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不是在抱怨你

上一章:第18章 其实我是跟别人打了个赌 下一章:第20章 楚老师身材还很好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已经来楚淮勋家里两次,轻车熟路地到了楚淮勋家门口。

他把口罩帽子都摘下来塞包里,才按响了门铃。

这一次楚淮勋在家竟然还穿着衬衣马甲,工工整整一丝不苟。不知道是不是刚回家还没来得及换。

简单问候之后,莫睿帆在客厅里表演了一次被周青卡掉的镜头,有些迫不及待:“楚……哥,我的表演有什么问题吗?”

楚淮勋坐在沙发上,直接回答道:“太浮夸了。”

“周导也这么说。”莫睿帆挠了挠头,“为什么呢?”

楚淮勋抬头凝视着莫睿帆,过了一会,才挪开目光,忽然问:“你是不是从来没有体会过无助的感觉?”

这个问题莫名有些尖锐,莫睿帆怔了一下:“什么?”

楚淮勋闭了一下眼,轻轻揉了揉鼻梁,才睁开眼继续道:“你对‘自暴自弃’的演绎很明显没有投入个人感情,纯粹基于你的想象。”

莫睿帆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楚淮勋后面追的这句话像是在解释前面的问题,但莫睿帆还是察觉到楚淮勋不慎表露出来的情绪。

不过楚淮勋说的确实没错。

他确实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他父母离婚得早,记忆中几乎不存在父亲的影子;母亲待他很好,家境优渥,感兴趣的东西都能轻易接触,不感兴趣了再随手甩开。

楚淮勋是他的初恋,是他先追求的楚淮勋,也是他先放开手。分手之后的几年他也没有再谈过。

背叛也好,自暴自弃也好,他进入娱乐圈之前的生活太顺利了,顺利到无法体会谢呈琅这个角色的负面情绪。

莫睿帆站在客厅中间,望着楚淮勋有些晦暗难辨的墨色双眸,沉默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那怎么办呢?”

楚淮勋头一次偏开视线,手指有些烦躁地握紧又松开,似乎想要握住什么东西。最后他重新闭了一下眼,睁开后面容已经恢复了过去的沉静疏离:“尝一下放大类似的感情。”

“放大?”

“剧烈的情绪都是细微情绪的映射。你没有体会过被抛弃、孤身一人的感觉,至少有过热闹的聚会后骤然冷清下来的落差吧?”楚淮勋抬起头,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温水,“情绪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幅度上是细波涟漪或者惊涛骇浪的区别。

“其实你对其他负面情绪的演绎,应该已经本能地这样使用了。像嫉妒、憎恨等等。只是自我厌恶这样的特殊情绪,需要一点‘引子’。”

楚淮勋说着说着站起身,走到莫睿帆对面,“现在我是谢呈琅,你是白云锋。”

莫睿帆心思一凛,注意力迅速放到了楚淮勋身上,专心致志地凝视着楚淮勋的动作。

“阿云,你的卖身契还在我这里。”楚淮勋从衬衣的口袋里轻轻掏出一张纸,在指间摩擦了一下,“谢家已经没了,你也该给谢家陪葬。”

莫睿帆下意识跟着对戏:“少爷,都到了现在,你还要给他们陪葬吗?”

“陪葬?”楚淮勋嘴角轻轻扯了一下,“不,我早已经死了。”

楚淮勋的声音十分平稳,甚至听上去有些轻快。但站在对面的莫睿帆却能清晰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

此时的楚淮勋——不,谢呈琅身上同时具有冷静和疯狂两种感觉,让人甚至怀疑他的身躯之下隐藏着即将点燃的□□,能够将所有人炸得粉身碎骨。

楚淮勋表演出来的谢呈琅张力十足,莫睿帆屏住了呼吸,一时看得痴了。

等他回过神来,楚淮勋已经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莫睿帆脑海中反复回放着楚淮勋表演的画面,试着按照楚淮勋给他的示例表演了一段,期待第看着楚淮勋。

楚淮勋点了点头:“还可以,不过细节还得再雕琢。”

莫睿帆高兴地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知道了!感觉摸到一点门道,多谢楚哥!”

他恨不得现在就道第二天的镜头下,把他重新理解的表演展示出来。

只是目光扫过坐在神色沙发上低头喝水的楚淮勋时,莫睿帆脸上的激动忽然沉淀了下来。

刚才楚淮勋一瞬间流露出的情绪依然盘旋在他的心中。

——楚淮勋如今还在怨他吗?

莫睿帆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这两个月的合作,他以为和楚淮勋的关系已经拉近了一些,虽然未必能做成朋友,至少楚淮勋看起来对他态度尚算平和。

但是……

就在他心里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叹息:“抱歉,你不要瞎想。”

莫睿帆怔了一下。

楚淮勋仍旧坐在那里,左手食指抵着额头轻轻揉着:“我不是抱怨你。”

莫睿帆下意识道:“可是……”

“当初分手的事已经过去几年了。”楚淮勋放下手,抬起头看着莫睿帆,目光犹如实质,带着莫名让莫睿帆信服的力量,“我刚才只是想到了一点家里的事,有些羡慕你。”

莫睿帆没想到竟然会在楚淮勋嘴里听到这两个字:“羡慕?”

楚淮勋现在距离金玫瑰奖只有一步之遥,事业正在不断上升,有实力有际遇,竟然会羡慕他这么一个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垮掉的小流量?

楚淮勋深深地看了莫睿帆一眼,没有正面回答:“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莫睿帆有些茫然,但知道楚淮勋不想跟他多说,很识趣地道:“那我先告辞了。”

等莫睿帆离开,楚淮勋还坐在沙发上,低头凝视着茶几上那杯已经凉掉的枸杞水,脸上依然维持着淡漠的表情。

过了良久,他站起身,从茶几柜里拿出一柄小剪刀和两张金灿灿的纸,“咔嚓咔嚓”剪了起来。不多时,一张复杂精致的剪纸便诞生在他手下。

楚淮勋低头轻轻摘掉所有剪过后尚未脱落的边角,轻轻叹了口气。

……

莫睿帆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使劲儿琢磨。

楚淮勋当时脸上的阴郁依然清晰可见。

无论是当年一起谈恋爱、还是现在合作拍戏,莫睿帆都没在楚淮勋脸上见过这样的神情。但奇怪的是,现在冷静下来细想,莫睿帆竟然没有觉得特别震惊。

他们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之一,但楚淮勋很少对他提到自己的家庭。

莫睿帆只知道当初他在酒吧碰到楚淮勋的时候,楚淮勋母亲去世不久,和父亲大吵了一架离家出走,所以才去酒吧打工赚生活费。

是他的父亲抛弃了他?

莫睿帆翻了个身,望着窗帘缝隙里透过来的城市灯光,一贯易睡的他难得没什么睡意。

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觉得那样的阴郁不该出现在楚淮勋的脸上。哪怕当初谈恋爱时身无分文的楚淮勋都强势而冷静,如今功成名就,该有的遗憾也都该弥补了不是吗?

还有什么是楚淮勋求而不得的呢?

……

在楚淮勋的指点下,莫睿帆对谢呈琅最后角色的理解突飞猛进,之前把握不好的那种自暴自弃和自我厌恶感也让周青无比满意。

这部剧不算很长,最后的高潮部分结束、谢呈琅与谢家宅院一同湮灭在大火中之后,剧组就杀青了。

之前杀青的演员像叶荟等人,特地来到剧组祝福:“恭喜杀青!”

被周青折磨了这么久,所有演员不舍的同时也暗地里松了口气:“同喜同喜!”

叶荟趁机问周青:“周导,咱们这部剧大概多久上映?”

她也好提前宣传圈粉。

周青看了下手机:“估计一个月以后吧。”

叶荟傻眼了:“这么快?”

一般电视剧杀青到播出都是几个月甚至一年的吧?

“咱们这剧又不长,剪下来估计也就二三十集。”周青不甚在意地摆摆手,“其他方面我都打通了,争取过年之前上。”

说到这个,他想起来一件事,叮嘱主演们,“你们可以提前开始帮忙宣传了。”

之前演员和剧组签订的合同里也有配合宣传的条款,莫睿帆等人自然清楚。

“过后会有一些记者会,主演尽量参加。”

莫睿帆现在这部剧拍完之后暂时没新活自然没问题,不过楚淮勋一贯档期排得很满……

他下意识看了楚淮勋一眼。

那晚楚淮勋不小心泄露情绪,第二天莫睿帆本以为会有什么变化——然而楚淮勋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莫睿帆都开始怀疑那天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吃过杀青宴,莫睿帆回到好久没来的公司练习室,坐在落了灰的健身床上,摸着他的哑铃,感慨万分。

以前从没想过他会用这样的方式和楚淮勋打交道。

不过现在也结束了,他们都要回到各自的轨迹中……

苏野华恰好推门进来:“你回来了?刚好,那天会场的视频要到了。”

莫睿帆一愣,顿时把其他的都甩到脑后,惊喜地跳过来。

苏野华在手机上播放给他看,画面从肥头大耳的老男人猥亵强迫方思晴、到莫睿帆一拳把那人打得后飞出去清晰可见。

有这个视频,之前几个月加诸在他头上的污名可以彻底洗清了!

莫睿帆惊喜异常,痛快地打了个响指:“华哥牛逼!”

苏野华摆摆手:“要谢就去谢楚淮勋吧。”

莫睿帆:“啊?”

“他帮你要来的。”

上一章:第18章 其实我是跟别人打了个赌 下一章:第20章 楚老师身材还很好哦
热门: 刺客信条:启示录 再撩一下试试 仙剑问情5:沧海屠龙 暗香 血国风云 侯卫东笔记3 仇恨的证明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犬神家族 纳尼亚传奇6:银椅(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