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钟尉·贰】

  钟尉被海水远超想象的冰凉程度吓了一跳,又为了不在同桌面前表现得过于大惊小怪,迅速安抚脸上的诸多细胞。但当他尝试性下水游泳,换气时一张口喝到的海水便因为刺激的咸度让他刚回复正常的脸部细胞又激烈活动起来。

  “呸呸呸。”怎么都去不掉的味道。

  躺在遮阳伞下的同桌的妈妈朝钟尉招手:“过来喝点水簌簌口吧。”男生挺不好意思的抹去下巴上的水珠,走过去接过大瓶矿泉水灌了两口,又偏侧过头后吐回去。

  和同桌的家人其实早就熟悉了,并且是对方的妈妈率先做出“钟尉就像我另外一个儿子”的表态,让他的地位再次晋升。因而随同出游同样并非第一次,钟尉的妈妈也会打电话去道谢说“不好意思啊,我和我先生工作太忙。”于是“很辛苦吧,爸爸妈妈总是不在家”,类似这样的话成了钟尉最常听见客气关照。他的回答同样很固定:“其实好处也不少啦。”

  和别人的妈妈处在一起难免有些不自在,男生看见正从租处拖了大条橡皮充气筏的同桌和他父亲,连忙放下水瓶跑去帮忙。

  随后的活动,比起“游泳”就更接近了“胡闹”了。其中当然不乏把同桌往浅水里拽——当然是选了对方父母看不见的地方。等两人都互支白旗,同桌爬上橡皮筏,钟尉则带着想喝水的念头走向沙滩。

  就在他撑着膝盖喘气的时候,一把突然推向肩膀的力量让男生险些站不稳。挂在乏味的水珠率先撤下一片。

  中年男人气势凶凶的吊着眼尾,质问他:“小子,你给我规矩点。”

  钟尉直起身子,还在对整个起源抱以巨大的疑惑:“哈?”

  “你刚刚在哪里玩是吧,你撞到我小孩怎么一句道歉也没有?”

  男生的眉头皱一点:“啊?是么?”

  而他回忆种的表情却使这位家长更为不满:“怎么你还装不知道啊?我小孩刚刚被你撞到呛水、差点出问题你知道吗?”

  钟尉明白了,浅谈上多的是嬉闹的游客,自己也保留曾经擦到过不同的人的记忆。不管眼前这位大叔的表情有多不善,男生还是立刻挂上以往的标志笑,连连地点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的很不好意思”。诚恳到对方扔下一句“哼,找死”离开时,依旧敬业地笑着没有改变半点弧度。

  等同桌的妈妈听说了事情的因果后不满的表示:“哦哟,这点有什么啦,海里总难免碰到撞到。搞得这么凶,反而没道理。”

  钟尉说:“还好啦。父母进帐自己的孩子嘛。”

  得到“你这个小孩,讲到这种话只会让我觉得滑稽诶”的评价。钟尉揉开因为过水面垂下的头发,笑得干干净净。

  我们说过在学习游泳的最初,钟尉曾经险溺水的经历吧。其实它还带有一个小小尾巴——得知钟尉这次涉险之后,他的父母层抓着扫把手柄把他揍得直到妻子出面求情。

  而男生是完全的懵了,他不理解为什么遇难的明明是自己却得不到应有的甘为。这顿棒棍在当时的钟尉看来有着全然不能理解的莫大冤屈。所以他犟着脖子连续几天不和父亲说话。

  该和好的总会在之后的某一天里和好。这日钟尉再次准备游泳行头时,开出租车的钟尉父亲接完后下班到家,他跟着儿子走进卫生间,抽过自己的毛巾扔过去说“也带着”,而另一只手里的袋子装着他的泳帽泳裤。演变成了父子同行,虽然钟尉的父亲在去往游泳管的车上睡着了。头低低垂着。鼻尖离啤酒肚越来越近。从钟尉所在的邻座看去,父亲的侧影像有点滑稽的不倒翁。当然男生不会因此笑出来。

  该明白的也总会明白。成长不就是这么浅显的事么。

  【柯壹壹·贰】

  晚饭之前,柯壹壹解下系在腰上防晒用的长袖衬衫,到海滩公园门外随意地走动。爸爸妈妈此刻休息在了阳伞下,女生坐了一会觉得无所事事,干脆自己踱出去,爸爸眯着眼睛提醒一声“你把手机带上,万一我们要联系你”。

  一直来到公园附近的车站。

  几年前曾经来过。这个城市,这个公园,也许还有这个车站。

  然后会觉得很奇怪,和记忆能重叠的部分,与不能重叠的部分,矛盾的内容却安静共存。柯壹壹靠着车站牌,脚后跟无疑是地蹭着地上突起的台阶。与上个时候向彼,公园里田间了许多新的商店。烤火腿肠的小吃也是由一块一根变成眼下的两块五一根,让妈妈决定说“这么贵,别吃了”。而公园之外,依旧是有轨的电车,与其他城市的都不同,车的座位安排成背靠着窗的两排,彼此面对面。配着橘黄的车厢和红色的凳子,完全是玩具的配色风格。不过比起先前,在站台上多了提醒提防小偷的宣传资料,流动人口一多,总会产生类似的问题。

  好像看得见几年前的自己出现在某个角落。当时完全“小女孩”的造型,还扎着眼下打死不会实施的蝴蝶结。跟在父母身后,总要稍微落下一段距离,被喊到了再追上去。

  就这样消逝在拐角。

  柯壹壹在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朝注意偏离的方向踏出一步,第二步要跟上时被台阶磕到,平衡打破姿态歪斜。重新站稳后瞄见一旁有人扫来的窃笑的眼神,女生毫不掩饰地狠狠瞪回去。虽然自己的心里同时也在软软地泄气。

  不知道自信些什么。事实上根本就是出于掩盖目的才总是表现得和内心截然香案吧。就好比明明被老师说得心里难受,但还要硬扮出不屑的表情。或者明明被妈妈念得很伤心,却不惜冒着严重后果和她一句句对顶。有次被扇到后脑了,甚至突然炸开想要打回去,如果不是爸爸出来拦下她。

  连马路上出糗也一样,明明不是可以发狠的事情。

  一辆有轨电车摇着声音接近,柯壹壹看了看时间,认定即便坐着转一下也不会有耽误。

  【原谦·贰】

  原谦走出旅馆时,又确认一遍钱包,房间钥匙卡,电话等物品的确切位置。结果站到室外依然让这里最盛产的高温烤了个心情不佳。自己喜欢的是与水有关的东西,与此相反的当然对所有和“火”沾边的无甚好感。

  男生伸手象征性地扇了扇风。最后还是得无奈地迈开了步子。

  抵达是在傍晚。

  路上寥寥几句的闲谈间,与自己同行的那位男生曾介绍着说他在当地有认识的网友,所以在暑假前去拜访,顺便游玩两天,说话时显然藏着一句“你也一起来吧”。只不过看着原谦自始至终淡淡的表情,没有表露出对同行者的充分友善,让那男生也终于没能开口提出来。

  两人一同抵达旅馆后,对方也很识趣地只说了两句话。一是“哦那这张我睡好了”,一是“这个电视的频道也太少了吧”。

  从进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湿气。原谦皱着眉,没掩饰一脸的不喜欢,早早地收拾完便自行出发了。

  事实上,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具体的行动该如何安排。他抵达喧闹过度的地方,所以收集人声的海边公园当然要最先删除,可对于陌生的危险海滩也不打算贸然闯入,谁让自己不会游泳呢。

  这么说来,根本解释不出自己到底对大海这种东西抱以从何而来的好感。

  小时侯无非喜欢它的“大到没边”,又加上原谦对深蓝同样的偏爱。随后看了几部科教纪实片,知道了比海的“大”更加神秘的是“深”。先前学校组织看一部由企鹅主演的动画片,原谦别的都忘得差不多了,惟独记得故事里,一部从崩裂地冰山中堕进深海的起重机,是怎样在越来越稠密的黑色光影中伸开它的机械吊臂。

  比起“孤单”这种词语,更切合的是“深邃”或“诡秘”……大概。文艺不是男生的擅长。

  当时他坐在阔背靠椅上,之前一直托着下巴半抬眼帘,只在这时,手还没有放下,但背脊微微一挺。

  电影里的场景别指望能在旅游化的海岸上找到。原谦也很清楚这点。

  不过——旅馆外的指示牌介绍说可以乘坐观光缆车,似乎这还是可以用来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而且在高处或许更容易发现一些去处。

  男生打定主意,搜寻可以通往缆车的巴士路线后,朝车站走去。

  尾声

  时纪野在车靠站后跳上去,刚要伸进口袋摸零钱的手却被人打断。一个声音说着“啊你不用给,我帮你付了”。时纪野抬头冲前面身高显赫的男生“诶?”了一声。

  钟尉冲他笑着扳开手指:“是这样,我这里只有十块了,正好够付五个人,”因为惦记晚上的篮球转播赛,他告别同桌和对方家人抢先坐回旅车。

  时纪野又朝车内的台阶上走了一级,缩短仰视对方的角度:“那我把零钱给你吧。”

  “哦不用不用,”钟尉伸手点着,“因为除了你,还有里面那个阿姨正巧也没零钱,所以我就干脆都屈啦,也包括他们俩的份在内。所以不用给的,公平嘛呵呵。”

  声音所指他们俩之一的柯壹壹在时纪野对视过来前已经认出了他,于是目光相接后便简单点点头。时纪野发现女生侧边的空座,食指点下,示意“能坐么”,柯壹壹赶忙将衣裙朝自己这边再收拢些表示“当然可以”。

  而作为钟尉所说的另一个被代付了车钱的人,原谦坐在女生对面的位置上,眉头似乎还不打算从“居然会碰见熟人”里展开。

  支付掉最后一人份的钟尉向司机招呼了一声,转个身回到座位,冲身旁的原谦开启了话题。

  时纪野看着对面的情景笑了笑,余光里还能扫见柯壹壹局部的刘海。

  黄昏趋近夜晚的六点三十分,夏天的夕阳有着能够无视一切的穿透力。

  于是透过车窗的夕阳,把两个人的背廓映红,把另两个的面庞染金。

推荐热门小说不让喧嚣着地,本站提供不让喧嚣着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不让喧嚣着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武林半侠传 魔王奶爸 女庶王 蜗居 红叶情仇 后宫:甄嬛传1 少林第八铜人 相遇 杀破狼 尘埃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