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话间,郁娴对着老爷子撒娇,“爷爷,您不是说了等三叔结婚就把车给我用吗?”

老爷子不喜,“你三叔才昏迷多久,你怎么总惦记他东西?”

“三叔昏迷这么久了,他的车一直不用也废了,车折旧又厉害,不如把他那辆劳斯莱斯给我用,我上学需要用车。”

她姐姐郁曼也说:“三叔好些车是限量款,现在不用久了也过时了,等他醒了再买就是。”

前世也有这一出,众人都以为郁文骞不会醒,早早刮分他的财产,先是把他的几辆豪车给分了,又把他的产业房产接过去处理,前世方茴不闻不问,这一世却不会任由他们欺负。

她笑眯眯说:“我都不知道,文骞还有车。”

老爷子反应过来,“现在你们结婚了,文骞的车自然由你支配。”

郁娴翻白眼,“我说三婶,你可能不知道,我们郁家家大业大,三叔的车有好多辆,你一个人用不完,那辆劳斯莱斯我就拿去了,我姐姐喜欢法拉利的跑车,你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方茴点头,“按理说你们小辈来要我这个做婶婶的也不好说什么,但你看我都来冲喜了,文骞肯定很快就会醒,他那人你是知道的,他要是知道有人用他车,那后果……”

俩人脸色一变,郁娴气道:“鬼才相信三叔会醒,明明就……”

郁曼拉了拉她,老爷子的脸色果然沉了。

“明明空着不用,借我们用一下怎么了?”郁娴不服气。

方茴拿出耐心,端着长辈的架子,“郁娴啊,你人小不懂事我不怪你,但是吧,这不是自己的东西最好不要碰,咱们虽然是一家人不见外,但外面不懂的肯定以为你三叔刚昏迷,你们就迫不及待抢他东西,这让人知道了影响不好。”

“谁抢了?我就借个车怎么了?你这女人嫁进来,是不是想独占我三叔的财产?”

老爷子怒道:“行了!没事就别来烦你三婶,文骞的东西谁都不许动!”

郁娴气得瞪了方茴很久。

-

饭后,方茴正准备回屋,就听见几个人在议论:

“真是笑死人了,第一次见到这么荒唐的事,植物人还要洞房。”

“都能冲喜,还怕荒唐吗?这女人肯定是为了钱嫁进来道。”

“也不知道她这洞房花烛夜怎么过。”

“总不能强上吧?那也得男方行才行啊。”几人轻声笑着。

方茴看清那几人的脸,心道以后一个个收拾了。

新婚夜一个人过确实够惨的,好在方茴喜欢安静,一个人可以打坐修炼,没人打扰,攒下的法力既可以用来治郁文骞的腿,又可以用在自己身上。

屋子里十分安静,郁文骞躺在床上,像是这屋里的一个摆件,可他哪怕不动,也有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

方茴从没有这样看过她,印象中他有一双凌厉的眼睛,那双眼睛深不见底,总是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时候就是淡淡地注视着别人,都会把人给吓到。

以前方茴很怕他,从不和他对视,如今这双眼闭上了,没有那凌厉,使得其他五官突出了许多。

方茴这也才注视到,他的鼻子高挺,下巴弧度完美,脸部线条也很流畅,总的说来长得很出色。

因为卧床有些久了,郁文骞比从前瘦了很多,病号服穿在身上略显宽松,但方茴分明记得哪怕残疾后他也一直锻炼身体,有一次她撞见过他赤膊锻炼的样子,他的肌肉分明,哪怕没有腿也可以靠手臂的力量做引体向上。

可惜那时候她无暇欣赏,总是躲着他,在她眼里,肌肉多是家暴的有利条件。

“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方茴盯着他叹气,忍不住摩挲他长满胡渣的下巴,“总不能还要我等两年吧?我跟你说郁文骞,我等不了那么久,你要是不早点醒,我就要被人欺负了。”

郁文骞的房间很大,连通着书房,屋外还有一个圆形露台,方茴去他书房走了一趟,他书房的桌子上放着一本没看完的书,书签落在第188页。

这是一本讲量子物理的书,方茴看得不是很懂,看了没一会便昏睡过去。

等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抱着郁文骞。

郁文骞的床很舒服,不软也不硬,被子枕头都舒服的不像话,昨晚她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八爪鱼,还好他的腿已经接好了,否则以她的姿势,早把他腿压断八百回了。

前世他们从没有这样亲近过,哪怕在郁文骞囚禁她的时候,她都不让他靠近,可现在,她倒是够主动,说起来,郁文骞虽然病卧在床这么久,可身上没有一点难闻的味道,清爽舒服,还有淡淡的肥皂香味,床单也足够整洁,屋里的植物很鲜活,可见郁老爷子对他是尽了心的。

方茴耳根发烫,赶紧爬起来,咳了咳:“那个……别说我占你便宜,我睡相差,这个不是我能控制的。”

转念一想,这是自己老公,她哪需要这么客气?

于是换了个语气: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老婆,太太,爱人,我们的婚姻是经过神仙保佑的,我要占你便宜根本不需要给你打招呼,对此你没意见吧?”

“好了,反对无效,被告方你有权保持沉默。”

顿了顿,爬起来换衣服,把床上的长头发都整理掉,才又帮他盖好。

郁文骞的衣柜是灰色的,开放式设计,可里面每一样衣物都整齐的不像话,郁家给她采购了居家的衣物,还准备了几套名牌裙子,想来是为了见客用,她的睡衣大多是丝绸的,大红大红的蕾丝款,跟他清一色的黑色衣物形成鲜明的反差。

她随意拿出一款,我去!这半透明的布料,简直就是情趣内衣啊!

郁家人这么开放?

准备这种衣服给她,指望她去勾引谁?

方茴印象中前世的老爷子给了她一张卡让她去郁家的商场买衣服,并没有为她准备这些。

方茴挑了件质地不错的长T,洗漱好下楼。

一夜好觉,又不需要看杜美霞和方月心的脸色,方茴心情很好,下楼时脚步轻快,嘴角含笑,走路时大波浪的卷发一甩一甩的,看得楼下的郁娴直翻白眼。

郁阳盯着她看了很久,心里莫名不舒服,她竟然跟其他男人待了一夜,虽然对方是植物人,可这女人前不久还是他女朋友。

“起这么晚?到底懂不懂规矩?”郁曼小声嘟囔。

方茴笑着坐下,对她抛了个媚眼,语气暧昧:“洞房花烛夜,你体谅一下。”

郁曼瞪大眼,像是被噎了一下,脸顿时红了,洞房花烛?这女人脸怎么那么厚?她跟谁洞房花烛去?郁文骞可是植物人,她这么说害不害臊。

郁娴早跟同学吹牛今天会坐劳斯莱斯去上学,现在没有车,心情很不好。

老爷子也来了,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方茴啊,你过段时间就开学了吧?如果需要添点衣服就让郁阳送你,郁家商城的衣物你随便买,签在文骞名下就行。”

郁家在全球都有连锁商场和免税店。

方茴笑笑:“那就麻烦你了,侄儿。”

郁阳一怔,低头应道:“好。”

方茴抬头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进来,“爸,那位是?”

“那是文骞的医生,来给文骞做检查。”老爷子叹气道:“植物人的护理比较麻烦,需要警惕呼吸道感染、尿路感染、褥疮感染……不过文骞护理的好,至今没有发生过并发症,但是有医生定期检查,总是要好一些。”

原来植物人护理这么麻烦。

方茴还以为只是擦擦身体就可以的。

前世她不愿了解,现在了解应该不迟吧?

“爸,能不能让医生教我一些护理常识?”

老爷子欣慰道:“好,你要学随时跟医生说。”

郁娴冷嗤道:“装什么装!不就是为了钱嫁进来的吗?现在表现给谁看啊!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多分点钱吗?”

方茴心里嗤了声,这郁娴真够蠢的,郁文骞还没死,她就敢说这种话。

果然,老爷子的脸陡然冷了。“不想吃饭就给我滚!”

“爷爷……我说的是实话,我也是为了三叔好才担心这女人有企图,你不能让她给骗了,其实她做这些都是为了作秀,就是为了我们郁家的钱。”

她气得直哆嗦,却见方茴一脸哀怨地看她,还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对她眨眨眼。

那表情……

一看就是装的!假模假样的!

可偏偏老爷子就是吃这套,因为她的刁难,又送了方茴几盒翡翠,以示安慰。

把郁娴姐妹俩气坏了。

-

郁家请的医生都是最好的,医生教了方茴基本的护理方法和急救手段。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郁曼:你为什么起这么晚?

方茴:我洞房,我花烛……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热门: 至尊兵王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人民的名义 簪中录(青簪行原著小说) 御佛 师尊今日也没飞升/飞升前师尊他怀了龙种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 美漫世界的武者 千劫眉·故山旧侣(第三部) 别动我的鱼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