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陆神

上一章:第27章 楚老师好手艺 下一章:第29章 我怕我不够爱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一天的主要场地是别墅。

确切地说, 是没有完全建好的别墅。大部分空间都是毛胚,只有少数房间做了装修。

这座别墅占地面积宽广,房间众多, 几乎能当作一个城堡来看。但是所有的房间都上了锁。需要嘉宾们自己寻找住的地方。

“今夜零点过后,会有‘鬼’抓人, 躲在房间里会比较安全, 一旦被抓到就算出局了哦。”负责解说最后一天规则的小伙子脸上依然笑眯眯,“最后两组中存活的人最多的组赢得小组奖、活到最后的人可以赢得个人奖——个人奖会由神秘嘉宾的亲自颁奖!”

周霜霜原本有些害怕, 听到这里顿时有点好奇:“神秘嘉宾?是谁?”

“暂时保密。”小伙子眨眨眼。

红蓝两队对视一眼,自觉地各自凑到大厅的一边,开始商量今晚的对策。

沈柏林从背包里掏出一张别墅的地图,装作不经意地扫了莫睿帆一眼。

令蓝队的人比较诧异的是,红队全员竟然十分安逸,还有心思欣赏别墅里尚未完成的装潢和布局。

沈柏林目光在莫睿帆身上转了一圈, 没看出什么东西,想了想,厚着脸皮凑了过去:“睿帆, 你们看起来胜券在握啊?”

莫睿帆瞅了他一眼,笑得十分开朗:“也没有, 我们正在挑房间呢。”

沈柏林一时没听懂:“挑房间?”

莫睿帆把脸转回面前的房门,轻轻拍了拍,满意地点点头:“嗯, 我觉得这间不错。适合躲人。”

沈柏林一脸问号,刚想说“这房间不是锁着吗”,就见莫睿帆从兜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小钥匙,插进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门锁。

沈柏林:“……”

他们哪来的钥匙?!

莫睿帆在沈柏林面前秀了一波, 洋洋得意地进了门,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里还是毛胚,只有几张明显新放进来的长椅,没有床铺。

正思索着今晚怎么应对“鬼”的时候,身边忽然站进来一个人。

莫睿帆一抬头,正对上楚淮勋的目光:“楚哥?”

“保险起见,留一把钥匙备用。”楚淮勋侧头看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着笑意,“所以想在你这里凑合一下。”

莫睿帆看着楚淮勋脸上温和、却不容置喙的笑容,默默后退了一步:“当然可以。”

反正这里也没有床,不会像前几天一样抱着睡了。

想到前几天夜里总是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两个人睡在一起,莫睿帆脸就有点热。

好在今晚不需要睡觉。

那边楚淮勋环视房间,轻轻叹了一句:“可惜没有床。”

莫睿帆:“……”

……

别墅里的钟声在零点准时响了十二声。

这也意味着工作人员开始“追杀”现在的嘉宾们了。

莫睿帆坐在凳子上,听着外面工作人员和蓝队成员们的尖叫,有些同情:“蓝队难道一把钥匙都没拿到吗?”

“应该只有第一天晚上的存活奖励是钥匙。”楚淮勋坐在另一条长凳上把玩着自己那把还没用掉的钥匙,“后来的几天奖励或许不同。”

莫睿帆想了想,似乎也对。像沈柏林手里就有一张别墅的地图;蓝队在外面嚎了这么久都没全军覆没,估计也有其他道具作为辅助。

他凑到门缝里往外瞄了一眼:“我们就这么在这里等着?”

“当然不。”楚淮勋站起身,也走到门口,“你不觉得就这么让我们等到最后太简单了吗?”

莫睿帆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倘若最后一夜的“逃杀”完全取决于第一夜有没有拿到钥匙,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莫睿帆来了点兴趣,撸起袖子:“那现在怎么办?”

楚淮勋想了想:“等外面没有声音了我们出去看看。”

不行还能跑。

……

周霜霜躲在另一间房间里,仔仔细细把门关好,还把房间内的长凳和桌子推到门口挡住,自己找了个勉强干净的地方坐下。

这次逃杀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只要熬过去就能拿到最后的个人奖。

想到这一点,周霜霜忽然有点忧虑——红队五个人全都进了房间,到最后难道会给五个人都发个人奖吗?还是会再来一轮加时赛?

如果组内内战,她能抢得赢战力爆表的莫睿帆吗?

知道现在有镜头在拍,周霜霜特意对墙上的摄像头摆了个苦瓜脸:“在这里等着真的很无聊……”

还没等她说完,门外忽然响起“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

周霜霜吓了一跳,后退两步,震惊地看着门口。

门外的人还在不停砸门,很快,木质的房门中间就被劈开了一道裂缝,一把用颜料画着红痕的斧头拔走,缝隙中出现了一张诡异的面具。

“哦~这里有只小羊羔~”

本该很恐怖的画面,结果因为周霜霜对这个经典镜头耳熟能详,以至于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麻木。

……

听到门外没有声音了,莫睿帆小心翼翼打开门,蹑手蹑脚溜了出来。

楚淮勋慢悠悠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一起在走廊里缓步前行。走廊里洒落着星星点点的红色颜料,闻起来还有点玫瑰花的香味。

深夜的破败别墅里满是鲜红,不得不说节目组营造恐怖氛围很有一手。

走过一处门口时,莫睿帆注意到这扇门被人劈开,里面还散落着点点颜料,空无一人。

“之前是秦馥进了这间房吧?”莫睿帆不确定地道。

楚淮勋微微颔首:“果然,工作人员是会强闯进房抓人。”

“那去哪里躲?”莫睿帆皱了皱眉,忽然意识到一个被忽略了的问题,“等等——节目组的规则里有说这次要躲到什么时候吗?”

“没有。”

如果没有说明时间,那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楚淮勋手扶在门框上,向前面的路口扫视一眼:“这就是问题——今天晚上的胜利也许不是躲藏。”

莫睿帆双掌轻轻摩擦了一下:“要不要抓个‘鬼’来问问?”

“不建议这样做。”楚淮勋指了指拐角处另一条走廊,“就算抓到他你也会出局。”

莫睿帆看了一眼,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

那个工作人员身上穿着雨衣、手上戴着橡胶手套。关键是雨衣和手套上都涂了满满的颜料,随着他的走动不断滴在地上。

这样他根本没法在自己不沾颜料的情况下抓到他……

——走廊里营造恐怖氛围的颜料其实根本不是故意、是从这些“鬼”身上滴落的吧?

楚淮勋笑了一声,显得有些愉快:“看来节目组为了针对你也是煞费苦心。”

莫睿帆有些无语:“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楚淮勋沉思片刻,忽然道:“如果不是要躲,那就是要找——导演说过这座别墅还没有完全建好,仅有一小部分房间装潢完成。”

莫睿帆眼前一亮:“去三楼卧室。”

楚淮勋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之前蓝组拿着地图商量的时候,我扫到了一眼。”

他们躲开在走廊里到处巡视的工作人员,很快爬上了三楼。

三楼大部分区域都因为施工中的原因拦着,只有走廊尽头的四间房间可以靠近。

楚淮勋仔细观察,发现这几间房间的门框和下面那种临时装上去的简易门框很不一样,木色深沉圆润,表面还贴着透明的保护膜。

“看来关键点就在这几个房间里。”莫睿帆脸色有点古怪,“可惜,我们手头只剩下一把钥匙了。”

楚淮勋从兜里掏出自己那把银钥匙,思忖半晌,忽然把钥匙放在了莫睿帆掌心:“你来选。”

莫睿帆一愣,掌中握住的东西微凉,让他一时分不清是钥匙还是楚淮勋的手指。

他抬头看了眼楚淮勋,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上唇,感觉有点发干:“我要是选错了怎么办?”

楚淮勋愉悦地笑了一声:“那我们就一起回房间继续躲。”

莫睿帆知道这条路走不通,深呼吸了一下,目光在几扇门之间来回转了转,最后选择了右起第二间。

银色钥匙插进锁孔,转了半圈,随后“咔哒”一声,木质房门缓缓推开。

房间里一片漆黑。

楚淮勋侧身走在莫睿帆身边,伸出一条胳膊护在他的身前。

他们刚走进房间,整个房间猛然亮了起来。

房间内是和其他区域截然不同的精美装潢,深色的木地板、纯黑的钢琴架、墙壁上装点的油画都彰显了主人的艺术品位。

在正中央酒红色的沙发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青年男人。

酒红色的短发,纯粹用来装饰的眼镜,金棕色的双眸装点在略微深凹的眼窝中,同时具备了欧美人种特有的风情与亚洲人种的沉稳。

这张脸几乎所有人都不会陌生,在过去的十年间,他占据了各大海内外演艺奖项的榜首,被娱乐圈内称为“神一样的男人”。

那人看着莫睿帆和楚淮勋两人,微微一笑:“恭喜两位。”

……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霜霜咬着手指,眼红得快要哭出来了,“陆神、是陆神!没想到神秘嘉宾竟然是陆神!早知道是陆神,我拼死也要夺个第一!”

秦馥虽然不像周霜霜这样激动,也一脸崇拜地望着那边给莫睿帆和楚淮勋颁奖的陆斯渊。

陆斯渊,被称为神一样的男人。

他是海外混血华裔,十年前出道,第一年就拿下三花奖,歌舞、演技都是巅峰,拍出的戏几乎都是精品,霸占国内演艺圈各大榜首几乎十年,简直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

这两年他去了海外发展,国内虽然没什么消息,但无人敢怀疑他的神位。

最后的颁奖阶段,有记者跟随采访,看陆斯渊立刻冲了上去:“没想到陆神竟然会来这个节目,请问是有什么计划吗?难道陆神准备参加下期节目?近期有回国的打算吗?”

陆斯渊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轻笑了一声:“理由很简单……这座岛就是我租给节目组的。”

记者:“……”

都忘了陆斯渊不但在演艺圈极富盛名,同时也是国内外知名的土豪。现在国际上有名的珠宝品牌zlog就是他家的企业。

也亏节目组厉害,能租到陆神的岛。

“这次我只是来给两个小朋友颁奖。”陆斯渊优雅地做了个谦让的动作,“希望你们的重点能够放在正确的人身上。”

记者眼珠一转,继续问:“那陆神对莫睿帆和楚淮勋两位演艺圈的后起之秀如何看待?”

陆斯渊轻轻挑了一下眉,金棕色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笑意,扫了那边有些坐立不安的莫睿帆一眼,含笑道:“我很期待两位的发展。”

上一章:第27章 楚老师好手艺 下一章:第29章 我怕我不够爱你
热门: 独步大千 大城市 冲田总司在大正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狂侠天骄魔女 乡村艳妇 异域深眠 头条恋情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劣质奶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