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他们过去从未真正认识彼此

上一章:第53章 我不会欺骗你 下一章:第55章 下次直接跟我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望着楚淮勋, 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他还没查出病来之前,莫家在国内也算个不大不小的企业, 他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富家子弟, 参加过许多聚会。

他喜欢玩游戏, 但不喜欢放纵,所以拒绝一切与爱、性有关的东西。

他从未想过, 这样的自己竟然会引来当时高高在上的楚少爷的关注。

实际上,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在哪场聚会中见到过楚淮勋, 抑或是根本没有见过,更没想到楚淮勋竟然记他记了这么久。

“我想和你在一起。”楚淮勋凝视着莫睿帆的眼神中有着化不开的墨, 喃喃地道, “所以我根据调查中你的喜好, 设计了一场相遇, 包括那时我的工作、我的打扮,都参照着你的喜好而选。”

所以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一见钟情。

只不过楚淮勋将自己扮演成了会让莫睿帆一见钟情的人。

楚淮勋伸出手,似乎想抚摸一下莫睿帆的脸,僵持在半空又放了下去, 眼神闪动着悲哀:“睿睿, 你之前说你对我的兴趣很快就丧失了……那时候我就想,也许不是你的问题。”

因为那是被设计引导而来的心动, 热情消退得自然也很快。

而那时候的楚淮勋成功拥有了莫睿帆,一方面内心充斥着满足的喜悦, 另一方面又惴惴不安,生怕莫睿帆会察觉、离开。

“你提出分手的时候,我其实不是很诧异。”楚淮勋沉默了一下,自嘲地笑了起来, “或者说,早有预感吧。虽然你平时不会考虑太多,但你的直觉一定告诉过你,我很危险。”

莫睿帆默默地看着楚淮勋,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问:“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楚淮勋手指收紧了一些,低声道:“如果你不问,我本想瞒一辈子。”

“那现在怎么又肯告诉我了?”莫睿帆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问道,“你要是说这是假的,我会信的。”

楚淮勋抬起头看着他,眼神略有些悲哀:“我知道。可我不想欺骗你——你说我双标也好、自欺欺人也好,如果你问我,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我的一切,我都愿意告诉你;哪怕……”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

莫睿帆凝视着对面这个低沉、颓废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男人。这样的楚淮勋他之前从未见过。

楚淮勋在他面前永远是强大、可靠的化身,无论什么事情他都能解决,无论什么问题他都能解答。

相貌优秀、演技好、性格稳重、还会做饭,以莫睿帆的目光看,几乎无可挑剔。

可越强烈的阳光下,照耀出来的阴影也越深沉。

莫睿帆最后开了口:“还有别的瞒着我的事情吗?”

楚淮勋怔了一下,隔了许久,才慢慢点了点头:“有。”

“还有什么?”

楚淮勋站起身,像即将奔赴刑场的犯人,手指轻轻颤抖了一瞬,又被他强行压抑:“你跟我来。”

他走到卧室对面的房间门口,插入钥匙,“咔哒”一声打开了锁。

莫睿帆跟着走进去,随后怔住了。

房间里不是什么储藏间。

中间摆着一张干净的大床,床头那面墙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照片,有笑的、跳的、弯腰的,尽管没有开灯,依然能够认得出来全都是他。

而在床的两侧镶嵌着两根光滑的金属围栏,围栏上松散地缠绕着四根铁链,链条尽头则是闪耀着锃亮寒光的镣铐。

莫睿帆凝视着那几根镣铐,心底陡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寒意,几乎不用推论就能猜出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

楚淮勋走过去,伸手拎起一只镣铐。

铁链子互相敲击,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

“这是我想对你做的。”楚淮勋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镣铐,声音也像铁链一样浸着寒气,“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把你囚禁在这里,让你永远只能看着我一个人,永远只能依赖我一个人。”

就像母亲恨不得把父亲完全囚禁在家里一样,他也恨不得永远把他的睿睿囚禁起来。

他曾经无比痛恨母亲可怕的爱,内心发誓倘若这就是母亲爱人的方式,那他绝不想要这样的爱,也不会给予别人这样的爱。

然而当莫睿帆出现之后,他一步一步地走上了和母亲一样的道路。

他忽然丢下镣铐,后退了一步,“所以我说过,睿睿,你要对我有所防备。”

莫睿帆张了张嘴,下意识也后退了一步。

楚淮勋注意到莫睿帆的畏惧,低下来头,内心自嘲地笑了一声,默默等着莫睿帆审判的铡刀落下。

两个人之间忽然沉默了下来。

莫睿帆抬起头。

他现在忽然明白为什么从当年和楚淮勋谈恋爱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对楚淮勋有所畏惧。虽然他一直都没有发现楚淮勋高冷稳重表面下暗藏的疯狂,但他的本能却能感知到楚淮勋目光中的危险性。

莫睿帆到现在才发现,他和楚淮勋认识了四年多,谈过一次恋爱又分手,结果到现在,他才真正第一次认识楚淮勋。

陆斯渊说得没错,他之前确实不够了解楚淮勋。

楚淮勋表面上展示给他什么,他就愉快地接受了,从不去考虑楚淮勋可能背负的东西、可能隐藏的东西。

仔细想想,其实他一开始也没有告知楚淮勋实情。

无论当初他们是怎样认识、谁先动心,各自都隐藏了不敢宣之于口的隐秘。

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只敢将自己向阳的一面展示给对方看,畏惧自己扎根的泥土会让对方嫌弃厌恶。

所以他们还没来得及互相了解,就已经结束。

一别三年,他们成长成了更优秀的自己,可面临着最初的那个人,依然怀着最初的感觉。

一如他面临楚淮勋时,总担心自己的情感阶段性缺失会伤害楚淮勋;

一如楚淮勋面对他时,控制着自己各种阴暗的念头,反复提醒他要他注意警惕。

他们过去从未真正的认识彼此。

直到今日,他们才真正坦诚相见,将自己最深处、最黑暗的伤口撕开。

房间里没有开灯,萦绕着昏暗暧昧的幽深。

这让莫睿帆忽然想起当时在真人秀岛上,他在黑暗的房间里和楚淮勋对话时的场景。

那时候他已经对楚淮勋再次产生了好感,但他依然鼓起勇气,向楚淮勋说明了他的问题,希望楚淮勋能够知难而退。

如今楚淮勋也是一样的想法吗?

楚淮勋靠在窗户上,双手撑着窗台,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楚哥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跟他坦白的?

最初的震惊过后,莫睿帆心头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

他上前一步,伸手拎起了一个镣铐。

铁链和镣铐光新干净,显然从来没有被使用过;镣铐的内部还贴着柔软的棉条,似乎专门用来防止手腕或者脚踝磨破。

他低下头,把镣铐慢慢戴在了手上。

“咔哒。”

镣铐完美地合拢,莫睿帆轻轻扯了扯,发现铁链确实足够坚固,以他的力气应该扯不开。

楚淮勋听到那个声音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他,脱口而出:“睿睿?”

莫睿帆坐在床上,伸手拿起另一只镣铐,依样画葫芦戴在了右手上。

两个镣铐戴好之后,他已经坐不稳,顺势就这么躺在了床上。

楚淮勋有洁癖,哪怕是这张从未有人躺过的床,依然打扫得干干净净。

莫睿帆戴上第一只镣铐的时候,内心还有些惴惴不安;现在躺下之后,心里忽然安稳了下来。

他长呼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扶着床边一脸震惊的楚淮勋,认真地道:“来吧。”

楚淮勋呼吸在一瞬间凝滞,下意识道:“你疯了?”

明知道、明知道……

“快点。”莫睿帆两条腿轻轻磨蹭了一下,晃了晃铐在手上的链条,催促道,“楚哥,我都不怕,你在怕什么?”

楚淮勋的目光不可抑制地凝聚到莫睿帆的手腕上。

金属的镣铐紧紧贴在莫睿帆浅色的肌肤上,只一眼就让楚淮勋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在疯狂分泌,气息也开始有些不匀。

内心有个声音在叫喊着,让他扑上去、咬上去,侵略他、占有他。他的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喉咙干渴得仿佛有一团火焰在那里燃烧。

可他还是抑制住了。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后退了一步,用沙哑的声音道:“我去拿钥匙。”

“楚哥。”莫睿帆伸出右腿,轻轻抵着楚淮勋的小腹。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眼中的神色却无比认真,“你说过让我警惕你;但你也说过,一切会伤害我的想法,你都会抑制住,对不对?”

仔细想想就能明白,楚淮勋一直人为地压制着自己的本性。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强迫自己做一个冷淡、沉默的人。

陆斯渊说过,像他们这样的人,压抑久了,有时候会忘记压抑到底是手段还是目的。

楚淮勋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那证明给我看。”莫睿帆眉眼轻轻弯了起来,尽管被两只镣铐束缚在这张床上,却好像初见那时一般自由地笑了起来。

望着那张笑脸,楚淮勋脸上的神情渐渐消失。

下一瞬间,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低沉而凶狠。

仿佛一头野兽终于撕掉了伪装的人皮,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和利爪。

他伸出右手,轻轻捏住莫睿帆伸过来的脚踝,感受着那片肌肤传来的温度,低下了头,眼神与莫睿帆对视:

“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上一章:第53章 我不会欺骗你 下一章:第55章 下次直接跟我说
热门: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越界 不可能幸存 皇帝的鼻烟壶 碟形世界6:实习女巫和王冠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樱花秘密基地 寸芒 华丽的丑闻 虚拟歌姬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