血压无故升高,很可能是因为病人有脑血管方面的疾病。

“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医生也急了。

郁文骞一直是他在治疗,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他也没法交代。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血压忽然飙高。”医生沉着脸继续测量。

奇怪的是,这一次血压忽然变正常了。

“这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急了。

医生也没法解释这么奇怪的现象,只能盯着方茴,笑道:“说不定是太太的吻让郁先生有了反应,毕竟人接吻时,血压都会有明显的升高。”

“……”

“其实,这样刺激一下郁先生,对他的恢复也很有好处呢。”

“……”

方茴有理由怀疑,这医生就是在甩锅,言情小说看多了,想象力忒丰富了。

她的吻会刺激到郁文骞?要不要那么刺激?

老爷子也露出欣慰的笑,就差没让方茴每天多亲几次,刺激一下他儿子了。

“方茴啊,文骞就交给你了。”

蹂躏你儿子你还那么高兴?方茴被他们盯得头皮发麻,只得表忠心,“我会加油的!”

“……”

朱引兰盯着这一幕,心里嗤笑,这植物人还对接吻有反应?这医生是疯了?郁文骞明明见都没见过方茴,谈什么感情,他哪知道是谁在喂水?就不怕是老大妈?一旁的郁阳脸色苍白,朱引兰皱眉,“你怎么了?我看你怪怪的。”

郁阳摇着头,瞥了眼方茴,只觉得她的笑格外刺眼。

-

等他们走,方茴才爬到郁文骞床上,靠在他耳边,低声问:

“医生说你是我的吻有反应?真的吗?”

她亲了亲他的嘴唇,又问:“是真的吗?你能感觉到我在亲你吗?”

“这样呢?”方茴伸出舌头在他嘴上舔了一下,反正他醒了后她就不能这么为所欲为,还不如趁他没醒先占占便宜,再说她也辛苦照顾他这么久,“我这样舔你你有反应吗?”

早知道亲他他有反应,那她早就下手了。

郁文骞当然不会回答,可方茴的心情很不错,总觉得空气里都在冒粉红泡泡,方茴趴在他脖子旁,笑着:“郁先生,你真的睡太久了,要不要睁开眼看看你太太?”

“亲都亲了,你可不许耍赖。”

“我过几天要去学校了,到时候你别太想我。”

方茴又趴在他耳边低笑:“我生日就要到了,你要不要考虑醒过来,给我一个生日惊喜?”

“郁先生啊……”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热门: 黑色武林 湖底女人 血剑红尘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御手洗洁的问候 火爆天王 恐怖之谷 超凡黎明 全球进化 黑暗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