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很是惊讶,前世她根本不知道郁家给的聘礼是什么,也不好意思问郁家人,杜美霞只说这房子租不了几个钱,也就够家里买菜的,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郁家给郁文骞冲喜,并没把她当儿媳妇,根本不可能给地段好的房子,也就信了。

现在看,她是大错特错了,光是房租一个月就有十万?这房子比她想象中要值钱,算是一档豪宅了。

难怪杜美霞死都不肯吐出来。

她回神道:“那麻烦您帮我租出去行吗?我一个学生不太懂这些。”

钟铭客气道:“当然了,您是先生的太太,以后您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行。”

“谢谢。”

钟铭办事效率很高,两天后,方茴便收到房租汇款信息,看到短信信息她先是一愣,竟然有六十多万?随即她反应过这种房子肯定是要长租的,毕竟是豪宅,装修的又好,这应该是半年的房租?她问了钟铭,得到肯定回答,钟鸣说学区房最稳妥最好租,那边一般一租就是六年三年,都是要小学初中读完才会搬走,比较稳定,他也在房租上稍微让步,江边的豪宅贵了些不好租,一般是租给精英富豪或者外国人,还好他托人办事,很快租出去了。

方茴道了谢。

前世的方茴一直过得很拮据,虽然她嫁进了郁家,却一直觉得自卑,认为自己是被父母卖进来,加上郁家也有不省心的亲戚在一旁讽刺她,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贪财的人,方茴根本不去动郁家的钱,毕业后还去公司打工赚钱,郁文骞给过她一张卡,她也没动过,以前她怕他都来不及,怎么会用他的东西?

可这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加上老爷子给的见面礼,七七八八加起来她手头有好几百万,再有这三套房子每个月的固定房租,她这一世,日子不要太好过。

次日方茴又提起嫁妆,方建成脸黑的要命,杜美霞也不情不愿,却还是给她打了十万块钱,十万对他们这样的人家算是非常少了,可方茴记得就是十万,也是前世没有的,如果她还是软弱的不争不抢,就连这东西都没有。

郁家还派人送了些首饰珠宝来,方月心看着眼馋,方茴笑眯眯一个个戴上,在她面前来来回回好几次,才把东西摘下来锁在房里,把方月心气得够呛。

方茴原想瞒着母亲结婚的事,谁知她还是知道了。

温玉君在一家咖啡店等女儿,看到方茴时眼泪都下来了,连忙拉着女儿的手,一直哭,“你爸爸怎么那么狠心?竟然把你嫁给一个植物人,他到底还是不是人?我真是瞎了眼当初才会嫁给这种人。”

方茴叹气:“谁告诉你的?”

“你还想瞒我?你爸爸那边谁都知道他攀上郁家了,哪个不说他卖女求荣?”温玉君擦了眼泪,又啜泣道:“我想过了,要么你先出国躲躲,我这有一笔钱本来要留给你哥买房子娶媳妇的,你先拿去用,你哥一向疼你,肯定不会说什么。”

温玉君在商场给人卖衣服,工作很普通,还得养活哥哥方向阳,这两年哥哥大学毕业找工作不需要她的钱,她生活才好过一些,方茴哪里肯要她的钱?

“妈,我知道你疼我,但这事是我自愿的。”

“自愿?”温玉君哭得更厉害,“你这不是安慰妈妈吗?谁会自愿嫁给一个植物人,听说对方就是醒了,也就是残疾人,你嫁给他不是一辈子都毁了吗?”

“妈我没骗你,其实他虽然还没醒,可人挺好的,也很有才华,读的是最好的大学,以前他来过我们学校……”方茴撒了个谎,“就郁家不是赞助我们奖学金吗?我以前见过他,觉得他很优秀,所以这都是我自愿的。”

“你骗鬼?你不是喜欢郁阳吗?你喜欢郁阳又嫁给他叔,这像什么话?”

“妈还不知道?”方茴笑着叹气,“郁阳出轨了方月心。”

“什么?”温玉君气得直哆嗦,红着眼恨道,“果然什么样的妈养出什么样的女儿,这个方月心怎么敢这样对你!你爸是死人吗?任她们母女这样欺负你?”

“都过去了,我真不在意了,您未来女婿他跟郁阳不一样,他不是个见异思迁的人,如果仅看外表,我和郁阳最般配了不是?可他又是怎么对我的?妈,您放心,日子怎么过,女儿心里有数的。”方茴宽慰她。

温玉君哭得没那样厉害了,却还是想不开,但方茴执意要嫁,她也不好说什么。

“那我从明天起就去拜佛,求佛祖保佑他早点醒过来。”

-

出嫁的仪式很简单,就是郁家的车过来接方茴过去,前世郁家只派了一辆车来,可这次却派来整个车队,全部是豪华限量款的车,给足了方家面子,这和前世不一样。

方茴没有穿婚纱,只穿了件白色的修身长裙。

几天下来,方茴日日修炼,这具身体慢慢地向她期待的方向靠拢,如今她稍稍打扮,都出众之极,那样的艳色就是再难看的衣服都压不住。

温玉君和方向阳也来了,俩人精心打扮过。

方向阳一向极疼妹妹,他思索半天才说:“妈不放心你,想来想去,我陪你一起过去吧。”

方茴笑着点头:“谢谢哥。”

温玉君气得骂方建成:“你卖女求荣,真是好样的!就为了点臭钱连自己女儿都不要!”

方建成眼神躲闪,倒是杜美霞不乐意了,“什么卖女求荣?你女儿能嫁进郁家是她高攀。”

“你……你怎么不把自己女儿嫁过去!”

“我女儿那么好怎么能嫁植物人?活该你女儿守一辈子活寡!”杜美霞呸了声。

温玉君气坏了,被方茴拦下了,其实女孩出嫁以后,在娘家的地位完全取决于夫家,取决于另一半对自己怎么样,如今她没有郁文骞护着,杜美霞自然不像前世那样收敛。

“妈,算了,”方茴笑着回头,看向他们,“这还早着呢,谁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温玉君直流泪,方向阳宽慰着,送方茴上了车。

-

郁家老宅占地面积很广,车子开进门后过了一会才到正屋。

看得出老宅处处都干净,应该是为了迎亲重新装扮过,屋里挂了些红色挂件,看起来有些喜气。

郁家人都到齐了,方茴和方向阳一进门,就听有人嗤道:

“头一次听说结婚娘家人还来的,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卖女求荣就算了,这还买一送一?”

方向阳气极,方茴按住他的手。

说话的是郁娴,郁文骞哥哥郁文鼎的小女儿,年纪不大,却是个学人精,天天学别人穿衣打扮,戏精一个,也是个没脑子的,每次都被人当枪使。

她前世也很嚣张,方茴吃了她很多苦头,后来有一次郁文骞轻飘飘地问她,舌头还要不要,不要就割了喂狗,那之后郁娴才老实。

方茴睨着眼,笑着问老爷子:“爸,这是哪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教养?应该是亲戚家的吧?我想郁家人不至于这么没规矩。”

“这是老二的闺女。”

“你是哪根葱?凭什么教训我!”郁娴气的不轻。

方茴一脸歉意,“你看我,小门小户的没见过世面,又说错话了。”

老爷子脸色不好,呵斥郁娴道:“这是你三婶,说话没大没小,家里要是搁不下你,在学校就不要回来了。”

郁娴气道:“婚事又不是三叔同意的,说不定三叔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给休了,她算我哪门子三婶?”

“胡闹!”老爷子呵斥道:“方茴肯嫁进来给文骞冲喜,那是我们家的恩人,老二,看你教的好女儿!”

郁文辉赶紧过来赔罪,“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弟妹,你别跟小辈一般见识。”

方茴笑了,“我肯定不会跟她一般见识,她不懂事,我不能跟着不懂事,是不?”

郁文辉脸色一僵,其他人也是正了神色,原本打算看笑话的人都把嘴闭上了。

谁都看得出方茴不好惹。

包括郁阳的妈妈朱引兰在内,两个大嫂都给了方茴见面礼,方茴对她们不满意,可对那沉甸甸的钱却满意到不行。

没多久郁阳也回来了,老爷子脸色不好看。

“饭都开始了你才回来?是没把你叔叔结婚放在心上?”

“爷爷,公司忽然遇到突发情况,我处理了一下就耽误了。”

老爷子脸色缓和许多,“先跟你三婶婶打个招呼。”

郁阳抬头,方茴穿了件露肩的白色蕾丝长裙,不似一般婚礼礼服那样隆重,却看得出精心打扮过,本就精致的五官更是生动,眉梢带着春色,长裙包裹下的身材更是堪称完美,她坐在那,动也不动,却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去。

郁阳低头道:“三婶婶。”

方茴笑得自然,“侄儿乖。”

郁阳一僵,其他人也是嘴角抽搐,被雷的外焦里嫩,方茴这副长辈语气是哪来的?

一顿饭吃得不算愉快,但方茴收了好几个红包,心情好的不行,饭后老爷子笑道:“婚房已经让人准备好,晚上要是文骞有什么事,你直接按铃就行。”

“没事,我可以照顾他。”

老爷子叹气道:“真是委屈你了,如果过几年老三没醒,你要想再嫁,我也不拦着你。”

方茴摇头,“不,我相信他会醒的,如果他不醒,我就去做试管,给他留个后。”

老爷子明显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当下眼眶湿润,直夸她是好孩子。

其实方茴说的是真心话,前世她始终未婚,这一世就算他不醒,一个人过也没什么。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我等你,很久了 含光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不灭金身 挂剑悬情记 匣中失乐 低智商犯罪 本宫不好惹 凤倾天阑 玫瑰帝国4·黑羽蝶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