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不会欺骗你

上一章:第52章 莫先生不应该被隐瞒 下一章:第54章 他们过去从未真正认识彼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赶到楚淮勋过去的房子时, 门口虚掩,里面开着灯。

他有好一阵子没有来过这里了。

自从楚淮勋在他家楼下买了房子,就用各种理由借住在他家, 别说这套旧居, 新居都没怎么住过。

看着门口透出来的柔白灯光, 莫睿帆心里的焦躁忽然一下子平息了下去。

好像只要看到楚淮勋,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推开门走进去, 看到楚淮勋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楚淮勋也看到了他, 微微一怔, 对他稍微比了个手势,和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几句, 随后挂掉。

“睿睿, 你怎么来了?”

莫睿帆不自觉挠了挠头, 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有些不敢提吴秘书找他的那件事,扯了个理由:“我看到微博上的热搜,有点担心你。”

楚淮勋轻笑了一声,一如既往地摸了摸他的头:“放心, 我能处理。”

莫睿帆忍不住问:“怎么会有人突然黑你?”

全方面引爆舆论热潮, 各大平台都有无数节奏和水军,绝对不是普通人出手。

楚淮勋眸色微微沉了一下:“应该是曲绮——或者说百星集干的。”

这个名字好久没有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了, 莫睿帆十分意外:“为什么?许游海?”

难道又是许游海在搞事?但许游海曲碰楚淮勋是不是有点太不自量力了?

楚淮勋拉着莫睿帆坐下,摇了摇头:“不是他。虽然没有直接证据, 但大概是我爸在背后使力。”

莫睿帆眨眨眼,愣住:“你爸?”

“他大概想把我从娱乐圈逼退。”楚淮勋漠然,“虽然楚家没有在娱乐圈的产业,但曲家有, 而且在其他方面和楚氏有合作。”

莫睿帆想不到竟然有父亲会如此狠心,握紧了拳头:“太过分了。”

“放心,我能处理好。”楚淮勋看着莫睿帆替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心头的郁气消散开来,唇边轻轻勾起,“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

如果楚家的目的是把楚淮勋从娱乐圈逼退、回家继承家业,那莫睿帆倒是明白吴秘书找到自己是为了什么。

他内心挣扎了一瞬,很快下了决定,把那只文件袋放到了楚淮勋的手里:“我收到了这个。”

楚淮勋自莫睿帆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莫睿帆手里的这个文件袋,不过莫睿帆没有说,他也没来得及问。

现在莫睿帆递给他,他有些疑惑地接过来:“这是什么?”

莫睿帆下了决心,一口气说了出来:“这是楚氏集团的吴秘书给我的……楚哥,这些东西是真的吗?”

楚淮勋的神色在听到“吴秘书”的时候微微变了一瞬,打开文件袋简单浏览了一遍后,脸上的神情渐渐凝固了下来。

莫睿帆紧紧盯着楚淮勋的神色,等待着楚淮勋的回答。

楚淮勋把文件放回文件袋里,低着头,慢慢问了一句:“睿睿,你相信我吗?”

莫睿帆毫不犹豫:“我只相信你。”

只要楚淮勋否定,他就相信这份文件是楚家伪造出来离间他们用的。

他对楚淮勋抱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楚淮勋抬起头,墨色的眸子中映出莫睿帆认真的面容。他凝视着对面的恋人,双唇轻轻动了一下,轻轻吐了一口气:“我不会欺骗你……这是真的。”

尽管内心已经有过这方面的猜测,真正得到楚淮勋的肯定,莫睿帆还是感觉一阵眩晕。

他松开楚淮勋的手,后退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楚淮勋:“为什么?”

他一直以为当年和楚淮勋的相遇是偶然、相恋是他先动心,追求也是他先出手……正因为如此,他才对后来自己提出分手觉得无比愧疚。

结果现在楚淮勋告诉他,之前那些过去都是被人为设计好的,所有他自以为发自内心的萌动、热情,全都在楚淮勋一步一步的引导下?!

楚淮勋看得清楚莫睿帆脸上的震惊,手指上的麻痹感沿着手臂一直传到心脏,让他一瞬间几乎停止了心跳。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用面对莫睿帆专有的温柔继续道:“睿睿,你想了解我吗?”

他知道莫睿帆这阵子都在找机会关心他、试图更深入的了解他——睿睿在他面前太好懂了,根本没有一丝隐瞒。

莫睿帆脑袋里还是乱的,不知道楚淮勋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还是点点头:“想。”

楚淮勋轻轻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像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重复了一次:“我不会瞒着你。”

他忽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楚家吗?”

“不是因为你爸出轨?”

楚淮勋摇了摇头:“不是,原因是我妈。我妈在家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脾气不是很好。最初她和我爸也只是联姻关系,但婚后一段时间后——确切地说是我出生后,她真的爱上了我爸,为此她在我爸面前收敛了所有的大小姐脾气,努力扮演我爸喜欢的妻子角色,尽力做好一个贤内助,永远温柔、永远大度、永远和蔼。那段时间里,我爸也很乐意回家,至少在表面上,家里的氛围十分不错。然而……”

然而人的本性在某个方面压抑,必然在另一方面有所发泄。

很不幸,楚淮勋就是那个承担韩嫣然发泄的渠道。

楚淮勋的记忆的开始,就是妈妈大声的斥责和喝骂。

韩嫣然在楚恒面前不经意积累的不满和委屈,在面临幼小儿子的调皮、叛逆、麻烦时,一股脑倾泻了出来。

平心而论,韩嫣然虽然已经成年,但性格上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会对楚淮勋有母子之情,但更多的时候,是对这样一个小孩子的厌烦。

她更想要和楚恒的二人世界。

但楚恒很喜欢这个孩子,爱楚恒入骨的韩嫣然便做出一副疼爱楚淮勋的模样,事事亲为,从不假手于人。

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

“我妈是一个占有欲极高的人。”楚淮勋目光落在自己手上,语气略有些自嘲,“我很久之后才明白,在她眼里,我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分享我爸的爱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连自己的儿子都会嫉妒,韩嫣然更无法容忍楚恒在外面花天酒地。

楚恒从不觉得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有什么不对。在他的价值观中,像他这样身份的大家子弟,谁不是养了好多个女人,搞一堆私生子出来?像他这样勤勤回家、坚决不要私生子、不给其他女人上位机会的男人,韩嫣然应该没什么不满的。

韩嫣然苦苦伪装出来的幸福家庭的幻象在几年后就像泡沫一般破碎了。

他们之间爆发了第一次争吵、第二次争吵。

楚恒很快受够了韩嫣然的歇斯底里,几乎不再回家。

韩嫣然的怨怼、嫉妒、痛苦,唯有向年幼的楚淮勋发泄。

她并没有虐待楚淮勋,无论如何她终究对楚淮勋还有一丝母子之情。

她开始严苛地要求楚淮勋的一举一动,把对丈夫求而不得的疯狂控制欲尽数压在了儿子身上。

她用成年人的礼仪姿态来训导楚淮勋,连进门之前先迈哪个步子都不能违逆,并催眠自己这是在教育儿子的素养;

楚淮勋上学回家之后必须向她报告学校里发生的任何事,倘若去看爸爸或者爷爷,要一字不漏地把他们对话的内容复述回来;

她在家里所有的角落都装上了监控器,随时监控楚淮勋的一切行动。

倘若楚淮勋有反抗,她并不会打骂,而是趴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泣——“你和你爸一样都是白眼狼、都是畜生,都想要背叛我!”

而楚恒当时刚刚进入楚氏,楚氏集团和韩氏合并之后,正赶上国内发展的黄金阶段,每天十分忙碌,只有偶尔关心一下楚淮勋的学习成绩,隔很久才接楚淮勋出来见见面。

楚淮勋最初向他求助,他也不以为意:“你妈教你点礼仪有什么不好?她也是爱你。”

最后楚淮勋便不再说了。

就这样,楚淮勋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稳重”,内心积聚的火焰也越来越旺盛。

“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孝,可我妈病死的时候,我除了悲伤之外,是有一丝轻松的。”楚淮勋低着头,苦笑了一声,“也许她没有说错,我确实是个畜生。”

这句平静的话中蕴含了多少沉重的无奈,莫睿帆不得而知。

他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想要询问的问题,下意识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

“是啊,不是我的错。”楚淮勋抬起头,墨色的双眸中逐渐溢出让莫睿帆感觉有些胆战心惊的东西,“最可怕的是,我正逐渐变成我最痛恨的模样。”

韩嫣然去世之后不久,楚淮勋在一次聚会中看到了莫睿帆。

那时莫家在国内的产业还不错,莫睿帆性子开朗,和不少富二代都玩得起来。楚淮勋身为顶尖楚家的人,在宴会厅的二楼俯视着下面,目光渐渐被大厅中央的莫睿帆吸引。

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少爷,脸上挂着灿烂而自由的光,自信满满,玩游戏输了也不在意,尽情享受着娱乐的时光;而其他纨绔子弟把他推到伴舞的女孩们身边挤眉弄眼时,他也十分坚决、不容置喙地拒绝。

那是楚淮勋从未享受过的人生。

自由地享受自己喜欢的东西,自由地拒绝自己不想要的东西。

彼时他认识的同辈人中,能做到前者的不知凡几,但能做到后者的人屈指可数。越是大家族的后人,越背负着沉重的枷锁。

他开始时时回忆那张笑脸,渐渐发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他像他最厌恶的母亲一样,疯狂地想要了解那个人的一切,疯狂地想要占据那个人的一切,疯狂地想成为那个人的一切。

他控制不住地聘请了曾经母亲用来调查父亲的私家侦探,将那个小少爷生平一切都查得清清楚楚。看着那份当事人自己都记不得的资料,他内心感到了隐秘的满足。

也让楚淮勋终于发现他正渐渐变成和母亲一样的人。

楚淮勋望着天花板——那里曾经装着各种隐秘的监控器,他过去的二十年都在被监控、被呵斥的煎熬中生活。

他要把这样的痛苦带给下一个人吗?带给那个像光一样自由明亮的人?

楚淮勋恐惧了。

他和楚恒大吵一架,逃离了那个让他恐惧、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家。

但内心的诱惑像伊甸园的蛇,让他一步步走向了原罪。

——就一次、就一次……

他心里反复安慰自己,他可以成为和韩嫣然、和楚恒不一样的人。

只要他能在那个人身边。

上一章:第52章 莫先生不应该被隐瞒 下一章:第54章 他们过去从未真正认识彼此
热门: Y的悲剧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仙剑问情1:龙女奇缘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π的杀人魔法 波洛圣诞探案记 女生寝室 萍踪侠影录 犹大之窗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