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桑中之喜(1)

上一章:第十六章 阽危之域(4) 下一章:第十八章 桑中之喜(2)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扶云殿内,灵汐青丝散落,美目闭阖,面色红润,整个人卧在榻上睡得正熟。九宸盯着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召唤出灵鹤传音,须臾,云风与青瑶闻讯而来。

两人将将抵达,就看见九宸披着墨发,端坐在床榻的一边,同样双目紧闭,似乎是在养神。

青瑶进来后发现自己师妹躺在那里,以为又遭了什么难,心中很是焦急,走近才发现只是睡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整敛衣衫,对九宸躬了一礼。

九宸这才睁开了双眸,颔首示礼。

一袭天青色长袍的云风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别客气了,赶紧帮我师兄看看。”

青瑶直接甩开云风的手,径直上前把脉。须臾之后,才收回搭在九宸脉搏上的嫩白手指。

九宸依旧是面无表情,云风却急得不得了:“医官,怎样?”

青瑶面色淡淡:“我上次就说过了,神尊在长生海受了数万年的寒气,一时半会难以清除。需时常去上清境天泉浸泡,并在殿中以无尽木长燃明火,兴许能驱散几分寒气。奈何小仙身份低微,神尊并不将我的叮嘱放于心上,不但不听医嘱,还妄动仙法,今日若不是我这师妹在,神尊怕是要回长生海继续长眠了。”

青瑶虽说语气冷淡,但是在座的还是听出了她话中的不悦。作为医者,最讨厌的就是病人不听医嘱。更何况,这次还连累了自己的小师妹。要是让师父知道,那老头肯定会来扶云殿大闹一场。

九宸听到青瑶提及小师妹,手指微微一顿,别过头,刻意避开床榻。

云风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不给师兄面子的小仙,但是这个冰美人说得倒有几分道理。师兄一贯是这个样子,他作为师弟,还是要问个清楚,他面色正经起来,桃花眼一闪:“多谢医官叮嘱,我们以后一定小心些。敢问医官,无尽木为何物?在何处可以取得?”

青瑶面色清冷:“无尽木乃是昆仑神木,昼夜长燃,暴风不息,猛雨不灭,本来生在昆仑以南的炎火山上。”说到这里,青瑶看向了云风,双目灼灼。被青瑶这么一看,云风心跳加速,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青瑶医仙长得如此花容月貌。

谁知青瑶想起过往,嘴角溢出一丝讥笑:“奈何五万年前,云风上神司四海水事,却饮酒大醉,水淹昆仑,从昆仑炎火到极北大越,千里之地尽成泽国。那无尽木沉在水底数万年,也不知还有没有当年的功效。”

云风满脸尴尬,五万年前的事,自己怎么会有印象。莫非是那次大醉?

九宸也是疑惑看向自己的师弟。

想到那次喝醉,云风羞赫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忽略师兄投来的疑问,转移话题:“不知别处还有这无尽木?”

青瑶素色长裙下的手紧了紧,语气却无丝毫起伏:“听说弱水以西的赤焰洞里也有一些,但那里是毕方的洞府,盘踞着数以千计的火鸦,以神尊现在的身体,怕是……”

云风赶紧接话:“我去!我现在就去,我不在的时候,师兄的身体还请医官多多费心。”

青瑶冷然:“我是天宫医官,此乃我职责所在。”

这个青瑶医仙对自己是不是有偏见?云风暗自摇了摇头,转身对九宸道:“师兄,我去去就回。”

九宸点头,眼中带着一抹担心,叮嘱:“小心些。”

非是九宸担心,而是弱水鸿毛不浮,非法力高深者,根本难以逾越,何况那无尽木处在洪荒凶兽毕方洞府,又有数千火鸦盘踞,所以此去,必定是凶险万分!

云风刚欲捏起手诀,突然顿了一下:“敢问医官,需要多少无尽木?”

青瑶面色如常:“自是多多益善。”她的眸子中却闪过一丝狡黠。

云风不疑有他,转身大步离去。

青瑶瞅到那抹天青色背影渐行渐远,眉头微皱,随即也行礼请辞。谁料刚抬手,就听到九宸冷冰冰的声音:“医官留步。”

“神尊还有事?”

九宸指着呼呼大睡的灵汐,俊美一蹙:“请医官将你师妹带走。”

青瑶微微一笑:“我师妹现在是扶云殿的人,怎能跟我走?更何况她是为了救神尊你才法力耗尽昏迷,暂且还是不要移动,让她自行醒来才好。”

青瑶说得一本正经的,就在此时睡在塌上的灵汐翻了个身子,正对着他们两人,小嘴抿了几次,好像是在吃什么,如果仔细听还是能听清楚她好像是在说“彼心醸、彼心醸、彼心醸,我要喝……”

九宸的眉头不由地皱成一团:“医官,这……是昏迷?”

青瑶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理直气壮回道:“当然。”

谁让这丫头从小最崇拜战神九宸,如今能与九宸近距离亲近,作为师姐,她怎么也得配合一下。

九宸扶额,侧脸看着熟睡的灵汐,心中却是暗道:这师姐妹真是一家人!净睁眼说瞎话!

青瑶趁着九宸晃神的瞬间,已经飘到了门口,“神尊好好休息,小仙告退了。”不等九宸回话,就一个闪身消失。

整个宫殿瞬间空荡荡的,九宸起身,准备离开,谁知还未抬步,衣角却被人死死拉住。

他低头一看,灵汐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身,这会儿正使劲扯住他的衣角往自己的身上盖呢。看着自己皱巴巴的衣角,九宸心绪百转千回,最后一把拽回衣服。盖着的“被子”被夺,灵汐未沾脂粉的小脸满是不开心,像小狗一样呜咽几声就闭着眼睛凑了上来。她还想伸出小手使劲儿拽自己的“被子”,一个没留神,九宸差点跌在她身上。

九宸真没想到一个女子睡着后力气会这么大。修长的手指一动,缚身诀闪出,灵汐被无形的绳子从头到脚绑了个结实,她的黛眉微颦,但是依旧没有醒。九宸又是一挥手,灵汐整个人就被扫进榻里,脸朝下趴在床上,像只小乌龟一样。

睡梦中的灵汐什么也不知道,小嘴呢喃:“冷。”

九宸耳力很好,终是不忍,面无表情地掐诀,柜子里的被子飞出来,将少女从头到脚盖了个严严实实。她终于不动弹了,呼呼睡了起来。

九宸这才耳根清净,冷着脸离开。

竖日。

温煦的晨光透过薄翼的窗纱照进塌上,均匀地洒在灵汐的身上,为她镀上一层暖色。

灵汐从被子里探出头,一脸迷糊地皱着眉:“这是哪?”

“神尊的寝殿?”认清此处是何地后,灵汐大惊,披着被子坐起来,警惕地张望,眉头紧皱:“我怎么会睡在这儿?神尊呢?”

“神……呜!“灵汐要下床去寻九宸,哪知全身酸痛,跟散架了一样,比练过武还要疼。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十三声嘶力竭的呼喊声,“灵汐!灵汐!你在哪?”十三手持混金铛,身着中衣,满头乱发,双目猩红,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样子。

整个扶云殿都惊动了,所有的小仙娥们都闻声出来,很是吃惊地看着暴走的十三。一个弱女子手持五千斤的混金铛,任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灵汐悄悄打开了大殿的门,正准备偷溜。

哪知道十三眼神极好,手拎混金铛迅速冲上来,上下打量灵汐,面色焦急:“你没事吧?啊?有没有受伤?”

灵汐被十三逮着,也不溜了,但十三奇怪的举动,让她很是懵:“没、没事啊,怎么了?”

十三围绕灵汐转了一圈,发现她真的没事,才放心。想到今日清晨自己屋子的情景,咬牙启齿:“昨晚咱们殿中进了贼人!”

灵汐疑问:“贼人?九重天上还有贼人?”

十三瞥了她一眼,就像是看小孩子一般:“定是魔族余孽,听说神尊苏醒,又动了邪念。哼,好手段,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扶云殿,我倒是小瞧他们了。”她说得有理有据,铿镪顿挫,但是灵汐还是没听明白,怎么又出来了‘魔族余孽’,“那个,十三啊,你是怎么确定有魔教余孽进来了呢?”

十三右手一震混金铛,满脸得意:“那妖人许是畏惧于神尊之威,想先偷袭我,但我乃神尊帐下佐官出身,岂是那么好偷袭的?我的法器察觉到敌意,已将那妖人驱走了。你们放心,有我在,有神尊在,任他魔教妖人千变万化,都逃不过……”

灵汐这才听明白十三说的是什么事儿,自己算是“偷袭”她吗?她偷偷吐了下舌尖,嘴角扯起讨好的笑容,连连应和。其余仙娥也敬佩地看着十三。

趁此机会,灵汐就想溜走。

十三却突然好似被雷劈了般,猛然醒悟,跳到灵汐面前,抓住了领口,一脸惊讶:“你!为什么是从神尊寝殿出来?”

灵汐被人抓个正着,下意识说了句:“我昨晚就睡那儿啊。”

话音未落,她自认失言,赶紧捂了自己的唇。但也晚了,在场的所有仙娥都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吃惊、质疑、羡慕、嫉妒各样的眼光都投向灵汐。

十三要抓狂了:“你为什么会睡在神尊的房里啊?”她对不起神尊啊,神尊让她看好这个丫头,自己却失职了。

所有的仙娥都齐齐盯着灵汐,等着她解释。

灵汐挠头:寒疾之事自是不能让旁人知晓不。但她被这群人看得满身不自在,一跺脚,干脆耍赖道:“因为……我怎么知道!”她一把推开还拽着自己领口的十三,气冲冲地离去。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

十三还想去追问,念及神尊的清白之身,冷声训斥:“谁都不准说出去!”

众仙娥面对着十三的吩咐,连忙点头。只是谁也没发现,各自垂下的眼中都闪过一道叫做八卦的光。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扶云殿内所有人都知道战神收了一个仙娥进房!就是桃林的那只小丹鸟,战神亲口向天君讨要的小仙。

小灵鹤跟着这些消息四处乱飞,飞到了天宫的各个角落。“战神收小丹鸟进房”一跃成了天宫最大的八卦。而这八卦的两个主人公——九宸与灵汐却浑然不知。

所以当灵汐看到了白玉的案几上放满各种礼物时,才会目瞪口呆。方短短一个时辰,灵汐就收到了扶云殿各个前辈的礼物,每个人都是笑容可掬的来,口中说着“恭喜小仙!”“小仙以后要多多提拔!”甚至还有“早生贵子”这类怪话。灵汐不要,人家把东西放这里转身就走,拦都拦不住。

灵汐盯着这堆礼物傻愣。

十三则是眼也不眨地盯着灵汐的一举一动。她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事情怎么就发展到如此地步。神尊果真与这个小丫头同房了?这小丫头怎么也算不上绝色呀。

灵汐还一个劲儿问为何他们要送自己礼物,十三暗自撇嘴。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朗的男声:“哪个是灵汐,出来见见!”

灵汐很是吃惊,走了出去,十三紧跟其后。走进院中,见身穿银甲的开阳和含章正在不远处,颇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开阳笑眯眯的:“前两次人多,都是匆匆扫一眼,没看仔细,恩,长得还不错。”

灵汐疑惑。

开阳见状,笑道:“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我这有颗定风珠,没什么大神通,但胜在好看,送你了。”说着,便掏出个锦盒,扔给灵汐。

灵汐一脸懵地接过。

含章也掏出一个锦盒,递给灵汐:“这是九转金丹,有强身健体洗精伐髓的功效,对寻常伤势也有奇效。”

得!又是送礼的,还是两位神将!

“这……无功不受禄,小仙……”

含章塞到她怀中:“你收着吧,这是你应得的。”他顿了一下,又补一句,“神尊不喜欢多话的。”

灵汐瞪大了眼睛。此时,九宸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众人立即站好,齐呼:“神尊。”

九宸走到了含章面前,问道:“元瞳回来了?”含章面色严肃:“是,她先去元家祖庙拜祭,很快便会过来。”

“也罢,我也去元家祖庙看看。”

言罢,九宸往外走去,含章、开阳跟在身后。经过灵汐身边时,九宸不自觉地停下脚步,侧目看了眼捧一手礼物的灵汐,灵汐浑身一震。这是要收回自己的礼物吗。她赶紧把礼物藏到了身后。

俏皮的反应逗得九宸想笑,却又顿了顿,面不改色地离开。开阳立刻暧昧地笑看了灵汐一眼,含章则若有所思。

推荐热门小说宸汐缘,本站提供宸汐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宸汐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阽危之域(4) 下一章:第十八章 桑中之喜(2)
热门: 算命师在七零 从前有座灵剑山 孤城闭(清平乐原著小说)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怦然为你 天行健 网游之纵横天下 欲望街头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关键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