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观察过几个护工对郁文骞的护理,像是喂水喂饭,倒不是特别难,但要求精细,否则很容易呛到引发感染,其他的身体护理就是经常擦洗翻动,总的说来只要心细就能搞定。

“我给你太太演示一下……”医生笑着教她。

方茴跟着学了会,医生夸奖道:“太太理解能力很好,学得很快。”

老爷子点点头,“到底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要不是知道太太学的不是护理专业,我差点以为她是学医的。”

方茴笑笑,十道九医,修仙的人都懂点医术护理。

她在医生指导下帮郁文骞翻动了身体,结束后一出门,就见方月心坐进了郁阳车里,狗男女不知道要去哪。

“太太,您也要用车?您跟方小姐一样,也是要去剧组面试吗?”司机老钱问。

“面试?”

方茴这才想起来,方月心前世这时也有个面试。

方月心读的是电影学院,现在刚大一,就活络了心思往演艺圈靠,她攀上郁阳后,在郁阳的介绍下,去了剧组面试,事实上郁阳的眼光不错,前世的方月心凭借这个角色一炮而红,加上郁家的追捧,发展的很好,顺风顺水就爬到了一线,媒体都说她和郁阳是金童玉女。

“不是,我不是艺人。”

老钱显然惊讶,“对不起,我看夫人长得比方小姐还出众,还以为你们都是明星呢。”

方茴笑了,“没事,你这是夸我漂亮呢,我哪会责怪你?”

老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他说的是实话,方茴确实比那个妹妹要出色。

“您要去哪?我送你去吧?”

方茴让老钱把她送去大学城的一座大厦前,没记错的话,眼下第一狗仔乐力伟才刚从大公司辞职出来正准备创业,前世方茴被蒙面人杀害,到死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她重活一世定然要提前准备,而国内的私家侦探跟踪的手段根本不如狗仔,再加上方月心也要进入娱乐圈,如果能在这个圈子里有和她抗衡的力量,那就等于把方月心的命运握在自己手里。

演员又如何?一线又如何?前世乐立伟偷拍到影后和小她20岁的男歌手偷晴,那俩人都是已婚状态,乐力伟拍到后,俩人不得已花了5000万了结这事,就这样乐力伟还不想把照片还回去,说到底这个行业是一个圈,明星看似光鲜,其实命运握在很多人手里。

方茴找到力伟工作室的门,敲了敲。

乐力伟打开门,盯着这位姑娘,脸一红,“您是?”

艺人?为什么他一点印象没有。

“乐先生您好。”

乐力伟受宠若惊,擦了擦因搬家而满是灰尘的手,才伸手握住她,“您好,您是……”

“这样说吧,我是一个很赏识乐先生的人,听说你刚开了自己的公司?”

乐力伟脸一红,说是公司也不过租了五十多平米的门面,还是在这犄角旮旯的地方,房租很便宜,规模也小,至今公司只有他一个人,前台都没招到。

方茴抿唇轻笑:“其实我看过你在周刊的几次爆料,我很欣赏你。”

“是吗?”乐力伟咳了咳,“那您这次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出于欣赏,我认为乐先生应该有更高的起点,而不是屈居在这么小的地方,如果您不介意,我想给您投资,我们可以成立一家规模更大的工作室,当然,还是以您的名字命名。”

乐力伟傻了,这怎么回事?他才搬家,房租都是凑出来的,至今没人看好他开公司,怎么忽然有人上门要给她投资?

“您看,我投资您三百万,占您公司49%的股份,您看如何?”

乐力伟懵了,“我……我这公司什么也没有,一分钱不值,你是不是说错了?”

投资三百万?三百万可以建300个这样的公司了。

方茴轻笑,笑得乐力伟脸一红。“我没在开玩笑,如果您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

直到合同签完,乐力伟的头还是晕的,这人是人傻钱多?怎么会投资他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公司?

“钱我给您打过去,重新租个办公地点吧!招几个狗仔进来,微博、公众号都要运营起来。”

“好!”乐力伟已经回神,满脸喜悦,“您放心,我不会辜负您的,不瞒你说,我手里已经有个料,是关于一线小花出轨一线流量男星的事,我跟了很久没有拍到很清晰的,一旦拍到我们公司就彻底出名了。”

方茴笑说:“我相信你。”

把乐力伟弄得很不好意思。

-

下傍晚天气凉爽了许多,方茴把落地窗打开,让屋里透透气。

她又拿出昨晚那本书,翻到188页,转头对郁文骞说:

“你昏迷前是不是刚看到这里?我就不懂了,你不是做生意的吗?怎么会对量子物理感兴趣?唔,书没看完就昏迷的感觉很不好吧?还好有我这个贤妻良母,来来来,我给你读一下189页……”

“韦内齐亚诺模型有许多在以前的场论中未曾见到的不可思议性质……”

“假设弦场论是正确的,原则上我们从第一性远离出发应该能够计算质子的质量……

“如果时间旅行是可能的,那么因果律就会被破坏。”

方茴一顿,想到自己,她的存在就是悖论,不过没关系,作为被雷劈死的女人,她一向不走寻常路。

给郁文骞读了一会书,不知是不是错觉,方茴总觉得他的脸色舒缓了许多,不像一开始那么紧绷了,方茴又试着给他唱了一首歌,这一次他的表情又温暖了一些,那种细微变化不知别人能不能察觉,但作为修仙者,方茴对每一片树叶的纹理都能记得清楚,更何况是这些?

难道是在床上躺久了?听到别人给他唱歌心里舒服?

方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郁文骞也躺了快一年了,加上后面两年的昏迷,前世的他总共昏迷了3年,正因为昏迷的太久,才使得他醒来后费了很大的劲才重整郁家。

想着她又给郁文骞哼了一首歌,这是修仙世界的音乐,琵琶弹奏,她只哼了调子。

郁文骞果然又平和了许多。

方茴很有成就感,他虽然昏迷,却对她的声音有反应。

这是不是代表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我说郁文骞你该不会暗恋我吧?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承认了。”

也就是这会她敢撒野,想当年她可是碰都不敢碰这个狠厉的男人。

不过方茴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中午吃完饭,方茴吃着张嫂送来的草莓,这草莓很甜,真心好吃,她一连吃了好多颗。

郁娴又找不愉快,“你应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草莓吧?这可是日本空运来的,一颗600多块,你们这些贫民是不是见都没见过?”

我去!600一颗?方茴品了品,这是吃的金子?

她平时能吃一筐,600一颗,得吃多少钱?好几万?

不过几万虽然很多,但她也是受得起的。

在修仙的世界里,方茴法力高,种植的蔬果药草因为灵气惊人,可以延年益寿,经常是一颗小小的果子也能卖出天价,她也因此赚了不少钱。

“嗯。”

郁娴顿时像出了口气,“我就说嘛,像你们这种贫民就是没见过世面。”

方茴笑了:“郁小姐,我劝你说话小心点,不然会遭报应的。”

郁娴冷嗤:“吓我?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真好笑!”

说完她冷冷地下楼,谁知刚走两步,忽然朝前栽去,整个人咕噜咕噜从楼上滚了下去。

方茴直摇头,爸爸的劝诫还是要听的呀。

-

次日,方月心来家里了,一进门就对着方茴炫耀:

“姐,我面试上张导的新戏了,郁阳哥哥对我真好,他帮我争取到女一号的位置!”

方茴嗤了声,心道你丫再得意,把你的黑料都捅给媒体。

“那就恭喜妹妹啦,没白陪睡,嘻嘻~~”

“你……你怎么这么龌龊?”

“是哦是哦,你陪睡换取资源就是真爱呢,你挖姐姐墙脚就是无辜呢,对对对,龌龊的只有我,只有我行了吧?”方茴翻白眼。

方月心噎了下,正好郁阳来了,拉着他开始告状。

“郁阳你看看,她怎么这么恶毒呢?从小到大就喜欢编排我……”

说着说着就要哭了。

郁阳皱眉道:“方茴,你别总是针对月心,其实她没你想的那么坏,你已经嫁进了郁家,希望你能做个称职的豪门太太,时刻规范自己的言行,别因为我,而故意刁难别人。”

我去!不能忍!这人怎么脸这么大?

方月心胜利般往郁阳怀里钻,郁阳见方茴不说话,料想她见到自己和方月心在一起,心里肯定不舒服,说到底还是因为爱他,他心软了一些,把方月心送走后,又追上她:

“方茴你还怪我吗?其实我心里是有你的。”

方茴挑眉,继续看他装。

“真的!我们以前的快乐你忘了吗?我可是记得很清楚,那年露营我们因为冷,缩在一个帐篷里取暖,那种快乐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方茴嗤了声:“也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忘记带睡袋,害得我零下还得跟你挤在一个帐篷里受冻。”

“……”

“那我给你过生日那次你忘了吗?你说过你很感动,还说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方茴叹了口气,那时候的感动是真的,所以前世才会那么傻,被他蛊惑,答应他的请求,好几次把郁文骞的消息透露给他,伤了郁文骞的心。

“那你跟方月心上床的时候想过那些事吗?”

郁阳怔住。

方茴要走,被郁阳一把抓住,他皱眉道:“方茴,我是认真的,他是一个很狠毒的人,就算醒了,也不适合你,如果他发火,你可能会被他掐死,你确定你会爱上那种人吗?跟我联手吧,他身边那个钟特助手里有很多资料,你去帮我偷来,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吗?”

方茴推开他,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她拐过转角,忽而撞到了钟鸣,钟鸣盯着她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

“夫人,郁少爷跟您说了什么?”

“哦,他啊,说你手里有很多资料秘密,叫我帮他偷出来。”

“…………”钟鸣愣了愣,明显没料到她会这么坦诚,当下脸色很不自然,过了会,他反应过来,眉头轻蹙,说:“夫人,您可别相信他,他可不像表面上那么良善。”

这郁家哪有好人?方茴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

“其实……”他似乎想说什么,半天又放弃了,“您能给先生冲喜我们都很感恩,当然,结婚典礼是委屈了您,要是先生没出事,肯定不会是这样的规模,我也知道您和先生没什么感情,但我冒昧恳求您再等一等,等先生醒来再说……”

钟鸣欲言又止,方茴想了想应道;“放心吧,我没那么蠢。”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二十诸天 放不下 七宗罪6:八棺尸场 网游之王者无敌 美漫世界的武者 猫饭奇妙物语 庆余年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御手洗洁的旋律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