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飞机在降落之前遇到气流,颠簸的像是要坠落一样,好在不久之后飞机平稳降落。

最近空难新闻不少,刚才的惊险过去,乘客争先恐后地涌下飞机,似乎一刻都不愿多待。

只方茴一人坐在椅子上,满目惊讶地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次又一次。

飞机内的冷气实在太足了,方茴盖着毯子,后背的冷汗依旧一层一层地冒。窗外太阳刺目得让人不敢多看,片刻后她想到什么,询问空姐几个问题,得到回答后,唇角倏地勾起。

“女士,您不记得飞机是从哪起飞的?您还好吗?需要我帮您叫医生吗?”

方茴回以灿烂微笑,“不用,我刚才做了个梦,醒来有些分不清现实还是梦里。”

空姐体贴地笑道:“夏天午睡就容易这样。”

方茴笑着感谢,拎着简单的行李,跟着众人下了飞机。

等她落地,旅游团的人已经散了,她看向偌大的机场,竟一下子记起这个场景。

前世,不,应该说是第一世也有这样一件事。

当时后妈杜美霞说单位有个免费旅游的名额,家里其他人都忙着没人去,就给方茴报了名,彼时的方茴受宠若惊,杜美霞对她一向不好,竟然突发好心把这种旅游的机会让给她,她没多心,回来后,杜美霞跟她摊牌,说是方家早已接受了郁家的彩礼,要把她代替妹妹方月心嫁给郁阳的植物人叔叔郁文骞。

郁阳是郁家后代,虽然没有掌家的实权,可郁家掌权人郁文骞突发车祸成了植物人,就算能醒来,也是个终生离不开轮椅的瘸子,郁家不能把家业堵在郁文骞身上,便着手培养郁阳为继承人。

方茴这才知道,原来方建成生意失败,早打算把女儿嫁给植物人冲喜,原本顾及到方茴的男朋友郁阳是郁家未来接班人,想把方月心嫁过去,方月心为了躲避嫁祸,干脆在她出国这段时间勾引了郁阳,如此一来,方家的利益丝毫没有受损,方月心勾着郁阳的心,方茴是郁文骞名义上的老婆,那么郁家不管怎么争,最后方家的女儿都是主母。

郁文骞是个植物人,可想而知她的婚后生活过得很不如意,再加上方月心经常去家里刺激她,方茴每天看着旧爱郁阳在她面前秀恩爱,心里失衡,对现状更为不满,让她没想到的是,2年后郁文骞醒了。

郁阳和方月心经常在她面前讲郁文骞的为人,说郁文骞杀人不眨眼,把对手搞得家破人亡,从来不容别人质疑他,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怕他,是个十足的魔鬼,方茴怕极了这样的人,根本不敢面对他,她怀疑自己是脑子抽筋了才会嫁给郁文骞。

郁文骞正如郁阳所言,脾气阴晴不定,他四肢健全时就已经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狠角色,残疾后受了刺激,更为狠厉,方茴那时候想离婚,却被他拷在床上,关押囚禁,那时候的方茴怕他,认为他是个魔鬼,连碰都不让他碰,俩人的关系一直僵着。

后来她经常跟郁阳倾诉,郁阳告诉她郁文骞之前有个女朋友,正是因为不爱他被他折磨得痛不欲生,最后自杀了,方茴本就怕郁文骞,听了这话,坚定地认为郁文骞是个冷漠绝情的人,他总有一天会杀了她,她越怕俩人的关系越僵,加上他阴沉难搞,到最后俩人就连见面也不会有一句话。

那时候方茴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恐惧,并直言她爱的人不是他,嫁给他只是权宜之计,她真正爱的人是郁阳,为了离婚,方茴还骗他,说她跟郁阳发生了婚外情。

方茴还记得当时郁文骞的眼神,他掐着她的脖子,双目通红,声音阴冷:

“方茴,你怎么敢!怎么敢!”

那时方茴以为自己死定了,可郁文骞并没有杀他,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疯狂的囚禁。

他把她困在房子里不让她离开一步,像金丝雀一样养着,不容别人跟她接近。

后来方茴还是找到了逃跑的机会,她在郁阳的带领下跑了出去,可她刚跑出来就被人绑架,对方蒙着脸,威胁郁文骞下跪,方茴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妥协,可他不仅跪了,还跪的毫不犹豫,他本就坐着轮椅,跪下时万分狼狈,任由别人把他的尊严踩成碎片。

可他的下跪依旧没有救活她,她被一枪打死,死在了她26岁那年的夏天。

方茴死后灵魂没有走,她眼睁睁看着郁文骞以雷霆手段收复被郁阳等人鲸吞的郁家产业,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吃掉的人都要连本带利吐出来,他收拾了很多人,不顺眼的一并处理掉,还有郁阳和方月心,郁文骞打断了俩人的腿,从脚腕处一段段打断的,可他不要他们死,而是要他们活着,跪着爬着去她的墓前。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方茴的灵魂站在雨中,注视着郁文骞的背影,他坐在轮椅上,盯着她墓碑上的照片看了许久,他脚边的郁阳和方月心一直求饶,求他饶他们一条狗命,就看在方茴的面子上。

不知是哪句话刺到了郁文骞,他让人把他们处理了,连骨灰都不能留在国内。

怕脏了她。

郁文骞在她墓碑前立了许久,久到方茴差点产生错觉——他喜欢她。

但那怎么可能?他们结婚虽然有3年,却不曾互看对方一眼,其中两年郁文骞昏迷在床,醒来后忙着接受残疾的身体,忙着复健,对她不闻不问,甚至笑一下都不肯,这样冷硬如血的郁文骞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可骄傲如他,冷硬如他,却一次次把尊严捧在她面前,任她摔得稀巴烂。

-

方茴离开第一世,便去了第二世,那是个弱肉强食的修仙世界,那个世界的人们不择手段只为了往上爬,成仙是多么有蛊惑力的字眼,成仙后人们不仅可以长生不老,还可强身健体,美颜焕肤,原本需要万分努力的一切,对于修仙者而言却是唾手可得的。

软弱的方茴在这个世界里学到了许多。

她明白软弱就是原罪,明白她在第一世真的做错了许多。

不管郁文骞是什么样的人,可他没有伤害过她,那他就不是她的敌人,她真正的敌人是郁阳和方月心,那两个狗东西煽动她去对付郁文骞,她因为怕郁文骞会杀了她,便与自己的老公离了心,后来想想,她真是大错特错,夫妻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而她却不曾听郁文骞辩解过一句,只凭郁阳一面之词。

当然,她和郁文骞本就没有感情,想要他们像恩爱夫妻那边相互信任也是很难的。

郁文骞醒来,面对残疾的身体,面对千疮百孔的郁家,已经身心俱疲,这时候他还要分心应付她这个吃里扒外的妻子,面对她这样随时能给他戴绿帽子的妻子,心情可想而知。

方茴在第二世遇到过一个跟郁文骞很像的男人,对方是普通人,也断了腿,方茴治好了他的腿,而后一直在想,前世的郁文骞不知怎么样了,她死后他重新掌管郁家,令人闻风丧胆,城里想嫁给他的女人应该很多吧?

残疾又如何?他可是郁文骞,就凭那张脸,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只要他愿意。

方茴在第二世专心修炼,原以为会得道成仙,却不料在最后关头遭遇雷劫。

她那样心无旁骛的人竟然没扛得过雷劫?

她心里还有什么挂碍?

方茴不知,好在老天待她不薄,雷没劈死她,倒让她重回了第一世,这个让她有无数遗憾的第一世。

那些个得罪过她的人,真的做好了迎接她的准备?

修仙世界可没有这个世界这般有趣,方茴真是迫不及待了。

-

出租车绕过绿荫环绕的公园,停在别墅小区门口。

这是方茴第一世的家,方建成在本市开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虽不能和郁家比,却也比这座城市大部分人家要富裕。

多年前,方建成出轨杜美霞,生下了方月心这个孩子,不久就跟方茴的母亲离了婚。

方茴判给了父亲,这些年一直跟继母一起生活,并不顺心,而这一世的方茴性格软弱,经常吃暗亏,却不懂得反抗,久了,杜美霞和方月心明着欺负她,根本不怕方建成知道。

让方茴没想到的是,她刚到家就被杜美霞告知,三天后要去郁家拜访。

前世的方茴傻得很,以为是要跟郁阳见家长,后来才知道,杜美霞收了郁家的钱,要给郁文骞冲喜,带方茴去不过是为了相看,就像买货卖货一样,而出轨的郁阳竟然也觉得这主意很好,只方茴一人被傻傻蒙在鼓里。

前世她不知道要相看,所以毫无准备,这一世她知道了,就不能那样随意。

哪怕他还没有醒来。

方茴的长相不错,否则郁阳这样的富家少爷也不会跟在她后面。

这种长相放在普通人眼里或许还过得去,放在现在的方茴眼里却远远不够看。

修真世界,人们利用法术可以轻易变美,皮肤紧致、吹弹可破,身材凹凸有致都只需掐个符就行,在她那个世界,多的是绝世美女,这样看,镜子里的方茴皮肤虽然白皙,却有浅浅的痘印,五官虽然精致,却远远不够绝色,身材虽然瘦高,可胸部不算大,屁股不够挺,腿不够修长,各处都有进步的空间。

方茴就像整容师一样,计算着自己该“整”哪里。

奇怪的是,这一世的她竟隐隐有些期待,虽然他没有醒,可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她希望她以更好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而这一世,她依旧要嫁给他,不管他爱不爱她,至少在他醒来前,不让郁阳把郁家攥在手里,让他醒来后能过得更轻松一些,她要陪他度过那艰难岁月,如果可以,她还想用法术治好他的腿。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热门: 我的1979 古剑奇谭·琴心剑魄 北境2:暗影徘徊 保持沉默 惊叫循环(无限流) 不靠谱大侠 五大贼王7:五行合纵 布鲁特斯的心脏 完美替身 伪装名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