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下楼

上一章:第48章 我们很了解彼此 下一章:第50章 你考虑过跳槽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年过后没多久, 莫睿帆就回了国。

《字字珠锋》的余热已经渐渐消失,之前参加真人秀也好、综艺也好,都只是提高曝光率的手段。打算专门做演员, 他需要的是能实际拿出来的作品。

《沉默的金棺》拍摄完成之后, 莫睿帆就完全不再关心, 全身心把注意力放在了新电影上。

按照楚淮勋的指点,他对着镜子试验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和动作, 力图设计出贴合主角的表现。

回国的飞机上, 莫睿帆还对着手机里自拍的照片揣摩, 时不时变换一下神情,看得邻座的乘客时不时瞥他, 还以为他脸部有什么问题。

好在戴着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 邻座又不是国人, 否则“莫睿帆疑似癫痫”的热搜怕是少不了了。

“这么晚不用特意来接我的。”

莫睿帆坐进车里, 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头。

楚淮勋递了一杯热乎乎的豆浆给他,含笑道:“我喜欢。”

一口热豆浆下肚,凌晨严冬的寒气都从身体内驱散,莫睿帆舒服得差点眯起眼睛。

“回去好好休息。”楚淮勋自然地伸手揉了揉莫睿帆的头发, “后天就要进组了吧?”

莫睿帆点点头:“嗯。”

《猫到底是谁的》主要故事剧情都在春天, 但室内的剧情可以提前拍。

莫睿帆又喝了一口豆浆,有些好奇地问:“楚哥最近在忙什么?”

楚淮勋一次性拿了两个金玫瑰奖, 直接引爆了热搜。上一次拿到这个成绩的人还是陆斯渊——那个在娱乐圈已经封神的男人。

之前楚淮勋两次提名擦肩而过,不少人都在暗地里嘲笑过楚淮勋“陪跑的命”, 今年三花奖公布,所有人立马闭嘴。

不少地方已经在押“楚淮勋会是下一个陆斯渊吗”的注。

这种热度之下,楚淮勋按理说应该非常忙才对。

楚淮勋递了一张纸巾给他,笑道:“看房子。”

莫睿帆:“啊?”

“我打算在你住的小区里买套房。”楚淮勋自然而然地道, “这样以后方便一些。”

莫睿帆眨眨眼,看着楚淮勋一脸理所当然、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话,耳根带上了一点嫣红。

他动了动嘴唇,小声道:“这也……不用吧。”

楚淮勋轻轻挑眉:“你的意思是邀请我住到你家里?”

“……不是!”莫睿帆一只手揉了下头发,语调有些不自在,“现在我们隔得也不远嘛……”

“睿睿。”楚淮勋忽然端正了脸色,郑重地看着他,“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你。”

莫睿帆怔了一下。

演员在拍摄期十分忙碌,多数情况下都是清晨出门、深夜回家,远远比不得外人眼中的光鲜亮丽。

他之前清闲完全是因为舆论黑料太多,公司起意雪藏他。现在渐渐好转,之前能挤出时间去找楚淮勋已经十分难得。

就像他在遥远的加拿大思念着楚淮勋一样,楚淮勋平日里也在思念他。

莫睿帆抬头看着楚淮勋墨色眼眸后掩藏不住的侵略性目光,下意识挺直了腰。

他忽然明白过来——楚淮勋最想要的其实应该是和他住在一起;只是怕他还不习惯,所以退一步住在同一个小区,留给他适应的时间。

莫睿帆下意识抓了下脑袋,最后小声道:“我也帮你打听一下。”

楚淮勋唇边露出笑意:“嗯。”

……

《猫到底是谁的》很快开拍,莫睿帆回家休息了没两天就去了片场。

导演梁复擅长拍摄细腻的情感片,出手的片子叫好但不太叫座。

都市轻喜剧的服装和化妆很简单,但对于演员的演技要求不容易。尤其是轻喜剧,既要演员演出略微夸张的爆笑风格,又不能让观众出戏。

莫睿帆之前浏览了很多轻喜剧电影,对着镜子琢磨自己的表情,还虚心向楚淮勋求教。

梁复本来选莫睿帆做男主演主要是考虑到他身上的流量——他的电影虽然各大影评网站的评分都不低,偏偏就是不卖座。虽然荣誉是导演最高的追求,但投资商显然更看重商业价值。

现在当红的几个小鲜肉,梁复看过《字字珠锋》之后才勉强看入眼,心想至少这个演技不会演崩。

等到莫睿帆真正上镜之后,梁导看着镜头十分意外。

作为导演,他对手底下的演员有几斤几两十分清楚,上镜一试就能现出真身。

莫睿帆的演技……进步这么快?

《字字珠锋》的时候还能看出一点生疏的演技痕迹,而到了自己剧组这边却成熟完满,表情夸张之余没有显得刻意,有些不合适的地方也多数是因为没有入戏。

如果他没记错,莫睿帆字字珠锋之后好像就拍了一部悬疑剧。

梁导挥手让这条过,目光略沉了一些。

他招手让莫睿帆过来,有些意外地道:“睿帆,功课做得不错啊。”

莫睿帆还以为自己刚才那条有什么问题,听到导演夸奖他,顿时笑了起来:“还好。”

能得到导演的认同,不枉他最近一个月都在精心准备。

“刚才那些表情是你自己琢磨的吗?”梁导指了指镜头,称赞他,“很不错,比你在《字字珠锋》里演的好多了。”

莫睿帆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有请教别人。”

琢磨这些表情的时候,楚淮勋不会直接给他指点,通常都是他自己设计并表演出来,然后去找楚淮勋指正。

梁导“哦”了一声,点点头:“是请教的楚淮勋?”

莫睿帆有些吃惊:“这您都能看出来?”

梁导笑了起来:“我和淮勋合作过,他的演技很好,能适应各种各样的角色,但其实表演的时候很有个人风格。”

莫睿帆顿时好奇起来:“什么风格?”

他在演技这方面还在摸索前进,察觉不出楚淮勋的表演风格。

梁导想了想,摘下半框眼镜:“是一种感觉。一般人表演的时候都是在展现自己的情感,但他不是——或者说,他不止是在展现自己,而且在角色身上探寻什么。”

这个说法有些玄,莫睿帆听得有点晕:“太深奥了。”

梁导笑了起来:“不用介意,我擅长细腻的情感片,本身就更重视感觉,很难用语言阐述清楚。”

虽然这么说,梁复还是换了个表达方式,“就好像你刚才表演的孙飞飞,虽然刻意设计了他的笑和哭,实际上是在挖掘这个角色的情感,对不对?”

莫睿帆点点头。

“这就是楚淮勋的个人风格。实际上他比你现在做的还进一步,尤其是感情戏上,几乎比导演和观众更注重挖掘情感,完全不掺杂自己的情绪表达。”

莫睿帆心里微微一动,若有所思。

他忽然想起陆斯渊之前跟他说过的话。

陆斯渊家财万贯却选择表演的初衷之一,就是跳到不同的角色中体会不同的情感,弥补自己先天的情感阶段性缺失。

梁导刚才的说法,和陆斯渊倒是异曲同工。

但陆斯渊是有先天因素在,如果楚淮勋也是想从角色中获取情感,又是为什么呢?

梁导聊了这一会儿,看了看表:“下一幕该拍了,好好演。”

莫睿帆回过神来,赶紧道谢,把心思放回了表演中。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莫睿帆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掏出手机想点个外卖。

梁导一旦开始拍戏比演员还要动情,下午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一直演到了现在。

还没等他选好吃什么,楚淮勋的电话就来了:“睿睿,下楼。”

莫睿帆愣了一下:“什么?”

“给你做了夜宵。”

莫睿帆呆了一瞬,下意识走到阳台上往下看了眼,没有看到任何车。

楚淮勋好像知道莫睿帆在想什么,带着笑意道:“在你楼下那家。”

莫睿帆怔了一下,吃了一惊:“你已经把房子买下来了?”

这才几天?

“手续还没办,不过是新房,所以钥匙已经给我了。”楚淮勋又催了一遍,“下来吧,我门没关。”

莫睿帆关掉手机,抓了抓头,重新披上外套下了楼。

刚才他上楼的时候路过楼下就闻到一阵香味,还想谁家这么晚了做饭吃,没想到竟然是楚淮勋。

门果然没关。

莫睿帆进门下意识扫了一眼——这户房子装修很简洁,原房主似乎本来就打算拿来出售,所以没有精装,家具陈列也很普通,和楚淮勋家里的风格截然不同。

明黄的方木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简单的饭菜,楚淮勋端着汤出来,示意:“洗手吃吧。”

莫睿帆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闻着香喷喷的饭菜,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随后觉得有点丢人:“不好意思,我……”

“没吃晚饭?”楚淮勋自然而然地接了下来,“在梁复手下拍戏,多数时候都没晚饭吃的。”

莫睿帆怔了一下,望着桌上那些散发着热气的饭菜,内心暖融融的,坐下来专心吃了起来。

楚淮勋也坐下,不过没有吃,只静静看着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吃饱肚子,莫睿帆望着房间里普普通通的家具,忍不住问:“楚哥,你今晚睡这儿?”

楚淮勋点点头。

莫睿帆进门的时候扫过一眼,注意到沙发上连沙发套都没有——可以预见卧室里床单被褥恐怕也很寒酸。

他知道楚淮勋有些轻微的洁癖,犹豫了一下,主动开口:“这里看起来还没打扫干净,楚哥,要不今晚睡我那里吧?”

楚淮勋没有丝毫停顿地回答:“可以。”

莫睿帆:“……”

他抓了抓头,微妙地觉得自己可能被驴了。

上一章:第48章 我们很了解彼此 下一章:第50章 你考虑过跳槽吗
热门: 荣耀王者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情人关系 时间的女儿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恶魔吹着笛子来 恐怖之谷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腐蚀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