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最近忙着修炼,经常一打坐就是一天,进食很少,刚回来那几天她根本不习惯这个世界的食物,好在适应了几天,心里的抗拒少了很多。

孟心露约她出去喝咖啡,方茴和陶小雅到的时候,她已经在咖啡店等着呢。

“这里,方茴,小雅,你们喝什么?”

方茴点了杯丝袜奶茶,陶小雅要了咖啡冰沙。

方茴刚坐下,就见钟特助从外面进来,见了她,钟特助连忙过来打招呼,“太……方小姐?”

方茴心道这钟特助还挺有眼力见,她笑笑:“你怎么在这?”

“嗯,这是先生的产业。”

方茴不知道他还开了咖啡店,虽然结婚三年,可她对他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她自嘲地笑笑。

“其实我第一次来,你有事就先忙吧?不用管我。”

“好。”钟特助笑着走了。

他一走,孟心露和陶小雅便激动起来。“谁啊?这么帅!”

钟特助一身西装,又有精英气质,长得也不错,身材还高大,难怪她们要犯花痴。

“算是我老公的朋友吧?”方茴笑起来,不知为何,喝着他店里做的奶茶,心情都好了不少。

“你老公的朋友这么帅,那你老公呢?有没有他好看?”

郁文骞可比钟鸣帅多了,再说不提长相,虽然钟鸣也是受过良好的教养,世界一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可郁文骞自小就被送去新加坡读幼小,精通四门外语,对其他常用语言也能做到日常打招呼,他从小学习各种才艺,长大后直接进入世界一流大学,方茴听老爷子说过,郁文骞从2岁开始,每一天都被安排满满的,这样堆积起来的气质是旁人无法比的,更别论他身上上位者的气势。

当然,不排除方茴自带无敌厚的滤镜,看自家老公怎么看怎么好。

她沉吟道:“有机会带给你看,你们自己判断。”

“好家伙,你隐藏的够深啊,什么都不说,难不成你老公还是什么豪门总裁?可别吓我们。”

陶小雅盯着钟鸣,“他刚才说这是先生的店?先生是谁啊?这么古早的称呼搞得跟香港豪门似的,话说你老公是做什么的?你该不会不知道吧?搞得好像一点不熟似的。”

方茴尴尬地笑笑,还真是不熟,不过还是得适当挽尊啊,“我没问,一个好老婆要学会给男人自由,空间,懂伐?”

“切!”俩人都是不屑,“给什么空间啊,连一个钻戒也不知道买,小心人家把你踹了。”

方茴心说你们懂什么啊,他前世买的钻戒可是够买一套房子了。

结账时,收银小姑娘笑道:“钟先生交代过,以后你们来全部免费,不需要付钱的。”

孟心露惊讶好久,不敢相信道:“方茴啊,你朋友怎么这么厉害?全部免费?面子好大,你老公怎么会认识这么厉害的人?”

方茴干笑两声,没回答。

-

晚上回去,方茴盯着郁文骞看了片刻,他还是睡着,还没有苏醒的迹象,不过奇怪的是,俩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有个人陪着,哪怕这个人没有醒,似乎也不像一个人那么难熬。

方茴伸出手,摩挲着他的脸,低声道:“今天我去了你开的那家咖啡店,我都不知道你名下还有咖啡店,说起来我对你的了解真的太少太少了,过几天我就开学了,你真的不醒来看看我?到时候我可能得住校几天,适应一下学校生活,你不要太想我哦。”

方茴说完,打开电视看了看,最近好像很流行修仙的电视剧,好几个台都在放,虽然电视剧上说的很夸张,可总体说来跟修仙世界差的不多,只不过传说中的神仙并没有那么善良,人修炼多年,好不容易爬到那个位置,又怎么可能关爱普罗大众?在仙人眼里,众生不过是蝼蚁,如果你是仙人,你也不希望其他人那么轻易爬上来,分享这现有的一切。

说到底,那也是个冷漠世界,不过每个人都想往上爬,方茴也想。

但她失败了。

方茴关了电视,想到雷劫,又不免叹气,她到底因为什么被雷劈啊?

次日一早,方茴出门时遇到了老爷子。“去哪啊?”

方茴笑笑:“我去商场买点上学用的东西。”

老爷子瞥了眼郁阳,“正好郁阳路过,叫他带你过去。”

方茴不好推辞,笑笑坐上了车。

郁阳开车上班,车开到路口等红绿灯时,他从后视镜看向方茴,她从上车后就没正眼看过他,似乎极力撇清跟他的关系,郁阳忍不住笑了,真要不喜欢他,又何必这样躲着,只能说她害怕被自己影响,害怕跟他太亲近,说到底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方茴,现在没人了,你不用这么躲着我。”

方茴无力吐槽,印象中的郁阳好歹也是个正常人,难不成以前她是戴着滤镜看他的?这滤镜得有多厚?怎么现在看来,他完全是个傻×?

方茴没回。

“我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怎样。”

“方茴,”郁阳叹气,情圣上身,“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是我不对,我是鬼迷心窍了才会那样做,真的,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来了来了来了,大忽悠来了。

她该怎么反应呢?A.一巴掌打过去让这傻逼知道爸爸不是那么好欺负的。B.虚与委蛇装作被他勾引,反将一军?还是……

方茴选C,于是她面无表情盯着前面,“侄儿,绿灯都快结束了,你再不开后面人要骂街了。”

果然,后面已经有人按喇叭,郁阳阴着脸,不情不愿地发动。

去了商场方茴下车就走,郁阳追了半天没追上,废话,她可是修仙者,跑马拉松跟散步没区别,就郁阳那小身子板想追她?门都没有。

不过到底是郁家自己的商场,方茴把单签在郁文骞头上,不用付钱的感觉真的很好。

方茴买了不少东西,晚上回去时方茴试着吸取灵气,想在开学之前给郁文骞多渡点灵气。

只是附近的灵气早已被她吸完,绿植草木要想重新生出灵气需要经过大自然的风吹日晒,短期内很难补上,方茴不是一般的郁闷,眼看郁文骞已经有好转的迹象,这时候灵气要是断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不,她等不了两年,方茴有些急,想来想去,她从柜子中掏出一盒翡翠。

这是老爷子给她的,她盘腿而坐,很快用指尖从盒子中引来灵气,开始时灵气很散,到了后来,从翡翠内部散发出的灵气渐渐多了起来,玉石的灵气是千百年积累的,可比草木的要浓厚,方茴赶紧把灵气积攒在手掌心,又重新注入郁文骞体内,还在他腿上停留了很长时间。

这玉石只够方茴用了三天,三天后这些玉和翡翠之类的东西,表面都懵了一层灰,就好像那没擦的玻璃窗,从前的净度和光泽都消失了,想当然,灵气被她吸去了。

方茴能感觉到这不是绝顶翡翠,否则千万年的灵气不可能三天就被吸光了。

但是有这翡翠之后,郁文骞的脸色好了许多,方茴比谁都高兴。

她摸着郁文骞的脸,迟疑道:“躺着很难受吧?是不是想起来伸展一下胳膊?可是……”

要是有丹药就好了,吃下丹药,郁文骞就能快点好起来。

可是这个世界,从哪找炼丹需要的东西来?有灵气的植物太少了,哪怕是最低阶的都很难找到。

方茴一时头疼。

她试过用人参喂给郁文骞,可这时候的人参大部分是养殖的,野生的人参也没有特别好,根本没有灵气,这让方茴很无奈。

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郁文骞的嘴唇有些干,方茴拿了点东西轻轻擦在他嘴唇上,总算滋润了一些。

老爷子正好进门,疑惑道:“你给文骞擦什么?”

“是甘油,我看文骞嘴唇发干。”

“护工每天给他擦,他怎么会嘴唇干?”

张嫂愣了愣,她经常用棉签蘸水给郁文骞擦,以前她在养老院都是这样伺候老人和病人的。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就不敢看老爷子的眼。

好在方茴替她瞒过去,“可能是天太干了,这屋又是恒温,难免的,以后我来给他擦。”

老爷子笑了笑,张嫂感激地看向她。

老爷子正要走,忽然扫到桌子上的那盒玉石,这是他前几天送给方茴的,当时他只打开粗粗看了一眼,印象中是上好的翡翠和玉,谁知道现在细细看着,这些东西一点光泽都没有,质地很差,毫无净度,一眼看去灰蒙蒙一片,简直就是地摊货。

老爷子大怒,“好啊,看她办的好事,我给钱让她帮着置办东西,她倒好!”

说着他转身就走。

方茴一脸懵,原以为自己搪塞不过去,谁知老爷子竟然这么生气?

她半晌没回过神。

老爷子走到楼下时,指着朱引兰怒道:“你说,你给你弟妹买的翡翠是从哪买来的?”

朱引兰顿时慌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他,吞吞吐吐道:“爸……那是,那是我托人从产地的矿里买来的。”

“胡闹!你当我死了不成?你签了上千万的账,就给方茴买那一堆垃圾?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简直不相信你会这么做!”

老爷子气得发抖,把一堆翡翠扔在地毯上,方茴心疼着呢,生怕他把东西摔碎了,虽然没有灵气,可以后等她进阶了,把灵气注入进去,翡翠还会回归原样的。

“爸,不就是翡翠差了点吗?我无所谓的。”方茴满眼真诚。

“你别替她说话,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就为了这点钱,你干的混账事……”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网游之放长线,钓大神 异现场调查科2:神之刺青 大雪中的山庄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 桃运毒医 你就是馋我的兔子![娱乐圈] 导演是个神…棍! 换脸重生 乡村小医师 失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