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楚老师好手艺

上一章:第26章 睡就睡 下一章:第28章 陆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吓得差点一拳挥过去, 看那张脸似乎有点熟悉,硬生生憋了回来:“沈柏林?”

沈柏林一看莫睿帆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咬了咬牙, 最终还是没忍住:“混蛋!”

莫睿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目光落在沈柏林脸上左右两个十分对称的血手印上, 终于哈哈大笑了起来:“柏林, 你看起来比以前英俊许多啊!”

沈柏林没有了装和谐的耐心,臭着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莫睿帆笑过之后, 扶着他的肩膀:“你们先到渔村了?怎么不进去?”

沈柏林破罐子破摔:“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时红组的其他人也跟了过来,看到沈柏林都是一惊,然后捧腹大笑。

沈柏林脸色先是涨红、后来变得铁青,最后只剩下空壳一般的麻木。

楚淮勋上前不动声色地把莫睿帆的手从沈柏林肩膀上拿下来:“蓝队已经占据渔民之家了?”

沈柏林对莫睿帆还能莲一下,对楚淮勋就不敢造次了:“没有,渔民要求和我们等价交换, 其他人去找东西了,让我在这守着。”

莫睿帆一愣:“用什么换?”

沈柏林摇摇头:“没有明说,只让我们提供有足够价值的东西。”

足够有价值的东西……

莫睿帆摸了摸下巴, 决定先交流一下再说。

这里的渔民肤色黝黑,看脸型似乎是拉美人种, 一开口就是一串叽里咕噜的英文。

周霜霜和秦馥对视一眼,有些尴尬:“我的英语水平还停留在大学四级……”

莫睿帆主动上前:“没事,我会。”

他流畅的英文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起来。

等莫睿帆和一户渔民交涉完, 周霜霜才有些好奇地问:“睿帆,你英语这么好?”

“前几年我住在国外。”莫睿帆随口应了一句,转头看向了其他队友们,抓了抓头,“这位扎蒙大哥说, 我们在他家住的话,需要我们提供有价值的报酬,而且不能重复。”

几个人面面相觑。上岛之后他们身上只有节目组发的道具,去哪里找有足够价值的东西?

临近晌午,所有人肚子都开始打鼓。渔村里渐渐飘出了烤鱼的香味,引动他们的唾腺不断分泌口水。

楚淮勋思忖片刻,忽然用英语问:“用艺术类作品可以吗?”

那个叫扎蒙的人显然是被安排在这里跟他们交涉,看了楚淮勋一眼,点了点头:“可以。”

楚淮勋转头看向了周霜霜:“霜霜,你背包里纸借我用一下。”

从周霜霜的彩色纸张中挑了一张红色,又从张登杨的包里借到剪刀,楚淮勋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剪刀在手中翻了个漂亮的花,“咔嚓咔嚓”开始剪了起来。

很快一条下衬云纹、身披莲花的锦鲤跃然而出。

围观的几个人吃惊地看着那张纸片变成了花纹繁复的剪纸,有些震惊:“楚老师好手艺啊。”

莫睿帆也很惊讶——当年楚淮勋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展现过对剪纸的兴趣,没想到几年后竟然可以这么娴熟!

楚淮勋拿着那张精致又神秘的锦鲤剪纸找到扎蒙,介绍道:“这是我们东方的艺术品,拥有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贴在门窗上可以招来幸运的庇佑。”

扎蒙小心地接过来,大惊失色:“天呐,这也太美丽了!”

其他人:“……”

楚老师的演技用在忽悠人上也毫不逊色。

不过锦鲤说是幸运之神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就这样楚淮勋顺利通过。

得益于楚淮勋给的灵感,秦馥和张登杨两个歌手合唱了两首歌——第一首歌扎蒙还不太满意,第二首他们换成了京剧,扎蒙才拍着手接受:“我还没听过中国戏曲呢!”

周霜霜在他们攻略扎蒙的过程中跑出去找了不少草茎,就地编成了一只小篮子,篮子中还有一只嫩绿色的兔子。扎蒙看了一眼本来有些嫌弃,但扎蒙背上的小孩对这个小玩具非常感兴趣,就勉强让她通过了。

只剩下莫睿帆。

其他人都很好奇莫睿帆打算怎么过。

周霜霜热情建议:“睿帆,你打套拳?瑜伽?”

一旁偷窥的沈柏林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莫睿帆扯了一下嘴角:“你说的我都不会……我倒是想写套书法,可惜没有毛笔。”

他绞尽脑汁地想自己这些年感兴趣的那些东西有没有能临时做出来的——然而这种一穷二白的荒野求生状态,大部分东西都拿不出。

就在大家跟着莫睿帆一起伤脑筋的时候,莫睿帆忽然一拍手,转头去掏背包。

不一会儿,他把那三块纯白色的拼图板拿了出来,递给扎蒙:“这个可以吗?”

扎蒙看了一眼就很高兴地道:“就是它!过来吧,我亲爱的朋友!”

其他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也可以?”

沈柏林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秦馥若有所思:“看来这就是节目组给我们的道具……蓝队那边估计也有类似的。”

不管怎么说,他们得以住进渔民家中,安慰瘪瘪的肚皮。

……

渔民家的房子基本是纯木和铁钉打成。因为沿海地面潮湿,所以都睡在吊床上。

莫睿帆看着挂在半空晃晃悠悠的木板床上连个护栏都没有,有些提心吊胆:“这样不会摔下来吗?”

楚淮勋抱着渔民家提供的枕头进来,淡定地道:“你要是怕,可以像睡帐篷一样。”

跟睡帐篷一样,那不就是跟楚淮勋抱在一起睡?

莫睿帆回忆起自己在楚淮勋怀里睡到晨X的尴尬场景,干笑了一声:“不用了,我睡觉很老实。”

楚淮勋扬扬眉,没有强求:“早点睡吧,后半夜还有要做游戏。”

木床吊在半空中,让莫睿帆有种在水面上沉浮的不安感,精神始终缓不下来,在床上躺半天都睡不着。

窗户外能看到深蓝澄澈的夜空,隐隐约约似乎有雾气环绕,像从冰柜中取出的赤霞珠,带着冰凉而神秘的诱惑。

房间里突然响起楚淮勋如窗外的夜空一样深邃的声音:“据说明天我们要去潜水。”

莫睿帆一愣:“啊,扎蒙告诉你的?”

“嗯。没事么?”

“我以前学过潜水。”莫睿帆以为楚淮勋在担心这个。

黑夜中能听到楚淮勋的一声轻笑:“你怎么什么都学过?”

“对很多东西感兴趣,就挑有兴趣的学了学。”莫睿帆如实道,“包括书法之类的,其实都是半吊子。”

“演戏也是?”

莫睿帆一愣:“嗯……差不多吧。”

其实他之前对演戏并没有额外的兴趣,直到和楚淮勋在《字字珠锋》里合作,才开始察觉表演这门艺术中广袤而宏大的世界。

楚淮勋沉默了一会,忽然问道:“睿睿,你为什么进娱乐圈?”

莫睿帆被这个称呼再次击中,失神了片刻,才抿了抿唇回过神来:“因为我自己的一点原因。”

楚淮勋听出了莫睿帆语气中的抗拒之意,眸色在夜晚中愈发深沉。

之前莫睿帆和梁涓沅可以随口说得出的内容,为什么偏偏不愿意告诉他?睿睿和谁打赌才要进娱乐圈?和蒋彤说的“背后的人”有关系吗?

楚淮勋双唇绷紧,心头的阴影凝聚成一点浓墨,滴落心湖,转瞬晕染。

他忽然坐起身下了床,走到莫睿帆床畔。

莫睿帆吓了一跳,坐起身愣愣地看着他:“楚哥?”

楚淮勋简短地道:“我冷,一起睡吧。”

莫睿帆:“……”

……

《夜晚生存实录》虽然不是直播,但剧组剪辑之后的内容只比嘉宾们晚一天播出,算是真人秀节目里很及时的。

提早得知了自家明星会上真人秀的粉丝们老早就在放送间或者电视台前面等着。

【啊,楚老师穿运动装好帅!我可以了!】

【哈哈哈哈霜霜看到莫睿帆像看到了一条金大腿!】

【睿宝真是长着流量的脸,操着武星的心。】

【草草草,‘这样你就跑不了了’,楚老师这是什么虎狼之辞?】

【虽然糖我磕得很开心,但是楚老师,睿宝要是想跑你追的上吗……】

【别小看楚老师的大长腿啦!】

第一天大部分嘉宾的时间都在赶路,节目组剪掉了这些无聊的部分,把主要镜头都给了他们做饭、推理、睡觉和抓鬼游戏中。

粉丝们震惊地看着楚淮勋在野营地炊具前面熟练地掂锅,仿佛被刷新了认知。

【我一直以为楚老师是高冷气质流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烟火气息的一面……我更可以了!】

【呜呜呜宠死了宠死了……别问我怎么回事,问就是被齁到!】

【……啊,这确定是恐怖游戏而不是搞笑游戏吗?鬼都被抓了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能打就是这么为所欲为。】

《字字珠锋》播完还没有多久,观众们依然沉浸在云琅之中不能自拔。移情一样把目光放在了楚淮勋和莫睿帆身上。

现实中的他们有多甜,衬托出剧中的云琅有多虐。

《夜晚生存实录》一跃而起,迅速成为最近各娱乐平台最津津乐道的热点话题。

随着每天一集放出,观众们跟着嘉宾们领略了整座岛上的风光,见识了岛中温泉、海面波澜、海底的迷人景色,也看了一遍各位嘉宾面临不同突发情况时的种种表现。

莫睿帆依靠他强大的武力暴力破解夜晚的恐怖氛围,直接带领红队反杀扮演鬼怪的工作人员,让恐怖游戏变成了沙雕情景剧。

很快他们来到了最后一天。

上一章:第26章 睡就睡 下一章:第28章 陆神
热门: 恶灵岛 楼外楼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伯恩的背叛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薛定谔之猫 风之影 巷说百物语 刑警手记之犯罪现场 超禁忌游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