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找到那个人了

上一章:第65章 你们其实挺像的 下一章:第67章 对比差距太明显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恒当晚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望着冷清清的家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自从楚淮勋离开家,他的工作愈发忙碌, 楚家的别墅距离公司太远, 他便就近买了一套平层, 方便落脚休息后随时去公司。

楚恒是个很好享受的人,即便是工作落脚的住处, 装修得依然极为豪华;他身为楚氏的总裁, 又是单身, 想要攀龙附凤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自然也不缺人陪伴。

但今天他莫名觉得有点低落。

平日里住习惯的住处如今泛着冷冰冰的陈气, 一贯喜欢的暖色吊灯也让他觉得眼睛有些疼。

楚恒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 脑袋里忽然想起了白天和那个小明星的对话。

莫睿帆的话他自然是嗤之以鼻的。

他没有经历过什么爱情, 自然也不相信什么真爱, 认定婚姻本身就是一种交易,更不会认同那些小孩子的玩具有什么坚持的价值。

只是那个小明星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如果您即便如此也不愿意承认楚哥,那我很愿意承担这部分责任。”

楚恒皱了皱眉,嗤笑了一声。

开什么玩笑?

无论楚淮勋多么叛逆、多么不听话, 终归都是楚家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小孩子脾气闹够了, 总会乖乖回到父亲的羽翼下。

楚恒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但是……

楚恒脑海中又回想起楚淮勋冲进会议室之后,连一个眼神都有没有给他, 全身心都在担心那个小明星,确认对方没有事之后, 扫过来的目光也带着警惕和敌意。

没错,是敌意。

不是即将成年幼狮对公狮张牙舞爪的挑衅,而是同样一只成年的狮子对另一只狮子侵犯领地的警告。

楚恒手指轻轻敲着沙发,沉默不语。

鬼使神差地, 他想起了莫睿帆推荐他看的那两部电影。

楚淮勋在去年的三花奖颁奖典礼上获奖的两部《鸣海》、《橘子瞭望者》。

他自诩品味高档,从前对娱乐圈不屑一顾,从来不看那些稀奇古怪的电影电视剧,闲暇时候通常都是听听古典音乐,让自己思维停滞下来好好放松。

楚恒沉默着打开了几乎从未开过的壁挂式电视。

他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无论那个小明星多么肤浅,至少有一句话是对的:如果他想否定楚淮勋的事业,至少也要对他的事业有所了解。

那就让他稍微看看这个还在叛逆期的孩子拍出的东西吧。

这样下次命令楚淮勋回家,他也能直接指出楚淮勋在娱乐圈这点成就的价值是多么低廉。

……

结束了一天的拍戏,莫睿帆和楚淮勋打着哈欠回到家。

今天有个夜景要拍,是景昌帝在光华帝君出征之前的深夜独自一人跑到光华帝君宅子门口,两个人深夜互诉衷肠,依依惜别。

“说实话这一段掺杂了编剧的个人理解。”周青指导的时候还“啧啧”了两声,“好好一个皇帝大半夜怎么可能跑到摄政王家门口去跟人家谈情说爱?”

“当初的宫门出入录史上确实有当天夜里景昌帝回来的记录。”莫睿帆在李教授的帮助下查阅过不少史书,“倒也不完全是杜撰。”

因为这一段是两人互通心意的关键阶段,周青执导得很认真,这段反复拍了好几遍。

等拍完出来,已经是凌晨了。

好在周青不像梁复一样是工作狂,晚饭和夜宵都放他们吃了,回家之后两个人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上了床。

睡前莫睿帆惯例刷了刷微博,有些意外地对楚淮勋道:“说也奇怪,许游海那边居然没有反击?”

黑纱的料爆出去一天了,中间不乏黑纱侵犯其他明星隐私权的证据,许游海但凡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就该火速压下去才对。

楚淮勋点了几下手机,靠在床头,淡淡地道:“他应该是没钱了。”

莫睿帆有些意外:“没钱了?”

“供养黑纱可不便宜。”楚淮勋将莫睿帆揽在怀里,“而且……挖出黑纱之后才发现,许游海和很多事情都有牵扯。”

莫睿帆从楚淮勋的口吻中听出了一丝严肃:“什么事情?”

“洗钱。”

莫睿帆吸了口冷气:“他胆子这么大?”

“我和苏野华问过,苏野华的意见是许游海可能被黑纱蒙蔽了。”楚淮勋想起苏野华的表情,摇了摇头,“他是个十足的蠢货。”

莫睿帆抓了抓头发:“那现在呢?”

“我已经把黑纱涉嫌洗钱的证据发给了曲绮。”楚淮勋唇边轻轻勾起,“不用脏我们自己的手。”

沾上这种事,恐怕曲二小姐是最后悔的。

现在舆论一直在发酵,也有曲二小姐放任不管的原因。

当然,看到楚淮勋发过去的证据之后,曲二小姐可能就会后悔自己只是单纯地放任了。

……

曲绮盯着对面那个坐立难安的男人,脸上挂满了冷漠。

许游海特意打扮过,有些颓废、又不失魅力的造型,最初和曲绮相识时穿的衣服,只求能唤起曲绮的一丝同情。

“绮绮,你最后再帮我一次,你不帮我,我真的没路可走了……”

曲绮夹着一根女士香烟,任由淡淡的烟雾在他们之间升腾,语调失去了一贯的柔媚,带着一丝嘲讽:“许游海,你脸皮到是厚。”

许游海神色有些哀恸:“绮绮,这几年我在你身边,我的心意你还看不出来吗?”

曲绮掐掉烟,嘲讽了一句:“许游海,你要是把现在的演技拿出去,早就拿奖了。”

不等许游海再说什么,曲绮冷冷地问:“洗钱的事,你参与了多少?”

许游海愣了一下:“什么洗钱?”

曲绮端详了一下许游海的神色,忽然被气笑了:“你不知道?”

许游海一脸茫然:“绮绮,你在说什么?”

“什么都不懂,还学人去运营地下组织?”曲绮简直要被眼前这个男人蠢笑,掏出手机点开她查证的东西丢过去,“你自己看。”

许游海接过来看了一遍,冷汗瞬间滑了下来:“绮绮,这些和我无关!”

如果之前的事情只是可能让他在娱乐圈内名声扫地,那这就是要把他送进局子里的大事!

“楚淮勋、对,一定是楚淮勋杜撰了污蔑我!”许游海慌乱地抬头,“绮绮,你一定要帮我……”

曲绮不耐烦地打断他:“够了,如果你真的和洗钱没关系,我会保住你。至于别的……”

她冷笑了一声,站起身拎包头也不回地走人。

——要不是因为这两年许游海都在她这边,让许游海进去对她也没有好处,她恨不得直接把许游海送进去!

许游海茫然地抬头,呼唤了几句,最终颓然瘫坐了下来。

他知道曲绮打算彻底放弃他了。

……

比起许游海,莫睿帆十分忙碌,平时刷刷微博留意一下最新信息、偶尔发发日常照片,间或去拍个代言,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拍摄《景昌盛世》上。

“黑纱”最终以警方介入调查、舆论渐渐消失为落幕。

一同落幕的还有许游海的曝光度。

从黑纱被爆料出来之后,许游海便彻底沉寂了下去,之前有的代言、物料纷纷中止,也不再有新作品跟进,除了一部分死忠粉丝还坚持之外,已经无人关心。

光鲜亮丽的娱乐圈更新换代极快,许游海本就是靠百星集强推才能保持一线的热度,现在曲绮下达了雪藏令,立刻就把他打回了原型。

莫睿帆抽空去了一趟zlog,拍摄珠宝的代言。

拍摄的时候陆斯渊恰好也在。

莫睿帆一边对着镜头摆造型,一边对陆斯渊叹气:“为什么我非要给你打白工?”

陆斯渊轻轻挑眉:“感谢我替你救场。”

陆斯渊很少干涉底层的公司事务,莫睿帆被许游海针对之后,他查了一下代言人列表,才发现预定的代言人竟然是他。

陆斯渊自然毫不犹豫地把他踢掉,然后换成了莫睿帆。

这件事他都没跟莫睿帆打招呼,莫睿帆还是刷微博的时候才知道。

既然已经公布出去,他也只好特意挤出时间来zlog拍代言。

听说zlog的代言费给得很高,他还兴奋了一下,最后签订合同的时候,看着代言费栏那里的“1”,人直接傻了。

这不就是在给陆斯渊打白工?

陆斯渊则非常坦然:“我从来没收过zlog的代言费,你好意思薅自己人羊毛?”

莫睿帆有气无力地道:“这是我要问你的。”

虽然他不缺钱,但一大笔本来应该落到他手里的钞票不翼而飞,还是让他格外心痛。

万恶的资本主义!

好不容易从周青拿请来一天假,莫睿帆拍完代言之后琢磨着剩下半天去哪里休息。

陆斯渊叫住他:“正好有个事跟你说。”

莫睿帆转过身,警惕地看着他:“什么事?”

陆斯渊慢悠悠地戴上手套,神色却没有那么轻松:“我找到那个人了。”

莫睿帆一怔,眉头一皱,第一反应就是不解:“你找他干什么?”

那个人两次丢下家庭的时候都义无反顾、毫无留恋,莫睿帆以为陆斯渊和他一样,都对那个人没感情才对。

“本来只是以防万一。”陆斯渊淡淡地道,“现在告诉你是因为那个人出事了。”

莫睿帆又是一怔:“出什么事?”

“黑纱找到的他,本来是希望从他口中挖一点黑料,但是发现他正在住院化疗。”陆斯渊一边走,神色冷静,“估计时日无多。”

上一章:第65章 你们其实挺像的 下一章:第67章 对比差距太明显了
热门: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仙剑问情1:龙女奇缘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池袋西口公园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英雄监狱 死亡区域 他的小草莓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 歪曲的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