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们其实挺像的

上一章:第64章 不要把人当傻子 下一章:第66章 找到那个人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网上舆论被突然爆出来的黑纱吸引, 一开始的楚淮勋和莫睿帆的事反而没人关心了。

莫睿帆坐在高档的会客厅,凝视着对面那张相似又有极大不同的脸,保持着笑容:“楚先生您好, 请问您特意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楚恒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神色冷淡, 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但莫睿帆没有觉得抵触。

楚恒和楚淮勋父子长得真帅很像,看着楚恒, 莫睿帆几乎能够想象得出几十年后楚淮勋的模样。

这让莫睿帆对楚恒多了一丝亲切感。

楚恒不知道莫睿帆的心理活动, 上下打量了一下莫睿帆, 依然冷淡:“想必你也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

莫睿帆点点头:“是关于楚哥的事?”

“淮勋是楚家的继承人,势必要和门当户对的家族联姻。”楚恒摘下眼镜, 口气淡淡, “我知道年轻人谈恋爱的时候有情饮水饱, 但你们年纪都不小了, 游戏也该结束了。”

莫睿帆双手交叉握起,没有说话。

“你出身也不差,做地下情人也是在给家里丢脸。”楚恒见莫睿帆不说话,以为自己说中了莫睿帆的心思, 口吻稍稍缓和了些, “没有结果的事情投入感情和精力是没有意义的,你也是, 他也是。”

等楚恒说完,莫睿帆歪了一下头:“您要说的就是这些?”

楚恒微微蹙眉:“怎么?”

“不, 我只是以为您会提出什么威胁之类的。”莫睿帆笑了一声,颇有些意外。

楚恒轻轻“哼”了一声:“我还不至于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莫睿帆点点头,手指松开:“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说。”

“在您的眼里,楚哥也是小孩子?”

楚恒没想到莫睿帆会这么问, 又皱了皱眉:“当然。”

不是叛逆期的孩子,怎么会做出种种跟他对着干的事情?

莫睿帆看楚恒的神色便明白了,做出了一个猜测:“您是不是至今为止都没有看过楚哥拍的作品?”

楚恒声音冷了下来:“你以为我平时有多少事?现在跟你见面已经尽力抽出时间……”

“我建议您最好还是看一看,楚哥拿下金玫瑰奖的两部电影都很值得一看。”莫睿帆合上手,诚恳地看着楚恒,“看一看您的儿子现在在他为之奋斗的事业上做出了多少努力、达到了怎样的成就。”

楚恒觉得有些可笑:“戏子的营生,有什么成就?虽然楚家不涉及演艺圈,但不都是靠资本和舆论操纵的?”

“当然不是。我承认现在的娱乐圈确实很浮躁,靠营销吸引泡沫变现的途径最快,但能够长久立足的还是真正的实力和努力。”莫睿帆指了指自己,“比如我,以前就是前者的代表;而楚哥则是后者的代表。”

楚恒拧紧了眉头。

“楚先生,您是楚哥的亲生父亲。无论你们之间曾经有过多少矛盾,至少都是站在一起的血缘亲人。”莫睿帆端正了神色,“如果您想否定楚哥的事业,那至少要先去了解他在做什么、想做什么;既然是家人,那更应该去支持楚哥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进;当然,如果您不想承认楚哥……”

莫睿帆顿了顿,脸上忽然浮现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那我很愿意承担这部分责任。”

楚恒神色冷下来,有些不悦地眯起眼睛。

常居高位给楚恒养成了极为强烈的气场,平时不论秘书还是下属,在他面前总是大气都不敢出;纵然是合作者,看到楚恒眯眼也会忍不住冒冷汗。

但莫睿帆似乎毫无所觉。

他看了看手机:“时间差不多了,我就不打扰楚先生工作了。”

他站起身,礼貌地告辞,“还有什么事情,欢迎您随时联系我。”

楚恒目光冰冷,刚要说什么,忽然会议室的门被一把推开,周身裹着冷冽气息的年轻男人闯了进来,直接站到莫睿帆身前,握住了他的手。

莫睿帆有些意外:“楚哥?你怎么来了?”

楚淮勋上下打量了一下莫睿帆,确定莫睿帆身上没有任何损伤、脸上也没有不快,这才松了口气,扫了楚恒一眼,嘴里却对莫睿帆说道:“没事吧?”

楚恒被这个眼神看得有些不爽,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堂堂楚氏的掌舵人,难道还会亲自为难一个小孩子?

楚淮勋没有理他,握紧莫睿帆的手,转身就向外走:“走吧。”

几个秘书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眼楚恒,下意识上前阻拦。

楚淮勋目光微冷:“让开。”

那几个秘书全身哆嗦了下,下意识闪开了。

楚恒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拉着那个小明星扬长而去,连一声问候都没有给他留下。

……

坐在车上,楚淮勋给莫睿帆系好安全带,才道:“下次他找你,不必理会。”

莫睿帆失笑:“担心你爸爸伤害我?”

楚淮勋抿了抿唇:“我担心你受委屈。”

他知道楚恒不屑对睿睿做什么,但是言语上的轻慢肯定是少不了的。他小心翼翼捧在心尖上的人,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怎么忍心让莫睿帆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其他人指责?

莫睿帆笑嘻嘻地道:“其实还好,你爸没那么吓人。我还以为他要掏出支票扔在我脸上,还考虑过我是拿钱走人还是扔回去。”

楚淮勋一时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生气:“这还要考虑?”

“楚家给的钱一定很多吧。”莫睿帆开玩笑地道,“一张支票能顶我拍多少戏?”

楚淮勋无奈地摇摇头,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走吧,我们请假一天,周青都快骂人了。”

莫睿帆想象了一下周青阴沉的面容,笑容顿时垮了下来:“在周青手底下拍戏太难了。”

车子发动,过了好一会,莫睿帆才问了一句:“楚哥,你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没头没脑,但楚淮勋知道莫睿帆的意思,以为莫睿帆在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认真地道:“放心,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不是这个。我早就坚信我们不会分开了。”莫睿帆指了指身后的楚氏大厦,“我是说你和你爸。”

楚淮勋沉默了下来。

“我觉得你和你爸之间,可能需要一点沟通。你们其实挺像的。”莫睿帆之前对楚恒有过多种形象的想象,见面之后才发现这些想象都不太对。

楚淮勋绷紧了嘴唇。

莫睿帆注意到楚淮勋心情有些不好:“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

“不。”楚淮勋吐出几个字,带着极大的不情愿,“你说得对。”

正因为他们父子俩很像,深知自己有多么糟糕的楚淮勋才格外不喜欢和楚恒见面。

莫睿帆知道楚淮勋因为童年的经历,不愿意与楚恒交流,没有勉强他:“现在不想跟他聊也没事,以后慢慢,说不定哪天你就愿意跟他说了;另一方面……其实你不应该把你爸爸想象得太全能。”

楚淮勋皱了皱眉,感觉有些好笑:“全能?”

自从他小时候向楚恒求援、请求楚恒把他从名为“家”的囚牢中拯救出来、却得到楚恒敷衍的回答后,他就再也没这么想象过楚恒。

“我小时候埋怨过那个人。”莫睿帆口风一转,说起了自己的事情,“但我妈让我不要怨他,她说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做一个人、第一次做父母,难免有不懂的地方。父母也不是神明,他们也在摸索着感知一切;‘父母’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身份的一种,和其他的身份互相冲突的时候,也会有不恰当的时候。作为家人,能够理解的就理解,不能理解的也放过去。”

楚淮勋沉默了下来,隔了好久才道:“睿睿希望我能原谅他?”

“当然不是。”莫睿帆摇了摇头,转头看着楚淮勋,诚恳地道,“楚哥你如果觉得不能原谅,那也无妨;只是没有必要一直郁结在心里。就像我们之间有了第二次在一起的机会一样,不妨也试着和他沟通一下,看时隔多年之后你们能不能达成互相理解。如果真的完全无法交流,再割袍断义也不迟。”

楚淮勋抿着唇,没有说话。

“不过后来我知道那个人其实结过一次婚的时候,就觉得我妈在骗我。”莫睿帆舒展了一下胳膊,靠在靠背上,笑嘻嘻地道,“我现在和她提起来,我妈还会打哈哈过去——其实我还是很感激她的。”

“感激?”

“嗯,感激。”莫睿帆仰着头,笑着道,“在我奠定人生观念最重要的那些年里,我妈教导给我的都是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让我习惯了看得开、不强求;要不是她,现在我也不是这样的我了。”

楚淮勋侧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再次回到马路上,低声道:“真好。”

睿睿身上拥有的,都是他曾经无比渴望却未能学会的东西。如同一株向阳的新树,不管不顾地向上伸展枝叶、追求光明,从不在意根系的泥土是否肮脏、身边又有多少病虫。

莫睿帆忽然转过头看着他:“只要楚哥愿意,她教给我的,我也可以都教给你。”

楚淮勋怔了一下,唇边泛起一个笑容:“你已经教会我很多了。”

教会他被爱、被正常地爱着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让他明白爱不是阴冷、恐怖、畏惧,而是温暖、惬意、幸福的东西,教会他从童年的阴影中走出来,被灼热的光明点燃,全身心畅快地沐浴在幸福之中。

有人说,幸运的人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则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他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一个治愈他童年伤口的人。

上一章:第64章 不要把人当傻子 下一章:第66章 找到那个人了
热门: 异现场调查科前传2:追梦 死亡街机厅 真千金不干啦 我命清风赊酒来 伊甸园的诅咒 芸芸的舒心生活 不周记 大侠魂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