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想要的生活(完)

上一章:第70章 又是一年三花奖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捧着新鲜出炉的最佳男配演奖杯, 莫睿帆躲开一大堆记者的包围,钻进车里,才呼了口气:“妈呀, 记者围追堵截太可怕了。”

这个奖杯莫睿帆准备放在工作间, 时时激励自己, 下次要冲着更高的奖项前进。

放好奖杯之后,他想着和苏野华打个招呼, 转头去了苏野华工作间, 一眼看到沈柏林坐在门外, 两眼通红,不知道是哭过还是怎么样。

莫睿帆吓了一跳:“怎么了?”

沈柏林不理他, 低着头不说话。

莫睿帆抓了抓头, 敲门进去, 看到苏野华坐在办公桌后面抽烟, 房间里烟雾缭绕。

莫睿帆咳嗽了两声:“华哥,你该戒烟了。”

苏野华按掉烟蒂,最后吐了口烟,揉了揉眉心, 没有说话。

莫睿帆打开窗户让烟气散出去, 有些好奇:“沈柏林怎么了?”

苏野华沉默了片刻,才道:“闹脾气。”

莫睿帆奇了:“他还会跟你闹脾气?”

沈柏林整个就一苏野华脑残粉, 护食比谁都厉害。

苏野华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莫睿帆真的有点好奇了:“发生啥事了?”

苏野华站起身, 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许游海来了一趟。”

莫睿帆脑袋一转就明白过来,皱起了眉:“你该不会心软了吧?”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许游海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他用心良苦,自带编剧进组改《沉默的金棺》剧情, 全为了搏一把金玫瑰奖。没想到机关算尽却为他人做了嫁衣,指不定心里怄气成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许游海现在已经彻底跌到地心,全指望金玫瑰奖翻身。

没有金玫瑰奖,他几乎失去了一切翻身的机会,厚着脸皮来找苏野华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苏野华看懂了莫睿帆的眼神,没好气地道:“我看起来有这么圣母吗?聊了几句就把他撵走了。”

莫睿帆坐下来,奇怪地问:“那沈柏林怎么回事?”

苏野华抿了抿唇,才道:“他听说许游海过来,偷听了我和许游海的谈话……”

“嗯?”

“有点暧昧。”苏野华又揉了揉眉心,吐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恶心,“许游海不知道从哪听说,以为我当初对他有别的心思。”

莫睿帆迟疑了一下:“你别说……从我了解的情况看,他跳槽走之后,你的表现确实挺像失恋的。”

像许游海这种打心眼里不相信有这种纯粹为了别人好的人,确实会怀疑苏野华的动机。

不过现在许游海低声下气地回来求苏野华,还拿这种事说事……难道是打算“委身‘给苏野华吗?

苏野华做出一个要吐的动作。

不过莫睿帆也明白沈柏林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了。他端正了神色:“华哥,沈柏林的心思,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苏野华蓦然沉默了下来。

莫睿帆觑着他的神色,心里有了点谱,故意道:“你要是对他没意思,早点说出来。”

苏野华绷紧了嘴唇,过了很久,才低声道:“我……也不是。”

莫睿帆扬了扬眉。

“我三十多了,相貌一般,事业没成;柏林前途好,关键是比你还小,还是个孩子。”苏野华不自觉抓了抓头,“柏林这个年纪,我……”

莫睿帆懂了:“你怕被人说老牛吃嫩草?”

“柏林年纪小,人格未必成熟。他对我说不准只是一时依恋,等他过两年可能就……”

莫睿帆无语地看着他:“华哥,沈柏林二十四了,你当他十四呢?都是成年人了,自己想做什么早就清楚了。”

苏野华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再说了,不合适可以分嘛。”莫睿帆指了指自己,“你看,我不就和楚哥分过一次?”

苏野华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就不指望我点好。”

莫睿帆笑嘻嘻地道:“我可不想一天到晚被沈柏林当情敌盯着,华哥你要下不了决心,我这就去帮你拒绝他。”

说完他站起身,作势出门。

苏野华下意识一把拉住他:“回来!”

莫睿帆扬了扬眉。

苏野华怔了下,慢慢松开手。

过了很久,苏野华才慢慢出了一口气,抿了抿唇:“我去和柏林谈一谈。”

……

莫睿帆上车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得意。

楚淮勋替他关上车门:“什么事这么高兴?”

莫睿帆笑嘻嘻地道:“嘿,做了次红娘。”

小乔坐在驾驶位上,转头看过来:“华哥?”

莫睿帆点点头,有些不放心地问:“怎么是你开车?”

小乔兴奋地道:“我昨天驾照刚考下来,正好来试试。”

莫睿帆修养半年,小乔没有跟去加拿大,重新跟着沈柏林——沈柏林不爱助理当跟屁虫,她就找时间把驾照考了下来。

莫睿帆无语地握紧安全带,侧头看了眼楚淮勋:“楚哥,我们今天不会殉情吧?”

楚淮勋轻轻笑了一声:“不会。”

小乔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道:“放心好了,这边的地段我都很熟,提前演练过好多次……莫哥去哪?”

莫睿帆道:“楚家大院。”

小乔:“……哈?”

莫睿帆笑嘻嘻地道:“去见家长。”

车子猛然一顿!

莫睿帆差点爬下,被楚淮勋扶住才保证奖杯没掉下去,有些无语地看了小乔一眼:“怎么了?”

小乔回头,在他们俩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下,委婉地道:“这个……不跑路吗?”

莫睿帆没好气地道:“不用,开车吧。”

小乔这才战战兢兢地发动车子。

莫睿帆看了楚淮勋一眼。

楚淮勋伸手握住他,低声笑了起来:“怕吗?”

莫睿帆把奖杯放在一旁,笑着眨眨眼:“当然不怕。”

参加三花奖颁奖典礼之前,楚淮勋接到楚恒的电话,让他回家过年。

虽然父子关系有所缓和,但楚淮勋下意识还是选择拒绝。

楚恒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才不自然地道:“带你那个小明星回来也行。”

楚淮勋先冷冷地说了一句“睿睿有名字”,才后知后觉地怔了一下。

以他对楚恒的了解,让他带莫睿帆回去过年,几乎等同于接纳他们关系。

虽然楚淮勋并不在意楚恒接不接纳,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莫睿帆,让莫睿帆决定要不要去楚家。

莫睿帆毫不犹豫地道:“当然去,你都见过家长了,我也要见。”

在加拿大修养了半年,和两个妈妈好好团聚了一次,莫睿帆已经和家里说过,今年过年就在国内过。本来打算和楚淮勋过个二人世界,去楚家也可以。

……

楚家的家宴里只有楚恒一个人。

偌大的餐厅里富贵堂皇、古典优雅,餐桌上摆了七八个精致的菜肴,楚恒坐在主位上,看着楚淮勋和莫睿帆坐下,皱了皱眉:“怎么穿这身就来了?”

楚淮勋淡淡地道:“你催的急,我们结束颁奖典礼直接来了。爷爷呢?”

“精神不大好,正在睡觉。”

楚恒也拿不准楚淮勋会不会又跟自己戗起来,怕老爷子看了不痛快,就没告诉老人家,让老人家先去休息了。

楚淮勋猜到楚恒的担忧,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

他倒是没想到,楚恒有朝一日竟然不用老爷子来压他了。

三个人的家宴吃得还算平静。楚家一贯有“食不言”的规矩,用餐过程中没有人说话。

吃完饭,楚恒隐晦地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两个人:楚淮勋倒了一杯饭后清茶,先递给了莫睿帆,才自己倒了一杯。

楚恒心里顿时有点堵。

莫睿帆扫了楚淮勋一眼,努了努嘴。

楚淮勋不情愿地给楚恒也倒了一杯推过去。

楚恒沉默了一下,捧着茶杯,叹了口气,不自在地开口:“莫……”

莫睿帆笑着道:“您叫我睿帆就好。”

“嗯,睿、睿帆。”楚恒怎么叫怎么别扭,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听说你去国外做手术,身体恢复得还好吧?”

“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莫睿帆点点头,“多谢关心。”

楚恒“唔”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会,才道:“我们家比较传统,虽然你们两个是同性,婚礼还是要办一下的。”

这句话基本已经等同于楚恒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楚淮勋意外地看着楚恒,似乎楚恒一下子变成了不认识的人。

楚恒不爽地顿了一下:“怎么?”

楚淮勋唇角弯了一下,脸上表情不像一开始那么生硬,笑了一声:“没什么,爸。”

他想了一下,补充道,“睿睿现在事业还在上升期,等他稳定下来比较好。”

既然要办婚礼,肯定要宴请宾客。哪怕以楚家的地位,也难保消息不走漏。

等莫睿帆在业内地位稳固,像陆斯渊一样奠定神格,哪怕公开出柜也不怕受到影响了。

楚恒心里知道,现在也不像从前那样对两个孩子的演艺事业怀着蔑视的情绪,只“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莫睿帆:“你们自己定,但婚礼是一定要办的。”

莫睿帆和楚淮勋对视一眼,点点头:“我们会考虑的。”

……

虽然头上多了个举办婚礼的包袱,但能够得到楚淮勋家人的认可、尤其是看着楚淮勋和家里关系缓和,莫睿帆还是十分高兴的。

他们就在楚家住了下来。

楚淮勋带他来到了他从童年开始就一个人住的房间。

楚家有固定的家政定时清扫,所以即便楚淮勋已经几年没有踏进过这个房间,里面依然洁净如新。

莫睿帆打量着这间规整得如同酒店一样的房子,摸了摸头发,遗憾地道:“我还以为能在这里找到楚哥年少时的中二痕迹。”

楚淮勋坐在床上,轻轻笑了一声:“有什么痕迹也抹去了。”

曾几何时,这里的角落都装着隐蔽的摄像头,他睡在这里完全没有个人空间的放松感,只有时时提起的警惕心。

这里曾经一度是他的阴影。

然而现在带着睿睿过来,他竟然也有勇气重新踏进这间房。

踏进来之后,楚淮勋发现那些年少时候的孤独绝望似乎也不过如此。

莫睿帆理解地点点头,过来坐在楚淮勋身边,笑嘻嘻地道:“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留下新的痕迹。”

楚淮勋低沉地笑了起来,伸手揽住莫睿帆的腰,声音沾染说不出的缱绻:“那现在就来试试吧。”

“哎?我不是……唔。”

……

除夕夜,外面下起了大雪。

楚家铺着地暖,柔软厚实的地毯透着丝丝暖意,直接坐在地毯上,全身都会被熏陶得懒洋洋,只想让思维停滞享受一年到头的安逸。

莫睿帆抱着抱枕坐在地毯上,看着楚淮勋带着一壶败火的凉茶过来,声音也被地暖熏得软绵绵的:“楚哥,《景昌盛世》快开播了。”

《景昌盛世》几个月前就过审了,在楚淮勋的运作下,景昌帝和光华帝君的感情戏没有被删除,作为贺岁片完满地呈现给观众。

对于莫睿帆和楚淮勋来说,这是他们头一次在荧幕上扮演情侣,又是这样重要的大片,自然十分重视。

楚淮勋把茶壶放在矮桌上,跟他一起坐在地毯上,看着对面的电视机。

承袭历史剧的金色标题过后,宏大荡气的片首曲响起,莫睿帆威严的面孔出现在画面之中。

莫睿帆演的时候没觉得,现在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特效,“啧啧”两声:“我好帅。”

剧中那个人虽然跟他有一模一样的脸,但周身的气势、雍容都和他截然不同。如今脱戏之后再看,莫睿帆竟然险些认不出来。

“我当时是怎么演的来着?”莫睿帆感叹了一句,“简直难以想象。”

“入戏再出戏都会这样。”楚淮勋揉了揉他的头发。

暖意融融的深夜,千家万户灯火通明、欢声笑语。

楚淮勋怀里拥着莫睿帆,耳边听着莫睿帆咀嚼薯片的“咔嚓咔嚓”声,看着电视机中同样面容的他们挣扎在阴谋诡计的漩涡中,忽然从心底泛起一股难言的感动。

他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生活吗?

简单、平静而幸福。

楚淮勋低下头,在莫睿帆耳畔轻轻吻了一下。

莫睿帆耳朵有些痒,抬头看了他一眼。

“睿睿。”楚淮勋搂住他,声音带着一些愉快的笑意,“我的剧本有点子了。”

莫睿帆有些意外——他知道楚淮勋这半年陪在他身边,没有拍戏,但一直在构思自己的剧本,只是一直没有头绪。

不是像从前一样在其他角色的人生中寻找他缺憾的情感,而是想把自己人生积累至今的情感表达出来。

独属于楚淮勋自己、独一无二的情感。

在这个平凡、和过去与未来并无二别的除夕夜里,楚淮勋终于感受到他的情感的圆满,满到可以把那种情感转换成文字,凝聚到剧本中。

他又亲了亲莫睿帆的耳根,温柔地道:“谢谢你,睿睿。”

(全文完)

上一章:第70章 又是一年三花奖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黑笑小说 精灵血脉03:暗军突袭 闻香榭之三沉香梦醒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 十四分之一 杀人的花客 你是我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