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可我想吃鱼

上一章:第23章 你懂个屁卖腐 下一章:第25章 好像起了点反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按照真人秀的规则, 两组各五个人,每个人一小背包物资,白天努力寻找食物和住处, 晚上则要面临恐怖游戏的考验。

红组这边三男二女,莫睿帆、楚淮勋、张登杨、周霜霜、秦馥。

都是圈内人, 虽然彼此不熟, 但都有彼此耳闻见面,倒也不用自我介绍。

莫睿帆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我的包里有一瓶矿泉水、一个不锈钢饭盒、打火机、还有毛巾之类的。你们呢?”

楚淮勋打开背包:“绷带, 伤药,绳子,铲子。”

其他人也纷纷报备了自己的装备。

莫睿帆吸了一下牙:“好像没有武器啊。”

周霜霜“噗”地笑了一声:“你不是用拳头就可以了吗?”

“还是有武器比较安全嘛。”

“按照游戏规则,我们需要在天黑之前找到住处和食物。”秦馥是个气质有些冷的歌手,翻开节目组提供的地图,“第一天节目组提供了食物, 但是数量有限,位置需要我们自己去找。”

节目组在初始地图上画上了汉堡的标志。但这份地图两组共享——食物只有8份。

不清楚具体单份食物的含义,如果一份食物就是一人份, 那意味着去得晚了可能会饿肚子。

周霜霜迅速充满了干劲:“那我们快去吧!”

“等等。”一直默默不做声的张登杨忽然道,“我们是不是要选个组长?”

几个人愣了一下, 琢磨片刻点点头:“选个组长确实方便点。”

几个人顿时把目光都放在了莫睿帆身上。

莫睿帆一愣:“什么,我吗?”

周霜霜笑道:“睿帆你最能打嘛!”

张登杨也是歌手出身,身材管理还行, 但论起打架自认为比不过一拳一个歹徒的莫睿帆,认同地点点头。

莫睿帆下意识看了眼楚淮勋,拍了拍胸膛:“那我就不客气了。”

决定了组长,五个人开始向着第一个标着汉堡的地点赶去。

为了应对这次真人秀,所有人都穿着便于行动的运动服。

他们身边还跟着摄影。

莫睿帆一边走一边和摄影套近乎:“这位摄影大哥贵姓?”

摄影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 推着可移动的摄像机,笑眯眯地回答:“姓张。”

“那就和咱们登杨是本家了。”莫睿帆眨眨眼,“张大哥,有没有什么小诀窍可以分享?比如秘密领地、恐怖游戏的后门之类的?”

摄影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竟然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作弊”。他哈哈笑了一声,神秘地道:“那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莫睿帆“哇哦”一声,赶紧把耳朵凑过去。

摄影小声说:“秘密就是我怕黑,所以到了晚上还得你们保护我。”

莫睿帆:“……”

摄影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但还在正常声音范围内,楚淮勋等人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笑了起来。

莫睿帆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作弊是行不通了。”

一行人说笑之间已经到了第一个点。蓝队和红队分别被放到了岛屿的两端,所以这个点的食物还没有被拿走。

莫睿帆爬上树,把系在树枝上的背包取下来,吹了个口哨:“第一份!”

周霜霜打开背包:“我刚好有点饿了,能不能先尝一口——咦?”

她从背包里抓出一颗饱满的甘蓝,脸色有点麻木——“生的?”

其他几个人也凑过来扒拉了一下。这个背包里有甘蓝、玉米、洋葱等等蔬菜,全都是生的。

莫睿帆放下手里的玉米,叹了口气:“看来我们想吃上东西,还得找到厨具。”

幸好有打火机。

不过现在第一要务还是把其他食物找齐。

莫睿帆看了看地图,稍微蹙眉:“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分几个队伍?”

剩下的几个点都在岛屿中间一带,和两个队伍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毕竟只是第一天,食物的获取应该难度不高,分兵作战比较有效。

周霜霜抢先赞同:“我觉得可以!”

其他人也表示赞同,莫睿帆看了楚淮勋一眼,分了分组:“那我们分四组出发,霜霜,登杨,楚老师,我各找一份,可以吗?”

秦馥有些疑惑:“我呢?”

“秦馥留下看家。”莫睿帆指了指已经找到的那袋食物。

秦馥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三组选定了目标,定下了汇合的地点,然后各自出发。

莫睿帆跑得快,很快就赶到了自己选定的目标位置。这里的食物被放在了三块劈成正方体的石块下面,旁边还有一个人。

莫睿帆有些意外:“沈柏林?”

沈柏林扭头看到他,脸色微微一变:“莫睿帆。”

莫睿帆轻轻挑眉:“你来得还挺快……怎么不拿食物?”

沈柏林看看两人身旁的摄影师,扯出一个虚伪的笑容:“我一个人撬不动石头。睿帆,我们合作打开,一人一半怎么样?”

莫睿帆挽了一下袖子,走到石头旁边,掌心抵住石壁,笑眯眯地道:“先让我试试。”

沈柏林假惺惺地劝了一句:“这石头很重的,我用了撬棍也——”

“轰!”

他的话音未落,食物上方的那块大石头整个被莫睿帆推了下去!

沈柏林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地上震起的烟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莫睿帆把那背包食物拎起来,拍拍灰背在背上,笑容亲切地挥手告别:“那我先走了,祝晚餐愉快!”

等把沈柏林甩在后面,莫睿帆才打开背包检查了一下,满意地打了个响指。

很好,是肉。

虽然也是生的。

本来打算就这样回去,莫睿帆留意到旁边的溪流,又改了主意。

拍《字字珠锋》的时候叶荟曾经在河里抓到过鱼,他当时看着就觉得很有意思,还查了相关的资料,很想玩一玩——但是他平时通稿很忙,城市里又没有这种自然河流可以大展身手。

现在刚好可以试试。

莫睿帆把球鞋和袜子脱掉,裤腿挽起,慢慢下水。

这条溪流不算太深,靠近岸边走只到膝盖。水色清澈,能看到水底的水草和游鱼。

莫睿帆隔了很远把手下水,慢慢靠近一条浅灰色的肥鱼,对着它的腮部猛地伸手——

“哗啦!”

那条鱼迅速冲刺离开,只留给他一脸水花。

莫睿帆有些气馁地抹了把脸,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轻笑声。

他站直一看,楚淮勋正低头把他的球鞋拎起来,放在距离河岸稍远一点的地方。

“楚哥?你怎么在这里?”

楚淮勋扯了一下袖口,眼角还带着一点笑意:“我看到附近有个红点,就过来看看是谁。”

莫睿帆蹚水上岸,有些尴尬地解释:“我就是看到水里有鱼,想抓条鱼回去吃。”

楚淮勋扬了扬眉,没有揭穿他:“手在水里有阻力很难抓到。”

莫睿帆用湿淋淋的手抓了抓头:“确实。”

他臂力再强,也抵不过鱼在水里的天然优势。

楚淮勋看着莫睿帆脸上苦恼的神情,不知不觉声音放缓了一些:“为什么不试试工具?”

“我只是随便试试,本来打算摸两把就走的。”莫睿帆打死不承认自己就是想玩,干笑了一声,“既然找到食物了就回去吧。”

楚淮勋站在那里不动:“可我想吃鱼。”

说这话的时候楚淮勋一直看着莫睿帆,墨色的眼眸里专注唯一,好像只能看到他一个人。

莫睿帆竟然不太敢跟楚淮勋对视,说话都磕绊了一下:“那、那我去抓……”

他从树上折了干枯的树枝下来,简单舞了几下,重新下水,注意力集中到水中懒洋洋的游鱼上,看准时机猛然刺下去!

“哗啦!”

楚淮勋靠在树边,任由树荫遮蔽日光,凝视着溪流中那个专注的身影,嘴角噙着一缕轻快的笑意。

失败了好几次,莫睿帆终于成功用这简易得不能再简易得鱼叉叉到了一条鱼。头一次自己抓到鱼,他兴奋地踏水上岸,举给楚淮勋看:“楚哥,有鱼吃了!”

楚淮勋看着还在不断扑腾的肥鱼,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摸了摸莫睿帆的脑袋:“多谢,我们回去吧。”

看着楚淮勋少见的开怀笑容,莫睿帆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

……

回到汇合处,其他人都已经食物回来了。

周霜霜也带回了食物,倒是张登杨去的太晚已经被蓝组的人拿走,沮丧地空手而归。

莫睿帆安慰他:“没关系,我还抓了一条鱼,差不多够了。”

四袋食物中有两份肉、一份蔬菜和大米,全都是生的。

现在他们需要厨具。

但是没有任何提示。

莫睿帆摸着肚子,看着那些触手可得却不能入口的食物,问周霜霜:“我觉得有些东西可以生吃。”

周霜霜虽然知道他是为了节目效果故意夸张,但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不行,会坏肚子的。”

楚淮勋低头看着那些包,忽然蹲下来,把一只包的背带翻过来——里面贴着一个数字“6”。

莫睿帆凑过去看了眼:“这是包裹的编号吗?”

楚淮勋沉吟片刻,围着包看了一圈,目光落在这些背包的花纹上。

每一只包的花纹都不一样。

他看了莫睿帆一眼,莫睿帆瞬间心有灵犀:“地图?”

几个人赶紧把收获的4只背包按照数字摆出来,空缺的位置暂且不管——包上的花纹竟然真的可以连在一起。

但是他们拿到的数字是6、7、11、13,只有6和7挨在一起,很难判断上面的花纹到底代表什么意义。

秦馥凝视了一会,默默把自己最初选择的包从肩膀上取了下来。

其他人如梦初醒,掀开自己的包背带一看,果然也标着数字。

几个人恰好是连贯的1、2、3、4、5。

上一章:第23章 你懂个屁卖腐 下一章:第25章 好像起了点反应
热门: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 圣墓寻踪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梦想进化 妖异奇谈抄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贤惠O穿成凶狠上校后 为你师表 重卡战车在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