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朱紫难别(3)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朱紫难别(2)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朱紫难别(4)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扶云殿内此时颇为热闹,司命、开阳、含章几人都在,九宸面色肃然坐于上首,端看他们说话。

话题正好关于景休——这次让开阳无辜受伤的景休。

身着水墨绿仙袍、竖着发冠的司命先开口:“山灵界的国师名叫景休,是玄鸟族人。玄鸟一族出谋士,世世代代都是辅佐山灵界主君的。但是五万年前,上一任国主垣渡在位时,玄鸟族密谋造反,被玄鸟族族长的亲儿子告发。这个人,就是景休。他当年不但告发了自己的父亲,还发下血咒,终其一生辅佐凤凰一族,这才在垣渡手中活了下来。后来又过了几百年,垣渡死于天劫,把主君的位置传给了他的女儿翎月,景休也按照传统,接了国师之位,辅佐翎月至今。”

司命说着,语气中透出一丝的欣赏,他对于这种忠于主君的人颇具好感。九宸面无表情,眼眸投向司命,示意他继续说。

司命第一次与战神坐得如此之近,有些顶不住他投射过来的眼光,端起茶杯,赶紧喝了一口,这才舒了一口气,继续讲:“他这人在六界中没什么名声,只听说为人低调,做事还算勤勉。山灵界这一任主君翎月对政事没什么兴趣,族中大事都交给景休来办。天君曾夸过他侍君以忠,但一个背叛父族,侍奉仇人的人,再是忠义,也没什么人喜欢与他往来。是以天宫的大小宴饮,他从不参加,我也没见过他几次。”

殿中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无烬木“呲呲”燃烧的声音,除却神尊,其余每个人这会儿都汗流浃背,不得不催动冰凉诀来消散体内的燥热

九宸冷峻的脸上毫无波动,似乎在思索什么。

开阳轻轻揉了一下肩膀还隐隐作痛,毒箭是真是要命:“昨日的事,神尊是怀疑他?”现在想来,一切的一切未免太过巧合,太巧合了。

九宸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淡淡一笑:“本尊睡了五万年,这六界之中,倒是出了不少人物。”

司命不懂战神与开阳神将两个人在说什么,因而端正面色,一本正经的摇头说出己见:“要说人物,新任的海族鲛皇和青丘老狐名气可比他大多了。”

九宸扫了一眼,侧脸叮嘱开阳:“这位国师心机深沉,你以后与他打交道,要小心些。”

开阳想起昨日还心有余悸,自然点头称是。

九宸总觉有些不妥之处,薄唇轻启:“那个仲昊,是烈夷的儿子?”

端坐在一边的含章这才开口给神尊解释:“是,仲昊是烈夷的遗腹子,出生前就去了山灵界。这小子性格暴躁,与他爹一样,不服管教,早就带着族人逃出了穷荒之地,隐藏在十万大山之中。我曾撞见过他一次,看在烈夷的份上,放了他一马,没想到这些年,他胆子越来越大,造起反来了。”

对于六界的小道消息司命倒是知道的不少,他也点了点头:“那位景休国师对外低调,对内却是铁腕统治,仲昊桀骜不驯,怎肯任他钳制,一来二去,两人就结了死仇了。”

九宸沉默了片刻,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云风熟悉的声音:“师兄,师兄。”

他甩着袖子,自认为很潇洒,一路高声唤着九宸,大步走了进来。墨发一甩,环视了大殿中的熟人,撇撇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天雷真君竟然主动去找天君,要为师兄你办一场接风宴,更请遍了六界有名有姓的神仙。师兄,天雷老头来势汹汹,必有依仗啊。”

开阳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自己这次受伤,天雷真君说什么自己活该没本事,这是战神应该说的话吗。

他愤愤然:“他能怎么样?以神尊的修为,还怕他不成?”

云风摇了摇手中的金色扇子,眼珠一转,出了个主意:“话不是这样说,动手自然是不怕他,就怕他暗中捣鬼。师兄,要不就说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无法赴宴,没理由被那天雷牵着鼻子走。”

谁知,九宸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声音不带一丝温度:“该来的总会来,去看看吧。”

竖日。

凌霄宝殿外,宝殿雄伟庄严。只见此殿金瓦银柱,檐牙高啄,颇有气势。进入大殿之内,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层层龙凤翱翔。

时辰未至,众仙已陆续入场,互相招呼示意。

天雷真君坐在大殿左侧,目不斜视,淡定饮酒,眸子偶尔闪过一丝诡异。紫光、方升等一众天雷门下的天将都坐在他的下手,不时瞄着殿门,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架势。

一列列仙娥鱼贯入场奉上美酒佳肴。

正在这时,九宸束着网冠,身穿银灰色的仙袍不苟言笑走在前面,开阳、司命等众神将跟在他身后,气势自然也不一般。一众人中只有一个身着素裙的元瞳甚是显眼。

坐在左侧的一位老夫人见此幕,凤眸中满是锋利的光芒,冷着脸,开口叫道:“元瞳,过来。”老夫人的声音很是清晰有力,所以刹那间,大殿都安静了几分,众目向场中看去。

元瞳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最前方的九宸,发现他面色未改,但是她心中仍觉得尴尬,面上不由得发热,只得轻咬贝齿,低声喊:“母亲。”

元老夫人面色冷淡,语气不容置喙:“坐到母亲身边来。”

方升与紫光两人对视一笑,笑吟吟地看着殿中的热闹。他们可是知道这元老夫人的心结是什么。不过,一会儿的戏更好看。

天雷真君恍若未闻,依旧淡定饮酒。

九宸走到老夫人面前,面对这个相貌端庄的老夫人,察觉到这位老夫人似乎是对自己有意见,他行礼,但是因为面无表情,倒显得有几分倨傲。

元老夫人直直瞪着战神,目光闪过一丝恨意,正要开口。正巧,身穿银甲的杜羽走了过来,很是熟稔地喊道:“老夫人!”

元老夫人这才闭嘴,元瞳长出了一口气,她真怕母亲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然后又悄悄打量九宸,脸颊微红。

九宸双眸一眯,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又看了一眼元瞳,点了点头,淡淡地道:“本尊也听人说起过你,很是年少有为。”

杜羽自然是没有忽视元瞳的害羞,手指一紧,态度恭敬:“多谢神尊夸奖。”

九宸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元瞳还下意识地想跟上去,杜羽眸子一闪,上前一把拉着元瞳纤细的手臂,元瞳还想挣扎开来,直到杜羽用眼神示意脸色阴沉的老夫人,才作罢,不得已跟着杜羽去右侧后排落座。杜羽拉着元瞳的手越发紧了,丝毫不在意周围小仙投来暧昧的眼光。

九宸带着云风、开阳、含章,四人坐在了大殿中右侧上首位。

在大殿一角,一位身穿鹅黄色面容清丽的仙女,从九宸一行人进来双眸殷切跟随着那抹银灰色。这位正是药王的小女儿玉梨仙子,她眸带春意,不时瞟向右侧最上首的神尊。

此时,内着绯色长裙,外披银纱的灵汐左顾右盼,在寻九宸的身影。她又是被十三推出来给神尊送药。这里仙人真是太多了,灵汐第一次来凌霄殿,差点迷路。

她是被一个小宫娥给推到玉梨仙子身边的位置来的,刚刚在门口那个宫娥连话都没听她说完,就以为她是桃林仙姑来参加宴会。这不,阴差阳错推坐了下来,那个小宫娥还热情满满的走了,认为自己的差事办得好极了。哪里晓得灵汐这会儿很是尴尬。

冲身边的这位鹅黄色俏丽佳人浅浅一笑,玉梨仙子一愣,也回她一个礼貌的微笑。

灵汐她们这个位置虽然靠后,但还是能看清殿中所有情形的,突然发现最右边上首神尊那冷峻的侧身。灵汐大喜,正要喊出“神尊”二字,忽听身边传来了抽泣声,她吞回了那两个字,不由得转身。

一转身,就看到身边的美人忽潸然泪下,梨花带雨,看得人心都化了。

灵汐的耳力不错,自然是听到这位美人低声喊出了两个字:“神尊!”含着泪珠的目光还殷切地望着神尊。她很是诧异地看着这位美人,心中暗想:这位难道是神尊的“桃花债”吗,顿时起了好奇心。

灵汐灼灼的目光倒是让玉梨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拭去泪珠,轻吸了一口气,粉唇轻启:“我与神尊多年未见,没想到还有重逢的一天,我太激动了,见笑了。”

灵汐摸了一下鼻子,掩饰尴尬:“没有没有。”心中暗道:还是神尊的魅力大,仙女见了都要流泪。相比来说,自己与神尊第一次见面,表现应该比这位仙子好多了吧。灵汐心中得意不已,摸了一下袖子中的药瓶,想借机离开位置,去找神尊。

神尊是时候用药了!

就在这时,身穿龙袍,头戴金冠的天君进场,众仙起身。殿内也开始轻歌曼舞,丝竹悠扬,乐音婉转起伏,身着彩纱的仙女翩翩起舞。

灵汐远远看着正在和天君说话的九宸,有些着急,小声嘟噜:“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过去把药拿给他啊?”

玉梨耳力很好,有些面色不善:“你也认得战神?”

灵汐转头,眼珠一转,赶紧掩饰:“不认得。”

“那你为何一直盯着他看?”

“因为……好奇。”灵汐扯出一个借口。

玉梨认真打量灵汐半响,随后,轻声一叹:“当年我也与你一样,谁知纯属好奇的一眼,就误了自己的终身。你不要学我,他这样的人,不是你这等小仙可以妄想的,到头来,只是伤了自己。”

灵汐挠了挠头:“恩,你说得很有道理。”

玉梨嫣然一笑,这会儿对于灵汐倒是很感兴趣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仙灵汐。”

玉梨点了点头:“我叫玉梨,是药王的女儿。”

灵汐很是惊喜:“哦,药王洞,我知道那,我师姐就在那。”

玉梨眉头一动:“你师姐是何人?”

灵汐刚想说出“青瑶”两个字就听到了殿前一个尖锐的男声响起:“怎么?明明白白的事,说不得吗?”

她探头一瞅,原来是那个大恶人的头号手下——紫光。

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下来,就连殿中起舞的仙娥们也都不知所措地停下了动作,所有人都向紫光看去,气氛颇为诡异。

含章一向端端正正,这会儿也生气了,厉声开口:“今日是我家神尊的接风宴,紫光,你想干什么?”

紫光双手捧着酒杯,微微一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敬九宸上神一杯酒。”

开阳也站了起来,双目带着凶光:“你是什么身份,也配与我家神尊喝酒,要喝酒,跟我喝。”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紫光声音更大了一些,大殿门口的人都能听到:“好啊,我这杯酒,是敬当年所有死在幽都山一战的天族将士的,九宸上神是那一战中唯一活下来的人。开阳既然想替九宸上神喝这杯酒,行啊,我喝一杯,你喝十万杯吧。”

云风撩了一下自己的墨发,哈哈一笑,仰头直直地看着紫光:“好大的气魄啊,本座若没记错,上一次的月食之日,梼杌兽在西海出没,天君派了你紫光带兵去拿那妖兽。结果发兵的前一日,你却在西海老祖的地宫里喝光了他两万年的存酒,大醉了整整一月。之后,梼杌逃之夭夭,你坐下的两千天兵,也都葬身西海。本座很好奇啊,那一晚上,你有没有喝满十万杯?”

紫光面色青紫忽变,这云风真是专门揭自己的短,失了面子的他越发恨了,狠声喊道:“云风!”

云风收敛起笑容,目光一寒,随手一挥,一道天青色的光闪起,在紫光面前化作手掌,一巴掌抽在紫光的脸上,将他打翻在地!

全场震惊。

云风收回掌气,像是看见蝼蚁一般不屑地道:“本座的名讳,也是你可直呼的?”

全场死寂,众仙纷纷向天君看去,却见天君正与九宸微笑对饮,好似全没听见刚才的事一样。再看一向暴躁天雷真君,也淡定地低头独饮,无半点急躁之色。

这……这是什么情况?

众神懵了。

司命赶紧打诨,活跃了气氛,众神醒悟过来,立刻喝酒聊天,刚才之事像是从未发生过一般。

推荐热门小说宸汐缘,本站提供宸汐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宸汐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朱紫难别(2)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朱紫难别(4)
热门: 偷偷藏不住 全星际都知道我渣了皇帝陛下 再度沦陷(gl) 月亮奔我而来 推理者的游戏 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幸福生活 信息素依赖症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诡盗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