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那就以半年为限

上一章:第29章 我怕我不够爱你 下一章:第31章 我们都会超越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淮勋又是一怔:“先天?”

“嗯, 我没跟你说过我血缘上的爸吧?他就是这个样子。”莫睿帆吐了一口气,抬头隔着黑暗望着楚淮勋的双眼。

“我爸和我妈恋爱的时候,对我妈极尽热情和爱意, 温柔有礼、才华横溢,所以他们迅速陷入热恋, 很快结婚并有了我。

“然而几年之后, 他忽然一夜之间失去了对我妈的爱情,之前爱得多么热烈, 离别的时候就多么冷漠。他和我妈坦白,说他天生如此,他的情感有着很明显的阶段性,到了某一个节点,之前的情感就会瞬间消失。

“我妈本来不相信,还以为他有了外遇——但她调查之后发现他没有说谎, 最后离了婚。离婚的时候他自愿净身出户,没有一丝留恋地离开了家。无论对我妈还是对我,都像陌生人一样。”

说到这里, 莫睿帆的口吻带上了一点淡淡的自嘲,“以前我妈和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那是他的借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异常的人呢?又不是失忆, 情感应该是连续的,哪怕消失也有个长远的过程,一瞬间没了这种理由怎么听都是借口吧?

“——直到我上小学的时候, 突然对之前特别喜欢的游戏失去了兴趣。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也没有失忆,我还记得我玩游戏时的畅快体验,但彻底失去了再去碰它的兴趣。在那之后, 同样的情况出现了好多次,游戏也好,动漫也好,爱好也好,都在某一天的某一个瞬间再也提不起接触的兴致。我妈也发现了这一点,忠告我要是不确定我能够长久地爱一个人,就不要谈恋爱祸害别人。”

楚淮勋的身影凝固在黑暗中,过了良久才慢慢地问:“那三年前……”

“三年前……我还在叛逆期吧。”莫睿帆抓了抓脑袋,声音含了些愧疚,“在酒吧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说不定可以治愈我这莫名其妙的缺陷……而且那个人对所有的情感——包括亲情都一样阶段性淡漠,但我对我家人的感情很正常,所以当时就觉得我可能还有救……”

最后莫睿帆诚恳地道歉——“对不起。”

楚淮勋沉默了一会,忽然问:“会觉得难受吗?”

莫睿帆听懂了,有些惊讶,但旋即轻松地笑了起来:“还好,虽然这一点确实异于常人,但我没有很难以接受。对这件事没兴趣了就换下一件,觉得我没有长久爱一个人的能力那就不谈恋爱。虽然有时候有些麻烦,但不论如何这都是组成我的一部分,我还是很喜欢自己的。”

楚淮勋隔着黑暗望着莫睿帆,心口忽然有点发酸。

时至今日,他才重新认识莫睿帆。

他眼中的莫睿帆永远自信而乐观,会不假思索地对着歹徒举起拳头、被陷害了也依然神气饱满,好像从来没有过烦恼。

可是在这背后的莫睿帆得知自己没法长久地保持对一个人、一件事的感情时,是什么感受?

人是群居生物,大多数人都抗拒孤独、想要和其他人产生联系。

爱情也好,友情也好,亲情也好,都在满足人本身的情感需求。

可莫睿帆不一样。

他有情感需求,却无法保证自己能给对方足够的情感回应;他的家人受过这方面的伤,所以他选择不走自私那条路。

所以他拒绝回应他的情感。

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他,而是因为怕不喜欢他,怕伤害他。所以他将笑容留给大众,将孤独留给自己,压抑自己的情感需求。

——更难得是,他并没有因此自卑、扭曲,而是把自己异于常人的点完全接受,遵循自己的原则继续生活。

孤独也好、幸福也罢,都当成他人生中的一部分,痛快地接纳、由衷的认同。

他的睿睿内心如此强大而闪耀,才会如此吸引着渴光的他。三年前他尚未得知睿睿的内心,就已经被他表面溢出的光辉吸引。

楚淮勋忽然很想把莫睿帆抱在怀里。

“……像书法啦、潜水啦、护理啦之类的,都是我感兴趣的时候去学,不感兴趣了就放弃。学习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放弃还是很简单的。”莫睿帆继续道,“所以,楚哥,你应该去找更合适的人,我这种天然花心的人……不适合谈恋爱。”

这一次楚淮勋沉默的时间比之前每一次都要久。

久到莫睿帆以为楚淮勋要睡着了。

“睿睿,人的感情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并不会完全受生理的控制。”楚淮勋向前一步,几乎贴着莫睿帆的面,语气柔和了下来,“——或者说,感情一直都在和生理基因作斗争。”

莫睿帆一怔。

“远古时期,人类还没有进化成人类之前,追求配偶只遵循两个个原则——能否更长久的生存、能够诞下足够强足够多的后代。选择更优秀的个体、留下更多的基因。这两条原则镌刻在我们的基因中,蔓延到今日的文明社会。无数情感纠纷、家庭纠纷,归根结底都会归类到这两条原则没有满足的情况中。”

楚淮勋伸出手,举到面前,轻轻笑了一声,“诞生更多更好的后代……所以你看,其实我们的基因想让我们花心、想让我们三心二意。”

莫睿帆皱了皱眉,有点不太能接受这个说法:“这个理论有点过分。虽然我做不到,但世界上有很多忠贞唯一的爱情。”

“没什么过分的,因为那只是基因的‘愿望’。”楚淮勋微微一笑,“但我们有其他生灵没有的智慧,我们能够从一群猴子中脱颖而出,构建几千年的文明灯火,并不是因为我们遵循了本能——恰恰相反,我们一直在违背本能。”

从第一次违背四只脚走路的本能开始,人类就一直在和本能斗争。

“情感也是一样。正因为我们有情感,所以才克制着广泛□□的本能,一生只选择一个爱人,将生理的心理的所有需求与回馈都交给这一个人。”楚淮勋把手放在莫睿帆的肩膀上,轻声道,“所以睿睿,你的缺陷——如果你非要这么称呼它——并不是你坚持孤独的理由。”

莫睿帆抬头望着楚淮勋的双眸,喃喃道:“可是……我怎么知道我能不能抗衡它?不,我确定我无法——”

“先不要急着下结论。”楚淮勋打断他,“如果你真的害怕,不妨先从别的方面尝试一下。”

“别的方面?”莫睿帆又是一怔,“什么?”

楚淮勋松开手,后退了一步:“比如说……表演。”

“表演?”

“睿睿,你对演戏有兴趣吗?”

莫睿帆一怔,不清楚楚淮勋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以前没摸到门槛其实没什么兴趣,最近倒是还好。”

“你说过你对书法之类的兴趣持续不了多久就消失了对吧?那让我来试试看。”楚淮勋的声音庄重而严肃,“你既然说你之前的兴趣都只学了皮毛,那我来教你表演,带你深入领略表演的艺术与精髓,不允许你随便放弃——这样持续一段时间,试试你‘突然消失的兴趣’到底是真的彻底从你的脑袋中消失了,还是只是流于表面、暂且被你忽略了。

“表演艺术中将表演者的情感、内心甚至人生都置换成要表演的角色,跟着角色的人生脚步,几乎遗忘表演者自己的一切来诠释角色。这样的流派被称为体验派。”楚淮勋轻轻点了点莫睿帆的肩膀,“之前你扮演谢呈琅的时候,我教你的那些技巧,大部分都来自体验派。”

莫睿帆点了点头,还是没明白楚淮勋的意思。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代入角色的时候,作为‘莫睿帆’的你能够得到什么?”楚淮勋的声音稍稍严肃了一些。

莫睿帆的注意力渐渐被演技流派吸引,思索了一下:“能体验其他人的人生、感受可能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感受的情感?”

“不。”楚淮勋摇头否认,“你能表演出来的情感,一定是你体验过的情感。只不过那些情感可能很微小,停留在你想不到的大脑深处,只有漫长不断的练习、模仿、感悟才能重新激发出来。”

莫睿帆似乎摸到一点什么东西:“你的意思是?”

“睿睿,如果你真的是你说的那种情感障碍,那你的表演肯定是有问题的。”楚淮勋的声音笃定,“但至今为止你所有的表演中的情感表达都很正常——虽然有些有刻意演出的痕迹,但基础的情感是没有偏差的。”

莫睿帆下意识想要反驳:“可是……”

“睿睿,单单在这里说是没用的,不如试试吧。”楚淮勋伸出手来,“你之前对某一件事物的兴趣最长保持多久?”

莫睿帆回忆了一下:“最长的好像是书法……四个月左右。”

“那就以半年为限。看看你向着表演这门艺术深入之后,还会不会出现突然失去兴趣的情况。”楚淮勋看着他,慢慢地道,“同样,我们当初那段恋爱只谈了不到一个月,那这一次看看你对我的感觉会持续多久。”

莫睿帆怔了怔,低头看着楚淮勋的手。

黑暗中那只手只有简单的轮廓,却给他十分强力的可靠感。他心中久违地掀起一丝颤栗,好像在挑战什么曾经认为高不可攀、坚不可摧的壁垒。

莫睿帆沉思了很久,心头涌起的冲动慢慢平息,终于伸出了手握住:“好。”

上一章:第29章 我怕我不够爱你 下一章:第31章 我们都会超越他
热门: 夺帅之剑 冰与火之歌4:列王的纷争(上) 死亡笔记 千劫眉·狐妖公子(第一部) 上帝之灯 暹罗连体人之谜 琴帝 离婚协议 螺丝人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