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入扶云殿(4)

上一章:第十一章 入扶云殿(3) 下一章:第十三章 阽危之域(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作为天宫中的最高峰,天尊峰奇高绝险,即便餐风饮露的仙鹤亦不敢轻易飞渡,乃是天堑一般的存在。

站在山脚下遥遥望去,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白玉石阶蜿蜒而上,消失在山腰的云雾之中。

忽然,一道白影出现在顶峰,在一个封闭的洞府前停下脚步。

洞府门前蔓藤交错,杂草丛生,显然已许久未曾有人打扫过,白影伸手轻触门环,环声叮咚,却始终无人应答。

那人心下一紧,心中生出不详的念头:师父平日最爱干净,即使没有弟子侍候在侧,也会捻一个清尘诀清扫洞府。

然而此刻——

白衣人已不敢再想下去,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吗?

眸间风雪缭绕,几欲夺眶而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尊昔日里最疼爱的徒儿——战神九宸。

九宸望着眼前的一切,颤抖着伸出右手,一开一拢之间,一道灵光闪现——

刹那间,日月逆行,四时轮替,草木枯又复荣,荣又复枯,人间星辰大海变幻起落,追溯旧日时光。

那日,天尊峰云海如带,群星缭绕,仿若一个衣诀飘飘,满头珠翠的绝美妇人。

天尊负手而立,面容沉着,双眸紧闭,随风而动的广袖极不和谐的抖动着,细看之下,才发现他双手交错缠绕。

这位与天君平起平坐的老者,此时心中并不像面上那般平静。

年轻的云风穿着玄甲,单膝跪地,低垂着头,双手呈上那把九宸从不离身的昆吾剑。

这把绝世利器不复往昔,此刻已黯淡无光,如同凡间最劣质的破铜烂铁,只有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提醒二人,它曾经和它的主人经历了一场怎样残酷的战争。

那血是它的主人的、是天地众神的,而更多的是魔族的鲜血。

它的主人睡去了,它便也睡去了。

天上地下,四海八荒,它唯有一个主人,主人也唯有它这一把利器,他们一起于天地间沉睡。

“师父,师兄……已战死了!”云风缓缓抬起头,一双泪眼。

天尊瞳孔猛地一缩,如遭雷击,他强稳住心神,好让自己不知跌倒。他早猜到这个徒儿会灭于战场之上,这是历代战神摆脱不了的宿命。

九宸三万岁飞升上仙,至今驰骋战场已有十二万年之久,纵然他知道天命如此,但也有着一丝侥幸,以九宸绝佳的天资这一刻绝不会这么早到来。

但这一刻却还是来了。

天尊收紧手掌,后无力地松开。他慢慢睁开双眼,似眼皮有千斤重,镇定地问道:“幽都山内战况如何?”

云风眼底的泪已被流风吹逝,嗓子嘶哑:“师兄战死,魔君封印,百万天兵,无一生还!”

天尊闻言,右手轻探,云风的手中那把黯然无光的黑剑便跃至天尊手中。

他轻轻拂过昆吾剑的剑身,昆吾剑只是静静躺在他手中,如同他那就此睡去的徒儿,毫无反应。

天尊叹息了一声,终于开了口:“云风,送你师兄去长生海吧!”

云风嘴唇微微张开,像是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低垂了头,领了命令。

长生海——神族的葬身之海。就算身为天神,终究也逃不过一死,神魂聚散后,只能长眠于冰冷的长生海中。

天神,与凡人蝼蚁又有何区别呢?寿数终有尽时,唯有这四海八荒,虽常有沧海桑田,那山却终是那山,那海也终是那海,任凭世事翻转,总与天地同寿。

天尊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自己的洞府,那曾经笔直潇洒的脊梁微微弯曲,竟有了行将就木之感。

此刻,他只是一个失去爱徒的老者,跟凡间失去孩子的父亲并无二致。

盛夏的风吹过,原本生机勃勃的苍松古树陡然衰败,枯萎之势随天尊行走的脚步蔓延开来,翠绿的草木变得泛黄,卷曲,干枯。

原本是盛夏的天尊山,转眼入了深秋。

天尊消寂的背影走进洞内,随手一挥,“啪”的一声,一道石门缓缓落下,重重砸到地上,也砸到了九宸的心上。

云风率先打破了平静,转身看着浑身散发冷气的师兄道:“师兄,自你走后,师父便一直闭关,至今未出。”

九宸心神一震,面如冰霜,似不忍看那紧闭的石门却又逼着自己直视。蓦地,双膝跪地,朝着石门里面大喊:“师父,不孝徒儿回来了!”

说完,对着石门重重叩首。

云风举目四望,双眼不经意溢出一丝笑意。

微风袭来,一片绿叶随风飘落。

推荐热门小说宸汐缘,本站提供宸汐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宸汐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入扶云殿(3) 下一章:第十三章 阽危之域(1)
热门: 殁世录Ⅲ巴斯特之裔 时光之轮3·转生真龙 阳光下的罪恶 魔兽世界:战争罪行 喵客信条 多情应笑我 杀人的花客 天神诀 TFTG[电竞]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