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好像起了点反应

上一章:第24章 可我想吃鱼 下一章:第26章 睡就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把包裹都凑起来, 再跟之前发给每个人的简略地图一对比,果然看出了名堂。

“这里这个图标好像是个平底锅?”莫睿帆蹲在3号包的花纹上研究了一会,“是不是这里有炊具可以用?”

“这里是帐篷的图标。”周霜霜也发现一个点, “耶,晚上不怕没地方睡了!”

张登杨的背包里有只笔, 拿出来在他们手中的地图上打上标记, 然后带上所有的物资,向着有炊具的地方前去。

到达具体的位置, 果然看到了一个临时搭起来的草棚子。

草棚子里面是一套简单的炉灶、锅碗瓢盆,甚至还有一桶矿泉水。

莫睿帆把背包放在地上,高兴地拍了拍手:“好极了,那我们谁来做饭?”

刚才还讨论得十分兴奋的几个人顿时没了声响。

周霜霜默默把铲子放回了架子;张登杨举着玉米的手一僵;秦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地低头整理背包。

莫睿帆嘴角轻轻抽了一下:“你们都不会做饭吗?”

周霜霜干笑了一声:“平时拍戏通稿排得满满的,有空的时候只想睡觉,能外卖就外卖, 哪有心思做饭?”

其他两个人也点点头。

“睿帆会做饭吗?”

莫睿帆抓了抓头,叹了口气:“好吧,我刚才的话订正一下——是我们都不会做饭。”

他迟疑片刻, 目光放到了一旁看戏的楚淮勋身上。

楚淮勋看了他一眼,嘴角轻轻扬起:“叫声哥, 我来做饭。”

周霜霜顿时有点震惊:“楚老师,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设?你以为一顿饭可以收买我们吗?”

然后不等其他人说话,她立刻自问自答, “可以,哥——!”

张登杨和秦馥也毫不犹豫地叫了一声。

论地位,楚淮勋可比他们高多了,这声哥还算拉近关系。

更何况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楚淮勋轻轻扬眉,盯着最后一个没有叫的人:“睿睿?”

莫睿帆本来已经克服了刚才莫名窜起的扭捏感, 正要跟着叫一声,楚淮勋这一声“睿睿”,瞬间将他拉回了几年前。

那时候他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昵称叫楚淮勋,楚淮勋却始终只亲昵地喊他“睿睿”。

这样一来,他那声“哥”无论如何都喊不出口了。

可周围所有人都在殷切地看着他,就算楚淮勋本人也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依然等着他的称呼。

莫睿帆张了张嘴,又咬了咬牙,耳后悄悄爬上红晕,努力憋出了一个字:“……哥。”

楚淮勋满意地拎起铲子。

……

虽然说是让楚淮勋做饭,实际上所有人都有参与帮忙。好歹是成年人,总不至于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五个人合作把几个背包里的食材加工成简单的菜肴,摆在餐桌上,五颜六色格外好看,香气扑鼻,连一旁的摄影等人都看得肚子打鼓。

莫睿帆叉到的那条鱼也炖成了汤。虽然这里没有精细的配菜去腥,但一起做饭的成就感就是最美味的佐料。

周霜霜咬了一口清炒甘蓝,幸福地眯眼:“好吃!楚老师手艺太好了!”

楚淮勋最后把米饭端上来,目光投向一直跟着他们的摄影:“几位一起来吃吧。”

摄影愣了一下,下意识摆手:“不行,这是你们的……”

“没事,分量足够。”莫睿帆放下筷子,也跟着一起邀请,“规则也说了明天还有新的食物。”

几个摄影大哥互相看看,见五个嘉宾都邀请他们一起坐下,便把摄像机放在一旁,厚着脸皮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莫睿帆正闷头吃着饭,忽然一只小碟子放在了他的面前。

抬头是楚淮勋淡然的脸,“你喜欢的酱,我用这里的调料简单调制的。”

周霜霜大有深意地“哇哦”了一声:“楚老师,偏心啊,我们都没有!”

楚淮勋坐回原处,淡定地道:“我宠粉。”

莫睿帆看着那碟酱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点堵。

他吃东西的口味偏重,但和楚淮勋在一起的时候,楚淮勋做的饭都很清淡。他为此抗议过几次,楚淮勋无奈地单独给他炒了酱料,每次吃饭的时候拿出来给他,还要叮嘱他一遍少吃重盐重油的东西。

莫睿帆用筷子夹了一点酱料送进嘴里,瞬间唤醒了暌违几年的味觉记忆。

他忽然有些慌乱。

……

吃饱饭,他们收拾好东西,向着标有帐篷的位置而去。

因为是第一天,节目组没在住处上面折腾他们,慷慨地提供了三顶大帐篷。

“后半夜会有吓人的活动,所以我们早点睡吧。”莫睿帆坐在石头上翻看着节目组发的规则手册,“要不然被鬼抓到就没有奖励了。”

今晚的恐怖游戏的规则很简单,不要被扮演鬼的节目组人员抓到就行。如果全员存活将会获得后面几天用得到的奖励,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

帐篷有三顶,人却有五个,显然要两两一组。

周霜霜和秦馥两个女孩子肯定睡一个帐篷,剩下的三个人里……

楚淮勋自然地把手搭在莫睿帆肩膀上:“我和睿睿一顶。”

莫睿帆身体微微一僵,干笑了一声:“楚哥不是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么?”

楚淮勋轻轻扬眉:“反正也睡过了。”

张登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迟疑了片刻,小声道:“这合适吗?”

莫睿帆发自内心地呐喊:这不合适!

然而楚淮勋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仿佛有先知,手指轻轻在他身上捏了一下,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切从简,简单洗漱之后进帐篷躺下。

帐篷的拉链拉上,里面顿时一片漆黑。

莫睿帆身体僵硬地躺在毯子上,双眼盯着上空。

帐篷里空间狭小,两个成年男人睡在里面,身体几乎贴在一起。他的胳膊能感受到旁边楚淮勋的体温,甚至能听到楚淮勋均匀的呼吸声。

和之前在剧组的时候分床同房不一样,这次他们真的是睡在同一张床上。

尤其是楚淮勋今天白天对他各种亲昵的动作,仿佛毫无隔阂地回到了几年前……

——楚淮勋是什么意思?

——是他怀疑的那样吗?

——如果是的话,他们两个人独处的空间,楚淮勋又会说什么?

莫睿帆心中有些紧张,完全不敢去看楚淮勋那边。

然而楚淮勋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呼吸依然均匀稳定。莫睿帆终于忍不住侧脸去看了一眼,发现他双手规规矩矩地摆在小腹上,俨然已经睡着了。

莫睿帆说不上是放心还是失落,只轻轻自嘲地笑了一声。

他真是想太多,楚淮勋应该只是为了营业cp所以才这么卖力。

努力忽略那种萦绕不去的失望与委屈,莫睿帆闭上眼睛翻过身去,催眠自己快点入睡。

……

楚淮勋的双眸忽然睁开。

他歪头看了莫睿帆一眼。刚才精准地捕捉到了莫睿帆那声自嘲的轻笑。

楚淮勋和夜色一样浓郁的墨色双眸凝视着莫睿帆背对着他的身影,过了良久,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睿睿,这就是你说的没有感觉了吗?

他伸出手去,在莫睿帆的右侧腋下轻轻挠了一下。

像几年前一样,这里依然是莫睿帆的软肋。

纵然在睡梦中,莫睿帆依然锁紧胳膊,向这边翻了过来。

楚淮勋伸长胳膊,恰好把他搂在怀里。

怀抱着熟悉的温度,楚淮勋唇边泛起一个满足的笑容,眼眸阖上,就这样维持着相拥的姿势睡了过去。

……

莫睿帆是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还未睁开眼睛,鼻翼之间已经嗅到清冽而舒适的气息,像清晨山间的松茸一样柔和,脸颊似乎还贴在什么温暖的东西上。

莫睿帆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目便是扣子散开的胸膛。腰间还有一双手搂着他。而胸膛和手的主人似乎还没苏醒,就这样抱着他沉睡中。

——哈?

他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两颊迅速窜起红晕,猛然坐起来。

楚淮勋似乎被吵醒了,喉咙间发出一声略带沙哑的茫然声音。这个声音带着一点晨起的慵懒,糅合楚淮勋本身低沉而雌性的音质,莫睿帆该死地发现自己竟然……起了一点反应。

他迅速倒爬了两步,在楚淮勋睁开眼睛之间,把毯子盖在了腿上。

——没关系,男人刚睡醒的时候有反应是正常的,绝对不是因为楚淮勋……

楚淮勋撑起身体,捋了一把头发:“到时间了?出去吧。”

莫睿帆坐得笔直:“嗯,你先出去吧,我……腿有点麻。”

楚淮勋扫了他的下半身一眼:“帮你揉一揉?”

“不、不用了!”

楚淮勋又扬了扬眉,目光在他盖着毯子的下身转了一圈,点了点头:“看起来确实不方便。”

莫睿帆:“……”

上一章:第24章 可我想吃鱼 下一章:第26章 睡就睡
热门: [娱乐圈]我成了世界巨星 人性记录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摩格街谋杀案 侯卫东官场笔记2 终点站 城堡之心 犯罪心理师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修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