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我们今晚要上床

上一章:第45章 我的奖杯分你 下一章:第47章 我怕我忍不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次在真人秀岛屿上分别之后, 莫睿帆到现在才重新和陆斯渊碰面。

莫睿帆记得陆斯渊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如果是去他自己家里接待,说不定会收到几个冷嘲热讽——不过楚淮勋家里比酒店还要工整干净, 他倒是不虚。

就是心里有点对不起楚淮勋。

楚淮勋神色倒是很正常, 很坦然地接待了陆斯渊。

陆斯渊环视一圈楚淮勋的家里, 目光落在纯色的家装上,稍稍蹙眉。

趁着楚淮勋去厨房泡茶, 莫睿帆坐到陆斯渊身边, 压低了声音:“你来干什么?”

陆斯渊轻轻挑眉, 金棕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无辜:“怎么,我来关照一下后辈不行么?”

“别装傻。”莫睿帆有些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 看到陆斯渊脸上的神情, 赶紧改了口风, “哥, 亲哥,赶紧走吧。”

陆斯渊拈起桌上的画册看了一眼又放下,慢条斯理地道:“我走了,留你和楚淮勋在这亲亲我我?”

莫睿帆瞪着他, 无语了半天, 才狠狠心:“对,我们今晚要上床, 你知道还不走?”

陆斯渊侧头“喔”了一声:“我怕你后面几天下不来床,错过飞机。”

莫睿帆:“……”

疯了, 他们怎么会聊起这个来了?

陆斯渊逗够了傻弟弟,满意地松了口:“你谈恋爱,按理说我没有干涉的立场……”

莫睿帆立刻点头:“对!”

“……但我关心一下总没错吧?”陆斯渊抬头看了眼端着茶盘过来的楚淮勋,金棕色的眸子轻轻闪了闪, 再看莫睿帆的眼神就有点恨铁不成钢。

莫睿帆一时没弄懂陆斯渊这个眼神的意思。

陆斯渊接过茶,喝了一口,客气地道:“好茶。”

楚淮勋坐在另一侧沙发,坦然接受了赞美:“睿睿送的。”

陆斯渊看了莫睿帆一眼,似笑非笑:“真好,睿帆都没给我送过。”

莫睿帆莫名觉得自己身上凉飕飕的,干笑了一声:“你不是不爱喝茶吗?”

陆斯渊没有在说话,只低头喝着茶。

几个人一时安静了下来。

莫睿帆抱着茶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发现另外两个人都在专心地喝茶,仿佛一直在等另一个人开口。

最后还是莫睿帆先撑不住这样诡异的气氛:“陆……哥,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陆斯渊放下茶杯,看了眼楚淮勋,微微一笑:“我只是想来看看,能让睿帆战胜对情感缺失恐惧的人是什么样子。”

莫睿帆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他情感阶段性缺失的问题,只和楚淮勋说过。

陆斯渊转了转手上的戒指:“我是你哥。”

莫睿帆瞪着他。

陆斯渊收起笑容,目光落在楚淮勋身上,眸色逐渐深沉:“楚淮勋。”

楚淮勋抬头和他对视。

“我们家睿帆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是一个开朗、自信、乐于为他人着想的人。”陆斯渊凝视着楚淮勋,声音不疾不徐,“他不适合跟你玩乱七八糟的游戏。”

莫睿帆听得一脸问号。

楚淮勋沉默了半晌,点点头:“我知道。”

莫睿帆:“……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虽然我们家目前在国内没什么势力,但睿帆是我亲弟弟。”陆斯渊无视莫睿帆,金棕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楚淮勋,“睿帆要是出事,楚家也保不住你。”

楚淮勋扬起头,声音淡然却带着强烈的锋锐感:“他不会有任何事。”

陆斯渊和他对视片刻。

楚淮勋毫不畏惧地凝视回来。

隔了半晌,陆斯渊眨了眨眼,转开了目光:“那最好。”

莫睿帆全程懵逼,看着他们两个说些奇怪的台词,有些困惑:“你们到底在说啥?”

陆斯渊又喝了口茶,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睿帆,送我下楼。”

莫睿帆一肚子问号,和楚淮勋打了个招呼,把陆斯渊送了出去。

到了楼下,莫睿帆忍不住问:“哥?”

陆斯渊看看天空,叹了一声:“可能要下雪。”

他转头扫了莫睿帆一眼,脸上一贯的营业笑容消去,神色有些无奈,“你别是个傻子,被人吃了还惦记人饿不饿。”

莫睿帆:“?”

“你和楚淮勋交往这么久,就没感觉他有什么不对么?”陆斯渊轻轻勾了勾自己下酒红色的长发,“越压抑自己的人,爆发起来越恐怖。”

莫睿帆怔了怔:“楚哥在压抑自己?”

“纯色的装修、一成不变的稳重打扮、永远低调沉默的言行。”陆斯渊敲着自己的掌心,“与其说他无意识压抑自己,倒不如说他为了压抑自己才选择这样做。”

莫睿帆抓了抓头,莫名觉得有些抵触:“你怎么知道的?”

这次陆斯渊略微沉默,才笑了起来,声音却没有那么轻松:“因为我和他是一类人。”

莫睿帆眨眨眼,有些不确定:“你是说楚哥不压抑的话就是你这样的?你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

陆斯渊笑容微敛。

他瞪了莫睿帆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自己心里提防他一点就行了,滚吧。”

莫睿帆巴不得早点上楼,只是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回头问:“对了,你怎么知道我顾虑情感缺失的?”

陆斯渊把围巾稍稍压低了一些,轻松地笑了起来:“因为我是你哥。”

莫睿帆刚想吐槽这句充满了封建家长气息的话语,话到嘴边却福至心灵,瞪大了眼睛:“你也——?”

陆斯渊也有这样的问题?

陆斯渊摆摆手:“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选择表演?在不同的剧本中体验不一样的情感,脱离剧本后就算情感缺失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当初让你进娱乐圈也是同样的目的。”

莫睿帆没想到在这里听到了陆斯渊的真心话,怔了半晌,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虽然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但陆斯渊这个白来的“哥哥”他一直看不懂,平日对他也没多么亲切,没想到实际上竟然替他考虑得那么多。

他抿了抿唇:“多谢你,哥。”

这一声“哥”叫得心甘情愿。

“不过,看起来你和我走的路不太一样。”陆斯渊上下打量了莫睿帆一遍,轻轻扬眉。

莫睿帆抓了抓头,咳嗽了一声:“楚哥教我的。”

陆斯渊选择在千百个角色中体会自己缺失的情感,而他则在楚淮勋的教导下沉湎进一个角色,将这个角色吃透。

“虽然起点不一样,但终点是一致的。”陆斯渊摇摇头,“加油吧——到现在为止,你还只拍了一部A级作品,太没用了。”

莫睿帆的感动一下子没了:“那我上去了,你自己在这挨冻吧!”

……

回到楚淮勋家里,莫睿帆进门时楚淮勋还在厨房里,遥遥喊了一声:“等会就好,你先坐。”

莫睿帆重新坐下,掏出手机想玩游戏,目光落在对面纯色的电视墙上,陆斯渊说过的话又闪过脑海。

在他之前的印象中,楚淮勋一直是那种禁欲中带着一点温和的人设,偶尔会逗他几句,也在正常的挑逗范围内。

陆斯渊说得那么郑重其事,简直和犯罪挂上了钩……

楚淮勋?犯罪?

莫睿帆放下手机,皱了皱眉。

很快楚淮勋带了煎好的牛排出来,给了他一份。

莫睿帆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小心觑着楚淮勋的神色,琢磨片刻,试探着开口:“楚哥,你过年回家吗?”

楚淮勋放下刀叉,看了他一眼:“想带我去见家长?”

莫睿帆差点被牛肉噎到。

楚淮勋无奈地递了水给他:“小心点。”

看着莫睿帆大口喝水,楚淮勋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笑了一声,“我过年就在这里。”

莫睿帆微微一怔。

“我和家里闹翻了,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的。”楚淮勋十指交叉,凝视着莫睿帆,唇边笑意淡然,“已经几年没有回去了。”

莫睿帆张了张嘴,最后只吐出一句:“抱歉。”

“没什么抱歉的,你对我的事感兴趣?”楚淮勋重新拿起刀叉,慢慢切开牛排,“很无趣,无非是父亲出轨、母亲气到病倒而已……我妈葬礼之后,我就和我爸吵了一架,从此离开了家。”

莫睿帆抿了抿唇,心里浮起难言的酸涩。

尽管楚淮勋说得简单,但现在也只是时过境迁的心如止水,远远比不上当初的激烈与绝望。

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最初在酒吧见到的楚淮勋永远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容。

“不过,也没有完全逃离家里的影响。”楚淮勋自嘲地笑了一声,往嘴里送了一块牛肉,“无论我取得了多少成绩、获得什么地位,其他人眼里我首先都是楚家的继承人,接下来才是楚淮勋。”

“没有。”莫睿帆下意识道,“你在我这里一直都是楚哥。”

楚淮勋凝视着他,轻轻笑了起来:“嗯。”

莫睿帆也跟着笑了起来。

楚淮勋又切开一块肉,看着莫睿帆咽下嘴里的食物,才低声笑道:“快点吃吧,吃完不是还要上床吗?”

“噗!”

这次莫睿帆被自己口水呛到了。

上一章:第45章 我的奖杯分你 下一章:第47章 我怕我忍不住
热门: 五大贼王6:逆血罗刹 异界那些事儿 孤身走我路 刺局3:截杀局 武当一剑 碎便士 复仇女神 吞噬星空 时间的习俗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