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桑中之喜(4)

上一章:第十九章 桑中之喜(3)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朱紫难别(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竹叶林中风声飒飒,一片清幽。

一袭黑衣,玄纹云袖,一男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

眉目如画,清俊内敛,人也随音而动,偶尔抬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俊脸!最让注目的是他头顶印着象征族中图腾的墨印,给温润的脸添了几分神秘。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却让人抓不住。

赤鷩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不敢打断主子的琴音。但是男子修长的手还是按住了琴弦,让人沉醉的琴音停了。

赤鷩心一慌,拱手行礼:“国师。”

黑衣男子,也就是山灵族的国师景休。

他没有抬头,还在轻触手中墨色的古琴,温润的声音响起:“什么事?”

赤鷩依旧躬身:“毕方有事求见,说是有人占了他的赤焰洞,驱散了他的徒子徒孙,来请国师做主。”

景休嗤笑一声:“他那洞府本就是抢别人的,现在被人所抢,也算是因果报应。”

“那属下去打发了他。”

景休不置可否,继续拨弄手中的琴弦,平调,扬调,似突然来了兴趣,问道,“毕方也算神兽,法力不弱,谁能占得了他的洞府?”

赤鷩正要走呢,停下了脚步:“说是……云风上神。”

景休拨弄琴弦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双眸似星子一般明亮,“云风?云风夺他洞府作甚?”

赤鷩不知道国师为什么感兴趣了,还是乖乖的回答:“说是为了无烬木。”

景休站了起来,放下手中墨色古琴,沉思了片刻,嘴角带着一丝笑。

赤鷩见状:“国师,您要为毕方出头?”

景休负手站立,浅笑:“云风是天尊的关门弟子,本座怎能为了区区一只毕方鸟就去得罪他?只是,云风要无烬木,看来九宸战神这五万年长生海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啊。”景休那抹笑容充满着冷意。

良久,他才开口:“仲昊现在在哪?”

“逃进了十万大山之中,我们的人追丢了。”

景休看向赤鷩,冷哼一声。

赤鷩实在是忍不住了,忿忿不平:“国师,非是属下们不尽力,而是仲昊一族乃是天族战将烈夷的后人。烈夷犯错,举族被发配到我山灵界,我们只有关押管束之责,并无打杀处置之权,就为这个,属下们几次将他们围了,却不敢下杀手。仲昊也是仗着这个,才敢铤而走险,举起反旗,如今穷荒之地的诸多部族,表面上对我们俯首称臣,私底下却与仲昊暗通款曲,再这样下去,属下怕会生出大乱。”

景休默不吭声。

赤鷩偷偷看了一眼国师,提议:“起码,要向天君禀报一下吧。”

景休讥笑:“你何时听说过,九重天上的真龙,会管蝼蚁的死活?天族若真在乎我们,也不会把我族当成流放之地了。”

赤鷩陡然开口:“都怪国主,这些年不理朝政,也甚少往天宫走动,如今我山灵界在六界的地位,怕是连海国鲛人都比不上了。”

景休眼梢微微一挑,淡淡扫了赤鷩一眼。赤鷩身子一缩,不敢说话。

主子生气了。

景休声音很轻,却铿锵有力:“本座说过,就凭她杀了元渡,为我玄鸟一族报了大仇,本座此生都会护她,这样的话,不要再让本座听到。“

赤鷩轻声回道:“是。”

即使他们这些属下各个都心知肚明,看不惯国主能力不足,要不是国师在全心辅佐国主,如今的山灵族早不复存在了。

景休语气又复温和,仿佛刚才狠厉的不是他一样:“去将攒心钉拿来。”

赤鷩闻言心中,大喜:国师是打算……

景休大步向外走去,边走边说:“把本座的行踪散出去,好叫仲昊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赤鷩恭敬领命:“是。”

天宫仙雾缭绕,南天门柱上缠着金鳞耀日赤须龙。上空盘旋着彩羽凤云。

灵汐拎着空药篮往药王洞去,但是面上却愁眉苦脸。十三就会使唤自己,说什么怕自己师姐,还说自己师姐气势比神尊都大。哪有,她就是看不得自己有份好差事。哎!做个小仙娥真是难啊!

灵汐路过南天门时,看到一袭黑衣的男子正与天将说话。不对,准确的说是天兵天将在训斥那个黑衣男子。灵汐对南天门的守门将印象一直不好,谁让她当时坠入长生海就是因为他们的追捕。那个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 其中一个天将即使忿忿不平还是进去禀报了,这让灵汐很是吃惊。好本事!

那个黑衣男子却蓦地转过身子,看到方灵汐在看他,他温和的一笑。清贯修长,丰姿如仪。

灵汐见他人温和,对自己也眼中也含着温柔似水的笑意,不由得有点害羞,也微微对着那男子浅浅一笑,转身离开,小跑到药王洞。

到药王洞,云风上神恰好也在,不知师姐说了什么,云风上神竟惊慌失措,吓得逃了。

灵汐取了药,抱着药篮往回走,想着刚才的事,边想边笑。路过南天门,看到那个对自己笑的男子还等在那里,不由得走了过去,“你还没走呢?”

景休低头看着对自己说话的女子,一袭浅烟色晕纱留仙裙罩身,精致的小脸未沾脂粉,微微泛起一对梨涡。微微诧异,但还是温和一笑:“事还没办完。”

灵汐凑近了一些,小声说:“他不会帮你通禀的,他这人坏得很。”

灵汐离太近了,景休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桃花香,却不反感,学着她的样子,小声说:“那可否请仙子代为通传。”

少女赶紧摇头,她刚刚可是听到这人要见天雷真君:“不行不行,我和天雷真君是死对头,我不能见他。”

景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你一个小仙娥,怎会与天雷真君结怨?”

少女抱紧自己的药篮,眼中都是不满:“你是下界的神仙,不了解,这天宫里规矩极大,麻烦更多,这儿的仙家更是势利的紧,哎,一言难尽啊。”

景休微微一笑,也不多言。灵汐还挺这位男子担心:“你还要继续等吗?”

景休点点头。

灵汐无奈地笑:“那你继续等吧,我先……”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熟悉、粗狂的声音:“国师!”

是天雷真君!

灵汐抬头,果然是他,自然反应想起了那抽打神鞭,顿时如老鼠见了猫,连忙低下头,生怕有人看到自己:“我先走了。”

说完,掉头就走,怀里的长生结掉在地上也没有察觉。

景休觉得好笑,低头正好看到那只红色长生结,正要叫那少女,天雷真君已走到跟前。

景休不动声色收起长生结,灵汐烟色的裙子已不见踪影。

推荐热门小说宸汐缘,本站提供宸汐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宸汐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桑中之喜(3)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朱紫难别(1)
热门: 高武27世纪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 卖马的女人 涂鸦王子/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 七宗罪1:冰箱藏尸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侯卫东笔记4 伯恩的传承 乌盆记 英灵座上日呼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