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其实我是跟别人打了个赌

上一章:第17章 长得好看的人 下一章:第19章 我不是在抱怨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还是转发了楚淮勋的微博,并配了一些介于暧昧和坦荡之间的调侃。

要是微博不是楚淮勋在发,他就没有心理压力。

现在网上真正嗑他们cp的还不多。考虑到他们现在还在拍戏,两边工作室暂时都没进行舆论引导。等戏拍完的宣传阶段才是营业cp的黄金期。

周青这边的剧组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逼近了高潮。

到了最后,周青对拍出来的镜头要求更高,几乎达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连楚淮勋的演技都被他卡了很多次。

楚淮勋还好,这条不过就再来一次;梁涓沅有点受不了了。

她本就是素人,虽然有天分,但头一次踏足这个行业,适应起来比其他人都要辛苦。尤其关系好的叶荟杀青,她连倾诉的人都少了。

莫睿帆不止一次看到过梁涓沅吃饭的时候躲在角落里抹眼泪。

他只能嘱托小乔,让小乔多照看梁涓沅那边。梁涓沅只是个素人,连经纪公司都没有,单独和周青签的合同,只拍这一部戏,自然也没有助理。

“梁涓沅!你过来看看你这是什么眼神?谢呈珠现在是抱着牺牲的觉悟准备出发!你在唱天仙配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金婚六十年了!谢呈珠和白云锋窗户纸没点破!你含情脉脉的给谁看?”

梁涓沅脸色煞白,听着听着,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转头跑出去了。

周青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梁涓沅竟然跑了,烦躁地抓着凌乱的头发,想说什么还是忍了下来:“算了,先休息一下——你们把梁涓沅找回来,别让她碰到什么意外。”

莫睿帆也出去找了找,在片场后面的奶茶店找到了正抱着一杯巨无霸奶茶“咕嘟咕嘟”泄愤式狂饮的梁涓沅。

看到梁涓沅脸上还挂着眼泪凶狠地喝奶茶,莫睿帆忍不住有些想笑:“这么喝小心噎着。”

梁涓沅咬着吸管委屈巴巴:“我爸都没这么骂过我!”

莫睿帆在她对面坐下,看她吧奶茶里的果肉嚼得“嘎吱嘎吱”,有点牙酸:“青柠不酸吗?”

“酸,但是哪有我心里酸。”梁涓沅丢开空了的奶茶,“就知道说我感觉不对感觉不对……倒是告诉我哪里感觉不对嘛!”

莫睿帆本来想安慰一下梁涓沅,听到这句心有戚戚焉:“哎。”

现在周青像一台机枪疯狂扫射,而且理由基本都是“感觉不对”。莫睿帆曾经听说过周青拍戏的时候压榨演员,还以为单纯指拍戏强度——没想到现在才能体会到精神压力。

“演戏好难。”梁涓沅趴在桌子上,闷声闷气地道,“我还以为在演艺圈最大的问题是潜规则之类的,没想到……”

莫睿帆失笑了一声:“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周导虽然凶,但是确实全身心考虑戏的质量。”

“我知道。”梁涓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丧气,“我只是……气自己演不好,感觉自己很没用。”

“你第一部 戏能演成这样已经很有天分了。”莫睿帆知道梁涓沅过去的两个月每天都要看演技相关的视频和资料,晚上睡眠时间极少,“像我同经纪人的一个艺人,出道几年了,拍出来的戏简直惨不忍睹,给猴子额头上挂块香蕉都比他演得好。”

梁涓沅“噗”地笑了出来。

“演完这一部,你肯定能火。”莫睿帆真心实意地祝福,“咬牙挺过去。”

出乎意料,梁涓沅摇了摇头:“我不打算进演艺圈。”

莫睿帆愣了一下:“是吗?”

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梁涓沅竟然不打算继续演了?

“这部剧其实是我送给自己的礼物。”梁涓沅低头擦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我的理想其实是继续做手工糖——说出来可能有点可笑,但是我特别痴迷糖浆凝固、糖丝拉伸、然后变成一个个漂亮的小人儿的过程。从小看着我爷爷和我爸爸做糖,我能坐一下午不觉得枯燥。所以我早就想好了,大学毕业之后就回家跟着爸妈学做糖人。”

莫睿帆听到后面,脸上从一开始的惊讶逐渐转变为敬佩:“那真的很厉害。”

“拍这部剧算是额外兴趣,所以拍完就不打算拍了。”梁涓沅抬起头,脸上已经换上了轻松的笑容,“帆哥,你呢?你是想演戏才进的演艺圈嘛?”

莫睿帆脸上的表情恍惚了一下,无奈地摊开手:“没有,其实我没有像你这样的人生目标。”

梁涓沅微微一怔:“那是为了赚钱?”

“也不是。”莫睿帆双手撑在下巴上,小声道,“只告诉你一个人,其实我是跟别人打了个赌,赌我能不能拍出五部影视坛A级以上评分的作品。”

影视坛是早些年的一个古早论坛,很多名导名角都混迹其中,经常会对影视作品进行评分,规则涵盖演技、立意、观众缘等各个方面。

原本只是小众自娱自乐,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已经成了大部分人都认可的影视质量评价标准。

A级在国内算得上一流作品了,基本上剧本、演员、分镜无一拉跨,还要有足够讨论度才能达成。一年也就有那么一两部。

梁涓沅吃惊地吸了口气:“那可不简单!”

“是啊,所以很难。”莫睿帆吸了下牙,“只能加油干了。”

“帆哥加油。”梁涓沅举了举拳,还带着泪痕的双眸里只剩下晴朗和鼓励,“你一定能赢。”

莫睿帆笑了起来:“我也这么觉得。不过现在还是先回去吧,剧组里的人都在找你。”

……

其实不光是梁涓沅,莫睿帆自己也被周青卡了好多次,理由同样是“感觉不对”。

现在卡着的镜头是大高潮——谢呈珠和白云锋一起潜入敌人的大本营,想要刺杀谢呈琅的顶头上司,阻止战争的发生。而谢呈琅在他们潜入时发现了他们,三个人在狭窄黑暗的地方对峙。

曾经关系最为亲密的三个人,如今已经站到了对立面。

按照莫睿帆的理解,现在的谢呈琅应该是痛苦、不甘、愤怒皆有之,再加上一点不舍。然而按照这样演绎出来的谢呈琅始终达不到周青的要求。

是他的理解哪里错了吗?

莫睿帆看着那边周青和梁涓沅低头一起商议剧本,心头微微有些烦躁。

若能找到哪里不足还好,问题是他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调整。

他把手机抛起来又接住,目光不经意扫过门口,恰好看到楚淮勋从外面进来。

莫睿帆微微怔了怔。

若说现在有人能够帮到他,只有周青和楚淮勋。周青脾气爆又忙,现在还给梁涓沅讲戏,莫睿帆不好去打扰;那剩下的选择就是……

莫睿帆犹豫了一下。

他起身走到楚淮勋面前,清了清嗓子:“楚老师,有没有时间?”

楚淮勋站住,墨色的双眸凝视着他。

莫睿帆放低姿态,诚心求教:“关于现在角色的演绎我有点疑问,想请教一下楚老师。”

楚淮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才道:“可以。”

对戏需要相对独立的空间,他们去了化妆间,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听了莫睿帆的疑惑,楚淮勋沉吟了片刻:“你觉得现在的谢呈琅是什么心态?”

“绝望、愤怒这种吧,他应该痛恨白云锋和谢呈珠的背叛。”莫睿帆一边思考一边回答。

楚淮勋点点头又摇摇头:“对,也不对。”

“啊?”

“对人物的理解不能抛开背景和时代。”楚淮勋微微扯了一下领带,翻开剧本,“这个时代是什么样的?”

“唔……内外交困、思想碰撞、各种势力混杂的乱世?”

“谢呈琅代表哪个势力?”

“封建势力。”

“这是你的理解,还是剧本上的设定?”

“剧本上的……”莫睿帆一愣,忽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

楚淮勋点点头:“谢呈琅很聪明,也是比谢呈珠更早接触自由思想的人,还是一个有些自傲、甚至狂妄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甘心做封建势力的刽子手?他若是真的封建,为什么当年力排众议送谢呈珠出国?”

莫睿帆拧紧眉毛,轻轻抓了下头发:“他是因为谢家家主的责任感、以及对谢家覆灭的仇恨才选择站在另一边的?”

楚淮勋点了点头:“所以在谢呈琅的心里,不是白云锋和谢呈珠背叛了他,而是他背叛了他们。”

莫睿帆微微一怔,总觉得有点拨云见月的感觉。

“现在的谢呈琅应该已经清楚,他们已经日暮西山,注定要死在时代的浪潮之中。”楚淮勋合上剧本,声音低沉笃定,“他确实绝望、愤恨,但更深层次的应该是嫉妒和自暴自弃。”

莫睿帆呆愣半晌,眼神逐渐变得惊喜:“我明白了,太感谢你了,楚老师!”

楚淮勋看莫睿帆懂了,唇角轻轻勾了一下,旋即很快压下来:“称呼。”

莫睿帆还没从刚才讲戏的状态里出来:“?”

楚淮勋屈指敲了敲旋转椅扶手:“称呼。”

莫睿帆眨眨眼,反应过来,干笑了一声:“楚哥。”

楚淮勋点点头,眼眸半眯,声音平稳中带着一丝警告:“下次不要再错了。”

莫睿帆:“……是。”

经过楚淮勋的点播,莫睿帆自觉找到了角色的核心精神,但周青竟然还是不满意。

这次倒不是感觉不对了:“太浮夸了!你这是要唱大戏?要不要瞪个眼再嘟个嘴啊?”

莫睿帆试了几次都不过,这一天又是草草下工。回家的路上仔细回想一遍,莫睿帆还是给楚淮勋发了消息::“楚哥,我今天的表演哪里有问题?”

楚淮勋不知道在干什么,隔了很久才回信。

消息框里只有简短的一句话:“来我家。”

上一章:第17章 长得好看的人 下一章:第19章 我不是在抱怨你
热门: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民国秘事2:朱雀堂 一把手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我在古代开医馆 七宗罪7:食人恶魔 夺取 死亡的精确度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命案目睹记