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如果他舍得自己的戏份

上一章:第35章 男主的演员是许游海 下一章:第37章 楚老师怎么在这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

莫睿帆一时说不出话, 捂住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小声道,“不是说好要……等我能证明对表演保持长久兴趣之后再说吗?”

在岛上互相坦诚的时候, 他们后面虽然没有再提彼此的好感,但心里都明白, 莫睿帆要解决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才会愿意尝试和楚淮勋在一起。

电话那边轻轻笑了一声:“让你提前适应——我考虑过, 你没有感觉,也许不光是你一个人的问题, 以前的我可能有些太无趣了,所以尝试着改变一下。”

三年前的楚淮勋确实话不多,几乎不说骚话,只是无奈而宠溺地看他浪。

莫睿帆不得不换了一只手捂耳朵,动了动嘴,最后还是放弃:“那你随意。”

电话那边传来楚淮勋的轻笑声。

莫睿帆有些羞恼:“我先挂了!”

说完直接按掉了手机, 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电话那边,楚淮勋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轻笑了一声, 把手机放在一旁,点开平板上的视频。

视频中两个男子对面而立, 逐渐靠近,最后双唇轻轻贴在了一起。

剪辑者的手法非常高明,几乎看不出是用不同画面拼接而成。

楚淮勋轻轻摩擦着自己的唇角, 沉思了片刻,纤长的手指轻点屏幕,把视频分享给了莫睿帆。

……

《沉默的金棺》主演定下之后,很快就邀请莫睿帆去拍定妆照,同时也和导演和其他主演互相认识一下。

莫睿帆已经提前见过黄导, 见面之后简单寒暄了几句,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黄导。”

黄泰跃转过身,顿时堆起了笑脸:“许老师来了。”

莫睿帆看着那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面容英俊沉稳的男子,轻轻眯了一下眼。

许游海。

许游海身旁还跟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女性。他和黄导打了个招呼,指了指身旁的的女性:“这位是我的编剧周芳。”

这话一出,黄导的脸色就有点不大好看了:“许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睿帆也有些意外。

艺人和剧组、编剧和剧组完全是两套系统,平时根本没什么交集。

如果一个艺人进组还要自带编剧,那基本是觉得剧本不满意,想要修改剧本。

但是这种情况一般只出现在具有极高地位的老艺术家身上。就莫睿帆所知,国内大奖拿到手软的陆斯渊都没有带编剧进组过。

许游海这么大脸?

许游海脸上的笑容依然温和谦逊:“黄导,咱们的目标一致,都是冲着金玫瑰奖去的,我带周芳过来,也只是方便我们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

屁。

莫睿帆和黄泰跃心里同时蹦出了这个字。

不过令莫睿帆没有想到的是,黄导和许游海交流了几句,吃了几个软钉子之后竟然选择了让步。

——咦?

看着黄导转身时脸上抑制不住的怒气,莫睿帆忽然明白了过来。

这部剧恐怕就有曲二小姐的投资。

气走了黄导,许游海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目光放在了莫睿帆身上,微微一笑:“睿帆,初次见面,你好。不知道野华近来可好?”

听着许游海自来熟的口吻,莫睿帆差点没忍住想翻个白眼。

不过就是做戏,谁还不会?

他假惺惺地笑回去:“华哥挺好,前几天还和陆老师通了电话,聊得很开心。”

许游海愣了一下,随后摇摇头笑了起来:“他们两个平时能说两句话都难得,怎么会打电话聊天。”

看着他这幅和苏野华、陆斯渊颇为熟稔的姿态,莫睿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不爽。

“人总是会变的。许先生不也是?”

“说得没错。”许游海点点头,抬手看了看手表,转头和他的编剧对视一眼,对莫睿帆客气地点点头,“我还有事,先走了。”

莫睿帆微笑:“慢走。”

“哦对了。”许游海走出去几步,忽然回头对他轻轻笑了一声,“期待与你的合作。”

……

开机定在了一周之后,莫睿帆趁这几天开始恶补考古、文物等知识。

苏野华听了莫睿帆描述过许游海的事之后,略微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那我不推荐你演了。”

谁知道许游海的编剧会把剧本篡改成什么鬼样。

莫睿帆其实也有这个顾虑,回头和楚淮勋碰面的时候问了出来:“楚哥,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楚淮勋轻轻搅着杯子里的拿铁,沉吟了片刻,忽然笑了一声:“许游海要想靠这部电影拿金玫瑰奖,只有三成可能——如果他舍得放弃自己的戏份。”

莫睿帆一怔:“三成?”

“金玫瑰奖评选最佳男演员时可不是看戏份的。”楚淮勋轻轻喝了一口,放下杯子,“他如何与你无关,你只需要考虑你想不想演。”

莫睿帆思索了片刻,坚定地道:“想。”

“那就没问题。”楚淮勋并不意外,微微一笑,“剧本我已经看过,许游海带编剧进组,想要修改的剧情很可能压榨你的戏份——但这对你来说不是坏事。”

“啊?”

“你演这部剧的目的是为了磨练演技。”楚淮勋伸出手指在桌面画了个圈,“你的戏份越少,越需要在最少的表演中展示角色的魅力。实际上,复杂性高、但是戏份少的角色是比较罕见的。”

莫睿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片刻之后又皱起了眉:“就是担心我演不好。”

虽然这么说,但他的声音中没有一丝心虚,只是在坦然讲述一个事实。

楚淮勋重新端起杯子:“刚好,我带你去看看与你这个情况很匹配的东西。”

……

楚淮勋带莫睿帆来到了剧院。剧院的门票处冷冷清清,售票员坐在玻璃后面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

莫睿帆看着楚淮勋熟门熟路地买了两张票,有些吃惊:“这是舞台剧?”

“对。”楚淮勋递了一张票给他,“进去吧。”

莫睿帆有些迷糊,跟着楚淮勋进了剧院。

剧院里人很少,除了他们之外只有七八个人。

莫睿帆心里还在想是不是这部剧的质量不太好,然而舞台剧开始几分钟,他的注意力就完全被舞台上的演员吸引而去。

这场表演的是一个很传统的故事,讲述古代士兵上战场之前和家人辞别的故事。演员们穿着略有些夸张的服饰,却用一句台词就把莫睿帆拉进了戏。

现场说音、现场表演。

动作、台词、表情。

这些从教学书和视频中的知识像一杯鸡尾酒,在莫睿帆的脑海中泾渭分明地划分层次,却在这一刻被投入了一只银匙,将它们完全搅合在一起。

之前楚淮勋也曾经在他面前展示这种级别的演技,但那毕竟只是单个片段的表演,比不上这样从头到尾、完整的一幕剧。

演员谢幕之后不久,莫睿帆的情绪还沉浸在那绝妙的演出中,眼角甚至因为共情而有些发红。

楚淮勋坐在他身边,没有开口,等着他的情绪平复。

过了好久,莫睿帆才开口,声音带着一点激动的起伏:“楚哥,这也太、太精彩了?”

楚淮勋微微一笑:“很有感触?”

莫睿帆点了点头,目光还放在已经闭幕的舞台上,有些兴奋:“get到不少我之前不理解的东西……”

“有帮助就常来。”楚淮勋晃了晃票尾,“不光是舞台剧,戏剧之类的也看一看。还能帮剧院维持一下营收。”

舞台剧的表演比普通影视的表演难度更高。他们需要在没有NG、没有分镜、没有重来、没有收音的情况下竭尽全力用肢体和语言展示剧情,带领观众入戏。

莫睿帆一愣,环绕了一下周围空荡荡的座位,忽然反应过来:“剧院观众这么少?”

“舞台剧的形式已经不太适合推广。”楚淮勋站起身,声音罕见地带上了一丝可惜,“只有少数有耐心、热爱剧院的观众才会来光顾。”

莫睿帆想起楚淮勋买票时的熟练,恍然大悟:“楚哥经常来?”

楚淮勋点了点头:“基本每周都来。”

他站起身,“走,带你认识一下演员。”

莫睿帆跟着楚淮勋去了后台,见到了刚才那班舞台剧的演员们。

表演士兵的男人看到楚淮勋非常高兴:“楚老师又来支持我们了?”

“对。”楚淮勋脸上带上了一丝笑容,指了指莫睿帆,“顺便带朋友来认识一下你们。”

莫睿帆收起平日里展示给外人的嚣张自信,乖巧地站过来:“您好。”

男人显然认识莫睿帆,有些意外:“莫先生。”

他看了一眼楚淮勋,“哈哈”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网上和莫睿帆这么好是在营业,没想到是真的。”

莫睿帆:“……”

虽然他知道这位的意思是指他们走得近,但这么说总会让他误以为他们俩在出柜。

……

和这位舞台剧演员交流了很久,莫睿帆感觉自己收获了很多东西,依依不舍地和他告别,并下决心自己一定要经常来剧院。

离开之后楚淮勋提醒了莫睿帆一句,“虽然舞台剧的表演对我们很有参考和学习的价值,但不要盲从。”

莫睿帆知道这个道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放心,我知道。”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莫睿帆扶着车门,望着楚淮勋英俊的侧脸,内心忽然涌起一丝感动。

他在内心酝酿了一下感谢的话语,还没开口就被楚淮勋打断:“上车,送你回去。”

莫睿帆把话吞了回去。

系好安全带,莫睿帆还没来得说什么,楚淮勋已经开了口:“你家附近有卖睡衣的地方吗?

莫睿帆心头一跳:“什么?”

“我家今天停水。”楚淮勋坦然地看着他,“想去你家叨扰一晚。”

上一章:第35章 男主的演员是许游海 下一章:第37章 楚老师怎么在这里?
热门: 我主沉浮 零伯爵:神经漫游者2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 蝙蝠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幕僚 春事晚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七天七夜 血国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