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桑中之喜(2)

上一章:第十七章 桑中之喜(1) 下一章:第十九章 桑中之喜(3)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宫,元家祠堂。

两侧门柱上挂着一幅对联,上书“拯尽四洲黎庶,修成万劫金仙”。中间牌匾金光闪闪四个大字“除魔卫道”。

九宸站在广场上,望着牌匾,眼神一暗,陷入了沉思;而不远处的元瞳正一脸复杂地看着九宸的背影。

她面容姣好,不似一般女子穿着华美的仙女服,而是身穿银甲,不加没有任何配饰。浑身散发出将神特有的英姿飒爽。

元瞳想起刚刚在祠堂内娘是怎么怒斥九宸战神石心石性,绝情绝爱,对哥哥以及元家三千男儿战死幽都山始终放不下。她也很有压力,自哥哥去后,她代替哥哥做上了四大神将之首的位置,除了杜羽,没有人帮过自己。娘一见自己就是要自己谨言慎行,站稳立场,切莫误了元氏一族的荣耀与前程。娘心中只有元家以及元家的荣耀与前程,却忘了自己到底是个女儿身。

元瞳心头一酸,抿紧了嘴角,眼眶微红。九宸似有所感,收敛了眼中的痛意,转过身,撞进元瞳眼中。

元瞳不得不绷直身子,大步走了过来。

九宸声音淡淡:“多年未见,你也长大了。”

元瞳身子一颤,语调未变:“神尊却没任何变化,和当年一样。”水眸中闪过激动,还隐隐夹杂着一丝的爱慕。

九宸面无表情:“听说你接替了元征,如今在北海领兵,已可独当一面了。”

除了公事,元瞳没有从九宸眼中读出其他神色,不禁黯然道:“不过是借着神尊和家兄的威风,勉力为之。”

九宸想起元征的英勇对敌,轻叹了一口气:“你做的很好,你兄长离世前最牵挂你,若是他看到你现在的表现,会欣慰的。军营中,女子会比男人更难。日后若遇到难题,可以来找本尊。”

元瞳动容,抱拳行了大礼:“多谢神尊,元瞳一切都好,也会用心做事,绝不给神尊丢脸。”

空气安静了下来,两人不知道说什么。九宸沉默地看向不远处的元征雕塑,他还是没办法去元家的祠堂祭奠元征,如冰的眸子覆上了一层寒意。

元瞳没有注意到九宸的异样,她想起今日在殿中听到小仙娥的传闻,目光闪烁,试探道:“还没给神尊道喜。”

九宸从元征的雕塑中缓过神来,凝眉:“本尊有何喜?”

元瞳压下心口泛上来的酸,声音温柔:“呃……刚刚听人说起,神尊收了一个小仙进扶云殿,还没恭喜神尊。这是神尊第一次收女子入房,大家都在说,神尊这次醒来,越发随和了。”

“你听谁说的?”

元瞳还没开口, 九宸目光沉沉,不再多言,一道流光,拂袖而去。只留元瞳独自一人面露哀色回了元家大厅。

她从袖口拿出一封信,来回摩挲着。杜羽突然从外面走进来,元瞳听到动静连忙将书信藏于袖中,杜羽自然也没忽视元瞳的反应,却装作没看见,笑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连有人进来都没发现。”

元瞳转身,嫣然一笑:“你何时回来的?”

杜羽身姿清贯修长,丰姿如仪,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容:“一大早,已经去天雷真君处复命了。”

元瞳皱眉:“神尊已经回来了,天雷真君还代掌战神之职,合适吗?”

杜羽双目直视眼前的女子,温和地道:“神尊刚刚归来,先不说身体恢复了没有,就说他五万年未掌兵,就算要接回来,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战神之位的归属,不是你我该考虑的事情。”

元瞳被杜羽说得哑口无言,她才不管该不该考虑,只是为神尊不平。躲开杜羽温柔的目光,反讽道:“你们东海的人,说话做事,都是这般滴水不漏吗?”

杜羽仿佛没听出元瞳话中的讥讽,认真地回答:“我东海一族孤悬海外,对于天宫的事,向来修闭口禅。我说这番话,已不算东海的风范了。”

温润男子突然弯腰,靠近元瞳的耳畔,声音低沉:“元瞳,我是为你好,你知道的。”

杜羽的心思,元瞳一直都知道,这五万年也多亏了身边有他,自己在四位神将中的位置才会岿然不动。

杜羽一边说着话,一边修长的手触摸到元瞳额头前飘起的发丝,可还不等他继续靠近,元瞳却蓦地站起身来,不自然地说道:“你很久没见到开阳和含章了吧。走,去看看他们,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们了。”

说完,她大步向外走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见了神尊,便没办法与杜羽走近了。杜羽一向温和的眸子却跟掺了冰一样,双手攥得紧紧的。刚才元瞳起身的瞬间,杜羽正好看到了书信的一角。

却说云风行过弱水,冒险闯入赤焰洞,洞中一片漆黑,云风手持法器照明,小心行走。

毕方乃神兽,本性暴躁,怒则为火,焚尽万物,自古以来就连仙圣都不敢轻易招惹,云风怎敢不小心?然而再小心还是踩到了枯枝,发出了“簌簌”的声音。云风心肝一颤。只见一双形似烈火般的眼睛徐徐睁开,一道火舌喷薄而出,落在地上,满地的无尽木顿时燃烧起来!

云风总算看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了,可是一部分已被毕方兽的火苗吞噬。烈火熊熊与万千火鸦齐飞而出,向他冲来!云风神色一变,挥出法器,对抗沸腾的火海。

声震云天、传遍洞天的火鸦声,还有毕方嘶吼的声音都传入了外面一身素衣、神色淡漠的女子耳中,她手指微微一颤,还是没动,美目却一直在闪烁,透露出此刻心中的不平静。

洞内状似仙鹤、赤色纹身、青色羽毛、白色嘴巴、却只有一只脚的毕方兽,卷起方圆千里的火海,再次进攻。这个对手挺厉害的,把所有的火鸦都消灭得干干净净。

云风也使出了自己最后的绝招,略占上风,毕方仓皇出逃。

云风狼狈地奔出赤焰洞,一身天青色仙袍被烧得黑漆漆,向来飘逸的长发也乱成一团,有些发梢甚至焦了。

云风看到青瑶站在洞口,还挺感动,连忙上前,潇洒一笑:“青瑶医官,你是在等本尊吗?这洞中的火鸦都已被本尊除了,那毕方神鸟也已离开此地,另觅洞府,里面的无尽木无穷无尽,医官现在就可以把它们都带回去。”

青瑶看到云风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大碍,放松了心神,但是依旧面无表情,蹲下身子从地上捡了一小段无尽木,“不用了,这就够了。”

满脸都是灰的云风一愣:“你这什么意思?”

青瑶语气淡淡:“无尽木,顾名思义就是烧之不尽。抗寒取暖,一根足矣。”

什么?一段就够了?云风气炸了:“你上次对本尊说无尽木多多益善,本尊方在此地与那毕方鸟足足纠缠了这么久才将它赶走。”

青瑶挑眉:“小仙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她眉眼含笑,收起无尽木,转身就要走,云风立地就拦住了她。

云风满身狼藉,他突然贴近了青瑶的脸:“青瑶医官,如果我没记错,这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莫非本尊什么时候得罪过你?”看来他上次的直觉不错,这个青瑶医官是对自己有意见,还是恶意满满。

青瑶瞳孔一缩,使劲儿推开了云风,声音多了几分紧张:“上神多虑了,我一个微末小仙,怎会与上神这样的大人物有交集?我还要去给神尊看诊,不便多聊,告辞。”女子御风而去,双眸却潮湿了。

不知是那风太过强劲,还是别的什么缘由。

他,还是这个样子……

九宸这边面色阴沉的从元家祠堂回到扶云殿,第一件事就是召见灵汐。

灵汐跪在大殿上,不敢抬头,两只大眼睛却在咕噜咕噜地转。

九宸阴沉着脸:“是你对别人说,你在本尊寝殿中睡了一夜?”

灵汐呼吸一滞,还真是这事!

她咬嘴,有些不知所措地轻声回道:“小仙……小仙的确是这么说的,但小仙也没撒谎啊。”

九宸目光越发冰冷,散发的冷气似乎能把灵汐给冻僵了。

灵汐一缩脖子,怂了,低下头。过了一会,见九宸还是不说话,灵汐又鼓起勇气,小声说:“我就是实话实说,是那些人想歪了,再说了,睡一夜就睡一夜,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在桃林的时候,经常睡在承晏房里,我阿爹都不说什么。”

女子脖颈很白皙,像是透明的一般,九宸别开眼去,哑声,“你一个女子,如此不看重自己的名声……”

灵汐瞪大了眼睛,很是不平:“我爹说了,心中有正气,就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更何况,我也不觉得和神尊您传点谣言出来算吃多大的亏。”

九宸大怒:“你这小仙!”他很久没这么生气了,现在被一个小仙给挤兑了。

灵汐眼珠一转,恍然大悟:“莫非神尊觉得吃亏?哦,那我这就去跟她们说,我那夜在神尊房里什么也没做,碰也没碰神尊一下……”这话说得很是真诚!

九宸眉头锁得更紧了:“住嘴!出去吧!”

灵汐心中一喜,这是不追究自己了。起身,退下,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过头来,歪头一笑:“神尊,你还没谢我呢。”

九宸皱眉,有些恼火地看着她。灵汐解释道:“那日你发病,是我救了你,你还没跟我道谢呢。”

九宸双目沉沉,明明笑着,却冷冰冰的:“好啊,本尊现在就好好地跟你道谢。”

求生欲让灵汐察觉不妥,后背一凉,连忙打诨:“算了算了,不用谢了,举手之劳,神尊早点休息,冷的话多盖一床被子,药在柜子里,可别忘了吃。小仙走了,小仙走了。”

门随着灵汐的退下再次紧闭,九宸不知看到了什么,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这小仙——”

竖日。

青瑶正给九宸把脉,叮嘱他近日不可妄动修为,常去天泉沐浴,加上这无尽木之火,足矣保他平安。扶云殿的众人听闻,很开心神尊的身子有所好转。

无尽木很是神奇,区区一段,就有惊人的火力。若是平日殿中没人,说不准会出意外。灵汐也就因此得了在大殿中看守无尽木的差事,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云风刚刚与青瑶顶了两句,心情不好,正好看到了灵汐笑容满面,自己的心情也觉得舒畅了许多,便逗她:“你这小仙,从进门开始就笑得合不拢嘴,得了新差事就这么开心吗?”

灵汐头如捣蒜:“对啊,能为神尊办事,我很开心啊。”

九宸看着灵汐这呆傻的样子也是无奈:“你先下去吧。”

灵汐行礼:“是。”只顾开心的她没发现神尊九宸看着自己的背影,若有所思。

云风自然是看到师兄眼中的深思:“你对她还是有所怀疑?”

九宸收回注视灵汐的眼光,拨弄杯中的茶叶,声音淡淡:“长生海一事,她本就是重要一环。”

云风疑问:“可发现异常?”

九宸摇了摇头:“并未在她身上发现丝毫魔气,但天雷说得对,吞天兽对她异常亲密,不得不防。”

云风微微颔首,又轻叹:“真是可惜。”

九宸冷冷扫了一眼云风。云风勾唇一笑:“这几日天宫中沸沸扬扬的都在传你和这小仙的趣闻,我还以为你睡了这五万年,总算有了些好的变化。谁料……”话锋一转,试探道:“若她真有问题呢?”

九宸垂眸,凝视杯中的茶水,声音冷冽有力:“身为战神,我自当尽责。是时候去探一探这小丹鸟的底了。那日在天君面前,医仙乐伯的态度有些奇怪,似乎是在……怕些什么。”

云风凝神看着自己的师兄,哎,这才是他的师兄,以天下大任以己责。他有时候都希望师兄能多为自己活,活得更加鲜活,有点人气儿。

他还真以为这只小丹鸟会在师兄眼中不同呢。哎!不解风情!

推荐热门小说宸汐缘,本站提供宸汐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宸汐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桑中之喜(1) 下一章:第十九章 桑中之喜(3)
热门: 黑暗之路01:无声之刃 天神学院 爱上她的和尚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终极教师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唯有套路得人心 失控的玩具 势不可挡[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