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画的不错

上一章:第21章 我能申请换队友吗 下一章:第23章 你懂个屁卖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光莫睿帆心里“卧槽”, 直播间的粉丝们也“卧槽”了起来。

【哈哈哈惨了惨了,我记得楚老师几年前刚出道的时候现场唱过歌,那真是一个惨绝人寰。】

【大概只有老粉还记得吧……那个现场听得我差点脱粉!】

【不要难为楚老师, 楚老师又不是歌手,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演员啦哈哈哈哈!】

【莫睿帆现在心里是不是在哭?他刚才要是还和方思晴一组就好了。】

【他只能指望后面几轮拿高点分, 来弥补最后一轮的不足了。】

现在考虑最后一轮的事情还有点早, 莫睿帆深吸一口气,先把注意力放在了第二轮上。

节目组虽然在选曲上坑了他们一把, 但第二轮的歌多数都是大众歌或者陈年老歌,免得有人唱不出来现场尴尬。

等前面两组都表演完了,莫睿帆站到舞台上,确认好耳麦,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全神贯注。

前奏过后, 清澈的嗓音流淌在场上观众和直播间观众的耳畔。

莫睿帆平日的声音有些嚣张,也有些元气;但是唱起歌来的声线却很轻快,像山间的清泉一样叮咚作响, 既有成年男性独有的磁性,又沾染一丝少年气息。

他最早的那批粉丝就是被他的颜值和歌声圈住的。

在唱歌的同时, 莫睿帆还要跟着节奏跳舞。

第二轮比起第一轮其实更考验舞者一心二用的能力。专业舞蹈和歌曲都要一心一意才能表演得十分精彩,边唱边跳是难度很高的操作。

像前面的两组,其中一组就整了个四不像——歌没唱好, 舞跳得也没踩对拍子。

倒是方思晴比较聪明,把重点放在了舞蹈上,歌虽然七零八落,但舞依然精彩。哪怕拿不到高分,至少视觉效果足够好看。

让观众和嘉宾们比较惊讶的是, 莫睿帆在唱歌的同时,舞蹈的动作竟然完全没有落下,手臂和双腿跃动的动作依然有力快速,口中吐出的歌词稳健精准。好像他的身体中有两个大脑,一个专心控制跳舞、一个专心控制唱歌一样。

一曲唱完,彭鹏回过神来,率先鼓掌:“精彩!非常精彩!我要不是主持人,肯定怀疑你在假唱。”

莫睿帆按了一下耳麦,稍微喘口气,笑道:“还好,没跑调吧?”

“没有,非常好!”彭鹏上前拍了拍莫睿帆的肩膀,有些惊异,“摄影师请把镜头拉过来——嚯,睿帆好体力,一心二用歌舞几分钟,脸不红气不喘,不愧是当街勇斗歹徒的正义路人啊。”

确实,一曲唱跳完,莫睿帆脸色几乎没有发生变化,说话也没有大喘气。刚才他跳的舞更类似于街舞,对体力的要求很高。

莫睿帆“腼腆”地笑了笑:“大家多运动,也会跟我一样的。”

等到所有歌舞结束,彭鹏念出了第二轮的得分:

“第一名,楚淮勋&莫睿帆组,得分2705;第二名秦坤阳&方思晴组,得分2091;第三名……”

莫睿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望着和第二名相差不算太大的分数,略微皱了皱眉。

在他原本的期望中,楚淮勋若是能发挥第一轮时的实力,他们至少能得三千五百多分。这样最后一轮跌得狠了也能补回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楚淮勋。

楚淮勋神色倒是很淡然,没有一点畏惧。

莫睿帆凑过去,低声问:“楚哥,最后一轮咱们换一换?”

楚淮勋侧脸看了他一眼:“换什么?”

“我来唱歌,你去跳舞。”

楚淮勋还没回答,弹幕已经乐开了花。

【哈哈哈哈哈莫睿帆怎么想的,让楚老师跳舞?】

【楚老师节奏感很差啊你确定吗哈哈哈哈哈!】

【不过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期待了!】

【睿宝大概是想委婉地表达楚老师唱歌不行吧……但是你怎么知道他跳舞就行的啊哈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楚淮勋一口回绝:“不换。”

似乎知道莫睿帆的担忧,楚淮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不用担心,能赢。”

莫睿帆抓了抓头,一时有点傻了。

刚才那个动作是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楚淮勋最常用的亲密动作。曾经他还抗议过这样显得他像小孩子。

他转过头去,心里感觉怪怪的,一时竟然不敢看楚淮勋。

接下来又来了两轮,最后一轮轮他们摇到的签是5号。

楚淮勋戴好耳麦,手指搭在屏幕上方,半眯着眼睛听着前奏。

莫睿帆站到舞台上,活动了一下手脚,下定决心一会无论楚淮勋唱得多跑调他都不能笑、不能崩。

前几组表演的时候果然洋相尽出——他们第二轮选歌的时候都选了跳舞的嘉宾擅长的歌,到第三轮要么交换跳舞和玩游戏的人,要么就硬着头皮上。

导致的结果就是有的人唱不好,有的人跳不好。脱离本身擅长的领域之后的手忙脚乱才是这个综艺想要的效果。

当第一句歌词从楚淮勋口中唱出时,莫睿帆因为震惊险些忘了动作。

不是因为难听。相反,竟然惊人的好听。

《彩虹雨》的节奏很快,是天耀专门请人为莫睿帆量身打造,也是他最早出名的歌。

按照莫睿帆的猜测,楚淮勋听没听过这首歌都两说,至于唱下来……哈哈。

谁能想到,楚淮勋竟然完完整整地唱了下来,甚至没有一句歌词有错!

楚淮勋唱歌时的嗓音依然低沉,带着他特有的磁性,赋予了这首快节奏的歌不一样的魅力。

莫睿帆最初的失误后迅速整理好心情,把注意力先放在了跳舞上。

这毕竟是他的歌,每一节拍子他都十分熟悉,手臂交错、双腿摆动、华丽而张扬的转身跳跃,像一只白天鹅,与楚淮勋的歌声相得益彰,让最后一场表演变成无与伦比的精彩盛宴。

尽管他和楚淮勋头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合作,但在镜头前却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

等到最后一个音节落下,莫睿帆华丽地收尾动作结束,停在舞台中间平缓着呼吸。刚才短短几分钟中,他和楚淮勋的歌声一起,精准地同步踩着每一个拍子。

没有任何眼神交流,莫睿帆依然觉得一种熟悉而陌生的默契感萦绕在他们之间。

这是之前和其他人合作时未曾有过的体验。

等到歌舞结束,在场嘉宾们还沉浸在刚才的完美组合表演中。

彭鹏率先回过神来,发自内心地鼓掌:“真是太精彩了!没想到楚老师唱歌这么好听!睿帆的舞也这么漂亮!”

莫睿帆连跳了几场,轻轻侧了一下头,脸颊上沾染一点运动之后的绯红,略带一些骄傲地笑着扬了扬下巴:“那当然。”

彭鹏忍不住笑了一声:“那请睿帆回去坐下休息吧,我们来看看总得分——”

分数计算出来,楚淮勋和莫睿帆组果然得了压倒性的第一名——7746分。

在场的观众自发性鼓起热烈的掌声。

其他嘉宾也心悦诚服地跟着鼓掌。

彭鹏请两个人到舞台中间,首先恭喜他们夺冠,然后笑着对楚淮勋道:“我想大家都没预料到楚老师竟然唱得这么好听,我还以为楚老师平时听歌都是听比较古典的钢琴曲之类的。”

楚淮勋淡然地回答:“各方面的歌曲都会听一听。”

“可不只是听一听吧?”彭鹏有些深意起看了莫睿帆一眼,“看楚老师刚才唱得这么熟练,私下里应该没有少练习?”

莫睿帆听得心里微微一提,目光忍不住就瞟到楚淮勋脸上。

彭鹏说得没错,楚淮勋刚才唱出来的水平绝对不是随便听过就有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楚淮勋为什么会反复聆听、练习他的歌?

楚淮勋面色纹丝不变,只侧头看了身边的莫睿帆一眼,轻笑一声:“本来是打算给我的粉丝一个惊喜,没想到提前曝光了。”

彭鹏挑了一下眉,发出意味深长的“嚯”声。

弹幕也顿时闪过了一大波“啧啧啧”。

“好了,我们的节目差不多也要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大家最期待的时刻——”彭鹏转身一挥手,从舞台中央升起一个柜台,摆着巨大无比的礼物盒,“揭晓奖品!”

随着他的话语,礼物盒骤然炸开,彩带和拉花喷射了楚淮勋和莫睿帆一身。

随后柜台上就剩下一份孤零零的……微波炉。

“本次节目由‘好叮当’厨具专卖独家赞助,好厨房,好厨艺,就要好叮当……”彭鹏面对镜头,笑容可鞠地啰嗦了一大段广告词。

莫睿帆:“……”

嗯,这也是标准结局了。

——但是就一台微波炉是不是有点太寒酸了?!

虽说作为邀请嘉宾的报酬他已经提前收到了……

彭鹏打完广告,让每个嘉宾都发表了一段感言,最后轮到了楚淮勋和莫睿帆。

莫睿帆扯了扯身上的彩带拉花,轻轻叹口气:“这身衣服又得换了。”

彭鹏大笑起来:“那么下次我们就找服装品牌赞助。楚老师呢?”

楚淮勋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那我就打个广告,我和睿睿主演的电视剧《字字珠锋》很快就会上映,剧情我很喜欢,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彭鹏:“……”

可以,要用广告打败广告。

……

综艺结束之后,#楚淮勋莫睿帆歌舞#迅速窜上了头条。

楚淮勋出道以来只有一个黑历史的现场,之后没有任何和音乐相关的作品流出。这是几年以来的头一次,楚淮勋的粉丝迅速陷入了狂欢。

关键是楚老师这唱得也太好听了!要不是他声线独特、开头的时候口型与声音一起慢了半拍,简直让人怀疑在假唱!

莫睿帆的粉丝得到消息比较早,早就把视频单独截出来广而告之,安利着睿宝的绝美舞姿。

大多数冲着楚淮勋久违献唱的噱头点进去之后,目光都被莫睿帆张扬而凌厉的舞蹈吸引了过去。

【虽然之前对莫睿帆无感,但是不得不说这舞跳得还挺好。】

【楚老师的歌唱得更好!不过他们好默契,开头的半拍都停顿了一下哈哈哈!】

【草,楚老师唱歌的时候神情地盯着屏幕上的莫睿帆……我要入□□了!】

【楚老师只是集中注意力玩音游,莫粉不要捆绑谢谢!】

【前面的要加入我们‘触摸’阵营吗!】

楚淮勋的粉丝大多数都像楚淮勋本人一样佛且低调,在方思晴事件之后对莫睿帆没什么太大的恶感,反倒觉得“我们楚老师就是慧眼识珠,交往的朋友都没有坏人”;这次更不用说,无敌感谢莫睿帆让楚淮勋久违地唱了一曲。

倒是有不少粉丝对莫睿帆嫉妒得眼睛都红了:“明明是我们先来的,凭什么这个小碧池能得到楚老师的宠爱!”

被楚淮勋粉丝羡慕嫉妒恨的莫睿帆此刻正对着车里那台微波炉头疼。这台微波炉的档次其实挺高,搭配了一整套厨具甚至洗涤用品,功能也很丰富。

问题是——

“楚哥,我不会做饭……这个微波炉还是给你吧。”

楚淮勋让助理把微波炉放进后备箱,扫了他一眼:“因为你不会做饭,所以才要给你。”

他先上车,看了莫睿帆一眼,“上车。”

“啊?”

“送你回去。”

莫睿帆本想拒绝,但楚淮勋把墨镜稍微往下摘了一点,墨色的眼眸望了他一眼,莫睿帆顿时就乖乖地坐上了车。

小乔也跟着上车之后,楚淮勋通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你家在哪?”

莫睿帆没多想,随口报了出来:“青松路15号红湖小区。”

楚淮勋的助理自觉地发动了引擎。

到了莫睿帆家楼下,莫睿帆单手扛起微波炉,小乔拎起了其他的瓶瓶盒盒正要上去,就看到楚淮勋也下了车。

莫睿帆一愣:“楚哥?”

楚淮勋摘下墨镜收到上衣胸口口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不打算请我上去?还是说……”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微妙的暧昧,”家里有人?“

莫睿帆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这个……当然不会,楚哥,请。”

趁着楚淮勋转身的功夫,莫睿帆侧头小声问小乔:“小乔,我家里收拾干净了吗?”

小乔笑眯眯地回答:“莫哥,我是工作助理,不是生活助理。”

莫睿帆:“……嗯,明白了。”

……

楚淮勋坐在沙发上,看了看门口乱摆的几双鞋、丢在沙发上的T恤、短裤、睡衣、还有几条内裤和袜子,轻轻扬了扬眉。

小乔放下东西就很懂眼色地告辞了。

莫睿帆则抓紧把沙发上的衣服一把扯走丢进了卧室,耳后略微有点红:“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

操,他家这乱糟糟的条件,简直跟楚淮勋家的工整整洁形成了鲜明对比!

楚淮勋扫了一眼茶几上开封的零食饮料、客厅角落乱放的健身器材,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这几年你都这么过的?真是一点没变。”

莫睿帆脸红了:“我偶尔也会自己做家务的!虽然大部分是请家政……”

楚淮勋站起来,捡起掉在地上的抱枕,声音里带着一点无奈:“你这样,男朋友受的了吗?”

莫睿帆下意识回答:“哪有男朋友?”

楚淮勋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没有?”

“没有!”莫睿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好胜,生怕楚淮勋误会,“真的没有。”

楚淮勋脸上的惊异很快收起,又换成了他最近常有的那种略带深意的笑容:“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莫睿帆:“……”

他干咳一声,后知后觉想起来,去冰箱拿了两罐饮料,想想又放了回去,换成了矿泉水:“楚哥喝水。”

“没有热水吗?”

“……没有。”莫睿帆看了眼餐桌上的电热水壶——它已经一周没有被用过了。

楚淮勋深深看了他一眼,轻轻叹口气,把那瓶冰温的矿泉水接过来:“夏天也就算了,现在天气越来越冷,要喝热水——我不是告诉过你么。”

莫睿帆神色微微有些恍惚。

几年前的楚淮勋也是这样,站在他面前有些无奈地叮嘱他“多喝热水”。当时他还嘲笑楚淮勋钢铁直男一样。

几年后的今天再次听到这样的叮嘱,让莫睿帆顿时从心里升起一点难言的酸涩。

“你要是懒得洗烧水壶,就用微波炉热点牛奶喝。”楚淮勋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一口,好像没有察觉莫睿帆的心思,继续叮嘱,“微波炉会用吧?”

莫睿帆:“……会。”

他再怎么不做家务,也不至于微波炉都不会用。

“那就好。”楚淮勋又喝了一口水,站起身,“我还有工作,先回去了。”

莫睿帆赶紧把楚淮勋送到门口:“楚哥慢走。”

等到楚淮勋走了,莫睿帆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他习惯性地蹬掉鞋子,脑海中闪过楚淮勋的脸,小腿一僵,老老实实把鞋子摆在鞋柜上,才一头扎在沙发上。

翻了个身,莫睿帆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有些困惑地喃喃自语:“他到底来干什么的?”

……

《跃动的节奏》之后,很快就到了《字字珠锋》的宣传期。

字字珠锋已经定档,剧组终于注册了官博,发了一系列定妆照和其他官宣内容。

因为拍摄期间出了不少事,这部之前从未宣传过的电视剧竟然吸引了不少目光。各家粉丝都来到定妆照下面舔屏。

周青不喜欢剧透,人物介绍里只有开头一部分内容,谢呈琅后期黑化成反派的部分压根没提。

谢呈琅和白云锋的主仆关系成了粉丝们注意的焦点。

【哦嚯,我竟然有点想看楚老师被莫睿帆呼来喝去的画面。】

【楚老师真是演什么像什么……这么帅的脸为什么涂得这么黑啊!跟莫睿帆在一起对比也太明显了吧?】

【睿宝笑起来好可爱呜呜呜,这黑白配真是绝了……】

【女一演员好像没有听说过啊?为什么不是荟荟演女一?】

莫睿帆也转发了微博:“大家期待我的表演吧,一定能让你们大吃一惊!”

楚淮勋随后转发:“欢迎观看。”

《字字珠锋》采取的是电台和网络共同播放的方式,网络播放会延迟半小时,每天播放两集。从第一集 开始,网络上的讨论度就特别高。

这部剧的组合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个实力派准影帝,一个最近引爆话题的流量,一个查无此人的女一。

当得知主演有莫睿帆和不认识的素人时,大多数观众抱着吐槽演技的心态去看的。然而打开电视看了几分钟,立刻就被谢呈琅的美貌惊艳到。

本以为会拖后腿、纯粹当花瓶的莫睿帆和梁涓沅的演技竟然出乎意料的好,略带一些傲气的谢呈琅、任性又有些激进的谢呈珠都让人印象深刻。

看完第一集 ,很多观众都感到了一丝疑惑——男主到底是谢呈琅还是白云锋?

随着后面剧情的推进,谢呈琅的挣扎、白云锋的成长、谢呈珠的成熟慢慢展露,每天新一集放完之后都会掀起一波讨论狂潮。

一开始大家还是很普通的讨论剧情,直到后面剧情推进,很多人都发自内心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为什么感觉……谢呈琅和白云锋之间给给的?】

【这……其实是有女主的,但是我也觉得……‘阿云,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什么的,真的不是在卖腐吗?】

【其实说有女主……但是至今谢呈珠和白云锋之间还停留在伟大的革命阶级友谊层次诶……】

【这个剧本真的没有问题吗?】

莫睿帆刷着微博上的评论,一边对身边的梁涓沅吐槽:“看吧,直男思维真的很可怕。”

剧本里谢呈琅和白云锋之间“相爱相杀”的关系确实比谢呈珠这个女主要精彩。时而合作、时而斗争,彼此是对方最强的对手,也是对方极为珍视的人。黑化之后的谢呈琅有好几次杀白云锋的机会,却没有一次下得了手;白云锋也几次否决了暗杀谢呈琅的提议。

之前莫睿帆还问过周青这个问题——然而钢铁直男周导表达了他的疑惑:“这不是很正常的关系吗?”

梁涓沅埋头戳手机,头也不抬:“嗯嗯,帆哥说的对。”

莫睿帆看了眼陆续就位的记者,有些好奇地敲了敲桌子:“记者会马上要开始了,你在看啥?”

梁涓沅把手机展示给他看,笑得非常暧昧:“帆哥看看?”

莫睿帆扫了一眼,嘴角顿时抽了一下。

——那是一张谢呈琅和白云锋的同人图。

谢呈琅被拷在墙上,脸上一片隐忍,手腕上都是磨出的血痕;白云锋一只手按着他的胳膊,俯下身低头咬他的脖颈。

明明两个人都穿得整整齐齐,却有一种难言的色气。

“好看吧!”梁涓沅小声道,“这可是圈内著名的太太画的!”

莫睿帆心情有些复杂:“……这都成圈了?”

“谁让你们俩这么般配呢!”梁涓沅收起手机,想到什么连忙解释了一句,“当然,是说剧中的你们,帆哥不要误会。”

她听说圈内很多直男明星比较厌恶被腐向拉郎。

这时从旁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图片发我。”

梁涓沅一愣,抬起头,看到楚淮勋拉开椅子坐下来。

她眨了眨眼,旋即反应过来,眼神中迅速溢满兴奋,努力压着声音:“楚老师也喜欢云琅吗?”

上一章:第21章 我能申请换队友吗 下一章:第23章 你懂个屁卖腐
热门: 我在古代开医馆 不可能幸存 死亡草 死亡笔记 他穿了回去 诗人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死亡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